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家传宝藏
    “收队?你大爷,你搞什么飞机。”子蒙原本懒洋洋靠在凳子上的身子一下子就弹了起来,上千一把就朝我猛喷口水。

    “你妹,滚一边去。”看着他那唾沫横飞的样子,我立马嫌弃的一脚朝他踹去,果然我的脚还没挨到他的边他就闪开了,“请神香已经点燃,百鬼降临,生人回避,淑文身上有两只厉鬼的气息加身,她现在不算活人。

    但我们就不行,现在阴婚鞭炮还在燃烧,也就是说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冤魂厉鬼来吃请神香,我们先进房间等候,待到请神香燃烧完,子时彻底到来我们再出来。

    到时候请百鬼做媒人,你们就等着看我怎么玩死这两只鬼东西,哦,对了忘了告诉你,要是你觉得够牛逼的话,不用跟我们一起进去。

    一会百鬼吸食完请神香,估计对你这个阳气极旺之人应该会感兴趣的,不过就是不知道它们会不会这么友好了。”说罢我就给天佑和封龙打了眼色,两人自然知道我的意思二话没说就朝房间走了进去。

    接着黎天夫妇跟黎力夫妇也很识趣的跟了进去,最后我歪着头朝子蒙耸了耸肩膀也一步踏进房间,只剩下子蒙一人还站在外面。

    看着四处漏风的房间我二话不说,就拿出一张张符咒贴在房间的各处,就在我打算把最后的房间门也贴上符咒的时候,子蒙一下子就冲了进了来,“好,好,好多烟影。”

    “你大爷,老子好不容易贴上的符咒,你他么的进门就不能轻一点么。”我没好气的瞪了子蒙一眼,捡起地上掉落的符咒把的门贴上后,就发现子蒙正在一旁大口的喘着粗气,还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

    我听了好久才好不容易弄明白过来,原来这家伙在说的外面有好多烟影,而且有些烟影已经进屋了“活该。”我冷不丁票了子蒙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个发温,自己作死就算了,以后自己作死别害我们。”

    “我日祖宗十八......”

    被我这么一骂,子蒙也忍不住了,脱口就想问候我全家,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天佑一把按下,我知道这货的性格,也没理会他,谈谈的看了他一眼又说:“百鬼争食,生人回避,若欲活人,万鬼食之,你还真大胆。

    请神香会激发冤魂厉鬼的邪性和鬼性,它们在吸食请神香的时候不会管你,但却已经注意到你的气息,老实说要不是刚才我一进来就把房子贴满辟邪符,现在怕是外面的冤魂厉鬼已经冲进房间了。

    它们刚吸食完请神香食欲正起,我就带了一封阴婚鞭炮,根本不够它们吃的,要是它们发现我们,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嘛?”说着我看了一眼一脸不屑的子蒙一字一句的说道:“到时候,我们会被万鬼啃食,啃的连炸都不剩。”

    说到这儿就连在一旁的黎天也是脸色巨变,子蒙更是双眼瞪大的看着我,似乎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不好意思,对不起。”不过接着他就底下了头,语气略带道歉的口吻跟我说了句。

    我知道让这货道歉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不过也没办法,谁让这货身手这么好,甚至比一些特种部队专门培训的特种兵都要好上nn倍。

    可说子蒙这家伙除了冤魂厉鬼对付不了外,什么野外凶狼,斑斓猛虎,熊瞎子啊只要跟他怼上,基本都没啥好结果。

    这不是说他被老虎或者棕熊干掉,而是他把那些个猛兽给干掉,这混蛋从小就习武,能反手灭凶狼,可立博斑斓虎,跟熊瞎子也能斗上一斗,最后基本就是熊瞎子被他干翻。

    老实说这也不是没有过的事,两年前,那年我进带着他们三人进入中越边境线去寻找我家祖传的东西,那些东西是当年爷爷的爷爷藏起来的。

    我爷爷的爷爷是清晚期的一个地方官,清亡后袁世凯抢夺了兵权,当时天下各个地方的军阀割据一方,各自占山为王成为了一方土匪,一个个过上土皇帝的生活,当时我爷爷的爷爷就是这一类人中的一员。

    后来民国初年又被上面派来的军队围剿最后兵败,不过我爷爷的爷爷很幸运,当时跟着他的士兵几乎都是死忠之士没一个肯投降。

    那位来剿匪的军官见我爷爷的兵都很骁勇善战,也只有我爷爷能带动他们,最后愣是没把我曾祖爷爷枪毙,反而是给了个军衔。

    当时派来围剿我曾祖父的是一位师长,我爷爷手底下也带着有近两千士兵,一仗打下来只死了几百,这师长最后就把我祖爷爷跟他的人收编进了他的军队。

    我曾祖爷爷从一个官老爷成了土匪,后来又成了一个军官,那位师长给我曾祖爷爷的军衔还不低位列团长,还把一部分正规军补进了我爷爷的军队,成为了一个正规团。

    当年我曾祖爷爷在当官老爷的时候,老实说他没少捞油水,基本上算的是富得流油,他进山当土匪后也把那些金银珠宝给带了进去,之后军阀派兵围剿他,他被封了官爵,便又开始过生军阀的生活。

    当时我那位曾祖爷爷当了官,自然也不愁日常开销,他的军饷会有军队给他发,还有当时因为大环境的影响,辛亥革命爆发,全国进入内战,我曾祖爷爷也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当下就决定先把值钱的东西藏起来,哪怕最后当不了官,还能做个土地主,不得不说我那位曾祖爷爷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更重要的是当时的货币已经不再是清朝的金银珠宝而是银元。

    曾祖爷爷深知此时这些金银珠宝,已经不能作为货币通用但日后可以用,他打算等日后天下太平了,这些东西还可以拿出来典当或者兑换,所以他把东西都藏进了当时他当土匪时候的老巢里。

    因为我家世代都传承风水,我曾祖爷爷自然也懂的这块,他找的位置也是一处风水宝穴,一是风水宝穴藏东西不会沾染煞气,第二就是凭借我们家传的本事,以后不管树木山林如何改变,但大致上的风水是不会变的也方便他再回来寻找。

    但也真的是天命所归,我曾祖爷爷把东西藏起来后就出去打仗了,之后没过几年就受了重伤,最后在转移的途中死去。

    我曾祖爷爷的死并不是死在抗日上而是内战,确切的说是军阀打军阀,之后这个事传到了我爷爷老爸的嘴里也就是我祖爷爷。

    当时我曾祖爷爷不希望我祖爷爷在从军,从小就不让我祖爷爷摸抢习武,只让我祖爷爷学文,跟祖传的风水之术,在我曾祖爷爷死后不久,中国就进入了最壮烈的八年抗战时期。

    我祖爷爷也一直听从我曾祖爷爷的遗愿没去参军,不过这也引来了同村的异样眼光,后来抗战结束我祖爷爷因为没有实权,家产又大的让人眼红,最后被人搞得连曾祖爷爷留下的大宅子都充公没收了。

    家传宝藏的事情又从我祖爷爷传到了我爷爷的手里,宅子被没收家产被充公,让我祖爷爷这个官二代富二代的主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生活的来源。

    后来不知道在哪儿学了一门裁缝的手艺才勉强活了下来,之后就有了我爷爷,还有我爷爷的两个兄弟,但我祖爷爷也因为这个事,心里一直有结,没几年也撒手人寰了。

    祖爷爷走后家境更加的贫寒了,我爷爷排行老大他又是那种不安分的主,当年我祖爷爷不让他参军,他还瞒着祖爷爷去报了名。

    虽然被祖爷爷给逮回来,不过后来他又自己溜去参加游击队,就这表现可想而知我爷爷就是那种不安分的人,后来爷爷成婚家里更是一度差点没饭吃。

    最后他动了拿家传宝藏的事情,不过我祖爷爷曾经跟我爷爷说过,当年曾祖爷爷藏东西的地方已经变了

    原本的风水宝穴,现在已经成了死绝之地。

    我祖爷爷虽说一生碌碌无为,但他在风水造诣上面却有很高的成就,老实说就算现在的我也比不上当年他老人家的十分之一。

    就我所知的人里面只有一人能跟我祖爷爷并肩,就是陆玄风的爷爷,另一个就是陈霜童不过我猜可能还是我祖爷爷更厉害。

    不为何就为一句,天命乃定数,风水属异数,天命不可逆,风水却可改,龙眼宝穴易为龍,一炮轰成绝命冢。我祖爷爷去世前一再嘱咐我爷爷不要涉足那片藏宝之地。

    他说虽然凭我们家祖传的本事想找到那个地方不难,但想要安全的进去然后取出东西却难如登天,我祖爷爷的话不言而喻,就是让后人别去那个地方,去了就是有死无生。

    但我爷爷因为要养活我五个姑姑跟我老爸,还有我两个早逝的叔叔他不得不去冒险,那年我爷爷30岁他瞒着所有人去找了那个地方。

    之后我爷爷是带着一身伤回来的,而这些事情后来我是听我爸跟我讲的,说我爷爷瞒着家人离开了半个月,村里的人看到他独自一人进了山,当时我爸就知道爷爷是进山找祖传东西去了。

    最后我老爸是在出山的山道口上把我爷爷扛了回去的,我爷爷说他能活下全是他手里的古剑,也就是我现在手上的这把。

    我爷爷醒来后就立下了家规,不让我老爹踏足那边,之后我老爸怎么问我爷爷当年发生了什么,我爷爷都闭口不谈,到了我这代,我也知道有这么个事情,我问爷爷当年发生的事,他也一样对我不说一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