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坑蒙拐骗的风水师
    当年我那不靠谱的学长苦寻了好久,都没能找到一处适合开酒店的地方,要么是租金太贵,要么是地段不好,还有的要么就是刚新起的楼盘,他想买下来可惜都太贵最后他看中了这栋鬼楼。

    我那不靠谱的学长一直都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在他看来当年那栋鬼楼要么是因为一些内部问题或者是因为资金不足所以导致整栋大楼停工。

    后来他不知道哪来的关系,居然找上那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在人家还没起好,甚至外面那工程安全网都还没撤的情况,居然以极低的价格提前买下了人家,十层至二十层的产权。

    同时还通过他老爹在北海的关系,从那边调来了建筑工程队,就这样那栋大楼在闲置了三年的情况后又开始红红红火火的动工了。

    虽然大楼是重新动工了,但那些被我学长通过关系找来的外地工程队也随之听到越来越多关于那栋鬼楼死人的流言蜚语,不过好在当时整栋大楼的工程只有不到十分之一还没完成了。仅仅只剩下一个封顶跟外墙装修就可以剪彩销售了。

    那栋大楼虽然名声臭,但一切手续跟所有相关证件都很齐全,这也是为什么我学长敢冒着风险去买下来的原因,原本这事就应该这么定了。

    在大楼重新动工后半年,大楼终于完成了封顶工程,这也让原本一直传的神乎其神的鬼楼传言渐渐被攻破,可就在工人忙着一层一层的给外墙刷漆的时候。

    一辆在工地运送泥沙的大型货车突然失控猛的就撞向了大楼,这一撞之下就把还在上面刷漆的工人一下子给从大楼上给撞下来了好几个。

    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就吓到了工地所有的人,当时工头便带着人去察看是怎么一回事,就发现那辆大卡车上根本就没人在驾驶,虽然钥匙插还插在上面可司机却不见了。

    不过当时因为发生这种事情那个工头跟不敢耽搁,就先组织着人去救那些被从楼上撞下来的工人,值得庆幸的是一共有四名工人被从大楼上撞掉下来。

    虽然有的摔断了腿,有的磕破了头,不过所幸都无大碍四人都没生命危险,工头把人送医院后就把这事报告给了上头。

    上头一听这事有些邪乎,也不敢报警生怕事情又再传出去,所以就私下的找人来调查事情原由,这一调查之下顿时就发现了好几处让人匪夷所思的疑点。

    首先那辆车上根本就没人驾驶,当时那辆车是在待装状态也就是空车,司机当时因为尿急就忘了拔钥匙,但他记得他是已经熄火而且还拉了手刹的,这车子怎么会自己启动还猛的装向大楼。

    学过车的人都知道,车子在一些斜坡或者上坡下坡的路段,在熄火的情况下有可能会后溜,但当时那辆车就停在平地,根本不是停在什么陡坡上。

    更让人疑惑的是那辆车根本就不是后溜,而是猛加油门的冲向大楼,幸好当时有工程护栏在外面,不然大楼被这种重型卡车这么一撞,就算承重没被撞坏也会危害到大楼的安全。

    所以当时这事也惊动到了我学长,在之后的调查之下更是发现了第二个疑点,就算这掉下来的四个人虽然都没死,但无一例外都陷入了昏迷,这一昏迷就是好几天。

    四人在醒来后负者调查的人问他们当天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都说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还在刷漆,然后醒来就在这里了。

    第三个疑点就是这四人并不是从一个地方掉下来的,而是分别从大楼是四个方向不同位置掉下来的,这掉下来的位置分别在大楼的四个角。

    这就不得不让人起疑心了,这事情虽然没传出外面,但已经在工地传开了,那些工人虽说都是外地人,但在哪里工作了这么久也听到过一些流言蜚语。

    再加上这件事那些工人就开始抱怨了起来,有些相信鬼神的甚至都不敢再干下去,就这样大楼居然在最后一道工程做到一半又给耽搁了下来。

    因为事情诡异在那些老板加上我学长最后商量之下,就打算请个大仙来看看,可惜天不遂人愿,在那家房地产公司放出风声说要请风水师来看后。

    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就有不下十五个风水师去找了他们,不过无疑都是水货,不但如此那些招摇撞骗的风水师还在工地上给乱摆了很多没用的东西。

    搞得原本已经聚阴的大楼更是污秽不堪,那些风水师虽然是招摇撞骗,但摆的风水镇煞之物却有些用处,这里说的并不是那些风水师造诣有多高而是误打误撞的。

    比如有个风水师在工地的入口大门处摆了一块一米高,半米宽的泰山石敢当拿来做风水玄眼,用来替进出的工人挡煞,但那个风水师根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那块石敢当当然也就没用了。

    不过那块巨石却花了哪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整整八十万块钱,听说那块巨石还真是从泰山的山脉里面取出来的龙石,接着又有好几个风水师去那边捞金,把好好的一个工地给弄的几乎成了道士法坛。

    除了有石敢当之外,还有什么挡煞的九龙影壁啊,什么风水五帝钱啊,镇魂法坛之类的,更搞笑的有个风水师说那块地方聚阴太盛,让那家房地产公司在大楼旁边建上一座道观或者寺庙。

    然后再从一些有名望的寺庙或道观里面请来一两尊佛像或者镇域像,这样就可以压住哪里的邪气,这主意差点就让那家房地产公司采纳了。

    不过后来我学长坚决不同意他们这么干,毕竟他以后还要在哪里开酒店的,要是以后酒店旁边有这么一个道观或者寺庙的话,谁他妈么的还敢来住啊。

    所以弄来弄去他们请了不下二十个多大仙,前前后后总共花了不下两百多万但都无济于事,最后还把好好的一个工地给弄得乱七八糟。

    我学长也因为这事情被整的心烦意乱,恰好当年我也因为我前任的事情弄的魂不守舍,不是整天瞎逛就是去泡网吧,后来我那不靠谱的学长知道我也在首府后就把我约了出来喝酒。

    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他要开酒店,知道他开的酒店选址居然是在邕江边上的那栋鬼楼,其实那栋鬼楼我也有了解过,毕竟是发生在我自己工作生活的地方,所以我也有所了解但却不深入。

    那些事情对那些好奇心胜的人跟一些作死一族就特别上心,但对于我来说就可有可无,而且爷爷交代过的事情我也不敢胡来,毕竟在本命年之前去接触禁忌可是会要命的,最轻也是倒霉半年。

    不过当晚我跟我学长喝的有些多了,各自都吐着自己这些年遇上的不顺心的事,当然他也知道了我跟前任分手的事,虽然嘴上在安慰我,但其实我知道他比我更心烦。

    他好不容易从家里出来想要证明自己,可现在却掉进这么一个坑,这一陷进去就是上千万,他的苦楚比我这个失恋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再后来我喝多了不知道怎么的就说这事包在我身上肯定帮他解决问题。

    不过当时我学长也完全没在意我的承诺,当晚我们两人都喝多了,甚至我都有点不记得我是怎么去开的房怎么到的酒店,后来我学长跟我说当晚我们两人都喝得烂醉了,最后是他找了人把我们两个抬到酒店去的。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那栋大楼的事情一直没解决,甚至那栋大楼的工地被一群招摇撞骗的风水师摆了一大堆东西之后,更是天天晚上弄得大楼里面鬼哭狼嚎的。

    那里原本已经聚阴的场所现在更是鬼怪横行,这也导致了那些留守的工人再也不敢住那里,只得一个个被供养着由我学长和那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出钱给他们住酒店。

    这下把原本已经弄得疲惫不堪的房产开发公司更的焦头烂额,最后那家房产公司下决定,要撤资了几千万就当打水漂,他们不想再浪费钱下去。

    毕竟一百来号工人同时开销住酒店,一天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他们也对那楼彻底失去了信心,我学长知道了投资方要撤资的这事之后,整个人更是如丢了魂似的完全失去了方向。

    不过可能老天爷注定要给他发财,就在那家房产公司打算撤资的最后两天他找上了我,当时二话不说就把我拉到了他那个投资的酒店工地。

    他当时可能真的完全死心了,把我拉到工地后就用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对我说:“我真是蠢货,居然投了这么一个鬼楼,当时我还嘚瑟的跟家里面说,我一定会做出成绩给他们看的。

    可现在一赔就是一千多万啊,我回去要怎么交代啊!”老实说我很少见过我学长有这么一副表情,他从来都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哪怕挨饿他也不皱一下眉头,但当我看到他那模样也不由感到一阵唏嘘。

    如果当时我学长不把拉到那栋大楼的工地上,我也把我原来的承诺给忘了,可一到地方再看到我学长那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我就顿时又想了起来。

    当时我也是脑袋一热忘了爷爷的交代,拍了拍他肩膀便跟他说:“谁让咋们是好哥们呢,之前说了要帮你解决这事的,现在正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