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卧龙盘身
    “这,这是什么情况?”看着不远处那股烟旋风,封龙瞪大着眼睛有些吃惊的不敢置信道:“该不会是龙卷风把,不过这怎么可能,我们这里没有发生龙卷风的地理条件啊。”

    “不存在合适的地理条件,并不代表不可能。”我瞟了眼身旁的封龙三人,发现他们三人都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谈谈的说:“这是四象绝地衍生出来的异象,这的确是龙卷风,不过却是烟龙卷。”

    天佑三人看着那股越来越大的烟色龙卷风已经有些适应了,不再像刚才那般吃惊,我的话音刚落封龙就接着问:“四象绝地衍生出来的异象?那这个烟龙卷又是什么?”

    这话一出天佑和子蒙也瞬间把目光都凝聚到我身上,“呵呵”看到三人的眼神我谈谈的笑了笑说:“先别着急,等异象过了再告诉你们,这异象可不多见。”

    说完我没再理会他们三人,转过头再次把目光聚焦到连城山脉深处里的那股烟色龙卷风上,老实说我在看到那烟色龙卷风升起的一刻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天气变化了。

    因为烟龙卷所在的位置我再熟悉不过,哪里我不止去过一次,也知道哪里面有什么,但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四象绝地衍生出来的异象,为什么会选择落在连城山脉里面的无名祭台。

    现在烟龙卷肆虐的位置就正好是连成山脉深处那座旷世祭台之处,那座祭台我小的时候爷爷带我去过一次,他说那个祭台是他这辈子除了古城之下所埋葬的秘密之外最想了解的一个地方。

    那个祭台处在深山之中,外围还有一个灌木丛形成的天然迷踪八卦阵做掩护,外人根本不可能发现的了那处地方,要不是以前爷爷带我进去过一次。

    我估计我这辈子也不会知道连成山脉里面还有这么一处地方,那祭台处在一个四面环山的绝谷里面,按照风水堪舆上面来说就是祭台是在盘龙位上。

    为什么叫盘龙位,因为连城山脉总长117公里,连城山的防御工事则是39公里,这也是当年苏元春凭借连绵三十里炮台防御工事才挡住了当时入侵的法军。

    而祭台应该是在连成山脉60至70公里处,哪里正好是处在龙身上,而连城山脉前面的龙头则是连城山的始端,也就是已经被拿来作为旅游胜地的连城山前山。

    从哪里上去会经过四门三关中的三门,镇雄关,镇戮关,镇山关,三大关,而祭台位置正好是连城山脉一处四面山谷,这种四面山谷要是在平时地方就是养尸养蛊的绝佳之所。

    但若此种地方生在一条龙脉之上,那就是绝佳的风水宝地,连城山脉一马平川整条山脉犹如一条蜿蜒的巨龙匍匐在大地之上,这种龙脉在天势九龙之中又属于卧龙之姿。

    至于天势九龙我就不多说了之前已经讲过,龙脉分九种卧龙龙脉正好是这其中一种,卧龙之龙脉又不像盘龙之姿,卧龙之姿虽匍匐大地,但却龙头昂首,龙尾登天,龙身一马平川虽有高低起伏,却无险地绝地。

    这也是为什么古代的官吏和臣子都喜欢把自己的墓穴葬在卧龙龙脉的原因,卧龙虽然是天势九龙龙脉之中的一种,但却是九龙之中最为平稳和祥和的一条龙脉。

    龙脉之上不会有高低起伏凶地险地等之所,而古时候那些臣子和官吏也不敢把自己的墓穴葬入太高级的龙脉之中,如腾龙,领裙龙这等帝王龙脉。

    因为他们知道后代之人无福消受,承受不起这种气运极胜的龙脉,古人不管做什么都讲究一个度,而盛极必衰这个道理没人比古人更加了解。

    他们知道要是把自己的墓葬葬入帝王龙脉,不但后世子孙得不到庇佑,反而会遗祸万年,所以卧龙龙脉就是那些臣子最为争抢的龙脉之所。

    毕竟帝王龙脉享受不了,可卧龙之姿他们却抢破脑袋,而在卧龙之中还有一个最为抢手的风水天势,就是卧龙盘身,刚才也说了卧龙龙脉不会有高低起伏的山脉也不会有凶地险地。

    所以在卧龙之姿的山脉之上不会出现别的大山或者山脉,所有的山都是生在卧龙龙脉之上,这就是风水堪舆里面的卧龙之姿一龙占据先天势之说,不过这卧龙盘身却是异数。

    用风水堪舆之术说法就是,卧龙盘身,四象抱首上登明堂,下望九州,龙盘虎踞,天势山骄,葬之旺四代,享之丞相格。

    用现代话说法就是卧龙盘身本身就是风水异数,如果在卧龙之姿上出现卧龙盘身的话,那必定就是四象抱首的绝佳风水天势,也就是连城山深处里面祭台所在之处。

    祭台正好在四座大山的环抱之中,这就对应了龙盘虎踞,天势山骄,龙脉之上再次形成一个盾环的小四象风水天势。

    此种风水天势上登明堂,下望九州说的就是这种风水天势的厉害之处,而葬之旺四代,享之丞相格,便给了最后的解释。

    此处为一个绝佳的风水下葬之所,在哪里下葬之人可福泽后人四代之久,但想要葬在哪里却并不是这么容易,必须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命格。

    也就是最后一句享之丞相格的解释,想让下葬在哪里必须要是丞相,所以那处虽然是一处绝佳的风水天势之所,但也不每个人都能葬下去的。

    只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那里非但没有一处古墓,甚至连一个坟包都没有,为此我就三番五次的进入,但却都一无所获,那处祭台没有任何标记。

    没有一个可考究的记载,就像外星人弄在哪里的一样,而祭台也异常的诡异,那处山谷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祭台。

    可祭台却不像我们现在看到如故宫那般的那种,它是反过来的,打个比方它就像金字塔,但却是倒扣过来的,整座山谷都是祭台的范围,那个祭台异常的宏伟庞大。

    从高处看去就给人感觉是胡夫金字塔倒扣在哪里的样,但这样还不是最让我感到它的震撼之所,那个祭台还是深入地下的,与其说它是倒扣在山谷里面还不如说是它是倒扣在山谷的地下。

    那处旷世祭台我在第三次进去的时候,还特地测量了一下,祭台的底部跟地面有三百米的距离,越往下越小,就想一个回形的漏斗似的。

    “周凡,周凡。”我的思绪的飘忽,时间也在游走,就在我回忆着连城山深处祭台的宏伟和感叹那处祭台巧夺天工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我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顿时我就从回忆中反应过来,抬头一看发现烟龙卷的异象已经彻底消失,而血云盖顶的异象也渐渐谈了小来,估计不一会等太阳彻底露面的时候,这血云盖顶的异象就会完全不见。

    看到异象已经消失,我也不再把关注天上,转而把目光望向天佑三人,发现他们正古怪的看着我:“怎么了?”我看了他们一会有些不解的问。

    “你没事吧,我总感觉你最近总会走神。”天佑瞟了我一眼说:“刚才封龙都喊了你好几遍了,要不是子蒙拍了你一下估计你还不知道神游到哪儿去呢。”

    “嘿嘿,没事,可能最近事情多,累了吧。”看着天佑关系的目光,我笑了笑歪了下头表示没事又说:“忙了一个晚上,我们先回去,这段时间估计不会有事了

    古城的四圣圣阵被彻底改为四绝阵已经没有办法挽回,现在着急也没用,还有七月我们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说完我便带头朝身后的车子走去。

    “等等,你还没跟我们说为啥会出现这么大的龙卷风呢。”子蒙一见我开溜立马就朝我追了上来挡住车门不给我上车。

    “车上说。”我眼睛抽搐了下一手拨开这家伙,上车后就开始闭目养神起来,因为来时的路都是开车,而天佑也是开了一个晚上的车,这回轮到封龙当司机

    我跟天佑子蒙三人都能闲着,虽然封龙嘴里还在抱怨,但也抗不住我们三人统一战线,他只能硬着头皮耷拉着快要合上的双眼一路开回去

    原本我以为上车后子蒙会揪住我不放的,可谁知道刚上车没多久,这家伙就倒在后排座呼呼大睡起来,这一路上都是他的呼噜声,不过这也能怪他

    我们从前天赶去空冥寺,然后当晚又去黎力的村子,接着又遇上黎淑文这档子,其实算算我们四人已经差不多快两天两夜没能休息过了,现在难得所有事情

    落下帷幕几人都已经是软脚虾,根本就没心思在来讯问我,就这样我们除了封龙外其他人都进入了梦乡,这一觉睡得我浑浑噩噩的,不过什么时候到古城的我也不懂最后还是被封龙叫醒的。

    “起床吃饭啦。”第二天我们四人还在梦想中突然被一声铜锣声惊醒,“我擦至于吗”我翻了身,抓过床头的矿泉水猛的灌了几口,这才有些清醒,抓过手机一看

    发现居然已经傍晚六点,我们这一睡就睡了整整十二小时,我记得我们早上回来的时候,时间才是六点不到,当时晴儿和暮雪都还在休息,不料我们这一睡就睡了这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