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混江龙
    自从那时候开始我那不靠谱的学长对我的态度就开始改变了,至于剩下的那三口棺材,把它们弄出来后我学长那栋大楼终于也在三个月后正式完工了。

    剪彩的哪天我还到了现场,不过也正是因为我帮了我那不靠谱的学长这件事后,导致了我后面一序列的倒霉,最终负债累累不得不提前去了葬龙绝地,拿出古剑跟祖爷爷收藏的宝藏解决危机。

    “您好先生,您的几个朋友正在做高级按摩呢,您看您现在要找他们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我正回忆着以前往事,突然就听到一个中厚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头看去发现刚才那个离开的服务员正站在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身后,这个男子一身烟西服,不过他却穿着一件粉色的抵挡衬衫跟粉领结。

    这打扮让我很是无语,可偏偏他的声音还很中厚,有着一股旧历沧桑的感觉,这让我不由对他看几眼:“先生,您听到我说话吗?”

    “哦,听到听到。”那个中年男子见我不理会他又小心的问了我一句,我见状立马反应过来说:“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高级按摩?”我反应过来后立马就听出了,那个中年男子话里的意思。

    “对,估计最快也要一个小时,您看,你是不是先去休闲区休息一下等他们,还是我也帮您安排... ...”

    “得得,不用了。”我知道那个中年男子什么意思立马朝他摆摆手说道:“既然他们已经进去了就算了,我也不去什么休息区了就在这儿等把,你去告诉当班服务员,一担见到那三个混蛋立马让他们出来,告诉他们我在这等着。”

    “哎,好得。”中年男子看了我一眼也不多说转身对站在他身后的女服务员点点头就朝会所里面走去。

    “还真爽啊,我那个技师手法太到位了,要不咋们下次再来?”

    “肯定要再来啊。”

    “我靠,我还没玩够呢,要不咋们明天再走吧,反正也不急着一天。”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小时,眼看跟蒋深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可天佑三人还没出现,我一着急就打算找刚才那个中年男子去催他们。

    可不料我刚来到前期却听到身后有几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这几个发出声音的人不用看我都知道是谁,不过这三个家伙还真是混蛋。

    现在还一个劲的赞这个技师手法好,那个技师胸大,这里的pass有多舒服,连我就站在前台柜台他们都没看到,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背对着他们冷冷就说道:“很爽?很给力?还想再玩是把?”

    “哎哟,你在这儿啊。”天佑一看到我板着脸冷冷的看着他顿时就知道完了。

    “嘿嘿,那个,那个按的还真爽,还不咋们明天再... ...”

    “别他妈废话,给你们五分钟换衣服,我在楼下停车场等你们,晚了你们就不用去了,哦,对了,我跟我师兄打过招呼了,以后这里的消费一律不报销。”说完我看都没看这三个混蛋一眼就独自一人朝门外走去。

    “哎,哎,别啊,什么话好说我们换衣服去还不行吗。”

    “对啊,不报效那多贵啊。”

    “还剩四分钟。”我听着身后天佑跟子蒙还不断跟我讨价还价也不管他们,按下在关门的一瞬间再次提醒了他们。

    “我靠,你大爷的周凡,你... ...”

    电梯渐渐往下落,天佑的话我已经听不到了,不过不用想我也知道后面的话是骂我的,其实我也不是不给他们玩,只不过我心里那股不安的预感越来越重,这种感觉让我的心一刻都静不下来就感觉随时都要出事一样,

    “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

    “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搁了,你们东西准备好了吧。”我们一行四人把车里的装备拿出来后就把车直接停在了酒店,然后打了部出租来到港口。

    不过因为天佑这三个家伙贪玩的原因。我们来到的时候已经跟蒋深之前约好的时间差了二十多分钟,万幸的是蒋深还没走。

    我知道他是个很守时的人,也是个很讨厌别人不守时的人,之前我那个朋友跟我介绍混江龙蒋深的时候

    我就了解过他。

    现在这个年代已经很少有人做跑船生意了,因为这生意吃力不讨好,而且还有生命危险,更重要的是做跑船的因为长年接触河水,所以也使得跑船人阴气过重这种人不容易找女人,同样也很难要孩子。

    说道跑船这个跑船指的并不是养鱼养虾或者做给人渡江过河这种小儿过家家,之前我也说了跑船最主要分三行分别是:淘金贼,挖沙鬼,还有捞尸人。

    这里的淘金贼指的是以打捞为目的,背后却做着淘河里宝物主意的跑船人,淘金贼这种见不得光所以称呼为贼。

    其二就是挖沙鬼,挖沙鬼在古代很吃得香,这挖沙鬼其实说白了就是挖河沙里的金子,古时候江河流域无人管理挖沙船随便作业,所以挖沙鬼这行也几乎是三行里面最混的香的一行。

    不过可惜两千年后国家有政策出来,一般的江河流域都不给挖沙船作业,因为随意挖沙淘金会让河道底下有坑洼,也会破坏当地的河水生态系统,同时也导致了挖沙鬼这行的没落。

    其三最后面的捞尸人是三行里面最遭到嫌弃的一行,不过在古代因为穷人多,所以还是有很多人为了钱愿意入这行,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捞尸人越来不受看待。

    甚至曾经专业的捞尸人几度灭绝,导致一有死人淹死,政府就要出资然后找消防队的消防警察来捞尸体。但这捞尸人也不是那个地方都能见到,那个地方都有的,捞尸人最盛行的地方就是两广地区跟江浙福建等三省。

    反而长江黄河流域两岸的人没有捞尸人,不是没人敢干而是因为风俗不同,黄河长江流域这些古河道太过神秘,当地居民也对黄河长江很畏惧。

    甚至在古代某时期黄河两域,还有人死葬天河的说法,意思是死了人不埋,而是直接葬入黄河这里就是所谓的水葬由来。

    所以长江黄河流域,在古代几乎没有捞尸人,虽说黄河两域没有捞尸人但前两行却非常盛行,在古时候黄河两域可以说什么时候都能看到江上有跑船的人。

    而这个蒋深现在做的就是船三行,他的业务很广泛,可以说几乎三行里面他都做,而且他还名声在外,我之所以肯跟他合作就是因为他名声在外,怎么说呢,一行有一行人把。

    我不懂他们跑船的规矩,但你找我算命或看风水那就一定没找错人,就像我爷爷那样,十里八乡没一个不认识的,凡是有人看相,或看风水在那片地方找我爷爷准没错,因为名声在外嘛。

    至于这个蒋深他也如此,我知道在跑船里面有三龙,我那个朋友把蒋深介绍给我后,我也顺便查了下他们这行里面的人。

    他们跑船人有一句话:三江河水浪涛花,三龙各管三江域,混龙敢比翻江龙,翻江还有过江龙,再生不做跑船人,死后不当淹死鬼。

    其实这句话里面就提到了蒋深,说在这行里面有三个跑船人名声最广,也就是这句话后面提到的,混江,翻江,还有过江三龙。

    混江龙,就是蒋深,我打听来打听去,只知道混江龙蒋深和过江龙钱毅,至于翻江龙我只知道他姓赵,这个翻江龙太神秘。

    外面只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但几乎没人见过这个人,可偏偏人家名字还在外,所以说着这也是我为什么肯跟蒋深合作的原因。

    “都准备好了那就上船把。”蒋深看了我们一眼抛下一句话后转身就朝船舱内走去。

    “哎,这什么态.. ...”

    “别废话,拿上东西,走。”子蒙的话还没说完我立马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得他把话又给咽了回去。

    “咋们就坐这船去啊?”封龙一上船顿时眉头就拧成麻花,我知道他这家伙有些晕车,现在让他在这种捞沙船的船舱度过七天,这还不得要他老命。

    “对啊。”封龙的话让蒋深微微转过头看了我们一眼,我知道他听到封龙的话有些不喜了,我见状不由暗自压低声音对封龙说:“这是人家的地方,将就一点把。”

    封龙见我这么说本还想再提一些要求的,但看到我暗暗摇头他又把话咽了回去,就在我跟封龙在一旁嘀咕的时候蒋深突然打开船舱里所有的灯转过身对我们说道:“周凡兄弟,既然人都到齐了,咋们就出发把。”

    “哦好,没问题。”我笑了笑看了这船舱一眼发现船舱的空间还不是一般大,老实说我在外面看到整搜船也就十来米,可现在一看这个内仓几乎有二十来米了,而且船舱里面几乎应有尽有。

    这搜船楼梯在船头位置往下还有一层,现在我们在的这层应该是第一次内仓,这层内仓中间有一套皮沙发,沙发围着一个茶几,身后是一个小型健身房,哪里摆着一台跑步机,一台脚踏单车和一个木桩还有一个沙包。

    更让我意外的是靠近最边上船板处,还拜访着一个书架,书架上面最少有三五百本不同的书籍,书架旁边就有一个小桌子,桌子斜上角就是一个窗口。

    坐在桌子边上可以随时开关哪里的窗户,这种设计让我大开眼界,我昨天来跟他打照面的时候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些,应该说是当时他关着灯,我根本看不清仓内的设计,现在一看心里不由暗暗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