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四章 人三鬼四短命郎
    不过怪就怪在那些村民还把女婴给挖了出来还丢到山沟去,最后落得个被野狗啃食的凄惨下场,如此那个女婴才如此大怨气。

    正因为当初是那些村民把它挖出来丢在山沟里面的,所以这些年来那个女婴都也不敢进村害人,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婴的怨气越来越重。

    随着女婴没有入葬再加上是没出生就被打掉的胎儿,死后又被野狗啃食导致魂魄不全,戾气也与日俱增,碰巧黎淑文又遇上这单子事,它就随着黎淑文的气息跟来了。

    女婴复仇也是在入黎淑文的身体的一刻开始的,不过现在它被那个冤鬼拉入地府,这下子我算是彻底坏了因果了,“唉罢了,这些年我坏的因果还少吗。”想及此处我不由在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

    狠狠的甩了甩脑袋抛开那些杂念后就朝门外院子看去,只见原本满屋子的鬼魂现在都已经出到了院子外面,一群烟压压的鬼魂都围在黎力夫妇身边,应该是围在两夫妇烧着的那堆纸钱旁边。

    从我这边看去就看到一幕非常诡异的画面,只见黎力夫妇一边嘴里在喃喃自语,一边不断的往火堆丢一捆捆纸钱,纸钱在火力丢在火堆不到一会就燃烧殆尽。

    而纸钱烧完的瞬间又突然出现在那烟压压的鬼魂脚下,我盯着那再次出现的一捆捆纸钱也是瞠目结舌啊,不过在我知道此时的纸钱已经不是我从走阴店买回来的纸钱了,而是已经变成鬼魂手里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

    有人可能就要问了,什么是走阴店,走阴店又称作香烛店,因为是做死人生意的,所以走阴是圈内称呼,外行的人就直接称为香烛店。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死人生意也共有七行,在这七行里面还有人三匠鬼四郎一说,也是就人们常指的人三鬼四短命郎,说的是做这七行的人。

    这七行赚的都是死人钱,所以人们才会说做这七行的人会短命折受,人三匠说的是:制作棺材的制棺匠,雕刻墓碑的刻碑匠,最后一个则是专门做扎纸人和花圈的扎纸匠,这三个都是做死人的生意的行当。

    但他们都不会直接跟死人接触,制作棺材的制棺匠和雕刻墓碑的刻碑匠是有传承和禁忌的,他们不会直接给死人制作棺材和墓碑,而是把所有制作好棺材和墓碑卖到一家走阴店去。

    然后那家有仙逝的人,再去走阴店挑选适合的棺材和墓碑,制棺匠和刻碑匠传承与南宋,南宋时期两家都是一个传承,可以说基本是同一个师父传下来的本事。

    不过后来因为世代变迁原本一家的本事就分成了两家,但禁忌之事是不会改变的,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去公墓祭拜的时候,会发现每个墓碑的出生年月和仙逝日期还有逝主的名字,跟碑文刻着的文字有出入的情况了。

    就是因为刻碑匠在制作墓碑的时候都是只做半成品,而剩下的出生年月和仙逝日期还有逝主的名字,都是走阴店的走阴人刻上去的,所以人们才会看到每块墓碑上面这三项文字。

    都比原有刻好的文字会大上一号,或者是雕刻上不同的字体,这就是走阴人的杰作,而走阴店里的走阴人就是鬼四郎里面的一种,死人分七行人三鬼四各不同。

    鬼四郎里面除了走阴人为一种外,剩下三种分别是,抬棺人,殓尸人,而最后一种则是度灵人,也有人称呼为安灵人,还有的地方则把这些人称为阴阳先生。

    不过因为地域不同文化风俗不同,每个地方的称呼都不一样甚至有些地方更直接,把那些做法事的人称为道士,不过这也仅仅是称呼而已。

    那些跟所谓的道士跟道观里面的真正道士相差则是十万八千里,人三匠里面扎纸匠最为诡异,也是最招阴的一种人,往往这类人都是孜然一身孤独终老。

    而鬼四郎里面又属走阴人最做的行当最为吓人,在我这边就有一条所谓的鬼街,这里的鬼街指的是县城里的丧葬用品一条街专做死人买卖,平常人嫌晦气,县里人除非有必要,不然不会到鬼街来。

    所以生意很冷清也导致整条街都是鬼气森森的,这里面又属于走阴店最为恐怖,走阴店除了做棺材买卖,墓碑买卖,扎纸买卖,还有一些更恐怖的行当,打个比方走阴人还做迁坟生意。

    而这迁的坟还不是一般的正规迁坟,走阴人只做非正常死亡或者下葬没多久被迫迁坟的鬼墓,以前爷爷有个朋友就是做走阴人的,有次他来我家找我爷爷,我就曾经听他讲过别人请他去迁坟的事情。

    有一次有人请他去帮忙迁一个刚下葬不到半年的鬼坟,坟里之人是被人谋杀死的属于横死之人,那个案子直到他去迁坟的时候都没结,之所以要迁坟是因为碰巧那块地方要修水渠要把那座坟往后迁二十米。

    不过那家人请了很多人都没人敢去做这事,因为都知道那座坟的人是横死的,而下葬不到半年就要迁坟属于鬼坟,那家人虽然给了很高的价钱。

    但还是没人敢去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敢招惹那种横死之人的怨气的,最后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打听到了我爷爷那位朋友,特地跑到了鬼街才请到了那位走阴人去迁那座坟。

    我爷爷那位朋友说,走阴人因为长年做死人生意又经常跟死人打交道,所以阴气入体也导致他们老了恶病缠身,至于那座坟是怎么迁的,迁坟的过程我爷爷没让我听。

    当时爷爷随便找个了借口就打发我走了,不过我知道我爷爷那个朋友在迁完那座坟后没多久也仙逝了,这里面肯定有还什么秘密在里面,可当我问起爷爷的时候,他除了叹气外就给我白眼,甚至连理会都不理会我。

    久而久之我也把这事给忘了,老实说现在不提这茬我还真不记得了,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收敛了自己的心神,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黎力夫妇身边不远处。

    此时的鬼魂正在一个个鬼魂俯身去捡那些纸钱,只不过这一幕只有我能看到,因为我的眼睛跟在场的众人都有不同,不管是天佑三人还是黎力夫妇,都只感觉到四周阴风阵阵。

    却看不到身边近在咫尺的鬼魂,同样也看不到他们烧成飞灰的纸钱再次出现在他们身边,也庆幸他们没有看到,要不然让他们知道现在就有一群烟压压的鬼魂围在他们身边,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被吓晕过去。

    “好了,东西烧完了就行了,你们在这儿过一夜,明天就带淑文回去吧。”随着黎力夫妇手里的纸钱渐渐烧完,那些围在他们身旁的鬼魂也都一个个消失不见。

    最后在黎力把最后一把纸钱扔进火堆后,那个仅剩下的一只鬼魂也消得无影无踪,我见状知道今晚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跟黎力夫妇打了声招呼就转身朝房子里面走去。

    “这事就这么完啦?我去,我还以为能看到百鬼宴席呢。”没等我走进房间,就听到子蒙那撇里撇气的声音响起。

    “滚蛋,你想看是吧,下次我让你看个够,不过你吓得尿裤子。”我没好气的瞪了子蒙一眼呛了他一句就说:“今晚事情起因虽然是她们几个玩百煞引魂,但这里面还牵扯到了上辈恩怨,希望这事不会再有。”

    说完我有意无意的瞟了黎力夫妇一眼,黎力夫妇也知道我话里的意思,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暗自把头低下不敢在多看我一眼。

    “对了,封龙呢。”我岔开子蒙这坑货没理会他能杀人的眼神,一步跨进房子里面这时才发现不见封龙的终于这才对着天佑问。

    “哦,我不太放心淑文一个人在里面,就让封龙在里面看着了。”天佑给我打了个眼神示意我后就先一步走房间走去边走还边说:“事情办完了吗,办完了咋们还是先回去吧,暮雪独自一个人在家我有点不太放心。”

    我知道天佑在担心什么,他无非是担心暮雪一人在家害怕,毕竟今天的事情暮雪也经历了,特别是淑文那副诡异的话,更是吓的她差点晕倒,现在天佑担心暮雪也正常。

    当下我转身看了天佑一眼也不多说什么,拍了怕他肩膀示意他不要着急,就推开门走进了小房间,不过接下里的一幕却让我目瞪口呆。

    不止我看的直瞪眼,就连身后跟着我进来的子蒙和天佑也是惊得都快要掉下巴了,只见封龙此时正半躺在床头位置,而原本昏迷不醒的黎淑文正抱着封龙整个脑袋都埋进封龙的怀里了。

    这一幕看得我们三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老实说要不是我了解封龙的为人我差点就以为他把人家咋地啦,不过现在看着情形显然不是那样。

    “我曹,你个畜生,怎么... ...”子蒙看着封龙顿时就忍不住想呵斥他,不过他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一旁的天佑的死死的捂住了嘴巴,他接下来的愣是没蹦出一个字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