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晴儿的身世
    “不用了。”我看着一群正围着我的人说:“你们都去休息吧,明天早点起来我们还有个地方要去。”

    说完我打了眼色给天佑,天佑一看到我这反应,立马就拉着还想问明天我们去哪儿的暮雪离开,封龙和子蒙则各自对视一眼也不多问,各自朝各自房间走去,不一会整个房间就只剩下我和晴儿了。

    我从晴儿怀里挣脱出来,反过来抱住她看着她那明亮的双眸就问:“你就不问我明天要去哪里吗?”

    “不问。”晴儿看着我笑了笑答道。

    “那.. ..”

    不过她没等我询问就再次说道:“我喜欢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事业,你有钱我喜欢,没钱我也一样喜欢,你要做什么事我都支持你,再说了你想让我知道自然会跟我说,不想让我知道我问了你难道就会告诉我吗?”

    “呵呵”我看着怀里的晴儿一副了如指掌样顿时就感觉得好笑,抬起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后说:“就你精明,这件事有些麻烦,你们暂时还先不要参合得进去的好。”

    晴儿应该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我话音刚落她便随意的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还有个事要跟你说,就是我可能要出趟远门。”晴儿淡定的反应让我把之前不知道怎么跟她说的事坦白了出来。

    “我知道。”晴儿抬头看了我一眼,把头往我怀里又拱了拱才说:“其实你们这段时间的事情我多少了解一点,也猜到到你可能要离开,我在一个星期前就买了回烟龙江的机票,我离开这么久也要回去看看了。”

    “你能留下么,我保证半个月内就赶回来。”晴儿的淡定从容让我放心不少,可接下来她的话就让我有些坐不住了,把她抱紧了点又说:“这趟出门是为了爷爷的事,这件事困扰了他老人家已经快六十年了,爷爷已经年老我不想他带着遗憾走。”

    “我知道,你别说了。”晴儿见我情绪有些低迷立马用手捂住我的嘴说:“其实我早就想回去看看了,跟你相遇本来就是一个意外,虽然打破了毕业旅行的计划,但我不觉得可惜,上天让我遇上了我的另一半我开心还来不及,不过我出来这么久也是该回去看看了。”

    我看着晴儿没说话,我知道她这趟回去是必不可免的,因为她老爹病重了,晴儿算是半个烟龙江人,但她却常年住在南方,这趟回去肯定会颠簸劳累极度不适应。

    说实在的晴儿的身世让我都有些心疼她,她家在烟龙江其实也算一个大家族,她老爹是搞烟草业的,后来发达了现在又开始做起房地产,晴儿应该算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把。

    不过她的遭遇却有些可怜,说到底究其原因还是门当户对这四个字害了她,应该说是害了她母亲,晴儿的老爹是北方人,可晴儿的母亲却是南方人。

    二十多年前晴儿的老爹因为刚开始接触发展烟草业,所以经常要往南方跑,而北方二三十年前因为都喜欢抽烟袋,香烟还不是很普遍,所以晴儿老爹就盯上了这行。

    庆幸的是晴儿的老爹成功了,从最初的南北两头烟草倒卖,到最后投资开了自己的烟草公司,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这其中有一段就是因果就是晴儿的老爹在一次去浙江找合作商的时候,遇上了晴儿的母亲,当时晴儿的母亲是个刚大学毕业没多久还在底层打拼的人。

    两人的认识也算戏剧性,晴儿母亲工作的单位正好是晴儿老爹找的那个合作商的单位,其实晴儿老爹那次找合作商并不是非常顺利的。

    当年晴儿老爹因为遇上了一些事,导致资金周转不通公司就要面临倒闭了,后来晴儿老爹通过关系好不容易这才找到那个合作商,想让人家投钱入股他们公司,借助那个合作商的资金度过难关。

    但那个合作商却趁着晴儿老爹公司金融危机趁火打劫,这事情让晴儿父亲哪里肯退让,不过也因此晴儿老爹每次去洽谈的时候都屡屡碰壁。

    最后屡次被羞辱屡次碰壁让晴儿老爹这个大老板也为此怀恨在心,原本着想跟那个合作商一起发财的心也荡然无存,到了最后他居然想着要怎么搞垮那家公司了。

    后来晴儿那死人老爹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把晴儿母亲给上了,然后晴儿死人老爹就让晴儿的母亲去勾引那个合作商借此帮他打入那个合作商内部偷取他们的商业信息。

    再后来晴儿父亲通过晴儿母亲的层关系终于拿到一个总要信息,之后晴儿父亲在通过这个要挟那个合作商,最后还真的搞垮了哪家公司。

    晴儿父亲也得到了那个公司的部分股份和资金,借此也使自己公司度过了难关,不过可悲的是晴儿那个死人老爹根本就不把晴儿母亲当人看。

    他只是把晴儿母亲当做一个窃取资料陪睡的女人,这就导致了后面的悲剧,晴儿的母亲因为帮晴儿那死人老爹搞垮了那个合作商的公司也算是彻底得罪了人。

    她只能投靠晴儿那死人老爹,不过晴儿那死人老爹根本就是一混蛋,虽然把晴儿母亲一起带回了烟龙江

    可去根本就不当她是人看。

    最后在得知晴儿母亲怀孕的情况下还狠下把晴儿母亲给赶出了家门,那是一个暴雪纷飞的晚上,晴儿那死人老爹给了晴儿母亲一笔钱后就给踢出了家门。

    之后晴儿母亲因为怀着身孕想死又舍不舍她怀的孩子,最后带着那笔在当时来说不算多的钱就定居到了海南,晴儿也是她母亲一手抚养长大的。

    只不过她母亲因为劳累过度,在晴儿十四岁的时候就撒手人寰了,走的时候晴儿母亲告诉晴儿她还有这么一个父亲,让她如果实在过不下去就去找他吧。

    之后晴儿便开始独自一个人靠着老师同学和社委会的接济生活着,直到晴儿高中毕业的时候,她那死人老爹找上了晴儿。

    可能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不想让这可怜的女孩就这么早早离开人世把,那时候的晴儿特别拼命,她知道自己是孤儿,也清楚自己要是在不努力的话,就会更加让人看不起。

    所以晴儿从很小开始就早上五点不到起床看出,晚上人家都睡了她还在温习功课,这些年的疲惫和休息不足的积压终于在晴儿考上北大的那一天爆发了。

    晴儿因为长年的睡眠不足又加上营业补充不够,终于病倒了那年她才十八岁,得的还是遗传性白血病,其实她不知道她母亲也是因为这病才早早离开她的。

    之后晴儿便住院了,可高昂的医疗费用和药费让那些所谓的社委会怂了,他们在接济晴儿一段时间后便开始不管不顾,而当年的媒体并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曝光率也不是很高,导致晴儿医疗陷入了瘫痪。

    其实这也是非常现实的存在,到了现在还有些医院都敢做出不给钱就不治疗的行为更别说以前了,再加上晴儿是一名孤儿,一个没有身份没有爹妈的人,那些医院更加不会管她的死活。

    就在晴儿以为自己要就这么离开人世的时候,他老爹出现了,不但支付了所有的费用,还在很短的时间内找了晴儿想匹配的骨髓血清。

    之后晴儿住院了半年终于康复,她也被她那个死人老爹接去了烟龙江,不过可能是晴儿抵触她这个老爹把,在那边没呆多久便离开了北方。

    之后晴儿上大学到她毕业都是她那个死人老爹资助的,虽然晴儿很不愿意,但她也知道没办法,毕竟她还是个学生,虽然她有自己去打工的养活自己的念头。

    但当年医生告诉她,她最快完全恢复也要等三年,这三年期间不能再过度劳累,不然有可能会导致融合进她体内的骨髓血清排斥,到时白血病有可能会再度复发,所以晴儿只要拿着她老爹给的学费跟生活费过日子了。

    就这样晴儿度过了愉快的大学四年时光,就在一个月前晴儿展开了她那为期两个月的毕业旅行,而第一站就是海南,她度过了十八年的地方。

    我跟晴儿的相遇也是在海南,当时是我被天佑三人死活拉着去海南的,说来也搞笑那时我是极度不愿去的,因为我的前任也是在海南认识。

    我的前任是在南海读的大学,不过后来因为我们理念跟世界观相差太大,她毕业后就出国了,我跟她的几年的感情也就就此分手,所以我排斥海南那个地方。

    但耐不住天佑三人的磨啊,最后我几乎是被架着上的飞机,再后来晴儿的船只遇上了海难我救了她,然后我们就认识了,接着我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之后的事情我也没想到,这女孩居然跑到我这小县城来找我,再后来的发展便是晴儿主动追求的我,应该说是她把我从那段感情拉了出来。

    接着我们两人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晴儿在我这儿一住就是两个月,也导致她毕业旅行的终结,就在前不久她突然接到他那从来不给她打电话的死人老爹电话,说是她老爹病重了,让她能回去就赶回去看一眼。

    不过我还是有些舍不得,毕竟晴儿算是我的感情救星,她把我从那段伤心的感情中拉出来,现在满打满算我们交往才两个月,正是最甜蜜的时候,她的离开让我心理有些难受。

    晴儿可能是看出了我眼神中担心的意思,便伸手抚摸着我的脸轻声说:“没事,我就去几天很快回来,你不是也要有事去办嘛,再说了暮雪姐姐也答应了要陪我一起去的,你就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