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隐藏的往事
    “哎嘛,怎么这么冷。”一步踏进院子顿时一股阴气就扑面而来,这股阴风更是让子蒙忍不住狠狠的哆嗦了一下,这神经大条的家伙,我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子蒙见我发火原本还想叨叨上两句的嘴也不敢再多言,很快我们几人就进入了那件破旧的瓦房,瓦房不算大,应该说只有不到一百平米。

    一进门就是几张破旧的凳子跟椅子乱七八糟的摆在那儿,正中间还挂着一幅画像,这幅画像很奇怪,不是一般家里人挂的观音圣图,也不是弥勒佛画像,是个胡子脸大汉手提古剑怒目狰狞的画像。

    在那副画像之下是个香案,香案上有一个香炉和三碗白米,还有三杯白酒,不过奇怪的是香炉上却没插着香,反而是每碗白米里面都插有三根香,“嘿嘿,我要带她走,我要带她走,让你们一个不剩,让你们一个不剩,嘿嘿。”

    我去又是这声音,我心中有些感觉不妙,刚进房间我就听到了这嘿嘿,在我盯着挂画时这个嘿嘿又出现了,声音诡异的有些时隐时现,让我浑身都感觉不自在。

    瞬间我就想伸手拔出背在身后的古剑,不过我又抬头喵了一眼我前面这幅画像,我只看一眼就知道这胡须大汉图是道家神仙里面最有名的一位神仙道家判官。

    听好了是道家判官,不是阴间酆都成的执笔判官,说道这儿道家判官可能有些人不知道,但他却有一个非常牛逼的名字就是钟馗。

    没错他就是魑魅魍魉都害怕的钟馗天师,钟馗是今陕西省西安秦岭中段终南山下周至县终南镇终南村人,古时候有钟馗抓鬼的传说,传说钟馗本来就是来自地府的人,职责是来人间抓鬼为维护阴阳平衡而存在。

    还有传说钟馗只是一名进士,因为当时考状元榜的时候因相貌太凶恶,虽以考上状元奈何朝廷当时的主考官不录用,还把的状元考题录上他人名字,钟馗一怒之下就撞死在宫殿的台阶上。

    后来钟馗灵魂入了地府,因为他生来就面带凶恶之气,死后进入地府也因凶恶之气太重在地府也不安宁,凭借自己一身凶恶之气到处吞噬鬼魂,差点闯出地府出人间为恶,后来酆都判官注意到他把他拿下。

    判官看出钟馗面向得知他是天生五恶之人,什么叫五恶就是天生生的比鬼还凶,不但五官还有自身之气以是凶入恶鬼,是天生克制鬼物之人。

    判官再三思索后便收他在麾下教化他,后来钟馗得道在地府忏悔,为自己死后还欲出世间为恶赎罪,化身憎恶判官逮住鬼魂只有一个字杀,就因为他以前死后还欲出世间为恶这才特别憎恨恶鬼邪魂。

    从此成为一个专业抓鬼人,再来后因为教义被道教纳入神仙体系,因为他的出身是地府,他又是师从判官麾下,他加入道家神仙体系后就自称为道家判官,主要职能便是捉鬼,这才有道家判官执剑,因私判官执笔的传说。

    不过在我所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野史中,有一个最符合钟馗的由来的传说,讲的是唐朝(618-907年)时期,皇帝唐玄宗在一次外出巡游后忽然得了重病,用了许多办法都没治好,各个大臣非常心急。

    皇帝唐玄宗更是寻遍世间名医都治不了他这怪病让他很是着急,当时皇帝唐玄宗才正直壮年,非常担心自己身体的原因害怕哪天就驾崩了。

    不过就在一天夜里唐玄宗突然梦见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鬼偷走了他的珍宝,皇帝愤怒地斥责小鬼。这时突然出现一个戴着破帽子的大鬼,把小鬼捉住并吃到肚子里,皇帝问他是谁,大鬼回答说:臣是终南山修士钟馗是也。

    后来唐玄宗从梦中醒来后病就好了,这让唐玄宗对这位钟馗更加推崇,于是他命令当时最有名的画家吴道子把梦中钟馗的形象画下来。

    吴道子为当代人杰被后人尊称画圣,由于唐玄宗本身就是一位狂热的道教信徒,在他的推崇之下吴道子硬是把一个莫名需要的钟馗给画的活灵活现,这件事也是一传十十传百的流传去,此后钟馗作为捉鬼之神的地位就逐渐确立。

    所以我个人认为在这些传说中,这个传说最为符合钟馗的抓鬼天师的传说,老实说我有些不太相信一千多年前真的有钟馗这人存在。

    但因为当时画圣吴道子的绝世画技把钟馗画很传神,吴道子也因为唐玄宗一道非有昭,而不得画,让吴道子晚年凄凉。

    后吴道子因安史之乱得以逃出皇宫,晚年隐藏在乡野民间,为一些村民画送子观音图跟门神打算了此一生,这钟馗也是当年吴道子给村民所画之图。

    当时找吴道子画图的人还不少,十里八乡的人都来找他画门神,最后导致吴道子被当时朝廷密探找到,最后郁郁而终,不过那些炯炯有神的画作却传承了千年。

    一直流传了下来,钟馗也因吴道子之笔来之神有了神韵,其实我并不太相信钟馗这个人存在过,但钟馗画像能镇宅僻邪我信,这画汇聚了千百年人民传承下来的信念跟精神信仰,这幅图已经有了灵性,有此图镇宅一般的脏东西还真不敢进家门。

    因此我也不着急虽然那句我要带她走,让你们一个不剩,让我感到很费解,但看这两中年夫妇一脸淡定的样子,我就知道他们不惧怕这道声音,而且对这个声音的来源还很熟悉,甚至说他们知道怎么回事所以不害怕。

    “我要带她走,我要带她走,让你们一个不剩。”两中年夫妇把我们领进房子后,就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下,这时我才知道这两人并不是黎淑文的父母,而是她的大伯跟大伯母黎天跟覃文丽。

    黎淑文的父亲因为女儿的病着急去找黎淑文爷爷去了,淑文的爷爷是县人民医院的院长是个老教授,不过现在正在首府南宁讲课。

    黎淑文的爸爸一是担心淑文的情况,想让自己的父亲回来看看怎么回事,二是真的担心淑文挺不过这一劫,让老爷子回来也是做最坏的打算,免得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至于淑文的妈妈则出去请神婆去了,刚才那个神婆是他们本村的,是淑文的大伯他们请来的,就在我刚打算把我们的来意告诉黎淑文伯父的时候,那个阴森森的声音又想起了。

    那是刚才那句话,不过这回听起来更加的凄厉了,让人有种汗毛直立的感觉。当下暮雪在也忍不住了,抓住覃文丽的手就问:“叔叔阿姨,淑文怎么样了,你们能让我见见她么?”

    “这个,这个......”黎天夫妇显然很犹豫,暮雪的话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别犹豫了,再拖下去,你们侄女就没救了,到时候别说是请什么神婆来,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也就不了她。”此时我已经大概猜到缠着黎淑文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了,索性就摊开了话题说:“你们上辈子欠下的孽债别让后辈来还,有些事情总归要还的,现在你们不让我见她,她就没救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哐”的声巨响,门就被推开了,接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咚的下就跪倒在我跟前,我们一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遭遇吓了一大跳,“你先起来,我可受不了,您这一跪。”

    来人明显是针对我的,一下子就跪倒在我跟前,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但也真的受不起她这一跪,毕竟以她年纪已经算的上我长辈了,当下我边扶起中年女子边问:“您能说说怎么回事吗?”

    中年女子起初死活不啃起来的,后来暮雪过来了,跟她说明我们的来意后,她才从地上起来,终于我也弄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着其中牵绊的因果。

    这个朝我跪下被暮雪拉起来的人,正是黎淑文的母亲玉凤娇,她跟我们道出了一段尘封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就在二十多年前,当年黎淑文的母亲玉凤娇刚认识淑文的爸爸黎力。

    那年他们相恋相爱感情升温的很快,但黎力的父亲就是淑文的爷爷,黎院长很看好黎力的资质,当年他们才大学毕业,以当年来说大学已经很高学历了,但黎老爷子还是打算把黎力送出国深造。

    为的就是他学有成回来功成名就,黎老爷子看上黎力的资质也不是没原因的,因为这家伙天资偏偏还是在医学上还非常的突出。

    这更让黎老爷子眼红了,但无奈当时两人已经私下发展,更发生了关系,打算用这来捆绑住黎老爷子让他放弃把黎力送出国的打算。

    不过可惜他们失算了,黎老爷子已经下了决心,那时黎老自己已经是省里大医院的一个科室主任了,同时也是下一任的院子接班人,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学成归来,到时一门双杰那多风光。

    而且都是学医的黎力深造回来他也能拉黎力一把,让自己儿子接自己的班那样他就无悔了,但往往事与愿违,当时玉凤娇已然有身孕,黎力再三思量后决定把事情告诉黎老爷子。

    让他放弃让自己出国的打算,但老爷子当时已经是一棒子打死回不了头那种,老爷子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把他们两人都送出国深造。

    要知道以当时那个年代送一个人出国深造都不是一般家庭负担的起的,更何况黎老爷子还送两人出国,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当时那个年代出国签证也是有条件的,当时因为中国发展的太快,美国已经隐隐有了担忧已经在限制中国留学生跟出国深造的人签证。

    而当时那段时间恰好有政策,签证出国之人不能是孕妇,那时候严到可是要检孕的,大家都知道现在基本怀孕超过七个月没有特殊情况的是不可以签证去美国的。

    因为一旦怀孕上七个月就有随时临床的可能,一担在美国临产等于生下的娃就有了美国永久居住权这是美国的法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