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蛇蝎齐聚
    老头一见在场的人都不说话,反而是我先问他,他一时之间也不敢回答了,只得朝在一旁的工头看去,工头见那个干瘦老头一直在看他,便站出来对那老头说道:“这是老板请来帮忙的朋友,有什么你尽管说就是。”

    老头见状楞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我就说:“是这样的,自从工地停工后我就一直在这儿值夜看工地,今天听到陈虎说各位老板要来看工地,我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了,因为那件怪事我不说不说行啊。”

    工头见那个干瘦一直不说正题也火了,怒视了一眼欧阳老头后就对他不客气的道:“欧阳老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耽误老板们的时间。”

    “是,是我知道。”欧阳老头被工头训顿时就怂了,立马对工头微微躬了躬身子然后对着我们说:“这里每天晚上到午夜子时后。

    都会出现一股若有如无的花香,然后工地里面就会出现一些古怪的东西”说着欧阳老头的脖子还下意识的缩一缩。

    “花香?”我一听也不由暗暗心惊看着干瘦老头就问:“那股香味是不是有点像茉莉花的香味。”

    “对对,你怎么知道的?”老头一听也来劲了,他从其中一个工人手里拿过强光手电指着一处说:“就是那里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些古怪的东西出来。

    前晚是蛤蟆,昨晚是蜈蚣,今晚是蝎子,而且这些东西根本就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好像是凭空出现般,不过那些东西居然不咬人。

    有一天晚上外面下暴雨又打雷,我担心待在工棚会有危险,便带着席子来这儿打地铺睡觉,谁知道那天晚上居然有一只两手指大的巨蜈蚣从我身上爬过。

    当时就吓的我不行啊,不过按道理来说这么大一只蜈蚣,只要爬上人的皮肤就肯定会咬人,因为这种东西一担感受到人皮下组织的血脉跳动就会主动攻击。

    但那天晚上我居然没事,这还不是最古怪的,我在这边守夜这么久都没见过蜈蚣,更别是看到这么大的蜈蚣了。

    我当时以为是靠近河边再加上大雨才把那只大蜈蚣给逼出来的,可第二晚上我在寻楼层的时候,居然又有一只大蝎子从我脚下爬过。

    同样那只大蝎子居然也不攻击我,可当时我害怕啊所以还踢了那只蝎子一脚,把它踹出两三米远,不过那只蝎子好像正在赶着逃难似的根本就没理会我一溜烟又消失在了。

    接下第三天我因为好奇就蹲在门口看,还有没那些古怪的东西,果然第三天晚上就在哪里,又出现了一只如靴子大的蛤蟆,正跳一跳一跳的朝楼的里面跳去。

    我一连三天都遇上这些毒虫也知道这不是巧合,但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那时候各位老板已经要求停工,工地里一个工人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报告这事所以就一直没说,但自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注意这里面的动静,我发现这栋楼每过三五天,就会有在午夜子时隔三差五的出现一些古怪的毒虫。

    甚至我还看到了一条全身黝烟黝烟的毒蛇,我因为担心那些毒虫会在里面做窝,所以我第二天都会进来寻找,可居然一只毒虫毒蛇都找不到。

    好像它们都消失了一样,今天听到陈虎说各位老板要来看楼,我担心那些毒虫会跑出来伤害到各位老板所以赶着来报告了。”

    “不是把,这里还有蛇?”欧阳老头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被吓的魂不守舍,一个个忙打着手电朝四周和自己的脚下照去,生怕自己脚下会突然出现一条毒蛇或一只大蜈蚣。

    “你说的是这里把。”听完老头的话我心中已然有数了,也不管他们知道现在这里肯定不会有蛇,因为摄魂四方棺的出现,所以这楼里才会有这种诡异的事情。

    不过我也不跟他们讲明,我不敢百分百肯定我的猜测是对的,所以我只能暂时先把疑问藏在肚子里,同时还害怕他们知道真相后会恐惧。

    “对对,就是这里。”欧阳老头跟着周俊一群人来到我所站的位置。

    现在我站的位置正好是整栋大楼最中心位置处于大楼的中宫线上,从我这里正好可以看到整栋大楼漏空的天顶,“把铜钟放这里。”

    我用脚拨开脚下的碎石,发现水泥已经破开我暗暗心惊啊,这么厚的水泥居然都被破开,看来这个摄魂四方棺的威力还真是不小。

    “不对啊,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啊。”周俊原本听说有蛇他也吓了一跳,不过他看了一圈后,也没发现什么蛇虫鼠蚁也不由疑惑的朝我问:“周凡,我说你让我们进来干吗,这里真的有蛇吗?”

    “有,而且还很多,摄魂四方棺的阵眼之内有蛇很正常”我指着他脚下说:“我喊你们进来是帮你们的,毕竟这里需要有人挖开,而且外面的工人不敢进来动工,但现在有你们几个老板打头阵做了榜样后就不一样了。”

    “我靠,你到底想干嘛?”周俊一听顿时脸就绿了,因为他最害怕蛇,蛇对他来说就像老鼠遇上猫一样,是天生的克星,他现在一听到我说有蛇,而且还有很多,他也站不住了一个劲的浑身发抖哆嗦。

    “你就这胆?”我笑着看了眼浑身都得如筛糠的周俊有些好笑的说:“行啦,蛇都在地下呢,你别怕了,现在它们不会出来的,不过一担动土那些蛇跟蜈蚣就会出现。”

    “周凡小兄弟,这个东西怎么办?就直接放这里吗?”吕胖子也听到我跟周俊的谈话了,老实说虽然他没有像周俊那样害怕蛇,但也对蛇这种东西非常不感冒。

    他现在只想着早点离开这里,况且他也知道了我喊他们进来目的,无非就是做给那些工人看,证明我们做老板的都敢进来了你们还怕什么。

    “把铜钟埋进地里三分之后我们就可以退出去了。”我拨开脚下的碎水泥露出黄土的土地对吕胖子身后的两个保镖说:“你们把铜钟埋进我脚下的位置,记得只能埋三分之一,埋完把这些碎石在填上。”

    那两个保镖也是个大胆的主,一听完我的话二话不说里面就动起手来,很快两人就一人一铲的就挖出了一个坑,不过这坑越往下挖泥土就越红,渐渐的原本的土黄色的泥土已经变的有些淡红。

    而泥土中还飘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味道让那两个大胆的保镖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各自看着对方就是不敢再下一铲。

    “行了,不用再挖了。”我见那两个保镖已经把坑挖的够深便阻止他们,那两个保镖此时正不知道该怎么办,见到我让他们收手顿时两人紧绷的神经就一松差点就摊到在地。

    不过他们也是身经百战的人,被吕胖子从退伍的军人里面挑选出来当保镖的,听我的吩咐后很快就把铜钟埋了进去,然后再次把土和碎石渣填上这才退到我们身边。

    “摄魂聚阴,龙棺镇河,解决了阵眼就应该去解决阵基了。”我暗自喃喃了一句就转身对周俊几人道:“走,咋们出去吧。”

    周俊跟三个老板此时已经是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想干嘛,但见我说要走也很是配合的跟着我一起走出了大楼。

    我们一行人从大楼出来后,我发现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三点,我看着时间还早便对那个工头说,“师傅之前喊你们找来挖土机找来了吗?”

    “找来了,就在那边。”工头见我一问立马用手指着工地门口处的一台巨大挖土机。

    “好。”我见状朝工头点点头示意他跟我走,我把工头带到大楼外面的一个角落指着脚下就说:“找个会开挖土机的把这里挖开。”

    工头原本也不在意的,可当我带着他来到大楼的四个角落其中一角后他就坐不住了,紧张的看着我有些吞吞吐吐的问我:“挖,挖这里吗?”

    “对,就挖这里。”工头的异常表现我看在眼里,不过我也不打算瞒着他们,我指着脚下的位置对着工头小声的说道:“这里是最早挖地基死人的位置把。”

    工头一听顿时浑身一震,他虽然不是来这里工作最早的一批工人,但毕竟他是工头,自从他的人在这里出事后,他暗中调查和了解过这里的事情。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里就是最初挖地基死人的地方,但当他却知道这里曾经在挖地基的时候死过人,死的那两个还是被水泥给活埋的,所以现在听到我说死人就在他脚下,他也被吓的不轻。

    “二虎子,你来。”工头把我的话停在耳里,但他却不敢说出来,他害怕引起骚动,更害怕没人敢干,所以他直接就下命令让刚才跟我们进楼的其中一个工人就直接开工了。

    “等等。”我看着那个叫二虎子的工人一副蓄势待发准备大干一场的神情就对他说:“只能挖十七米,记住了最多十七米深。”二虎子在我再而三的强调下也是连忙点头。

    “什么?挖十七米,你早告诉我啊,我多调几台挖掘机过来,现在只有一台,估计到晚上还也未必能挖到啊。”工头正在二虎子旁边嘱咐着他什么。

    一听到我说要往下挖十七米顿时他脸就绿了,因为搞土木的他知道挖十七米是什么概念,同样也知道在只有一台挖掘机操作的情况下会有多困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