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患难见兄弟
    “那家酒店里面的东西真心不错啊。”天佑这家伙原本只是打算简单的吃一个早餐的,现在楞是给他吃成了自助餐,那一顿简直就是风卷残云足足吃了一个小时。

    就因为这混蛋贪吃我不得不顶着被罚的车速疯狂的开着车去接封龙和子蒙,没办法他们带的东西太多,而且又全是违禁品,开车是进不了城的。

    且不说别的光是出小县城的那个边检就已经很棘手了,更何况进入首府还有三道关卡,所以我只能托熟人把装备都运上大巴车,然后他们在乘坐大巴车上来。

    现在我一路跟开飞机似的,驾驶着小车穿梭在密密麻麻的车流中,我这车开的辛苦无比,而天佑这混蛋却时不时打个饱嗝更是坐在后排座直接给躺了下来。

    看到他这模样我就恨得牙齿痒痒,这家伙因为餐厅免费就直接给吃了个底朝天,那一顿让楞是见过世面的女服务员也是惊的快掉下巴。

    现在这混蛋吃的太饱了坐着都嫌累,不过我也没心思去管这混蛋了,封龙和子蒙这大包小包的,要是在车站待久了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难。

    而且他们身上还带着信号枪,在中国不管是啥抢,只要跟抢沾上边的,哪怕是玩具枪只要带点威胁性的都会被抓,更别说是信号枪这等玩意了。

    所以我现在也特别着急,早点把他们接到把东西放回酒店才能算安全,此时我也不顾什么危险了,有缝隙我就钻进去,只要不撞到车不碰到人我就跟开飞机似的不管不顾。

    但这一下急刹车一下猛油门的,到是让躺在后排座的天佑一阵抱怨,不过他也只能抱怨抱怨了,毕竟他也知道这都是自己贪吃惹出来的祸。

    很快我和天佑就来到了封龙和子蒙下车的东站,不过当我们两人来到出站口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幅非常让我们无语的一幕。

    只见在出站口不远的路边正围着一群人,那里是出站口外的一颗大树下,我跟天佑一看发现那是一群在等客的出租车司机正围着两人看他们下象棋。

    不过我却发现人群中站着两个特别另类的年轻人,这两人就是封龙子蒙,这两混蛋现在正一人站在一个下棋人的背后,一个劲的对下棋的人指指点点,一副指点江山高手中的高手的样子。

    搞得人家两个下棋的人都有些畏畏缩缩,大半天都不敢走一步,更搞笑的我原本担心他们因为行李太多会被巡逻在车站的警察临检的事情更是荡然无存。

    我朝这两混蛋身边看去,发现行李根本就不在他们身旁,而是放在出站口的大门边上,五六袋大包小包的行李堆放在哪里跟小山似的。

    更让我无语的是我的古剑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有一大半都露在行李袋的外面,但幸好古剑是套着剑袋的,不然的话这么一把利器扔在一堆行李里里面想不让人想歪都难,看到这儿我顿时就一阵青筋暴露,在人群中对着封龙和子蒙每人踹了一脚就吼道:“给我滚出来。”

    “谁他妈的,敢踢... ...”子蒙吃痛的情况下就猛的转身想对着踢他那个人也回一记,不过当他看到我能杀人的眼神时,又硬生生的话给咽了回去,至于封龙则早早溜了虽然他也挨了一脚,但自知理亏老早就跑到放行李的那头等着了。

    “带上东西上车。”我没好气的瞪了两人一眼就有些无奈的对他们说:“吃完午饭我们还有时间去逛有得你们玩的。”

    封龙和子蒙一听两人都是眼睛一亮,二人这回没在多说话,一人领起一个包就朝马路对面停着的车子走去,我跟天佑对视了一眼也提着剩下的行李包跟了上去。

    很快我们四人就回到了酒店,刚放好行李子蒙家伙就喊饿了,不过因为没到饭点,封龙也不是很饿,至于我和天佑就更不用说了。

    早上天佑这家伙几乎是胡吃海塞的,现在你别说让他吃饭了,估计到今天晚上这家伙能吃得下就很不错了,我的话也没食欲。

    可能是因为准备要踏上行程的关系把,我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安,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到子蒙的声音,“可以啊,这酒店比起上次住的好多了。”

    “废话,这是五星级酒店,上次咋们住的是宾馆能比吗?”说着我嫌弃的撇了子蒙一眼,就把目光转向天佑说:“天佑你去隔壁把东西拿过来,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我们出郊区去试试家伙。”

    “好咧。”天佑此时正抚摸着他那圆滚滚的肚皮,突然听到我这么一说顿时就来劲了,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下,就朝我跟他住的房间跑去了。

    其实说是跑还不如说是走,因为封龙和子蒙跟我和天佑住的房间是紧挨在一起的,基本也就是只隔着一面墙而已,果然不到一分钟天佑就提着他那个烟色背包走了进来,接着一股脑的把东西都给倒在了床上。

    “我草。”东西刚倒在床上的一瞬间,封龙就瞪大着眼睛忍不住爆了句我草,接着有些郁闷的说:“你大爷的,m9手枪,*,还有这他妈么是什么c4吗?”

    “嘿嘿,不错啊,有点眼力嘛。”天佑见状嘿嘿的对着封龙笑了笑指着床上一堆东西就说:“不过,这不是c4,这玩意是大范围的燃烧*,c4是这个。”说着天佑就从他身后腰间抽出一块如青砖大小的四四方方的东西递给封龙。

    “看来这趟咋们要小心点了,这些东西只要被搜到一件就足够判我们无期的。”封龙抓过扔在床上的一把m9把玩了一会脸色有些凝重的对我说:“周凡,你老实交个底,这趟行动到底有多危险,你连这些东西都搞上了。”

    “不知道”封龙的话顿时就勾起了天佑和子蒙的**,三人此时都转头看向我,我见状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就说:“老实说那里我没去过,我也不清楚会遇上什么。

    但我想我的预感不会错,这种感觉让我很不安,如果非要让我来评价这趟行动的话,那我只能说这次行动比我们两年前去我家藏宝的葬龙绝地还有危险上三分。”

    “既然这么危险我们还去个屁啊。”子蒙一听顿时就有些打退堂鼓的心思顿了顿便说:“两年前我们之所以去冒那个险,是因为那时候我们都很穷,甚至穷到上顿吃饱下顿就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的情况。

    那趟行动走完,至今我都忘记不了那些恐怖的画面,跟一个个只有在电影上见到的恶心行尸,还有一些更加恐怖的我就不说了。

    现在咋们已经富裕了,虽说我们都还在自己过着自己的生活,但已经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为了钱拼命了,我们还有必要去冒这个险吗?”

    子蒙一席话顿时让我们几人陷入了寂静,是啊,以前我们是为了钱,现在富裕了,我们还有必要这么拼命,还有必要去冒这个险吗,这句话不断在我心中回荡。

    不过一瞬间后我就回过神了,因为有些事情一担接触就不会这么轻易放手,只要你踏进去便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能抽身出来,这可能就是宿命。

    想通后我就不再去想那些让我动摇决定的事情,转过头对着天佑三人就说:“大丈夫有可为,有可不为,有些事情一担接触就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放手的。”

    “可是... ...”

    “没什么可是的。”封龙见我打定主意便打算在劝我一下,不过我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就打断他的话:“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没什么可是的了,我知道我的决定可能有些任性。

    不过我想说我这么做不止是为了爷爷和我自己,同样是为了十几万古城的人,古城现在被人布下惊天之局,只要时间一到四象绝阵就会运转,到时候十几万人会被活生生当做阵法的祭品给练了,不管怎么样这路我都要走下去。”

    说道这儿我顿了顿故意停下,用眼角瞟了封龙三人一眼,见到三人表情都各自不同就又说:“这一路可能会有很多坎坷,也可能很危险,甚至会有性命之忧,我不勉强你们,但既然这事让我遇上了我就不可能不管,古城十几万人里面除了你们,还有我朋友亲戚和家人,所以... ...”

    “你能不废话这么多吗。”子蒙打断我的话很嫌弃的撇了我一眼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说:“就你是英雄,就你有家人亲戚朋友啊,你大爷说的好像我们很怕死似的,我跟你讲就算后面会遇上大粽子这趟行动我也走定了。”

    “你也太小看我们了吧。”封龙也很少会露出嫌弃的表情,不过这回他同样没给我好脸色看,也是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子蒙说的对,那里不止有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同样我们也有,所以你说这话就太对不起我们了。”

    “行啦,行啦。”天佑见气氛有些不对劲就打岔道:“这么墨迹干嘛,都他妈么的是一起穿了十几年老裤裆的人了,谁还不了解谁啊,你们再墨迹这抢就不用试啦。”

    天佑的话把我们逗乐了,我们几人各自对视了一眼便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把原本那一丝尴尬和愁云都给冲得一干二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