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往事已矣
    看着几人都是一副疑惑的表情我又说:“辟阳符就是用来隐藏身上阳气的,现在聚拢来的鬼,都是被请神香吸引来的,光靠这一点香火绝对喂不饱它们,所以才需要用辟阳符,不然它们现在它们正在饿头上

    我们贸然出去说不定就会攻击我们,你们各自收好辟阳符,我先出去看看。”话落我也不理会他们,给天佑打了眼神就大步踏出了房间,一步踏出房间顿时我就感觉到有无数双眼睛直勾勾的朝我看来

    这种冷到极点的感觉我知道那是厉鬼盯着人看的怨毒眼神,现在不想我都知道房间里已经全部站满了人,不是站满了鬼,不过当我眼神微微往上瞟时还是被吓了一跳,这间小屋里面已经全是一个个浑身烟气缭绕

    的鬼影,有的鬼影虽然没有烟气缭绕,不过却看不清它们五官,老实说现在的我看到这些鬼影已经不害怕了,要是换做两年前我说不定会被吓的两腿颤抖,浑身哆嗦的不敢动一动。

    从两年前开始我的眼睛似乎就出了问题,总是能看到一些莫名的人影,起初只是一些谈谈的人影,后来逐渐的我就能看到一个个诡异的鬼影,到了现在我的眼睛不止能

    看到那些鬼影,甚至连那些出现的鬼影五官还有一些恐怖的相貌我都看的一清二楚,特别是两年前我进中越边境找我家祖传宝藏的时候,看到的更是让我这辈子都难以忘却,从哪里回来后我就知道我的人生改变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此我问过爷爷,爷爷的态度更是让我感到疑惑,我记得当时爷爷只是谈谈的跟我说了句,时机未到,多说无益,到时你自然明白。

    老实说我也不白明白什么意思,但不管我怎么追问,爷爷就是不说,后来爷爷经不住我磨就透露了一点,但也仅仅只是一点,我只知道,我这双眼睛不但能看到鬼,还能看到一些不可理解的景象,至于什么叫不可理解爷爷跟我说

    他也不知道,反正他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来,再后来自从我把祖传宝藏取出来后生活有了改善,不再去冒那个险尽是去一些人间罕至寻宝,我这双眼睛又渐渐的回到了正常,似乎那些诡异的人影,跟恐怖的情景也没在出现

    不过这一切在一个半月前彻底的不复存在了,一个半月前我失业了,我那糜烂了两年的酒吧生活也彻底的破灭,我失业后本想着独自一人出去全国旅游一圈散散心的,这也是我打小的愿望,但事与愿违

    就在我打算出发前的三天,我改变了注意,不过话说回来这事也是我自己犯贱,当时我开着小电驴在县城里瞎转悠散心,谁知道居然遇上了一群倒斗的,没错就是倒斗的,为什么说他们是倒斗的

    因为我从小就被爷爷灌输这些神鬼知识,不过在爷爷教我的东西里面,我最感兴趣的不是医学,也不是相术,而是阵法和鬼神知识,其二就是摸金倒斗的一些门道,当时别说他们只是经过我身边

    就算坐在一家老友粉店里面我都能闻出他们身上那股浓欲的土腥味,这种土腥味不是一般的腥味,而是一股如雨后去翻大树底下不见光的泥土,翻出后一股子谈谈的泥土味其中还夹杂着长年不见光的烂掉的泥臭味道

    长年倒斗的人身上除了这个味道,还带有一点尸臭味,这两种味道夹杂在一起外行的人靠近了还以为是卖咸鱼的,不过这种味道也的确像烂掉的咸鱼味

    只是你仔细一闻就能分辨的出,咸鱼味只是腥,但不臭,咸鱼味是呛人,而土夫子身上的味道则是不呛人,但味道特别重,特别的是那些常年盗墓的人身上的味道就更加的浓郁,就算那些人往身上喷再多香水

    也是没用,因为那些人常年在地下,有些倒斗的盗一个墓甚至会大半个月吃喝拉撒都在墓里,而墓里常年阴暗潮湿,他们的皮肤就会不知不觉吸收那些湿气,再加上他们常年干这些缺德的勾当

    经常跟尸体打交道,有些变态的尸体虽然已经下葬百年甚至千年,但还是没有彻底腐烂的那股子味道就更臭了,所以他们身上乃至皮肤都吸收了那股子味道非常的特别。

    我爷爷以前在交我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就没少受罪,我还记得以前小的时候,爷爷为了让我能分别什么是土腥味,什么是鱼腥味,什么是屎臭味,硬是把我关进农村的茅厕里面好几天

    我记得当时还是大热天,你们也知道农村的茅厕哪有城市的这么好,都是就地取材就地拉,夏天一到那股子味道啊,现在想想都辣眼睛,我那段时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后来我逐渐适应了那个味道后,再出来呼吸道新鲜空气,顿时两行眼泪就流了出来,不过当时我刚出狼窝又入了虎穴,接着又被爷爷逮着去卖咸鱼的店当了免费半个月的打工仔

    出了咸鱼店我又被踹进一个已经被盗的古墓里面闻了一个多月的烂泥和尸臭味,就这样我度过了人生中最煎熬的两月,终于我鼻子彻底能分辨那种是盗墓贼身上独有的土腥味,直到现在我都深深的记得那股子味道

    所以当那几个人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一下子就知道他们是盗墓的,我从小接受爷爷的熏陶的知识对于墓葬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爷爷也带着我去了好几个省份,下过不少已经被盗的大墓,不过因为家教严

    我没能亲自去盗墓,爷爷也不给我去盗墓,说是太损阴德,我也一直没敢去接触哪行,但见到那些人后我动心了,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些人中的一句话:“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县城居然能有这么一个大墓,哥们几个干完这票

    就发达了,这么大的墓里面的东西足够咋们兄弟花几辈子了。”没错当时我出于好奇就跟踪了他们,这些家伙也是脑子缺根筋,居然大大方方的在路边小吃摊聊起盗墓的事,不过当时他们用的四川话,正中的四川方言

    我想这也是他们敢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聊盗墓的依仗,至于我则是好巧不巧的正好会四川话,我之所以会四川话,用封龙的话说就是,全是为了女人,厄,这事也不怎么光彩,几年前我刚大学毕业,在省府没找到什么好工作

    又有一股子赚大钱的想法,就跑去广东打工进了工厂,不过进了厂后我才知道那种日子是多么的煎熬,这其中的心酸我就不多说了,我会讲四川全是因为厂里面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妹子,才十六七岁长得那个叫一个水灵啊

    她的名字还挺特别叫孔心岚,当时我这刚出学校的愣头青哪里见过这种从山里出来的这么水灵的妹子,差点没一头栽进去,我为了追那个妹子可以说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是因为她才去学的四川话

    因为那个妹子是四川人,初中毕业因为家里穷又有两个弟弟在读书没法再供她上学,她就辍学出来打了工,而她那边的教育也是奇葩,从小学到初中全是用四川话教的,这就导致了她普通话十分不标准

    她也因为普通话不标准加上性格内向,不怎么和人往来,后来我为了追那个妹子硬是去厂外的四川火锅店厨房里面做了两个月的学徒,其实并不是学厨艺,而是跟大厨套近乎,让他教我正宗的四川话,再后来我用着一口非常标准的

    四川话顺利的追到了那个妹子,可惜好景不长在我追到她不久,她家里就出事了,当时她说是她老爸病重让她赶回去,不过她回去之后就再也没回那个厂过,后来我才知道她不回去也是有缘由的,她父亲的确是病重了,她回去本想着照顾父亲

    一段时间后再回来找我,不过她村子的一大户人家得知她父亲病重后跟她母亲做了个非常畜生的交易,那户大人家有个痉挛的儿子,因为疾病在身没人愿意嫁给那大户人家的儿子,导致那户人家的儿子一直都是单身

    更悲剧的是她回去的哪天正好被那户人家的傻儿子撞上了,当时两人在村口相遇,说来还真是命,当时那户人家的儿子正好要去县城医院,而她也正好带着她父亲去医院看病两人在村口相遇,那户人家的儿子当时一下子就看上了她

    之后更加无语的是他们在医院又遇上了一次,这下那个痉挛的傻子更是认定她就是自己今生要娶的老婆,还闹得非她不娶这就悲剧了,然后那大户人家用了特不光彩的手段,其实说到底就是钱,当时她父亲病重,这病还不是一般的病

    当时她父亲得的是肾衰竭需要换肾,这光是手术费就要五六十万,她家只有两个劳动力,就是他父亲和在外打工的她,现在不说拿出五六十万治病了,自从她父亲查出这个病后已经连基本的生活开支都快支撑不下去了

    最后在那家人一半要挟一半利诱的情况下,她母亲瞒着他父亲同意了这件事,而她也为了救父亲最后嫁给了那混蛋,这之后过了两年我收到了她写给我的信,没错是信,不是短信,在信里面她跟我讲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说是她已经结婚,而且还生了个女儿,她信中说那段时间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不过天意弄人,希望我能找到爱我的另一半,不过信里心外我都能看出她对以前那段感情看的很重也很珍惜,同样我也从她的字里行间里面

    看出了她生活的不是很如意,虽然她极力的避开那些不恰当的词汇,但可能她学历有限,我还是从这封信中看出了她那股子希望,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我那时候已经有了她,再遇上她后我就知道我跟孔心岚的感情不过就是家家

    我们双方当时有的只是对各自的好感却谈不上爱,接到孔心岚的信说实在当时我心里还真挺不痛快的,不过我也只是心里不痛快并没有伤感,有的只是为她抱不平,有的只是怜悯跟对往事的回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