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超级军火
    出租车一停下我就迫不及待的朝岸边跑去,没办法因为此时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五分钟了,果然我刚到港口就见到一个身穿烟色大褂头顶渔夫帽,脚下穿着一双人字拖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岸边用一种古怪的表情看着我。

    中年男子打量着我的时候,我也在打量他,虽然我没迟到,但此时已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那人既然没先开口我也没必要先搭话。

    就这样我们两人各自对视了好一会,还是中年男子先开口道:“你好,我是蒋深老邓的朋友。”说着中年男子就向我伸出了右手。

    “你好,我也是老邓的朋友。”我暗自瞟了眼中年男子看到他满手的老茧知道这应该是常年在河上走货的人才有的老茧,顿了顿就伸出手跟他握了握说:“我就是老邓介绍来的我叫周凡。”

    “既然都自家兄弟那就进去聊。”中年男子看了我一眼就笑着说道:“兄弟不要见怪啊,我这虽然小了点,但在这说话保证没人听得到。”说着中年男子就把我领进了一条渔船的船舱里面。

    上了渔船我才发现其实这条渔船是一条捞沙船改装过来的,船舱里虽然已经彻底清洗干净,而且也在里面摆上了桌子和凳子,还有一些生活用具,不过那股谈谈的泥沙味还散发在这个有点幽暗的船舱空间里面。

    “那个,周凡兄弟冒昧问你个事哦。”进了船舱中年男子就带着我朝最中间的茶几走去,然后就给我递了根烟看到我点头后他才接着问:“听老范说兄弟你是干倒斗的?”

    “对啊,这趟去三江就是有单大买卖要做。”我朝他点点说:“老哥你也知道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就是边防检查,而且现在越打越严我们带的东西又全是违禁品,所以没法只能想办法避开那些边检了。”

    “哎哟兄弟厉害啊,年纪轻轻就是混爬子生活的。”中年男子起初是一副疑惑的表情,不过听到我承认他便一脸兴奋的问我这儿问我哪儿。

    我心中无奈但也只有应付式的接着他的话,没办法这次行动我心中有很多不安的预感,所以让天佑搞了一些枪支去,就因为这样我们也只能走水路。

    至于这个蒋深虽然是我一个比较深交的哥们介绍的,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不会烟吃烟,这些人是做跑船的常年都在江河上捞偏门,说的好听点他们干的就是散业的渔民,说得不好听就是江上的土匪。

    这些人明面上是打鱼为生,但私底下却什么都赶,比如捞尸体啊,或者做水鬼打捞沉船物品什么的,反正只要是在河里发生的事,基本就没有这些人不干的事。

    我在让我那朋友介绍我之前就跟他说过,把我介绍成一个盗墓贼,毕竟名声在外嘛,而且现在这年头还敢干盗墓的必定是一些亡命之徒。

    二十一世纪之后法律越来越严,还敢顶着挨枪子去干这些非法勾搭的人,就算那些跑船狼也会忌惮三分,所以现在这蒋深一听我承认是盗墓贼他也来兴趣了。

    原本半个小时就能谈完的事情硬是被他拉着聊了两个钟,我从蒋深那条渔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我看了眼手表发现时间已经走到六点半,“唉,还真是个话痨。”

    看着手表我心中就不由一阵感叹,但已经错过我和天佑汇合的时间,在无奈也已经是无济于事,我叹了口气后就朝岸边走去。

    不过却意外的发现天佑正坐在车上车子就停在路边正一脸笑嘻嘻的看着我:“还以为你要在哪里过夜呢,你再不出来我就要自己去大保健了,本想着能剩下你哪份钱的,不过现在吹了。”

    “滚一边去。”我没好气的撇了天佑一眼没理会他上车后就说:“先回酒店,明天去把急救用品买齐了,晚上咋们就出发。”

    “不去就不去嘛,我自己去还不行嘛。”天佑显然没在乎我那嫌弃的眼神,自顾自的喃喃了一句就驱车朝我定好的西罗园酒店赶去了。

    那家酒店其实就在邕江边上,距离蒋深的渔船也不超过三公里,我之所以定这家酒店一是因为风景好,二是那家酒店老板我认识。

    入住进去除了有优惠外,还能随时收到一些内部信息,当然这种内部信息无非也就是一些,打黄扫毒啊这些之类的,虽然这两年我已经很少去玩那些,可不代表天佑和子蒙这些家伙就会安分啊,而且这回我们身上还带有家伙,所以我不得不小心慎重。

    很快我们就到了那家酒店,天佑在我开好房间后就一头直接倒在床上想先睡个回笼觉,不过被我一把给拉了起来,“东西呢?拿出来看看。”

    “你大爷的。”天佑原本想先睡一觉然后晚上再起来吃饭的,被我拽起来后就很不爽了现在听我说要检查东西他便一脸不屑的说:“你就不怕这里有针孔摄像头啊,这些东西一担被人拍下来那可不是开... ...”

    “没事。”我知道天佑在担心什么没等他说完就挥手打断他的话说:“这家老板我认识,房间在我们入住前,我就让他全面检查过了,他不会让人装摄像头在这儿,至于那些偷拍的人想要过他那关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几个意思?”天佑听罢还是一脸不解又问:“就算你那朋友不会害你,但你敢保证房间就没有那些变态狂装下的针孔摄像头吗?”

    我点点头把窗帘拉上后又关掉所有的灯,接着打开手机夜视录像把房间每个角落和每个能看到我们的地方都录了一个遍,这才把递给天佑说:“你不放心就自己看嘛。”

    天佑接过手机看了一遍录像后脸上凝重的神色这才收敛不少,我见状又说:“跟你透个底这个酒店的老板是我学长,你知道我懂一些电脑烟客技术,不过我这些技术根本比不上我学长的万分之一。”

    “哦”天佑有些吃惊的哦了一声后就静静的看着我,我没理会天佑的吃惊接着道:“当年我的烟客技术是我学长教的,他的师傅就是几年前烟鹰科技网络的一个超级版主,也是那个网络的创始人之一。

    不过后来因为这个网络发布出来的烟客技术资料和信息太变态,最终在09年底被国家封杀了,那几个创始人也被抓紧监狱一一判刑,你可知道当年那个烟鹰科技网的超级版主连国防部的系统都能烟的进去。

    也正因为他们的强大最后导致了灭亡,我学长基本得到了他师父的真传,你想想现在谁能在他的地盘上放这些东西,玩网络科技这玩意我还没见过有谁玩的过他。

    所以你放心吧,不管是远程监视,还是录像监视都不可能的,他的烟客技术已经比他当年的师父有过之无不及了,甚至现在可能还要更厉害,这房间我让他亲自来检查过的,相信不会有问题。”

    天佑听完先是撇了我一眼,然后又自顾自把房间里面的被褥和电器都翻了一遍,这才从角落拿过他那个烟色背包,接着打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了两个军绿色如干粮的砖头放在一旁。

    然后再提着背包翻过来一抖,我就看到哗啦一大堆东西倒在床上,我翻了翻发现一共有四把手枪,三盒子弹,更要命的是还有两枚*,我被眼前这一幕着实给吓了一跳。

    正想骂天佑这么乱来的时候,就见天佑拿起一把手枪把玩了一会说:“意大利*92型手枪,怎么样给力把。”

    “我靠。”看着天佑把玩他手中那把手枪我原本要出口骂人的话又给咽了回去,顿了顿后就对天佑说:“这他么不是m9试嘛,我说怎么看着有点不像啊,我不是让你买*吗怎么成了m9啦?”

    天佑见我讯问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笑了笑,接着他又把玩一会他手里的手枪越玩感觉越顺手,就想打开子弹盒上一俩发玩玩不过被我按住了。

    天佑见状这才有些不舍的打消子弹上膛的心思,把手枪放到一旁然后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嘛,那哥们是我当兵时候的战友,那家伙现在再一家国际保安公司上班,而且干的还是保安顾问,他说除了*他搞不到外就连*和发射器只要有钱,他都能给你弄来。”

    “我草”听到这儿我再也忍不住爆了句口粗,不过却没有打扰天佑,天佑看着满脸我震惊又接着又说:“今天我去找他的时候,我原本以为他也会给我弄92试的,毕竟我们国产的92试跟美军的m9试相差还是很大的。

    而且这价钱上也差了不止一丁半点,92试一把也就在七八千块钱,不过m9最少都在一万以上,还是有价无市,我也没想到他能搞到m9,我就带了六万块钱过去。

    光是买四把手枪和一个c4*就已经够呛了,甚至如果不是熟人的话根本就没这个价格,当时我跟他说明了情况,但他完全不在乎,之后还送了我两颗*和多一盒子弹跟一颗燃烧*。

    后来他跟我说他这些年在那家国际保安公司也捞了不少钱,这些东西他就当是送我的,算是当时还我救他性命的人情不过我没要,最后他死活只肯收了三万块钱,剩下的三万说什么也不肯要。

    这不我到现在还有些兴奋,说真的从部队出来后我就再也不能摸过抢了,现在一拿这玩意就想起我以前当兵的时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