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聚龙绝地
    直到我偷偷去把东西取出来后,被爷爷发现狠狠的训了一顿,那时我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爷爷当年也如我这般,不惜冒险去找那批东西。

    当年爷爷也的确找到了那个地方,不过那里经历了中日战争洗礼很多风水命脉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甚至有些穴眼已经从原来的宝穴变成了死穴。

    不巧我家老祖宗藏东西的地方也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当年爷爷足足花了十天时间才找到那处山脉,然后又花了两天两夜才凭借风水之术寻到了那个风水穴眼。

    但也印证了我祖爷爷的话,天命乃定数,风水属异数,天命不可逆,风水却可改,龙眼宝穴易为龍,一炮轰成绝命冢,当时我还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直到我自己去寻找那个地方后才真正懂的其中含义。

    也体会到那个了那个地方的凶险,甚至比爷爷告诉我的还要凶险上万倍,当年爷爷寻到了那个地方,发现当年曾祖爷爷埋宝藏的地方竟然是个聚龙地。

    什么叫聚龙地,聚龙地单靠字面上的理解就能很容易读懂就是群龙汇聚聚龙之所的意思,不过这龙指的并不是真的龙,而是所谓的风水龙脉。

    爷爷说那个位置是在中越边境线上,左临越南,右靠老挝,曾祖爷爷藏东西的地方就在一片巨大的山脉里面,当年曾祖爷爷虽然在中越边境线上当土匪,但他却把东西葬进了十万大山中。

    十万大山东起广西钦州市贵台,西至广西崇左市,天等、大新、龙州、等县一直绵延到中越边境上,当年曾祖爷爷并不是把东西藏在老巢,而是还要往里走十几里地。

    一直去到十万大山西境线的根部中越边境地区,十万大山里面隐藏着许许多多的龙脉,甚至有传说还有一条真龙帝脉在压制十万大山的风水天势。

    至于我家老祖宗的东西虽然没藏在那种逆天的风水天势之域,但也足以让我吃够苦头,当年曾祖爷爷也不知道风水之术逆天到什么地步去,居然找到了一处聚龙地,还是一处七龙夺珠腾龙化雾的变态地方。

    对在我看来只能用变态两个字来形容哪里,因为那个地方足足盘踞了七条龙脉,之前说过了龙脉分九种,分别为回龙、出洋龙、降龙、生龙、巨龙、针龙、腾龙、领群龙。

    也就是风水堪舆里面讲的,寻龙分九势,九种龙脉各有九种不同的龙势,每一种都代表不同的天地气运和吉凶定数。

    我家曾祖爷爷找的地方居然有两条顺龙脉的降龙,两条逆龙脉的巨龙,一条真龙脉的卧龙,一条劫龙脉的腾龙,还有一条杀龙脉的领裙龙。

    如此变态的风水天势,我真不知道当年曾祖爷爷是怎么找到的,两条顺龙脉的降龙,两条逆龙脉的巨龙各自盘踞四方。

    一顺一逆竟成了阴阳之势双方相互牵制使,得那片山脉风水阴阳十分平衡,而一条劫龙脉的腾龙,完完全全被杀劫脉的领裙龙克克制。

    腾龙虽逆天更隐隐有了腾龙化雾之姿,但偏偏杀劫逆势,让这条腾龙被死死的压在那片山脉,这样就有了六龙之势了,剩下的最后一条卧龙则是真正的真龙龙脉,只差一步就能成为真龙帝脉的存在。

    那个地方我爷爷说其实他心里一直有个大胆的猜测,他说龙脉并非是死的而是活的,他认为原本那块地方只有一条龙脉存在,也就是那条卧龙脉。

    那条卧龙脉在岁月的变迁里渐渐的有了真龙之势,后来四周的山川龙脉以群龙聚首之姿都来守卫这条卧龙真龙脉,这才有了七龙汇聚,也就是聚龙地。

    不过我却不这么认为,至少我不认为龙脉是活的,就算有也并不是如此这般,龙脉乃天地衍生出来的天地气运之物,虽说灵气十足,但也是死物,唯独有一点例外。

    就是龙脉遇上了逆天的机遇,使得龙脉本身起了变数,就如我所住的地方古城龙州连城山脉之下的那条龙脉般,那条龙脉就是遇上了逆天的机遇,或者说是人为给它造就了这么一个逆天的机遇使得龙脉化形。

    原本一条镇压一方气运的龙脉有了形,这有了形的龙脉已经不能算是龙脉了,而是一条真真真正正的龙,没错就是一条龙脉化形而来的龙。

    但我家曾祖爷爷藏宝的地方,明显是山川龙脉之姿,并非那些得了大造化化形的龙,所以我心里更加认为那处七龙夺珠的变态风水之势是人为的。

    是有人故意布置出来的,从双龙顺脉,双龙逆脉,就看得出哪里并非简单的天势龙脉,不然就算双龙顺脉,双龙逆脉之姿是无意而成。

    可剩下的领裙杀龙脉克制劫龙腾龙脉,就绝对不可能是天然的,这种手段逆天到极点的方式我甚至都不敢去相信是人所为,这也是我心中一直在质疑自己的原因。

    如此变态的手段,我心里也不敢相信这是人能办出来的,还有四龙阴阳已经隐晦的形成了一个阳盾九宫局,这是奇门遁甲里面的一个阵法排列,虽说不明显但也足够牵制中间的真龙卧龙脉的爆发。

    最后在加上腾龙脉跟领裙龙脉的压制,卧龙真脉便被死死的克制在了哪里,老实说光是这些已经足够吓到我的,但等我真正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局中还有局。

    每当午夜子时来临,七条龙脉风水之势从阳转阴,原本的两条顺龙脉的降龙,两条逆龙脉的巨龙因为阴阳之势,逆转天势变成了两条逆龙脉的降龙,两条顺龙脉的巨龙。

    阵局也从白天的阳盾九宫局翻转为阴盾九宫局,这样每当子时来临月上中天的时候,整片聚龙地七条龙脉就得以释放,形成了七龙夺珠的变态之势。

    如此久而久之龙脉吸取月食之力比吸食白天赤阳之力就要快的多,那里也渐渐的变为一处极阴之所,更不巧的在打中日战争时,那处聚龙地很不幸的被打中几发炮弹。

    完全破坏了聚龙地的风水天势,中间的卧龙真脉被彻底的毁掉,整座山脉被炮弹炸成了三五节龙头都被炸断,之后又因为地域因数那片大山区域,不幸的又成为了之后中越自卫战的一处战区。

    聚龙地外围有好几处地方都成了战场,几乎那边所有的风水之势都被破坏殆尽,这样让聚龙地更加的雪上加霜,最后外围所有的风水之势被毁,聚龙地本身的卧龙真脉被炸,让那个地方彻底的成为了一处绝地。

    我曾祖爷爷的那句话,便简单的概括了那个地方所有,他的意思是,天命虽然是定数,但却可以用风水改之,有人用风水逆命之数逆天改命。

    这话就很有深意了,就我理解应该是有人在逆天改命,借用七龙汇聚之地逆命,但偏偏天命如此,就算拥有逆天手段布下如此惊天之局,也改变不了天命。

    最后楞是让一发炮弹给彻底毁了希望,最后龙脉还是龙脉,但所有的龙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为了死龙,甚至中间的那条卧龙更是被炸毁龙身,成为了一条怨龙,我能听的出祖爷爷的话里面有敬佩,也有着可惜,但更多的则透露着感叹,他在无奈天命不可违。

    而子蒙这家伙就是在里面恶斗烟熊的,最后那头巨熊还被这家伙给干掉了,不得不说他很强悍,他有那种傲气也无可厚非,老实说当年我们能从里面出来,完全是因为我们根本没到真龙之所。

    我曾祖爷爷再厉害也不可能把东西藏进最中间的卧龙真脉上,我曾祖爷爷只是把东西藏在了其中一条顺龙降龙脉上,降龙也是所有龙脉里面最为祥和一条龙脉,并不会存在太危险的东西,所以我曾祖爷爷才敢放在那条龙脉之上。

    至于逆龙的巨龙脉他不敢碰,劫龙的腾龙脉他也不敢,最后杀龙领裙龙脉他更不踏进一步,这杀龙脉踏进去会遇上什么都不知道,但里面生活的东西必定都是非凡之物。

    所以我曾祖爷爷只能把东西藏在顺龙的降龙脉上,后来经过中日战争聚龙地天势被毁,所以爷爷进去时就出事了,他找到老祖宗藏东西洞府后,居然遇上了一群非常厉害的邪祟。

    最后爷爷血祭古剑用古剑镇压住山洞他才得以逃出来,不过金银珠宝他也没敢再回去拿,当时他逃命都来不及,至于到了我去的时候,我则是遇上了......

    “想啥呢?已经子时了。”就在我思绪飘忽的时候,子蒙上前推了我一把,顿时我就从思绪中猛的惊醒过来,“哦,没事。”

    我被子蒙推的一愣,也不在浑浑噩噩狠狠的甩了甩头,把脑海了那些杂乱的思绪先暂时甩掉就说:“待会你们出去都不要说话,也不要笑一切看我脸色行事。”

    说完我目光就环视的扫了一遍众人,直到看到他们一个个都点头后,才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符咒递给他们:“这是我道馆里的老师傅留给我的,叫避阳符,拿着这个出去那些鬼物才不会搞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