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葬坟地穴,阴子棺木
    拿着罗盘走在这寂静又有些诡异的村子小路上,我的心情也有些不安了起来,虽然现在是中午不过太阳似乎对这个村子也不太召见,洒下的阳光隐隐有些微弱,整个村子小路此时都散着一股隐晦又让人不舒服的气息。

    “你个神棍行不行啊。”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后,罗盘上的指针更是晃动的厉害,罗盘上的指针一直跳个不停,一下子顿时让我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好。

    原地站了好一会子蒙就着急了,突然在身后一阵抱怨,我知道他是个急性子也没跟他计较,只给他回了一个“滚”字后,又继续盯着罗盘上的指针。

    “难怪这地方还有一个聚阴地?”指针上面晃动让我心中有了一丝疑惑,刚进村子的时候我就发现整个村子被阴气笼罩。

    这股阴气极为不寻常,并不太像厉鬼邪魂身上散发出来,更想一个聚阴地散发出来的,什么是聚阴地打个比方,如古城三叉坟地就是一个聚阴地。

    一个聚阴地想要形成除了时间的因数,还有一个先天条件,就是风水格局上必须是葬坟地穴,也就是说那个地方天生就是一处坟地所在。

    生人不能住,只有死人能住,这种葬坟地穴在风水堪舆上就叫聚阴地,聚阴之所生魂不入,死人建宅。那种地方只有两个下场,一个就是弃之为荒地,第二就是用来做坟场。

    当然这种聚阴地可葬人,但不可建墓,葬入之坟,棺可入地,不可超七尺,什么叫不可建墓可葬坟,葬入之坟,棺可入地,不可超七尺。

    就是说这种地方不能建造地下古墓,只能做一个简单的坟,同样棺材可葬入地下,但却不能挖进地下超过七尺的葬坑。

    秦以后一尺为27.9里面,那七尺就是195厘米,这个规格就等于在此下葬的人,坟坑不能挖超过两米,不然超过这个深度,聚阴地的阴气大于阴子树棺木阴气,就起不到阴阳平衡容易让里面的人起尸。

    对于在这种聚阴地下葬的坟是十分有要求的,聚阴地本来就是极阴之所,就算弃之为荒地哪里也是孤魂野鬼徘徊之地,若是建坟地的话更是阴气冲天。

    但因为有后代子孙香火供奉,那些逝去的阴魂不但不会作乱,反而会保佑后代子孙,只不过下葬的规格有着非常高的要求罢了。

    葬坟地穴是一种天生的葬穴,听好了是穴,不是墓,穴为坟,墓为冢,穴有坟头泥土盖顶,墓有青砖石瓦封门这就是差别。

    这种葬坟地穴下葬的棺材只能用阴子棺木下葬,阴子棺木指的是,长在深山里面的树,阴子树生长在终年不见阳光的山谷,是一种诡异的树木。

    那里因为长年不见阳光,整个山谷吸收不到一点阳气,面才会生长有这种阴子树,这种树根普通树一般无二,不过一般的树一年长一个年轮,增大一圈长高一截。

    但阴子树却是十年甚至百年才长一截,它们生长在群树中间,因为比别的树长的要慢,所以都会比普通的树矮上一头,这种树天生就生长在阴谷,见不到阳光,又因为矮那些树木一头,也吸食不到月光。

    日不见阳,夜不噬阴,这就造就了阴子树这种奇特的树木,阴子树不见阳光,不见月食,它只能靠吸取地阴之气生长,十年百年才长一圈年轮非常的难得。

    因为阴子树为地阴之树,本身就已经是极阴事物,拿它来做棺木要是葬在一些平常地方不出百年,棺材里面的人肯定要起尸出来害人。

    但若是下葬在葬坟地穴的话,就恰好起到了极阴生阳的作用,葬坟地穴是极阴之地没错,阴子树也是地阴之树也没错,不过两者加在一起就中和了,这就是天地五行极阴生阳,极阳化阴,盾环之理。

    所以用阴子树做成棺材下葬在葬坟地穴下葬的话,反倒使得两者极阴之力对消掉了,能让下葬之人长眠在葬坟地穴不会起尸,后事之人在以香火供奉的话就会气运绵长可佑一方富裕。

    停下脚步后我的一席话让在场所有众人都蒙圈了,特别是三个高中绿茶婊,更是用见了鬼似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对我这种认识超自然知识的人一脸敬畏。

    不过我也没理会她们三个转身就对子蒙道:“我们里面数你阳气最重你走前面,我怀疑可能是聚阴地的地煞冲了这五行罗盘的阴阳,才会让罗盘失去预判,你阳气重走在前面能挡掉聚阴地冲过来的煞气,还有千万别回头,我会提前告诉你往那边走。”

    子蒙听到我的话原本懒散的姿势一下子变得笔挺,大步走到我面锤了锤自己胸口就说“包在我身上。”说完这家伙就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楞是没理会我们有没有跟上,就趾高气扬的叼着只烟跟了二流子进村找姑娘似的迈着八字撇大摇大摆的走着。

    “这漆烟。”天佑见状很是无奈的摇头苦笑,拉着暮雪也跟了上去,我则在天佑的后面,身后就是三个绿茶婊,最后是封龙。

    果然的确不出我所料,有子蒙这阳气旺盛之人走在前面挡掉聚阴地煞气后,五行阴阳罗盘终于回到正常状态,虽然还在跳动的厉害,但却不像刚才那样360度的一直转圈让人根本不知道往那边走了。

    现在指针指着村西边的一条道路,一直不停的在剧烈跳动着,我知道那个地方应该就是淑文的家了,聚阴地就是葬坟地穴,葬坟地穴的阴煞之气何其之重,不会是这种跳动的节奏。

    就是说现在指针所指的方向并不是聚阴地,这就不言而喻了现在整个村子也只有淑文家,才能让罗盘起这么剧烈的反应了。

    确定答案后,我又让众人加快了脚步,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间略显偏僻的院子前,这个院子位于村子的西面,房子位置不算好,因为这间房子已经快排到村外的地方了,再往外一点就是一片甘蔗地,然后甘蔗地外面就是车来车往的公路。

    住这里不但离村子中心远,还要受到公路汽车驶过的骚扰,不过我已经没有心思在去看这个院子的风水了,因为五行罗盘到了这里指针跳动的更加厉害了,有一种呼之欲出指针都要崩断的节奏,我知道这肯定就是淑文家了。

    “哎呀,老婆子我帮不了你们,帮不了你们,这钱我不能收。”站在院子前,我正想着要不要进去,突然院子里面就传来吱呀的一声开门声,接着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就响起。

    然后没等我们反应过来,院子的大门又被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传统壮族服饰头上扎着一个烟色头巾的老婆婆,我知道这个老婆婆就是我们壮族这边的仙婆。

    外面的有些地方也叫神婆,这种人是广西民间专门驱鬼和做一些引魂问事的人,这种人一般都是无子无女,有的就算有子女也是多半会出现痴傻,鲜少有剩下的孩子是正常的。

    当然了我也不在乎我眼前这老婆子有没孩子,她从院子出来后,只是神情古怪的看了我们一眼,就匆匆的离开了,对身后两个中年夫妇的喊声理都不理。

    “暮雪怎么是你?”我眼神还盯着老神婆的背影时,那两个追出来的中年夫妇其中的妇女就惊呼出声,转过身我发现两个中年夫妇脸色发青,印堂隐隐有股烟气缭绕。

    当时心中就暗暗感觉事情有些麻烦,这种状态明显是已经跟脏东西打上了交道,不过此时我也目不做声,静静的看着他们跟暮雪对话。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态度,而且既然他们已经跟脏东西打上交道,那个脏东西病也没有伤害他们这其中可能还有缘由,我也就静观其变,当然天佑几人也是明白人,也跟着默不作声的静静看着。

    只是暮雪担心淑文的安危,一看到中年夫妇就上前打招呼也道明了来意,“这事你们就别参合了回去吧。”中年男子听完暮雪的话,顿时眉头一皱,接着神情古怪的看了看我们众人,最后把目光定在我身上。

    暮雪跟他说我们是来帮他的,却没说我们里面究竟是谁懂这些,但这中年男子只是环顾一眼,就能把目光放在我身上,我对他也有些佩服,不说别的光是这眼力就值得人佩服。

    “来都来了,你总得让我们进去看看朋友吧,因果轮回,该解决的,你们躲也躲不掉。”既然这中年男子已经看穿了我,那我也不再跟他玩躲猫猫,直接挑明了跟他讲。

    中年男子此时已经转身想要把门关上,但听到我的话他顿时浑身一震,接着站在原地好久,最后整个身子一下都软了下来,深吸口气后如释负重般的吐出两个字,“请进。”

    我知道我赌对了,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从刚才那个老神婆走的时候那种匆忙,在加上这两夫妇那种推脱和闪避,甚至连自己亲生女儿的性命都受到威胁,他们也能把救人的希望推到一边,我就知道这事情可能有内幕。

    这一句话也是我猜测出来的,完全的蒙着说出口,不过中年男子有那种反应,我也心中有了一些答案,当下就招呼几人跟着进了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