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恐怖鬼楼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不过让我感到无比郁闷的是,原本打算在出发前出去好好玩一趟的事,在天佑跟子蒙说了酒店有所服务全程免费之后就彻底改变了。

    封龙原本还想坚持一下,不过后来他就彻底迷上了酒店的高配置网吧,结果这三个混蛋一天几乎都是待在酒店过,就在刚才这三混蛋又去楼下餐厅狠狠的搓了一顿。

    早上一顿晚上一顿,这三个家伙吃的几乎餐所有厅里的服务员都认识了他们,我嫌丢脸就没跟他们混一起,随便对付了两口就先一步去河边找蒋深了。

    其实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趁着他们还在吃饭我便打算先一步来探探情况,不过可能是我背运蒋深居然也不在船上,整条渔船只留下一盏挂在船头的白灯和一个抽着旱烟的老头坐在那里。

    我上前一问才知道蒋深是带着他那些船员去聚餐了,因为这段时间是淡季,他们几乎没什么生意,我这一单生意送上门他们难得开荤。

    我中午的时候也把一半的钱提前给了蒋深,他就趁着这机会带着他的船员也去搓了一顿,说是顺便在置办一些吃的东西,毕竟这趟来回就要半个月,他们回来的时候我是不管的。

    但我们去的几天几乎也是在船上过的,中午的时候我就多给了蒋深三千块钱让他多准备一些食物,毕竟就天佑子蒙这些个吃货,整天光是让他们吃鱼估计这三个家伙也不愿意,我问清楚情况后没办法只好再次回酒店。

    这一回来却发现这三个家伙竟然不在房间,一下才知道这三混蛋居然去泡温泉了,一想到一会还要赶着上船我心中就怒气横生,找了一个服务员便让她带着我去了温泉水机那层楼。

    这家酒店一共有十层服务,从第十层开始到二十层每层都是不同的服务,只有最上面的三层是酒店房间,其实就这三层也已经足够住人的了,剩下的七层其中就有一层是这温泉水会的会所。

    我那个不靠谱的学长说是开酒店,不过其实却是混合经营,就我知道的温泉水会楼下的那层是健身房和瑜伽房跟舞蹈教练室,剩下的几层我就不了解了因为我没去过。

    我只是单纯的来住宿也懒得去管那些,不过现在一进这层温泉水会的大厅,顿时我就被它金碧辉煌的装修给震到了,只见出现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弧形的大厅。

    大厅中间挂着一个古香古色,却又不失现代装修特色的巨大水晶吊灯,整个大厅地面就是用玉白色的大理石打造的,老实说这地面比我家的镜子还要干净。

    我低着头都能看到我清晰的面孔,如果现在有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妹子走过的话,我想这都不用偷拍了直接低头看就行。

    走进大厅两边各站着一排长相秀丽的迎宾小姐,每个都几乎有我这么高,这就不得不让我无语了,我可是快一米八的身材啊,这些妹子居然能跟我比肩,虽然穿着高跟鞋,但这些姿色足以证明这家温泉会所的富丽堂皇了。

    我被那个服务员带到大厅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后,她就自顾的去找温泉会所的经理了,因为我是我学长交代过特别要招待的客人,所以那个带我上来的服务员也不敢随便让迎宾带我进去。

    只得自己去找经理来处理,看着那个女服务员的背影我心中就是一阵无奈,我这学长什么都不好,不过有一点跟他为人大相庭径,就是特见不得自己人吃亏,吃亏这种事情他自己人坑自己不算,他就喜欢做档子事。

    我有一半的坏毛病都是从他身上学的,不过一旦他富裕就特别照顾自己人,现在他的特别照顾让我在这儿酒店很多时候都感觉畏手畏脚的。

    不为别的就是这家酒店所有的人上到经理级别的管理人员,下到一个服务员都对我很客气甚至有些畏惧,也不知道是我那不靠谱的学长特地交代过的还是怎么样。

    就像现在原本只需让一个迎宾咨客带我进去找到天佑这三个混蛋出来就完事了,现在非要搞得很重视硬是要去请什么经理,我心中暗叹无奈的同时也非常的郁闷。

    不过想来想去可能是三年前我替我那不靠谱的学长定了,这栋酒店大楼的风水宅基后,让他对我看法有所改变了吧。

    说起这事也是真是碰巧,09年那时候我毕业,我学长是08年毕业的我们同一所学校出来的人,后来在10年我们聚到了一起,做的是房地产销售。

    当年的我虽然已经有了一身风水本事,但爷爷跟我说我不过二十四岁本命年,就不让我多接触风水玄学,平时偶尔自己看看山势风水就行,所以我把这些东西藏的很深,甚至在学校几乎跟我同吃同住的学长也不知道我会这些。

    不过他也藏的很深我同样不知道他还有个千万富豪的老爸,那年我们一起做房地产,原本也做的挺不错,日子过得挺潇洒,不过可惜好景不长,我们只潇洒了七个多月。

    后来限购令一出全国房产受到打压,我们广西虽然不算大省,但作为省府的南宁自然逃不过限购令的魔爪,就这样我跟我学长在这泥潭里挣扎了半年。

    实在混不下去了,他便开始从新思考他以后的路,之后就是我学长去了北京发展我则去了广州,不过没到半年他就从北京回来了。

    当时我记得他还给过我一个电话,说是有空让去他老家坐坐也就北海,说是开游艇带我出海玩,当年我还没在意,心想这不靠谱的家伙哪来的游艇。

    后来又过了半年我从广州回来,又接到了他的电话,让我去找他一趟顺便聚一聚好好玩几天,这回我实在耐不住他的磨,刚从广州回首府就直接转站去了北海。

    这一去才知道这不靠谱的家伙居然身家千万不止,他老爹是当地一家大旅游公司的老板,光是在北海海上出租的私人游艇就不止十辆,大型的过海游船更是有两艘。

    当时吓的我说话都不利索了,更要命的是他老爹还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可以说以后的家产都归我学长继承,我记得当年我有半个月时间每每看到水,都想起他那一排停在海边的私人游艇的画面。

    别说我土鳖老实讲当时我是真的被那个迎接场面给吓到了,后来我学长说他不想一辈子都活在父辈的光环下,这才有了他为什么身价千万还跟我出去拼死拼活的原因。

    再后来他就跟他老爹拿了一千多万又冒着风险跟银行贷了一些款,这才开了这么一家酒店,只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些插曲,这插曲也导致了他把我当另一类看,当年他打算开酒店的时候就叫过我,打算让我做他酒店的管理经理

    不过我知道亲兄弟还要明算账,以前我们是吃喝打诨的哥们,可一担去他手下做事就是另外一个场面了,而且一担关系弄得不好就很容易使得我们这些年的关系破裂。

    所以我并不打算去他那边工作,后来他在选开酒店地址的时候遇上了麻烦,正巧那年我前任跟我在闹分手,之后就是我前任不顾我们几年的感情,为了一个能跟偶像同一个城市的梦想就屁颠屁颠的出国了。

    这也导致了我心灰意冷,当时我正好在首府闲逛,我学长现在这栋酒店大楼,当年因为一些不正常的因数导致大楼刚建起来没多久就事故频频。

    先是在起地基的时候一个开挖掘机人工不小心把挖掘机开到对面的邕江里,然后接着又在建造大楼的地基层下面,发现了好几具没完全腐烂的尸体。

    这事一出那家开发这个房地产的公司害怕传出去,当晚就连夜赶工调来十几辆水泥罐装车,想连夜把地基给填好,可是当晚又死了两个工人。

    后来警察来调查后给出的结论是因为违规开夜工,工地又因为灯光视线不好,两个工人失足掉入地基层,上面的水泥罐装车没注意观察直接就把两个工人给活埋了。

    之后虽然有警察证实那些传说都是谣言,但那家房产开发商还是被判陪了一人两百万,但好在因为给的钱到位大楼没过多久又开始动工了,这事情原本没这么邪乎,可就在大楼快封顶大吉的时候又有一个工人从大楼上面掉下来。

    这好巧不巧的是那个掉下来的工人,正好就是落在当时那两个被水泥活埋的那个地基坑位置,这一下子工地里面所有的工人都躁动了,人人都在传是工地里有冤魂和死鬼在找替身。

    会一个接着又一个找下去,如果还在工地里面干下去的话,指不定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这传言一流出工地哪里还能待人,一个个工头都带着自己的工人去找开发商要工钱结算说是不干了。

    当时就有市民在传这栋是一栋鬼楼,最后开发商因为这个事也无奈的停工了,这一停就三年大楼一直都是那副裹着工程安全网的状态毅力在哪里,晚上的时候整栋大楼鬼气森森的。

    甚至导致边上的邕江广场都少了很多人,至此邕江广场边上的恐怖鬼楼就开始传开,在这儿几年了没少被那些作死的探秘一族光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