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异变的古城风水
    之后我们几人发达了封龙也渐渐忘了这茬了,不过就在刚才他见到黎淑文的那一刻,他就想起了当时一起跟他上下学吃早餐踩单车回家的女孩。

    碰巧的是我们几人都不知道封龙的底细,还把他独自一人留下照顾黎淑文,而黎淑文在我们几个人不再的那段时间有过一丝的清醒,当她看到身边照顾她的是封龙。

    当年那一丝情愫又蹭了出来,之后两人聊了几句,封龙这才知道黎淑文在国外的男友突然甩了他,她是心灰意冷之后这才回的小龙州,想回来散散心,谁知道居然遇上这档子事情。

    更碰巧的是在她几乎是在已经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救了她,而当她醒来的瞬间看到的不是她父母而是这个以前跟她有过谈谈情愫的男人,这才导致她在清醒的一瞬间选择投入封龙的怀抱。

    不过就当时那种情况封龙也是唯一的选择,而黎淑文因为已经是惊弓之鸟,她当然不会放过封龙这个跟她有情愫的男人了。

    我们三人听完封龙的话也都不由感到一阵唏嘘,“我说你这家伙居然还有这么一段情史啊,还真看不出啊。”

    “不是我说,封龙你也该结束单身生活了,别像子蒙这发温,没事就喜欢大保健,有个女票多好,你看周凡过的不是很如鱼得水么。”子蒙趁着封龙自嘲他以前的情史时狠狠的损了他一把。

    不过天佑这混蛋更过分,这家伙不但顺道损了封龙,还鄙视了一遍子蒙,最后还把我扯了进去,这让我感到很无语,不过看着他们三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个不休的样子。

    我反而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有冒险,有兄弟,还有家里的美人,我突然心里泛起了一股人生就应该这么过下去的念想和冲动。

    “不是我说,周凡,你见过大半夜天还是通红通红的嘛,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话间天佑已经来了个急刹车,把我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借给撞醒了过来。

    我摸着额头磕到的地方就想爆口粗,不过抬头的一瞬间看到天佑说的一幕,也把本要爆口粗的话咽了回去,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后再次看去,可眼前的情景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只见透过前车挡风玻璃看去,前面不远处的天空现在是一片暗红,这种红甚至已经超过了夕阳西下的那种耀眼红光,而是一种反常的血红。

    “都下车,看看怎么回事。”大惊之下我想都没想就打开车门先一步下了车打算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跟我下车的只有天佑,封龙和子蒙却还坐在车上,我打开后车车门看去,却见两人正拿着手机在玩某三国手游,

    “爱看你们自己看,我的城池还没收复呢。”

    “对啊,我今天的任务和签到还没完成呢,别吵我。”

    这两个家伙没等我发火就先一步撇开了他们的关系,这反倒让我的火不知道该怎么发了,我看了眼封龙和子蒙那一脸陶醉的玩着某三国手游的样就无奈的摇头。

    “唉”我心中只能暗叹交友不慎,当下我也没心思跟他们纠结这些,把车门关上后我从挎包里拿出了阴阳两极罗盘,这是我祖传的罗盘,罗盘分两门一面是定天地风水的赤阴面。

    和定山川灵脉的赤阳面,阳面用沉阴木打造,阴面用玄冥烟铁打造一木一石,重三斤七两,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放在口袋却比一般的手机要中三四倍。

    这罗盘的来历我问过爷爷,不过爷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也只知道这罗盘是千年前祖辈传下来的,后来传到我爷爷的爷爷手里之后。

    基本这个罗盘的来历基本就消失殆尽了,我祖爷爷只告诉我爷爷这罗盘等于是咋们家传家之物,别的就什么都不讲了。

    不过到了我这代这罗盘的来历是如何,其实已经没必要去深究了,至少现在我用这罗盘很顺手,拿它来定天地风水,山川灵脉没问题。

    不过因为罗盘比较重,毕竟赤阴面是用玄铁打造的,这三斤多的重量要是总放我口袋,我就算有十件衣服也不够它洞穿的。

    所以每次出行,我都会背一个挎包,里面除了必须要的用品外,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装备,比如强光手电啊,充电宝啊,还有算命的龟壳和五帝钱啊之类的。

    总之用天佑的话说就是我这个挎包就是一变态的百宝袋,啥不该有的都有,啥该有的基本都没有,不过现在已经不是管这个百宝袋的事情了。

    我拿着阴阳两极罗盘对着古城的方向看了下,发现整个古城的风水都已经走位,原本的四圣护古城的天祥风水之像已经彻底改变,其实当时我在连城山水下古洞看到那副壁画的时候已经知道古城其实还隐藏着一个四象风水局。

    也就是风水堪舆上讲的极品风水天势,风水有分先天和后天,先天的风水就是天生所有,天生所造既带不走也改不了,只能善于去利用这些先天风水天势从而来改变一方气运和福运。

    比如秦始皇的骊山墓葬,这就利用了整个陕西的地龙脉之气,把龙脉之气锁在骊山之下,让骊山成为群里之首,故而使陵墓有绝天地之霸气开皇之尊的风水天象。

    还有女皇帝武则天的乾陵,乾陵的选址更是惊为天人,武则天的陵墓是当时的袁天罡和李淳风一起点的穴,而乾陵也仿照秦始皇一样借天势风水来锁住一方气运,虽然没有秦始皇那种绝天地之霸气敢困山川龙脉之龙气的手笔但也不是一般的陵墓能比拟的。

    不然也会时至今日还依然完好无损的待在那里,现在秦皇陵和武则天的乾陵被并列为我国所有陵墓历里面最神秘的三座墓中的两座。

    还有一座则是成吉思汗的陵墓,不过成吉思汗作为游牧民族又是番外之帮,先不说他不遵守我们汉族人传承下来的风水堪舆之说去下的墓葬。

    单单就是屠杀十三万工匠和万马踏平墓葬封图层的手笔就不是一般的皇帝能干得出来的,前者还好说很多帝王为了不让自己的陵墓被外人知道,在墓葬修好的时候灭杀修陵墓的工匠是在正常不过。

    不过万马踏过陵墓这不是中原皇帝干得出来的事,我们古代的皇帝那个不是讲究一个入土为安,死者为大的本分,一担棺材入土上面就算再不济也会弄一个坟包。

    其实古人这种葬法也一直流传到了我们今天,每当我们清明去扫墓的时候总会发觉所有的坟墓都是一个大土包其实这就是古人传承下来的理念。

    为了是给死后的人能有一个瞭望故乡,遥望亲人的地方,坟包推的越高祖宗越保佑,这也是每年我们去扫墓的时候,为什么长辈都会要求我们把坟包上面的土再填回去的原因。

    至于像成吉思汗那种万马踏平封土层的简直就是前所未见,所以现在考古界也有了三大神秘墓的称号,一是不敢挖,二是挖不动,三则是找不到,这三座墓就对应着秦皇陵,武则天的乾陵,和成吉思汗的万马踏平的陵墓。

    而先天风水讲的便是这种天生地有的山川灵脉江河流域所形成的风水天势,至于后天风水就有些不太靠谱了,后天风水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毕竟现在风水之学传的太杂也太广泛,每一家都有每一家不一样的理解,特别是后天风水之说,所谓的后天风水有很多,比如清末民初时候经常用的屏风,还有现在的梅花案,石敢当。

    更有风水五帝钱等等,这些都是后天风水,也就是可以改变的风水,在先天不足的情况下去改变一个地方或者一个区域的气运跟风水之势。

    这种风水之学要求得更高,往往只要稍微改动一个地方就能让一方气运福泽十数年,但也是最不靠谱的

    一个领域,现在市面上就能找到很多所谓的风水大家,凭借一个罗盘学了一点风水堪舆之学就胡编乱造到处骗钱。

    往往那些人所设的风水局不但没用,还会让一方气运加速衰败,或者事主气运更加低迷,所以在风水堪舆界里面才有先天风水好寻,后天风水难摆这么一说。

    现在古城的风水有变,我也不敢百分百确定是人为的,毕竟古城的四象风水局都是先天风水天势,而且在古城想动这些地方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先不说别的,就说四圣位里面的青龙位连城山,已经被列为文化保护单位就这一个便动不了,想改动四圣风水局也不是这么简单的。

    而白虎位的独峰山也不是这么好弄的,剩下的朱雀位跟玄武位,虽然可有可无但现在毕竟都是有单位管制着,也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

    不过我还是得马上赶回古城去看看才知道这风少的异变究竟是什么原因,当下我不再犹豫收起罗盘就对天佑说:“马上赶回去,要是古城的风水大变的话我怕会惹出大祸。”

    “你看出了什么?”见我怎么说天佑也收敛起了那丝看戏的笑容,虽然他嘴里还在讯问,但脚下却没丝毫怠慢,启动汽车后就一脚油门猛的踩下,汽车一瞬间就飞出十几米。

    这让坐在后排座的封龙跟子蒙两人都狠的咬牙切齿,不因为别的他们两人现在正打着游戏在关键时刻,天佑这一脚油门下去,弄得他们两的手机都被甩到了座椅底下,这才让他们狠的牙痒痒,不过两人也不好发作毕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赶回古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