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三江河水浪淘花
    “哎哟,不错啊,还有这些玩意。”我正在暗暗心惊蒋深船舱布置的时候,子蒙已经朝一旁的沙包走去,边走还边赞叹这几天不用一直躲在船舱过日子了。

    “走吧,我带你们去看看房间。”蒋深看了我们几个一眼脸色带着一丝得意说:“这船虽然看着简陋,不过肯定会让你们大吃一惊。”说吧蒋深对着我们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见状也不犹豫先一步带头朝下一层的船舱走去,老实说蒋深的船最少有三层,刚才我们呆的应该是第二层,也就是上船后从夹板能顺着进来的这层。

    在这层的上面还有一层那层是驾驶室,在驾驶室后面还有一个小房间,那个房间一般是给驾驶员累了小眯一会的,然后驾驶室后面另个隔开了一间厨房。

    前面是驾驶室后面是厨房,厨房又设在高处这样炒菜做饭排除来的油烟就不会熏到自己,更不会影响到驾驶室,但要遇上逆风那就没办法了。

    不过蒋深这条船一般都在江河上行驶很少入海,在江河上一般很少有逆风的,除非是台风的到来,可对于蒋深这种从小就混迹在江上的人。

    说的不好听些他看天气比天气预报还准,他知道什么时候来台风,什么时候该出航,所以一般这种情况不发生,蒋深这条船是用挖沙船改造过来的整条船是上窄下宽。

    果然我们几人刚下到第三层就看到一条笔直的通道,通道的两边是一间间用三合板隔起来的房间,整个第三层足足有三十米长,宽度也有近十来米,现在被蒋深隔了十来个房间。

    我看着左右两边那一排到尾的房间,忍不住就对蒋深打趣道:“我说老蒋啊,你这是开宾馆呢。”

    “哎,老弟这你就不知道了。”蒋深见我打趣他,也不由跟着哈哈一笑说:“我这船虽然看着不济,但绝对会让你们大吃一惊。”

    子蒙听着一时也来了兴趣,给蒋深递了支烟帮他点上就好奇的说:“哦,怎么个大吃一惊法,要不你带我们参观参观呗。”

    “那好,既然各位兄弟想参观,那我给你们介绍介绍。”蒋深接过子蒙递给的香烟用力的啄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后指着一排排房间说:“这里一共有十二间房间,我这些房间每个房间设计都不同,周凡兄弟你觉得这布置如何?”

    蒋深的话很奇怪,明明是子蒙让他介绍,现在他反而是问起我来了,不过我也知道他的用意,微微一笑后就接过他的话说:“这里一共十二个房间,每个房间的应该都不一样,但房间跟房间却应该都是相连的。

    使得这里整个空间自成一方天地,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左边的房间应该是按照天星九宫格局来布置,右边则是按伏羲六爻八卦布置。

    左边房间乃天地无极玄黄掌阳,右边房间是阴阳八卦乾坤掌阴,所以你才会把这十二个房间分别取名为,天地玄黄无极和阴阳八卦乾坤这十二字来当房号对吧。”

    “哎我去你也太逗了。”子蒙一听忍不住嗤的一声笑出来没等蒋深把话说完他就插嘴说道:“我说周凡你当人家老蒋也是跟你一样是神棍呢。”

    “滚,不懂别插嘴。”我狠狠的瞪了子蒙一眼然后陪着笑脸对蒋深说:“老蒋你这里的布局是有高人指点把。”

    “周凡兄弟果然是高手。”蒋深见我一下就点中了关键要害他不由出声赞叹,同时他看我的眼神也开始一点点变了。

    “行了老蒋,你也别绕圈子了,咋们明人不说暗话这里也没别人,你有啥事就直接了当的说了吧。”我暗中观察着蒋深,发现他也在暗中的观察我。

    我越看越觉得这个蒋深其实他接这趟生意是另有用意,果然我这话一出口,我就看到他身躯明显一颤,不过他的反应很快,脸色只是微微一变后,立马又恢复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三娃上去告诉文远叫他开船。”蒋深收拾自己情绪后也不接我的话,而是转身打发走了跟着他一起下来的干瘦小子。

    我见蒋深不肯明点也不跟他打马虎眼索性摊开了说:“老蒋,你可是三龙里面的混江龙,别跟我说你接这趟生意是缺这一万两块钱吧?”

    “呵呵”我这话一出口蒋深的态度立马就变他,只见他冷冷一笑,顿时他一身憨厚气质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凌厉的气息。

    这种气息一发出,不止我感觉到,就连一向神经大条的子蒙也是微微眯着眼看着蒋深,至于封龙和天佑早就各自散开分别站在蒋深的死角。

    “各位兄弟不必如此。”蒋深那凌厉气息只是昙花一现,接着他又恢复到了那个憨厚的样子说:“兄弟既然肯来跟我合作,那你应该已经调查过我底细了对吧周凡兄弟,难道你没有告诉他们吗?”

    “呵呵”我听罢也是冷冷一笑说:“当然知道,混江龙蒋深的大名,有那个在道上混的没听过,不过我提醒你,你混江龙虽然名声在外不假,但我们也不是吃素的,既然老范把我介绍给你,我想他也应该给跟说过我的事把。”

    “哈哈,哪敢啊,周凡兄弟你严重了。”果然蒋深见我面露不悦他也不敢托大,其实我找老范托人办这事的时候,也嘱咐过他让他在介绍我的时候尽量夸大点。

    不然老实说跟这些跑船的阴商打交道,你没点名声压底还真容易被人烟吃烟,这蒋深带我们进来看房间还特意跟我们介绍这房间的布局,显然是想给我们一下马威。

    要是我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那他可能不会跟我们合作,甚至有可能会把我们踢下船,可要是我能发现这里的门道,那他接下来做事就会掂量掂量,因为这里的布局非同一般。

    而且这里的布局也确是如我所说的这般,左边是按照天星九宫布置,右边是按照阴阳乾坤布置,这种布局无非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压煞。

    蒋深见我不说话又继续道:“其实这趟应该算是我主动找你的。”蒋深的话让我不由一愣,天佑三人也是不解的看着他,蒋深也不做解释接着又说:“我是做跑船的,这个周凡兄弟你应该知道对吧。”

    我见蒋深朝我看来便点点头不过没说话,“唉”蒋深问完见我点头便又深深的叹了口气说:“其实你们不知道,这年头跑船的越来越难混了,我之前是干挖沙鬼的,不过后来政府越管越严。

    再加上一些正规的大型挖沙公司成立,我已经知道这行快要没落了,所以我打算改行做生意,但这些因为我那个败家娘们烂赌,把我仅剩的一些积蓄都给输光了,我只能冒更大的风险去做回老本行淘金贼。

    但周凡兄弟你也知道,这年头抓的最严的除了毒品以外,就数抓倒卖文物的最严了,我毕竟只是个跑船的,虽然我也懂些分金辩水,但却不像那些专业的老爬子那般能找到大墓。

    我也只能在江河上淘一些值钱的玩意,虽然这些年也有些小收入,但毕竟我也是快奔五十的人了,我们这行一过了五十就不能在下水,所以我估摸着是时候该赶一单大的生意了。

    就在在半年前我在三江流域河段淘金的时候,发现哪里有很多流出来的宝物,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传说那个片区有个秦汉时期的大墓,不过那处大墓是在水底下,所以一直以来没人能找到。

    久而久之那里的人也把这个传说当成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话柄,但我知道那并不是空穴来风,不然我在那个河段淘金就不会发现这么多宝物了,当时我就知道这是上天给我机遇。

    所以我在一个月后就花了一半积蓄买了这搜船,然后又花了近百万,改装这里面的东西,就在三个月前我摸好了那处墓葬的位置。

    本来我是打算自己去干这趟活的,可偏偏哪里有迷障,我连那个地方都进不去,后来我找了个终南山下来的道士跟我一起再次去看了那片水域。

    那个道士跟我说:想要进去就必须要先找到破煞的方法,后来那个道士就帮我布置了这十二个房间,说这个混元十二宫局能帮我进去。

    再后来我打算请他一起跟我进那个墓,不过那老头倔的很,说是他一个修道之人不肯干这些损阴德的事他之所以帮我,是因为我给了他一顿饭吃。

    后来那老头就消失了,不过他在离开的时候,跟我说过那处地方进去就是九死一生,而且我还在他的话里听出了别的意思。

    他是在隐晦的告诉我,想要进去活着出来那就找一个懂风水玄术的人一起进去,不然一担进去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十死无生。

    就这样我在三个月就拖几个关系过命的朋友,让他们帮我找道上的高手跟我进去不过一直找到,我虽然不懂风水玄学,但也知道能看出这里布局的人才有能力进那个地方。

    可我一连找了十来个人,遇上的不是一些没本事的二愣子就是一些骗吃骗喝的货色,就在两个星期前老范找到了我,跟我说你要去曲靖让我帮个忙。

    当时我就拒绝了老范,毕竟我也不是做旅游的,不过老范跟我说你要经过三江,还有你这趟去办的事,老范还跟我说了一些你的事情。

    我听完后也对你产生了兴趣,所以就决定先见见你,要是你有料肯合作那我就把这些事告诉你咋们一起发财,要是你没料我就当还老范人情,送你们去一趟曲靖南盘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