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六爻算八卦,龟甲藏玉天
    说着我顿了顿抓起一杯已经泡好的茶水喝了一口,感觉喉咙不是很干后才继续道:“后汉高祖刘邦派遣大夫陆贾出使南越,劝赵佗接受汉王朝的封王归化中央政权。

    在陆贾劝说下赵佗接受了汉高祖赐给的南越王印绶,其实赵佗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是干不过正在鼎盛的西汉王朝所以选择了臣服。

    可惜好景不长刘邦死后吕后上位,赵佗就开始跟西汉王朝交恶,吕后更是颁布禁令,禁止南越交界地区的子民商贩等向南越国出售铁器和其它物品的禁令。

    至此导致赵佗与西汉帝国一直为妙的关系破裂,吕后随即派遣大将隆虑侯和周灶前去攻打赵佗,不过却因为水土不服加上南越地区山脉崎岖地势险要,周灶带去的三十万人还没越过南岭就纷纷得病。

    后又被赵佗带领的南越军队偷袭打败,此一仗之下使得赵佗在南越声名大噪,赵佗也借此彻底脱离西汉王朝的臣服,开始称帝自称南越武帝。

    南越跟西汉的征战一直持续到西元前180年,吕后驾崩汉朝才命周灶罢兵而归,吕后死后汉文帝刘恒即位,他派人重修了赵佗先人的墓地,设置守墓人每年按时祭祀,并给赵佗的堂兄弟们赏赐了官职和财物。

    接着汉文帝在丞相陈平的推荐下,任命汉高祖时曾多次出使南越的陆贾为太中大夫,令其再次出使南越说服赵佗归汉,陆贾到了南越后,向赵佗晓以利害关系。

    赵佗再次被说服,决定去除帝号归复汉朝,其与中央政权的关系又修好始昔,维护了岭南的社会稳定。一直到汉景帝时代,赵佗都向汉朝称臣。

    从此南越跟西汉就是一直维持君臣关系,直到西元前137年(汉武帝建元四年)赵佗去世,把王传给孙子赵眜,赵眜是南越武王赵佗的孙子,南越太子赵仲始的儿子。

    不过因为赵仲始早年已经亡故,所以传位于孙子赵眜,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汉朝有史以来最牛逼的皇帝汉武帝了。

    汉武帝继位后虽然没有对南越进行打压,但汉武帝的功绩太过慑人,使得各路藩王都去参拜汉武帝仪表忠诚,可赵眜却是一个另类。

    他自成为南越文王后就开始小心应付汉武帝,汉武帝几次派使臣让他进京朝见,但赵眜一直都以有病在身最终没有进京朝见汉武帝,只是派了长子赵婴齐去汉朝当了个护卫。”

    “然后呢。”那个古董店的老板见我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他等了好一会见我还是没说话,便忍不住问:“没啦?”

    “我说老哥你还真当故事听呢。”我看着文艺一脸期待的样子,顿时就有些无语,这家伙现在完全被我讲的历史给带进去他都忘了他那个至宝了。

    我无奈的摇摇的头接着说:“赵婴齐进京后一共待了七年,很少人知道赵婴齐除了有一身本事在汉武帝身边当护卫外,还有人知道他还会六爻八卦,龟甲藏天之术。”

    “什么是六爻八卦,龟甲藏天之术。”文艺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我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的撇下一句:说了你也不懂。文艺本还想多问点的,不过见我不想跟他解释他也只好作罢。

    我把手中的龟甲放在茶几上用强光手电照了照龟甲的背部,慢慢的在强光的照射下,龟甲背部就显示出,六爻算八卦,龟甲藏玉天十个篆书,刻在龟甲背上的小到几乎肉眼不可见的甲片上。

    “我草”文艺看着龟甲上慢慢显现出来的字迹也不由的大吃一惊,就他这个快四十四的人也忍不住爆了句口粗。

    “文老哥啊,这么跟你说吧,你算是捡到宝了。”我笑着看了文艺一眼说:“这个东西是赵婴齐的随葬品,当时赵婴齐在京待了七年后赵眜病重,赵婴齐得知父亲病重便跟汉武帝请求回到南越国。

    汉武帝批准同意,同年赵眜去世赵婴齐继承王位,将曾祖父赵佗、父亲赵眜生前称帝的印玺藏起来,这都是史料记载的,不过史料却没记载赵婴齐当年还收藏了一件至宝就是这件龟甲玉天。

    野史里面提到当年赵佗称帝后,曾经派人进入十万大山花费三个月取出一件宝物回来,这东西就是传说中的木化玉。

    这种玉非常的稀有甚至可以说比黄金还要值钱万倍,木化玉就算在现代也是无价之宝,人们常说的四两黄金一两木,阴沉还比黄金高,说的就是木中的王者阴沉木。

    阴沉木在古代被视为神木,在很多地域都有神木镇河之说,讲的就是把阴沉木放进江河流域以保一年风调雨顺不受洪水灾害。

    可伦木头的话木化玉比阴沉木还要高出一等,阴沉木最少需要万年才能形成,多则需要十万年才能形成一颗阴沉木,可木化玉却需要上亿年。

    而且还需要在特定的环境和地方之下才能形成木化玉,现在可以见这木化玉的珍贵,当年赵佗派人进十万大山为的就是寻找木化玉用来打造他的本命印章和玉玺。

    当年赵佗用寻到的木化玉一同打造了三枚印章,一枚是南越国的印玺,第二枚是他自己的本命印章,第三枚就是这个龟甲玉天。”

    “老弟,你说这赵佗为何要打造这龟甲玉天,既然木化玉这么珍贵,他还用来打造这种东西,打造玉玺和本命印章还说的过去,可这龟甲玉天有和用处啊。”文艺一边听着我的话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茶几上的龟甲玉天,生怕它会自己长脚跑了似的。

    我拿起摆放在茶几上的木化玉龟甲想了想救对文艺说:“你去打盆热水来,要八十度的热水。”

    文艺此时已经把心思全部放心了龟甲古玉里面, 虽然他不知道我要热水干嘛,但还是没有任何犹豫,三下两下的就从里屋端出一盆热水。

    这热水还没到我跟前我就感觉到一股热浪袭来,等水端到我跟前我用手指稍微试了下水温,果然这水最少都在八十度。

    甚至已经接近滚烫的九十度费滚的水,我感觉到水温后二话不说,把龟甲玉天咚的一声就丢进文艺端来的热水里面。

    “周老弟你是这干嘛?”文艺一看古玉被我丢进几乎滚烫的水里面顿时就急了说着就想上前打捞古玉。

    “别动。”我拦住文艺呵斥了他一声后缓缓的对他说:“木化玉经过万年的沉淀,这种温度的水破坏不了玉的本质,所以你不用担心。

    而且木化玉因为常年埋在矿土层里几乎是缺少水分,木化玉一担见水就会慢慢变回原本它木的本质,你现在再看看这快玉石。”说着我就指着脸盆中那块正由乳白色渐渐变成墨绿色的龟甲。

    “这... ...咋会这样?”文艺看着水中的古玉也是一脸的震惊,他见过灯变色,动物变色,但还没见过古玉还会变色的,他做古玩也有二十多年了,别说见过甚至他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就是木化玉的神奇之处。”我没理会文艺的一惊一乍,看着水中已经彻底变色的古玉,把脸盆端到厕所倒掉水后又捞起古玉龟甲放在茶几上。

    此时的古玉龟甲已经变成了碧绿色,幽幽的绿色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耀眼,文艺现在看到古玉的变化更是眼馋的不得了,我敢保证要是我不在场,他肯定会抱着古玉亲上一阵。

    “行啦,文老哥你这模样哈喇子都快掉出来了。”我笑着没好气的看了眼文艺一眼有些无语的说:“你还是先看看着龟甲腹部底下的字把。”

    说着我把龟甲翻个身递给文艺,文艺把龟甲接过手里一看,顿时我就看到他眼中露出惊骇之色,不过接着他又是面露狂喜,把手中的龟甲小心翼翼的放在茶几上后。

    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有些激动的道:“老弟啊,这次真的太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已经把这至宝当一件玉器给卖了,这事一担成了哥哥肯定不会忘了兄弟的。”

    “呵呵,”我呵呵一笑拍了拍文艺的肩膀坦然的对他说道:“我没那个发古董横财的命,还是算了吧,这是老哥你的福分到了,财运来了挡也挡住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文艺见我丝毫没有在意顿时就做出一副老大哥的姿态看了我一眼就说:“老弟啊,这玩意等老哥出手了一定报答你,这样把,这东西只要卖了我们就三七分。”

    “这个以后再说吧。”我耐不住文艺的软磨硬泡,他觉得发现这块玉的价值是我,那一担实诚就一定要分我一份,不要他会心有不安。

    虽说我不能赚古董钱,但东西想要出手也不一件容易的事,当下我把龟甲翻过来用手电照龟甲的腹部,顿时刻在龟甲上的南越,婴齐四个大字就显现了出来,墨绿色的碧玉加上此时那一道道沧桑有劲的篆书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物品不凡。

    “这四个字跟刚才不同。”我一边说一边把古玉龟甲再次翻了回来说:“古玉龟甲背面是赵佗得到木化玉之后刻上去的,刻着六爻算八卦,龟甲藏玉天六个大字,那是方士一门的龟甲藏天之术。

    至于背面的南越,婴齐则是赵婴齐自己刻上去的,而且字并不是刻在龟甲玉的表面,而是用超高的古代工艺混合用上好的,象白玉加珍珠粉混合给打刻进玉璧内部的,所以在木化玉没变化形态的情况下根本看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