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结阴婚,欲还阳
    玉凤娇还想说什么,却被黎天上前一把拉住对她摇摇头,接着又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不过我的目光已经不放在他们身上了。

    这个躺在床上身材火辣的女子此时让我感到有些束手无策,老实说我实在想不到居然是一体三魂,这种特殊到极点的情况。

    现在两只厉鬼在抢夺淑文的身体,不应该说是抢夺淑文的三魂七魄,淑文那时不时出现痛苦到扭曲的脸我就知道她撑不了多久了。

    要是不再今晚子时之前解决她身体里的厉鬼,可能下一刻她的下场就是神魂失守,三魂七魄被这两只厉鬼给吞噬或者弄死。

    “怎么样,你到是说句话啊。”时间就这样在我的注视下一点一点过去,你终于发话了吗,我微微眯起眼睛,扭头看了眼正站在我身后的黎天。

    这人从我刚进来的时我就感觉到他不同寻常,不应该是这人的淡定,就算淑文不是他女儿,但也是他侄女,他怎么可能会这么淡定。

    好像吃定了我就能救黎淑文一般,而且他的行为跟他见到淑文的表现,无一不透露出这人不简单,我其实一直就在等待,等他说话。

    我想看看这人到底有什么打算,我更想知道,要是淑文真的神魂崩溃受不住的时候,他会怎么做,我这不是无情无义,而是不得不防这人我摸不清他的底,至少在我的感觉里,他不像一个普通人。

    “你囊,你还发呆,想什么呢。”我盯着黎天看的时候,他也在静静的看着我,此时黎天也发现我对他起了疑心,我们两人对视了一分钟,他再也忍不住了。

    毕竟他害怕在场的众人看出我们对视眼神中的异样,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子蒙这家伙却来搅局,说着一巴掌拍在我背后。

    “我草,这漆烟。”当时我就想骂娘,差点没忍住冲动想上去抽这丫两耳光,不过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没办法此时的我气势已经落,不可能在跟黎天对峙下去。

    就算在坚持下去也是没用,黎天已经占了上风,他脸色已经从紧张变成了带着一丝嘻嘻的表情看着我,像是在看戏般。

    “唉”见到黎天的表情,我也不再跟他拼气势,顿时肩膀一怂,如泄了气的皮球般就对天佑说:“你跟封龙回去把这些东西置办回来,记得要在天烟前。”

    说完又转身对子蒙道:“你开车把这三人送回古城,给她们开一间房,告诉她们入夜后去人最多的网吧,今晚就在那边过夜。”

    其实不用我交代子蒙,那一直还清醒的女孩已经猛地朝我点头,不过毕竟有两人已经昏迷,子蒙这一路送她们回去,估计她们也醒了。

    不过由子蒙跟她们说,好过这个没晕的女的跟她们说,现在她们三人都已是惊弓之鸟,自己晕迷后发现醒来突然在一间酒店。

    接着这个没晕的告诉她们今晚去网吧过夜,估计那两个晕迷的女子未必会相信她的话,所以这么做也是保险起见,由子蒙告诉她们总好过这些话从另外一人口中说出,毕竟说服力不同嘛。

    天佑瞟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暮雪也不墨迹,拿出手机看了眼我发过去的短信,掉头就朝门外走去,封龙则跟子蒙对视了一眼,各自扶起一个昏迷的女生也跟着出了门。

    天佑几人走了好一会我才缓缓对玉凤娇说:“现在离天烟还有几个小时,你马上让你丈夫赶回来,晚上需要我需要你们两个淑文至亲之人帮忙。”

    玉凤娇听我说完这回到是没在犹豫,转身就出门打电话去了,至于黎天夫妇两人我则没有去管,看着正在床上变脸的淑文,拿出一张破旧的黄符,点燃就朝淑文身上甩去。

    黄符点燃后还飞到淑文身边,房间就掀一股莫名的阴风,黄符被这股阴风吹到顿时就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起来。

    看到这情况我就知道在天佑几人没回来之前,怕是镇不住黎淑文体内的两个东西了,这两个厉鬼现在估计正在淑文体内打的火热,就连我燃烧辟邪符也近不了淑文身。

    “我们先出去吧,今晚子时来临前她没事。”摸清楚情况后我也不逗留,转身跟黎天夫妇交代了一下后就朝我的车子走去。

    现在距离晚上饭点最少都还有三四个小时,距离天烟就更久,所以我也不打算一直守在黎淑文身边,而且明知道她没事我还傻愣傻愣的猫着我不是傻么。

    还有就是我的确累了,从空冥寺回来后本想着先休息一段时间,哪里知道又遇上这档子事情,说不累那才是怪事。

    我这段时间神经也一直都是高度紧张,都是绷着过日子,我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些异样了,这种感觉就像疲劳过度精神憔悴的感觉。

    但我还是硬撑着一口气不让自己倒下,我清楚要是这时候我再不神经紧绷,而是彻底的放松自己,说不定立马就要大病。

    虽说现在的我已经快到极限但也只能忍着,过度劳累的事情我干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时候就要强撑了,不然一倒下没半个月绝对恢复不过来。

    我清楚,也明白,所以我只能在闲暇的时候给自己放放松比如现在独自一人躺在车上开着音乐静静等候天佑他们回来。

    很快夜色就降临了,天佑几人在我迷迷糊糊中已经回来了,隐隐约约我感觉有人在敲我的车门,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大脸贴在车窗,“哎嘛。”顿时我被下个半死,一个踉跄就从躺着的姿势坐了起来。

    当时就想抓过我放在副驾驶的古剑,“你大爷,你还睡。”不过就在这一瞬间我听到了子蒙的声音,就这一句你大爷,我顿时知道窗外的人是谁了。

    这张脸的主人居然是子蒙,“我草”一瞬间我把这混蛋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这混蛋差点没把我吓的半死,搞清楚了情况我也不在车上待着。

    拿过放在副驾的古剑就下了车,此时我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睡了几个小时,现在已经晚上八点了,天佑也吃过晚饭,其实他们早就回来,也尝试过喊我。

    不过我车里的音乐开的太大声,而且他们怎么尝试了也没见我有反应,索性就不管了,反正距离我约定的时间还早,他们也不管我饿不饿,自己就去黎天夫妇家蹭饭去了,这让我很是无奈,不过也办法谁让我又陷入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

    “行了,时间不早了,天佑封龙你们两个去把今天买的东西拿进客厅,子蒙你去喊黎天夫妇跟淑文父母过来。”老实说我现在很饿,不过也只能忍着了,先把事情办妥了再找吃的把。

    几人一听我要干事也跟着利索起来,天佑今天在回去置办东西的时候已经把暮雪送回去了,不然做这种事情让一个女的在一边看着,不被吓死也被吓晕。

    虽说暮雪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孩,但我也不敢保证今晚这档子事会出现什么诡异的情况,所以天佑选择送她回去,现在也验证了他的做法是对了,不然一边要办事,一边还要照顾暮雪,那就有些放不开手脚了。

    时间流逝的很快,在我们布置完一切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点半,就差不到半个小时就到十一点子时了,“子蒙把这鞭炮拿出去点了。”

    “什么?放鞭炮?你丫是不是有......”

    “滚”子蒙的话还没彻底出口,我就一脚朝他踹了过去,让他最后一个字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我知道这家伙是说我有病.

    我这一脚当然也没踹中子蒙,这货身手可不是盖的,不过我也没在理会他目光盯着他手里的鞭炮谈谈说:“这鞭炮不是给烧给活人看的,而是烧给死人看的,这不是普通的骗炮,是我当年去陕西找阴婚媒人买回来的。

    用陕西那边的话说就是,冥婚炮,我们这边就叫阴婚,这东西是那年我拿出祖传的东西后,生活条件得到改善,我独自一人出去旅游带回来的玩意。

    说到冥婚估计陕西那边是全中国配阴婚最盛行的省份,这阴婚最初也是从陕西流传出来的,冥婚鞭炮燃而不响,起易香人之却不可闻。

    也就是说这种鞭炮虽然能燃烧却不响,不像真正的鞭炮点起来后会震耳欲聋,相反它是没有声音的,这种鞭炮燃起来后,也会起烟,但我们人是闻不到的。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事情说的这么玄奥,你囊的,我们不是你这种半仙,听不懂说人话。”封龙忍不住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一脸鄙视的说:“还有这东西究竟是干嘛的?”

    封龙的话除了黎天两夫妇和黎力两夫妇外,剩下的天佑跟子蒙都猛地点头同意,也是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我,见我他们这种表情,我忍不住眼角抽了抽。

    我知道这些家伙是在合力损我,不过在这节骨眼上我也不跟他们计较,深吸口气一字一顿的说:“点这鞭炮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请鬼办冥婚。”

    “什么.....”

    “嘶.....”说到这不但天佑几人吓的惊呼出声,就连一向淡定的黎天也不由倒吸口冷气。

    看着众人惊讶的表情,我没理会他们继续说:“这个鞭炮燃后虽然不会响,但却会燃气一种异香,这种香在道家有一种署名,叫请神香,是一种给死去的人或者神氏献祭的供奉,是所谓的请神便是请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