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四方鬼神证阴婚
    “怎么样了。”就在我思绪飘忽不知道已经飞到哪里去的时候,天佑也跟着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不过他因为没有我的阴阳瞳的能力,只感觉到了阴风阵阵却看不到四周无数的烟影。

    “哦,没事。”我反应过来后顿了顿就说:“你进去带他们出来吧。”天佑虽然不知道我的用意,不过也没有犹豫,转身又朝屋里走去,很快天佑又跟小房间里面的人就全部出来了。

    看着几人我先让黎天夫妇离开回避,然后再让淑文的父母坐在主位上,最后让封龙在地上铺上一块红毯,做完这些我才和子蒙一起扶着浑浑噩噩的淑文让她跪在红毯上面。

    “行了,子蒙你把所有的香都拿出来,在外面和房子的四个角落各点上一把。”

    “所有,这可是足足三箱这么多.. ...”

    我一挥手打断了子蒙的话,没让他继续往下说就道:“对,所有,所有都点上,然后你们几个全部都进房间里面去。”

    子蒙见我如此坚决也再不多问,拉着天佑和封龙两人就出了外面的院子,三人每人分了一箱的香烛后就在院子外点了起来,很快院子外面的十几张空桌子和房子里面四个角落还有供桌上都各自点上了一把香烛。

    “你们先进房间一会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记得千万别说话。”房子也随着子蒙三人在四周都点上香烛后,整个空间被一股浓浓的香烛味笼罩,甚至我都被呛的有些难受。

    不过这时我也没心思再管那些了,对着天佑几人吩咐了几句后就转身对淑文的父母说:“还有你们是淑文的父母,一会的拜天地少不了你们,所以你们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我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需要交流的话,只需点头就行,懂了吗?”

    我这话还没说完,天佑几人就跑进了房间,一个个伸出半个脑袋跟做贼似的看着我,“我去,老子交的都是什么损友。”看到他们三的表情,我顿时心中就一阵抽搐。

    不过抽搐归抽搐,该办的事还是要办,当下我不由深吸口气看着整个大厅里除了跪在地上的黎淑文和坐在主位上的黎力夫妇外,就大声的对着四周喊道:“请神引四方通灵入鬼神,今吾周凡替黎翠儿和无名氏办冥婚,有幸请到各位四方鬼神,还望各位赏个脸,给两位新人做冥婚证人。”

    吼完这些话,我不去管里正探出半个脑袋来盯着我的天佑三人,也不管此时正用一脸不解表情盯着我的黎力夫妇,自顾用口袋掏出一张符纸点燃后扔向半空接着又喊道:“黎翠儿和无名氏一拜天地。”

    这话一落黎淑文身体顿时就有反应,先是挣扎一会了然后苍白的脸频繁的出现着三个人的面孔,不过很快随着我扔半空的符纸缓缓落地,黎淑文就不再挣扎了,而是随着我的话转身朝门口跪拜下去。

    看到黎淑文配合了,我悬着的心顿时也放下了不少,老实说我还真担心,她身体里面的两只鬼会不配合,不过现在看到黎淑文的动作,我也在暗自欣喜,我知道我是赌对了。

    那个被黎淑文四个女生用百煞引魂阵引上来的冤鬼,比回来找黎力夫妇索命的怨鬼要厉害,从刚才黎淑文的表情就不难看出,在我喊出话的瞬间黎淑文身体里面的两只鬼是有挣扎的。

    不过两边总有压制一边的一方,而这一方正好是被百煞引魂阵引上来的冤鬼,现在两鬼都居住在黎淑文身体里面,而淑文的魂魄又还没彻底消亡,她也是有主动权的。

    现在可以说是一体三魂,那个回来找黎力夫妇索命的女鬼被压制也正常,有一个力量比她大的鬼魂压制着她,还有淑文这个正主在帮忙,她想翻身也不太可能,所以说我赌对了。

    “天地为证,父母之媒,二拜高堂。”证实了我心中的想法,我又依葫芦画瓢拿出一张符纸抛下半空继续吼道,不过这回黎淑文倒是没在挣扎,符纸还没落地她就已经转身朝坐在主位上的她父母拜了下去。

    “嫡亲之血,见证冥婚,今日之礼,后世之恩,喝茶。”黎淑文拜下去的瞬间,我就拿过准备好在香案上的一碗血酒递给跪在地上的黎淑文。

    黎淑文接过我手上的酒头都没有抬就一股脑的全部喝了下去,然后低着头把碗递回给了坐在主位上的她的父母,“接吧,你们也把剩下的两碗喝掉。”

    黎力夫妇正在错愕的盯着他们儿女递过来的碗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听到了我话,两人这才手忙脚乱的接过黎淑文递过来的碗。

    不过两人却没人马上喝那碗血酒,就在他们犹豫该不该喝那两碗血酒时,就看到我瞪着他们看的眼神,当下一发狠便喝下了那两碗血酒。

    就在他们两人喝下血酒的一瞬间,黎淑文的头也抬起来了,正用一双血红的眼睛在看着黎力夫妇,这一幕顿时就吓的黎力夫妇浑身直颤抖,咣当两下清脆的声音响起,手里的碗也在一瞬间都掉在了地上。

    这两声脆响也把探出头的天佑三人吓了一跳,三人都在一瞬间都把头缩了回去,一溜烟的便把门关上只留下一条细小门缝隙在里面盯着外面。

    “天地已证,父母为亲,夫妻交拜。”随着我第三声话音落下,我就看到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从黎淑文身体里面分裂出来,然后跪在黎淑文面前,接着和黎淑文一起交拜了起来。

    不过这一幕在外人看来只是黎淑文独自一个人朝着空气跪拜下去,但那只是在天佑几人跟黎力夫妇的眼里,我则看的清清楚楚,当然现在在这个档口上,我也没时间去跟他们解释这些。

    看到两人已经交拜我又拿出一张符纸点燃后三步并做两步走到门口,朝半空一甩就对着门外就喊:“冥婚礼毕,请四方鬼神入座,开席。”

    我这话一出口原本平静的院子一下子就刮起一阵阴风,接着一群模模糊糊的烟影就出现在院子里面,这回不单只有我看到,就连坐在主位上的黎力夫妇和靠着一条门缝偷瞄的天佑三人也看到了这些模模糊糊的身影。

    更要命的是还有一些烟影站在房子的四个角落,正蹲在那些被子蒙点燃的香烛旁边一脸享受的样子,随着那些烟影出现原本满屋子缭绕的香烛烟顿时就少了一半。

    接着那些被点燃的香烛就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在消融,不一会一大捆被点燃的香烛就燃烧到了底部,而那些烟影也渐渐实化起来

    “嘶,这么多鬼啊,天啊。”

    “嘘,别他妈说... ...”

    天佑三人看到这场景也忍不住在心中的惊悚,子蒙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一旁的封龙正低声的阻止他,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不能说话的,顿时就止住了声音。

    正想瞪一眼子蒙,不过就看到我推门抱着已经昏迷的淑文走了进来,当下三人都没有说话就让开了道路,我把黎淑文放在床上后才低声对三人说:“你们先别出去,过了子时等一切都过去了再出来。”

    说完我就不在理会三人,推开门又朝客厅走去,此时的客厅已经站满了一个个烟影,它们吸食完了供香之后虚幻的身影也慢慢凝实起来,看的坐在主位上的黎力夫妇浑身直打哆嗦。

    “别怕,它们是跟你们拿利是呢。”我瞟了眼还在哆嗦的发抖的黎力夫妇就说:“这些都是徘徊在四周的鬼魂,它们来见证了冥婚,吃完供香后还想讨点利是。

    这利是只能是主人给,你们烧点纸钱给它们就行它们自然会散,还有要快,现在还有十分钟就过子时了,你们必须在子时前烧给它们,不然它们会跟着你们一辈子的。”

    “可是现在这种时候你让我哪里去找纸钱烧给它们啊。”说这话的时候黎力的表情都哭了,一脸的委屈跟一脸的着急。

    “行啦,东西在那儿。”原本我还想调戏一下黎力的,不过看到他这一个大老爷们现在为了这事两眼都快掉出泪珠的表情。

    也没那个调戏他的心思了,指着院子外的一个石桌就说:“知道你们没有准备,我帮你们买了,在院子外石桌的底下,能想到这茬我会不准备嘛。”

    黎力听到这话,顿时如释重负一个劲的跟我道谢,不过他的动作也没拉下,其实我刚才跟他说的过来子时那些鬼魂就会一直缠着他是骗他的。

    不为别的就为那个被他们抛弃的女婴,现在我帮他们反倒让来找他们复仇的女婴,让它被那个百煞引魂阵吸引上来的冤鬼拉下去当了媳妇算是坏了因果,而且他们当初的确做得不对。

    你这胎打也打了,怎么也得好好安葬人家把,不安葬也就算了,还丢在葬坟地穴更要命的是原本那个女婴在哪里没有阴子棺木入藏顶多就是起尸,一个小婴儿女娃的女尸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