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行动前的准备
    说道这儿我发现晴儿和暮雪已经从房间里面出来了,两人一人拉着一个超大的行李箱放在门边后,便有意无意的盯着我们几个看,“先说道这儿,子蒙你跟封龙等我们出门后再走,免得她们起疑心。”

    封龙也不接话只是看了眼门边站在的晴儿和暮雪一眼后便暗自点点头,子蒙则很现实又抓过一个包子就在一旁独自啃起来。

    就在我们四人都默不作声的自顾自吃着早餐时,突然我就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早餐买回来都一个小时了还吃完了没,真不知道你们几个是聚在一起商量做贼呢还是干嘛。”

    “行啦,别催了,吃个早餐都不安宁。”这话一出天佑就有些不爽了,撇了暮雪一眼就把吃剩下的包子放到一边眨巴眨巴嘴后就说:“东西带完了吧,别一会准备要上飞机了才说这个没有那个没带的。”

    “哼,”暮雪一听也知道天佑是故意损她,便没去接天佑的话冷冷的哼了一声后就对晴儿说:“走,晴儿我们先下去不管他们。”说罢暮雪就自己拉着她那个超大号的行李箱朝门外走去了。

    “你们先下去,我们一会就来。”我朝晴儿微笑的点点头示意她先下去等我们,“那好,你们快点,虽然不用赶飞机,但暮雪姐姐还想在机场免税店逛一逛,你们别再惹她生气了。”

    我没说话帮晴儿把行李拉倒电梯口后就退回了房子,看着正在争抢最后一个肉包的天佑三人说:“别闹了,天佑你去准备一下,把随身的东西该的都带上。

    还有封龙你今晚带着信号抢和几颗信号弹去城外试下看看还能不能用,毕竟那些东西已经放了两年了,虽然当时我们有做防水措施,但不敢保证还能用,要是用不了的话你就要受累跑一趟了。”

    “我靠,怎么又是我?”封龙一听如果信号的用不了的话就挨跑一趟广东他就不乐意了忙说:“我记得我们当时一共剩下十五发信号弹。

    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两年,但我相信那些东西不会受到影响的,况且我们还做了防水措施,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信号弹失效。

    我们想要在短时间内弄到这些特质的信号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就算我去到广东那也是趟远水救不了近火的买卖,咋们没这么多的时间等老范制作出来啊。”

    “这个你放心。”我抬手看了眼手表发现时间还早,便找个位置坐下等待天佑收拾东西顺便接过封龙的话说:“前几天我就打电话去那边让老范制作三十发出来了。

    我就是担心信号弹会失效,所以提前安排了这事,只不过因为当时只有我跟天佑两人,而且当时的情况也容得不得我们抽身去广东把东西带回来,所以这事才拉下了。

    还有我估计这趟行动那剩下的十五发足够用了,今晚你从这十五发信号弹中随机抽出两发去城市试一试,如果没失效的话你就不用跑了,等这趟行动回来我再去。”

    “那如果不能用的话,我岂不是只有一天的时间来回,还... ...”

    封龙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不过我没给他继续抱怨的机会抢过他的话就说:“对,只有一天,从今天就起我们就有三天时间可以运作这些事情。

    如果那些信号弹不能用,你明天就要赶着广东,然后当天赶回来,后天上去跟我们汇合,我们后天晚上出发。”

    话说到这儿封龙也知道没办法挽回了,他只能祈求那些信号弹还能用,不然一天的时间让他赶去广东小镇再回古城虽然时间也足够,但他也不想这么累。

    “还有子蒙你今晚也把那些装备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损坏的,如果有损坏你再打电话告诉我,我跟天佑会在首府把东西买齐。”临走的时候我担心装备会出问题又转身对子蒙吩咐了一阵,待看到子蒙点头同意后我才转身跟天佑两人都走进电梯直接来到负一层。

    很快我们的车子就上了高速,虽然古城距离广西首府不是很远,也就两个半小时的车程,但可能是今天起太早晴儿和暮雪都没休息好。

    此时两人都已经抱着枕头陷入了梦乡,我微微挑眉朝后视镜看去,看到两人已经睡的如死猪便开口轻声对坐在副驾的天佑问:“钱带了吧?”

    “放心。”天佑看似睡着了,不过当他听到我话的时候立马就睁开了双眼,不过他却没马上答我话,而是扭头看了眼身后这才小声的说:“七万块钱都在这里一分不少呢。”

    “那就好,送她们去机场后咋们分头行事。”我朝天佑点点头就不再多说,毕竟身后趟着两个母老虎,要是让她们两个知道我们是在干这些事,说不的得要跟我们拼命。

    就这样我们一路无话,直到把暮雪和晴儿送到机场候机大厅,接着又陪她们两人逛了一个多小时免税商店我们这才从被放离开,“你那边联系好没别出岔子,这事要被逮到可不是开玩笑的。”

    “放心吧,那哥们在当兵的时候跟我有过命的交情绝对信得过。”

    我看了眼天佑再看着他那一副绝对不会被坑的表情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你那哥们是干嘛的,他能搞到咋们要的那些装备吗?”

    见我讯问天佑也没看我,不过依旧表现出那副相信我没错的表情说:“绝对行,你就把放心放肚子里把。”

    “那好事情就这么定了。”在天佑的再三保证之下我也打消了一直还在顾虑的事情,从他背包里抽出一叠崭新的一万块钞票后说,“一会到了市区你放我下车,今晚六点西罗园酒店见,我已经在那边定好了房间。”

    “我靠,你大爷的,你就不能开慢点嘛。”这回天佑没再接我的话,回答我的只有发动轰隆隆的声音,这混蛋见环城高速没人,直接一脚油门给踩到底车子就来了个猛加速瞬间给飞了出去。

    我被他这突然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忍不住就爆出口粗,不过天佑这家伙好像根本没看到我抱怨一样,自顾自的在开着他的车,我知道跟这些个混蛋讲道理是没用的。

    天佑这家伙是兴奋劲来了,自从半年前我跟他去摸过苏元春的疑冢后,就再也没用行动过,再加上天佑自从认识了暮雪就直接被暮雪这妞框着了。

    他的日子虽然过得幸福但也很憋屈,想玩的基本不给玩,想买的还要经过暮雪这妞同意允许才能买,虽然这家伙私底下也在鬼混,可跟这些刺激的生活比起来那些简直就是过家家了,他现在有这种心情我也能理解。

    不过此时我却没有像天佑这般心情,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这次行程会危险重重,甚至我隐隐感觉这次行动会让我后悔终身,这种感觉让我有了一丝退缩可我又不能放弃。

    毕竟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为了爷爷毕生的心愿,我也放不下那些秘密跟困扰在我心中的疑惑,而就因为我的决定也导致了我后悔揭开这个谜团,更后悔当时我的决定,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待故事到了再一起讲把。

    “那我先走了。”到了市区天佑把我放下车,跟我打量招呼后就开着车一溜烟的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好,小心点。”

    跟天佑分开后我就开始去办之前安排好的事情,我先是去了一趟古玩市场花了三千块钱淘了一把各个朝代的古铜钱后,这才火急火燎的朝邕江边赶去。

    因为那个开船的人是经过朋友介绍的跟我约定见面的时间是下午三点,那朋友跟我讲过那人虽然是个跑船,但却值得信任而且是个非常守时的人,我那朋友还一再嘱咐我到时候见面别迟到。

    不过我从古玩市场出来就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没办法谁让晴儿跟暮雪还死拉着我们在免税商店闲逛了一个早上,还好这两年富裕了。

    不然要是再像以前那般连打个车都要心疼很久的话那这趟行动就没法走了,光是那些枪支跟*就花了五万多块钱,剩下的一万则是给那个开船之人的。

    因为我们这趟所带的东西都是违禁品,小到一把匕首或者古剑,大到手枪和c4*,这些不论是什么只要一抓到,就足够判我们个十几年的,我可不想在监狱里面度过悠悠日子

    所以这趟行动我特别小心,找的人也是慎重再慎重,就连这个开船的人也是我一个朋友再三向我保证之下我才敢来找他们的,不然我情愿冒着风险改装一辆汽车,然后直接开到目的地。

    “小哥到了。”出了古玩市场我就随便蹦上了一辆出租车,而出租车师傅在我塞给他三百块钱后,要求他不计表的情况下也啥都不管了,愣是从市区东给我半个小时直接开到了市区西的邕江边上。

    这速度我都佩服的咋舌啊,不过现在想想这还是钱使的到位,老实讲要是你跟他打表按照公里收费的话,你就算赶着去投胎他都不会理你,想及此处我心里就不由升起一阵感叹,感叹这钱虽然不万能的,但没钱就等着扑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