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四象绝地
    说着我又朝远处天空那片血红色乌云看,只见原本血红色的乌云随着时间的流逝,由原来的血红渐渐的变成暗红。

    我见状语气又加重了点说:“四圣阵在布置的时候最初目的是为了守护古城的,但四圣阵被人改动之后,就由四圣衍变成了四煞,现在四煞阵再次被人改动,四煞再变衍化成了四绝。

    现在整座古城被四象绝阵封锁,这才有了血云盖顶这一幕,不过可能是因为四象绝阵刚刚衍化成型,这血云盖顶的异象还没彻底显露出来。

    所以需要在特定的时间和地方才能看到这血云盖顶这一幕,就好比我们现在站在的这个地方连城山山顶,这里是四象绝阵的青龙位。

    所以我们能看到血云盖顶,而刚才我们进城后之所以看不到血云,就是因为地理位置不对,第二则是四象绝阵还没彻底成型。

    要是等四象绝地彻底衍化完成那到时候,整座古城就会彻底变为绝煞之所的存在,到那时候就不是死一两个人或者死一个村子的人这么简单的事了。

    我真不知道那幕后之人到底意欲何为,若他只是单纯的为了夺龙脉气运,又为何让四煞阵衍化成为四绝阵,他这么做的话岂不是要把连城山地下的龙脉也困死在古城吗?”

    “这人到底是谁居然敢拿十几万人当他的棋子。”天佑听得恨得直咬牙一字一顿的说:“周凡你有办法把那人揪出来吗?抓到这混蛋我要杀了他不可。”

    “唉,揪出那人谈何容易。”我叹了口气有些泄气的朝天佑摇摇头说:“这人不管是风水堪舆之术,还是对整个古城的了解都远在我之上,甚至我怀疑他比我爷爷都还了解这隐藏在古城的秘密。

    他能把一座先天风水局的四象圣阵,弄成现在这四象绝阵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且不说能不能把他揪出来了,就我现在的本事我连怎么破这个四象绝阵都不懂。

    虽然现在四象绝阵还没有彻底衍化完成但也快了,要是我估计的没错的话,最迟还有七个月的时间,也就是下一年的大年初一这个时候,大阵就会彻底完成衍化到时候必定是生灵涂炭啊。”

    说完我顿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如大山般猛的压在我身上,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哪怕是以前考试,甚至是生死之间也没有过这种感觉,现在这种感觉却如海边的海浪般一股股的袭向我心头一股比一股高让我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没事吧。”封龙上前拍拍我的肩膀就说:“你也不用太过有负担,毕竟这事还有挽救的余地,现在才是六月,距离大阵衍化完成还有七个月呢,咋们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状态也一点点在变化,封龙可能是感觉到了我的异样这才上前安慰我的。

    “放心,没事。”我转过头朝封龙笑了笑又说:“青龙位确定了,还剩下三个咋们要去看一看,趁着天还没亮我们抓紧点时间应该还能赶得及。”说吧我就先一步转身朝山下在走去。

    “等等。”不过这回我还没走出两步就被子蒙拦下,我转头看去只见这家伙子蒙一手挠着头一手叼着烟满脸疑惑的表情:“不对啊,你说了这么多我还是听不明白虽然我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但有一点我是听明白了,那就是那个什么四象绝阵一但衍化完成古城就要死人了对嘛?”

    我见状没说话,只是朝他点点头,“我草,那还等个屁哦,时间就是金钱。”子蒙见我点头默认,顿时就破口大骂起来,说完不等我们自己就先飞奔似的朝山下跑去。

    “我草... ...”子蒙这一幕把我跟封龙和天佑三人都搞懵了,等我们反映过来的时候,这家伙已经一口的朝冲到了半山腰,我们三人看着他那架势眼角都不由狠狠一抽搐。

    接着三人各自对视了一眼,顿时就异口同声爆了句我草,不过骂归骂,我们三人也不敢在这儿耽误,毕竟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再过一个小时天就要蒙蒙亮了。

    我们还有三处地方没去,只有去看完四象圣阵位后才能确定,所以我们也不顾形象从山顶就猛地往山脚下冲,果然借力的速度很快没一会我们就下到了山底。

    我们四人上山时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可下山却出奇的快,才用了不到十五分钟,不过这也是我这辈子爬山最不要命的一次了,虽说连城山是风景游览胜地。

    上山的道路都修成了一块块石台阶,并不是那种狭小的山道,但也是非常不好爬的,而且我们下山还是冲着下来的,这惯性的速度让我有了一种自己就是刘翔的感觉。

    那个速度简直比美洲杯还要快上三分,不过万幸的是此时山下一个人都没有,而且第一个下到山底的还是子蒙,这家伙不愧是个练家子。

    虽然惯性的力道非常大但子蒙在冲下最后一节台阶的时候,就接着冲力来了个前空翻,他一跳借着力道硬是翻起了差不多两米高,然后又在落地的瞬间接着一个侧身打滚。

    两个动作瞬间完成快速又利索,就这样把那俯冲下来的冲力卸的干干净净,接着是我天佑封龙三人冲下来,但我们都没有子蒙那种身手,不过在冲下来的瞬间子蒙一招太极回旋手就把我们的冲力给彻底卸掉了,这不得不让佩服他一身本事啊。

    “不是我说,你家伙厉害啊。”天佑原本以为自己会来个狗吃屎的,再不然就是摔个七荤八素,不过却意外的稳稳当当的站在原地一点事都没有这让他也不由佩服起子蒙来。

    上前一巴掌就拍在子蒙后背一口一个牛逼,不过在我眼里看来天佑这家伙是故意占子蒙便宜,虽然天佑这家伙一口一个厉害,一口个牛逼。

    但每说一次就都会给子蒙来这么一两下,子蒙也是被捧迷糊了,根本没发现天佑这家伙是故意,还一个劲的洋洋得意,此时的子蒙就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大公鸡,昂首挺胸的那个意气风啊。

    “行啦,别闹了,没时间了。”我看着两人各自吹捧忍不住想要上前暴揍这两家伙的冲动,朝他们冷冷的说了句,就朝停在一边的车子走去。

    这回我没让天佑开车,因为他不知道剩下的三个四圣位我要先去那个,与其每到一个地方都告诉他还不如我自己开车,就这样我们四人很快又来到了独峰山脚下。

    我为什么要选着来这里,不为别的是因为连城山在东边,而独峰山在西边,一个青龙一个白虎,两者想对应,所以我第二处要来这里看看。

    不过独峰山此时的先天风水天势也变了,这点到是没出乎我的预料,接下来我们又相继去了南边的朱雀位双鸡山和玄武位的菠萝岭也是修陵大道的烈士碑处。

    果然这两处位置的风水天势也变了,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原来玄武位和朱雀位早就被人改动过了,甚至可以说古城的四圣阵早就变成了四煞阵。

    不过因为青龙位和白虎位一直没有动四象绝地的异象一直都没有出现,现在那幕后之人再次改动了四圣阵,把剩下的两圣为再次改动四象这才绝阵彻底显露出来。

    “喂喂,我说你到底看啥呢?”我的沉默让子蒙有些接受不了,就在他连续抽完第三只烟的时候

    再也不忍不住一晚上不睡的疲惫上前挡住我的视线就说,“看出什么了嘛,要不咋们还是先回去休息一段一下吧,都一个晚上了,总不能就这么干耗着啊。”

    “别着急,还有半个小时,太阳彻底出来,咋们就回去。”我没理会子蒙一手扒开他的身子,视线再次朝东边连城山位置看去。

    “可是... ...”

    “行了,别吵他。”封龙见子蒙还不肯罢休,上前一把拦住他说:“都一个晚上了,也不在乎这半个小时,你要是觉得累就上车去躺一会把。”说罢封龙也不管子蒙,上前两步跟我并肩站在一起目视着连城山方向。

    “得得得,你们厉害,就我怂行了吧。”子蒙看着跟我并肩站在一起的天佑和封龙,他显然有些不悦,嘀嘀咕咕抱怨了几句就独自一人朝车子走去,

    不过这次封龙没选择跟他站队,可能是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了古城十几万人的性命有关把,而且这些人里面还有他的亲人,封龙也不敢大意,所以这才没像平时那般联合着子蒙这家伙来跟我抬杠。

    “来了。”我盯着连城山方向眉头微微一皱说:“异象再变四象绝地的凶兆出现了,小心。”时间往往在这沉默的时候流逝的飞快,不一会我就看到连城山那头冒出一丝淡红色的阳光

    接着一幕更加惊奇的情景就出现在我们眼前,只见连城山那边的太远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在往上爬,而原本血云盖顶的异象也在一点点变化。

    原本暗红色如大锅盖般的血云,现在随着太远的升,起已经不复成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烟色的漏斗,把所有的血云都吸了进去,然后一点点的旋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