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四象衍四煞,四煞化四绝
    汽车在封龙两人的骂骂咧咧之下驶进了古城,不过此时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感到十分的不解,天佑也没到眼前会是这么一幕,也看得吃惊的呆住了。

    过了许久他才有些不确定的问,“这,这又是什么情况?”我瞟了眼后排座不管不顾的封龙两人没打算理他们转头对讯问的天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原本我以为血云封成的异象是跟今晚十五满月有关,但现在看来事情怕是没这么简单啊。”

    “那我们... ...”

    “先上车。”此时我也是一头雾水,原本我以为我解开了谜团,但却不知道又踏进了一个更大的谜团中,我想了想便不再犹豫打断天佑的话就说:“走,去连城山,这一切肯定是四象风水穴出了问题,我们先去看最近的连城山有没什么异变才能下结论。”

    天佑楞了下,但也没反驳我,只是自顾自的低头沉思了会便毫不犹豫的上了车,我知道天佑并不是不管不顾,而是把所有的疑问都憋回肚子里去了。

    天佑不像子蒙,子蒙这家伙从小是练家子身手非常好,但却少了天佑那一份沉稳,而天佑参过军他参军的兵种还是侦察兵,这更让他比平常人多了一份没有的耐心。

    虽然现在天佑不问,但并不表示他就对这些不感兴趣,只是暂时压住了探索的**罢了,至于封龙这家伙纯粹就是一游戏狂,除了游戏基本没有别的东西能引起他的兴趣。

    就在我感叹几人性格时,天佑突然开口道:“到了,不过前面被军队封锁了我们还过去吗?”

    “过。”我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那盏强光探照灯说:“我现在就给黄叔打了电话,我们不但要过去还要上一趟连城山。”

    这话一出子蒙顿时就如猫炸毛般跳起来,原本子蒙这家伙已经半躺着在后排座,抱着个枕头几乎要睡着过去了,可一听到我要上山他顿时就不干了:“我靠,你没搞错吧,这大半夜的,你居然要爬上,要去你自己去,别搭上我。”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大半夜的还要上山?”此时的封龙终于不再把玩他那手游了,转头看了眼炸毛的子蒙,又通过后视镜瞟了眼我发现我一脸凝重的表情。

    他也知道事情已经超乎了预料顿了顿就说:“如果事情很严重的话,我们是不是要先回去拿装备啊,不然咋们空手就这么上山遇上危险那就麻烦了。”

    “不用,你们要是不愿意我跟天佑自己上山即可。”我挂完给黄叔打的电话扭头看了眼封龙和子蒙摇摇头谈谈的说了句,便不再理会他们转头

    朝前方看去发现那些驻守的士兵比原来居然多了一倍,原本连城山下只有一个排的士兵在驻守,现在变成一个连了百来号人驻守在哪儿里,那一排排军用帐篷看得我傻眼,老实讲要不是我知道内情,还以为边境打仗了呢。

    “停车。”我刚想让天佑把车停下,不过天佑已经把车开上了过连城山的桥,我迟疑了一刻后发现已经来不及让车停下来了,想了想所幸就直接这么让天佑开到他们前面。

    而桥的对面就是封锁区,哪里站着一队队拿着*的士兵和如狼牙棒般木栅栏做成的关口,看着那如临大敌的阵势,我也忍不住为之感叹。

    老实讲要不是发生了连城山的事,我估计我这辈子也看不到这种场面,不过我们的车子刚上桥没多久还没开到卡口,就听到前方传来用喇叭扩音器的喊声。

    接着我们的车就被三五个特警拿着枪围了上来为首的一个特警朝我们敬了个军礼,然后用一口浓重的北方口音说:“停车熄火,前面是管制区域禁止通行,麻烦你们掉头。”

    看到来人我没废话,直接把身份证递给他,跟他说明了来意后就示意天佑主动熄火,因为之前我已经跟黄叔打过招呼,黄叔那头也已经安排好。

    只要我到的时候出示身份证验明正身就会放我们过去,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让武警配合我们行动,不过我并不打算让这些武警帮忙。

    上次在陈霜童的帮助下,我把连城山下的事情弄明白了,虽然还不能彻底解决哪里的事情,但我知道那底下的龙脉已经被四象绝阵锁住,地宫的阴气已经不能外泄,里面的东西也不会在出来作乱,事情也暂时先告一段落。

    现在让军队把守也只是以防万一,再说了我只是打算上山,借连城山的高地山势观察古城的风水布局而已也不会遇上什么麻烦。

    老实讲我现在庆幸的是陈霜童把阴阳罗盘及时还给了我,不然现在遇上这事我就只能束手无策了,我一共三个罗盘,一个看风水寻灵脉的阴阳两极盘,一个判阴阳定亡魂五行判官盘。

    还有一个是我爷爷用来相宅的八卦三元盘,这三个罗盘都分别有它不同的用处,不过也不知道陈霜童居然能还我这么快。

    陈霜童这家伙居然三天前连夜赶回陕西,我原本以为他要用很久,可谁知罗盘居然在前天晚上就寄回来了,当时我还特的打电话去问陈霜童。

    不过陈霜童却说,跟我借罗盘只是因为家里守护的墓葬出了点意外,需要用我这个罗盘来办点事,所以才会跟我借,但他也清楚我这边的事情。

    知道我要用到这个阴阳两极盘的机会比他多,所以他用完之后连夜又寄了顺丰快递加急快件给我寄了回来,不然我还得坐趟飞机去找他要。

    “开闸放行。”就在我庆幸陈霜童及时还我罗盘的时候,那个检查我身份证的特警再看了我们几人各自身份证一遍后就还给看我们,同时也开闸给我们放行了。

    我抬头微微对那个特警笑了笑说:“多谢警察同志。”那些特警见状也没跟我们客气,只是朝我们点了点头又再次如木雕般站在那里开始了他们的站岗模式。

    “现在去哪儿。”汽车驶过桥后已经进入了连城山区域,天佑已经不敢像在二级公路那般开的飞快了,而是把车速降到了最低。

    他盯着眼前烟成一片的村庄语气有些古怪的说:“上次我们来的时候我还没感觉到这里的寂静和恐怖,现在一看这里他妈么的简直就是**嘛。”

    “上次我们是白天进来的,你当然没这感觉,虽然当时村子被雾气覆盖,但毕竟也是白天,现在是深夜,这村子还死过人这一死就是百人你说这儿能不渗人吗。”

    我看着窗外静如死水般的村庄谈谈的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明白连城山的风水有没异变,别的暂时不用管,就算有鬼只要咋们不惹它们,估计它们也不会轻易来搞我们,天佑你把车直接开到前山脚,我们直接上山。”

    我话音落下天佑就朝我暗自点头,不一会我们的车就已经开到连城山脚,我跟天佑对视了眼各自拿上准备好的装备就下了车。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封龙和子蒙这两货嘴上说不去可还是跟着我们下了车,虽然两人还是一副游山玩水的表情,这时还不忘拿着手机刷刷朋友圈,看看新闻什么的但我也没空管他们了。

    这趟我最主要的就是察看连城山的风水有没异变,有天佑陪着我已经放心了,他们两个上不上去也无所谓,只是之前这里出现过人尸鬼影,我担心他们自己在这里会出意外,现在他们肯一起上去再好不过。

    就这样我们四人在一路无话的情况下,用了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就登上了连城山最高的一座峰顶,连城山有四门三关。

    按照当时陈霜童说的这是一个锁住连城山地底下煞局的逆转天罡北斗七星阵,一动则牵动全身的阵法,不过在一般人看来这些东西就算一摆设甚至这四门三关在外行人看来它就算一个旅游景点,根本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些用处。

    “我靠,怎么会这样,我滴妈呀,谁在那渡劫。”我跟天佑三人此时已经站在连城山最高的一座山峰上,这里能俯视整个古城的景色不过没等我开口子蒙这家伙就在一旁大喊大叫起来。

    “你现在才知道啊。”我没好气的撇里子蒙一眼说:“血云笼罩这是大凶之兆,而且刚才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发行了这异象,当时我还以为这异象是跟今晚是阴历十五有关。

    但奇怪的是我们进城后却没有发现血云,取而代之是乌云密布,那时候我就知道这异象可能是四象风水天势发生了变化才有的,现在登上了连城山更让我确定了我心中的猜测。”

    “行啦,别破显摆,挑重点的说。”我刚想装下高深,却不料出师未捷身先死,被封龙死死的打回来原先,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就继续说:“四象变四煞,四煞衍四绝,原来古城的四象圣阵被人改动了。

    把四象圣阵变成了四象煞阵,那人这么做是为了压制连城山的天罡北斗七星阵把煞气融入龙脉让龙脉吸收,使得原本以龙脉养人的风水天势,变为以人养脉的煞阵之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