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古越之器龟甲玉天
    其实这铜钟的来历也算是一波三折,当初我逛古玩街的时候遇上这个铜钟也没在意,直到我再次返回那家店看到这个铜钟的时候才感觉它有点不太一样。

    当时那个铜钟是摆在一家古董玉器店的门口,搞过古董玉器的朋友都知道,好货存底古董压箱这个道理,那个铜钟直接就放在古玩店门口,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个赝品还是个次赝品。

    不然不会沦落到被拿来当做一件装饰品摆放在门口做点缀,所以当时我第一次看见的时候根本就没去在意这个铜钟,可就在我打算回来再次经过那家古玩玉器店门口的时候,突然就发现那个古铜钟有点不同寻常。

    因为那个铜钟并不是一个,而是一对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铜钟,被那家古玩店老板就这么摆放在门口充当装饰品,可就是这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铜钟让我发觉它们不对之处。

    那家古玩店是一家专门做玉器和藏玩收藏的古玩店,其实那条古玩街的老板几乎我都认识,那家店的老板也不例外,我虽然不买卖古董,但却经常去那边闲逛,这一来二去的我就跟那条街的古玩店老板混熟了。

    当然这还要归功于我看古玩的功底,有好多店的老板都请我去帮他们看一些他们已经存了好久搞不清楚年代和品种的古怪玩意。

    我也成为了他们的熟客,当然我因为爷爷给我定下的规矩没去买卖古董,所以熟客还不如是熟人比较合适,那我发现了个铜钟不同寻常之处后就打算进店讯问那个老板那个铜钟的来历。

    谁知道我还没进店那个老板就迎了出来,当时那个老板见到我先是一阵惊喜,不过接着就是一阵一脸的沮丧,我看到那个老板表情古怪后就问他怎么了。

    那老板跟我:他已经快一个月没生意了,他看到有人在门口停留以为有生意上门这才迎接出来,谁知道来人居然是我,那个老板也是认识我的,他知道我只是来看看不会买他的古董。

    所以这才有了先是惊喜后是沮丧的神情,他惊喜的是我的到来,因为他正好有一件东西搞不清楚来历,沮丧的是原本以为是生意上门可现在却吹了。

    不过他还是把我请进了店,我跟他闲聊扯淡了一会后,那个老板就拿出了他一个月前收到的一件东西,他一直搞不懂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物件。

    他私底下也找过他们古玩街的同行看过,但无一例外都不认识这玩意是什么,所以他一直都收藏着不敢随意拿出来卖。

    一是害怕他看走眼把东西贱卖了,二就是这东西他感觉并非凡品也不敢随意出售,所以我这一来也算是解决他的难题了。

    “老弟你帮我看看着玩意到底是个啥吧。”我来习惯了这古玩街,跟他们也基本上混熟所以那个古玩店老板也不跟我客气,着就拿出一个乳白色的有半个拳头大雕刻精美一个似石似玉的龟甲。

    这个龟甲做工非常精美,背部有这一片片雕刻出来的龟纹,整个龟甲拿在手里还沉甸甸的,我把玩了好一会也看出这玩意是个什么东西。

    当时那个老板见我久久不语就急了,给我递了一根香烟就忙问:“怎么样老弟,看出什么来了没?”我接过香烟点燃抽了一口这才慢悠悠的道:“东西上手感觉温润质地沉淀,应该不是凡品。

    不过这东西到底是那个年代的,亦或者是什么我暂时还不知道,要不这样老哥,你先般外面那个两个铜钟进来,我对哪两个铜钟比较感兴趣,至于这个龟甲你先容我想想。”

    那个老板也不知道我要看那个铜钟干嘛,不过他有求于我也不敢不听我的,只好一个人把两个半米高的铜钟再次般进店里放在一边,“嘶,不对。”我看着看着那个拳头大的龟甲越看越心惊,

    那个老板看到我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就有些坐不住了,把泡到一半的茶丢在一旁又赶忙对我问:“老弟你发现了什么?”

    “文老哥你去把店门关了。”我压下心中的震惊并没有回答那个古玩店老板的话转头对他就:“老哥你有强光手电和放大镜吗?”

    那个老板姓文,有个听起来比较清新的名字,叫文艺,在首府古玩街里面他算是一个做生意比较老实的老板,不像别的那些尽是搞一些骗人的勾当。

    所以我对这个古玩店老板也比较有好感,要不然我也不会跟他进店,那个古玩店的老板一看到我让他关门,又联想起我刚才那副脸色凝重的表情,他立马就意识过来他可能收到好东西了。

    当下二话不就把摆在外面的,一些大件古玩玉器就收进了店里,然后砰地一声就把门关上,那个古玩店老板把店门关了之后还不行,他又把所有的窗子都关上,然后拉上窗帘这才再次做回我身边。

    我当时看着他那如临大敌的模样就感到好笑,我很是无语的看着他笑着就:“文老哥你把门窗都关了,但怎么也得开灯把,不然这黑灯瞎火的我怎么看啊。”

    那古玩店老板一听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就一红,反应过来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老哥太过紧张了。”着他就去把所有的点灯都给打开了,同时还找出放大镜和强光手电也递给了我。

    我借着放大镜和强光手电终于把我心中的疑惑给彻底解开了,不过同时我的呼吸也变得越来也沉重,我越看越入迷直到那个古玩店老板再也忍不住再次打断我:“老弟啊,你到时句话啊,这急死人了。”

    “老哥啊,这东西你哪来的。”我并没有回答文艺的话而是盯着我手中的龟甲又看了眼坐在我面前的文艺再次询问道:“如果东西来历不正老哥还是放弃这玩意把。”

    “老弟这是什么意思?”文艺一听我这话也是面露惊骇之色,他搞古董生意的也知道一般涉及到国宝级别的文物的话,只要来历不正那交易都会存在很大的风险。

    而且一担被查到虽然不至于枪毙,但判个十年八年肯定会的,他也没想到我会出这些话来,惊骇之下也把这个龟甲的来历跟我一遍。

    原来这龟甲是他的一个同窗好友卖给他的,他的同窗好友也是一个老板,在广东做建材生意,不过近年来生意越来越差,就在一个月前他那个同窗好友找上了他。

    是要卖给他一件东西,这东西是他祖上传来下的,传到他手里已经最少十代了,明这玩意最少都是明朝的玩意,他那个同窗好友因为生意越来越差。

    已经快要到没钱周转的地步,所以这才变卖了他家祖传的宝贝,文艺原本也不想收,不过因为同窗好友有难,他又拿不准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他那个同窗好友把东西卖给他的时候就跟他过,让他尽量把东西留着,等他以后翻身了再以双倍价钱回来取回他的祖传之物。

    所以文艺这才没把东西二次倒卖出去,他不止担心会把东西贱卖,其中还有带有点人情在里面,现在听我这么一他更是拿不定注意了。

    我看着他喘着大气把事情的经过一一道来就感觉有些好笑,拍了拍他肩膀就对他:“文老哥你也不用这么紧张,如果东西是正规交易的情况下,你怎么处置这东西也没人能得了你。”

    “我知道,我知道。”文艺连连点头看了眼我手中的玉器龟甲顿了顿就问:“老弟现在你能告诉老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吧。”

    “呵呵”我呵呵一笑瞟了眼文艺,慢慢的收起嬉戏的表情一字一顿的:“古,南越国,婴齐的龟甲玉。”

    “什么?古,越国?”文艺一听到古越两个字差点没从沙发上瘫坐下来,他看着我手中的龟甲顿了好久这才有些紧张兮兮的问:“老弟你没搞错吧,这龟甲玉是什么不懂,但古,南越国,婴齐我可是知道的。”

    我越看这文艺现在越像偷了东西的贼,生怕好不容易到手的宝贝给弄丢了,正一脸紧张兮兮的盯着他的宝贝,我被他那贼样给逗乐了。

    我哈哈一笑后就对他:“文老哥你不用这表情也太,.... ....”剩下的话我没完,言下之意无非就是你也太猥琐了,不过文艺此时完全不在乎,他还是缩着脖子眼睛紧紧的盯着我手中的龟甲。

    我见他一脸不在乎也不再管他顿了顿就又:“老哥既然知道婴齐这个人物,那你可知道婴齐的一生传记啊。”

    文艺虽然是个古董店老板也对古代历史和文献古玩了解,但起正在对这些古历史和对人物的传记认识他还真清楚,他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我瞟了眼一脸懵懂的文艺顿了顿就:“婴齐姓赵,是西汉时期南越国,第三代国君,赵婴齐他的一生也可以算是传奇了。

    不过就因为他的存在使得南越国之后的覆灭埋下了伏笔,赵婴齐是南越国第三任君王,但嫌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个六爻算卦的高手。

    当时南越国是自秦覆灭之后就独立开国,后楚汉之争经过多年征战,刘邦建立了西汉政权,并平定了中原包括项羽在内的其余军事势力。

    接着刘邦开始分封各路诸侯,汉高祖刘邦又立吴芮为长沙王,以长沙、豫章二郡为本,又将赵佗据有的南海、桂林、象郡三郡封给长沙王吴芮,不承认南海、桂林、象郡三郡是赵佗所有。”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