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知恩图报
    所以当时是老道打算让蒋深帮他这个忙,不过老蒋是一个明白人,他知道那个地方的危险,而且他自己也不是专业的爬子,他轻易不敢下墓,更何况那个墓还是在水下。

    所以当时老蒋很果断的拒绝了那个老道的要求,但老道已经知道老蒋的底细,他知道老蒋需要什么,所以老道告诉老蒋那个墓里面有一样可以救他老婆的东西,那东西就是还魂草。

    老道还跟老蒋说了还魂草的传说跟来历,不过老蒋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个由头是老道故意忽悠他的,这些话都是想让他陪着进墓的谎言,老蒋一再表示他不会进墓。

    最后老道实在磨不下老蒋,所以老道提出让老蒋带他见见他老婆,说是他能暂时救老蒋的老婆,那时候的老蒋已经是穷途末路,见老道这么说他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带着老道去了医院。

    说来也是神奇老蒋老婆的病几乎整个中国所有大医院都束手无策,可偏偏老道一剂中药几颗药丸再扎几针,他老婆的病居然有所好转,原本她老婆已经是快撑不下去了。

    从之前是三天吐一次血到变成每天都在吐血,甚至他老婆的病几度让医院跟供血站血液补给不足,直到老道的到来让老蒋看到了希望,就这样老道替他挽救下了他老婆的性命。

    但老道跟老蒋说他之所以能救下她老婆,最重要的不是针灸也不是那副中药,而是那几颗药丸,针灸只是把她老婆堵住的血脉打通,中药是补血的,那几颗药丸才是根本。

    那些药丸是他师门传下来的宝贝,里面掺杂了还魂草,但因为药量不够所以他只能暂时压制他老婆的病却治不了根,老道说那些药丸的药效只能撑半年,半年后病还是会复发。

    所以老蒋想要救他老婆就只能跟他进墓,只有进墓拿到还魂草他才一丝希望,不然他老婆必死无疑,老蒋之前没见过老道的手段他自然不信,可偏偏老道却救下了他病危的老婆这样让他不得不信。

    老蒋知道老道厉害之后就答应了老道的要求,也是在那个时候老蒋的船被老道布置下了那个破煞之局,老道在布下这个局后就离开了。

    说是回去准备东西然后等待时机进墓,老道临走的时候还跟老蒋说,他会在七月十四那天来找他让他好好准备,老蒋也自从那时候开始便有了打算,他之所以答应老道就是想先骗老道离开,然后他自己下墓。

    其实老蒋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毕竟他不知道老道的来历,也不知道老道有什么阴谋,所以他不得不这么做,不管是为了他老婆还是为了钱,这个风险他都值得冒。

    老蒋打定主意后就开始某划跟放出消息,说是要个懂行信得过人一起做单大生意,后来的事情就是老蒋找到他几个好友散播消息,而老范正好是老蒋好友中的一个。

    接下来就是我找老范让他帮找一条能带我们去南盘江的船,就这样老范间接的就把我介绍给了混江龙,然后又把混江龙介绍给了我,让我去找混江龙。

    不过混江龙蒋深并没有把他自己最终的目的告诉老范,同样我也没有把我们此行的目的告诉老范,老蒋只是跟老范说他要找一个懂行的人去跟他做一单大生意。

    我也只是告诉老范说是我们要去南盘江办点事,但我不知道老蒋要找的懂行的人居然说的是懂盗墓的人,而我担心会被跑船人烟吃烟,就故意让老范把我介绍成了一个盗墓贼,这就直接弄成了现在的乌龙。

    本来这些破事都可以避免的,但现在老蒋把我当成了一个专业的爬子,之后才有了他拿那个破煞局来试一我的一幕,听完老蒋的叙说我顿就感觉一个头两大,这老天爷也太会折腾人,老蒋的痴情不但打动了我,同样也打动了天佑几人。

    天佑抿了一口龙井茶有些嬉戏的看着老蒋打趣道:“不是我说老蒋,看不出来你还是爱老婆之人啊。”

    “呵呵”老蒋一听天佑打趣他不由摇头苦笑:“这娘们虽然败家,但怎么也是我老婆啊,而且各位兄弟不知道,当年我是个孤儿,被我老婆的爹就是我岳父从河边捡起来抚养的。

    之后我就跟着我岳父跑船后来就娶了,我岳父把他女儿嫁给我,就这样娶了这个婆娘,她怎么说也跟了我四十多年,我不能就这么丢下不管吧。”

    子蒙见老蒋一脸的无奈跟沉闷他就给老蒋递了根烟边帮他点烟边调侃老蒋:“哎哟,原来老蒋你还是倒插门女婿啊。”

    “难得这年头还能有你老蒋这样的人。”我瞪了一眼子蒙让他收敛一点,然后叹了口气拍了拍老蒋肩膀说:“我们这趟行动如果能平安回来,我陪你进那个墓。”

    “真哒,真哒?”老蒋一听我答应陪他进墓顿时高兴的都过头了,嘴里叼着的烟头他一说话直接掉到地上,不过他也不管一把拉着我手激动的说:“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兄弟如能肯陪我进去,那以后有什么事用的上的,你直管招呼就行,我蒋深如果吱一声,就是王八儿子。”

    “呵呵,”我挣脱老蒋握着的手有些无语的摇头苦笑的说:“以后的事情以后说吧,不是我说老蒋,那个地方如果真需要用上你下面那个破煞局话。

    那么那处墓葬定然是个极度危险之地,咋们就算能进去,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问题,还王八儿子呢,到时候你能活着当王八都算不错啦。”

    “哈哈.. ...”

    “哈哈.. ...”

    我话刚说完,子蒙就忍不住发出一阵哈哈大笑,接着天佑封龙跟老蒋也是哈哈大笑起来,我算是把刚才沉默的气氛给打散了,不过其实也不是故意的。

    老实说光是下面船舱那个破煞局,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布置的出来,可想而知那个布置这个破煞局之人道行有多高。

    现在就连那个老道都说他需要准备,然后等待时机才能进那处墓葬,那就说明那个老道是了解那处墓葬的,这就更能体现出那处墓葬的危险性。

    换句话说老道士道行如此之高,又对墓葬有所了解,人家还千准备万准备,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就说进去,老实讲这跟送死没却别。

    不过我既然答应了老蒋要陪他进去那就会进去,这里并不是我逞能,而是被老蒋的痴情打动了,再者就是我听完老蒋说的话,特别是那个老道说的那句。

    “那处墓里面有我们道家的一个至宝我想把它取出来。”这话让我隐隐觉得那个东西可能跟我有关系或者说那个至宝可能跟古城有关系,所以我才会答应老蒋。

    “周凡兄弟快到那个地方了。”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我们就在蒋深的船上度过了无天,这五天我也算是彻底了解蒋深这个人了,其实老蒋是个心思缜密的汉子。

    他对外人一般都是憨厚老实的样子,但对行内的人就会彻底变一个模样这就能解释为什么,那天老蒋突然画风大变,一下气势马上凌厉起来。

    这是因为他跟道上人打交道多了养出来的习惯,不然一些混江湖在道上混饭吃的会以为你好欺负,所以老蒋也有那一副气势凌厉的一面。

    不过这几天来他一直对我们都很和气,这几天我们过的日子也挺潇洒,每天喝喝茶聊聊天,不然就是到了一个水质清澈的地方靠岸停一下然后下水游泳。

    虽然我们这几天大部分吃的都是鱼,但老蒋不愧是专业跑船的,这几天都他换着不同法子给我们做鱼,这让我们四人都好好饱了一顿口福。

    剩下的时间我们不是钓鱼就是打牌,因为老蒋船上除了老蒋还有四个人,一个就是那天晚上我看到的老头,这老头听老蒋说也是一个资深的跑传人,我们都叫他赢老。

    至于这赢老是什么来历老蒋从来不跟我们说,而这赢老平时除了吃饭跟我们聊上几句外,他都是独自一个人坐在船尾抽着旱烟,停船的时候他就独自一人扛着一个小板凳坐在岸边钓鱼。

    有时候我们从岸上采购补给回来遇上这老头喊他打招呼,这老头也不理会我们,剩下的还有三人,一人是老蒋的徒弟,一个干瘦干瘦的小伙子,这人就是那天跟在老蒋身后的人叫三娃,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比我还要小上五岁。

    这家伙姓石名磊,家里排行老三,再加上他的三个石头叠加起来的名字,所以老蒋他们都喊他三娃,剩下一个是老蒋从别人手里挖过来的人,这船一般都是这人在开。

    听说这人以前是特种兵出身,退伍后出来工作,不过因为家里人欠债他不得不加入跑船人,我听老蒋说这人在还没跟老蒋之前只要给钱他什么都肯干。

    曾经就有道上的大贼出钱让他跟着进过一处大墓,不过最后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出来,后来他也因为这件事这人遇上了麻烦,因为那个道上的大贼是一个盗墓世家之人。

    那个盗墓世家后来的到消息知道他们那趟行动失败了,可居然有一个局外人活下来,后来那个盗墓世家经过调查把怀疑目标放在他的身上,想从他嘴里敲出这趟行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最后那个盗墓世家那个盗墓世家花了大力气才把这人擒住,在一番严刑拷打之后这人什么都不说,除了一句不关我事之外就不再多说一句。

    这事最后弄的那个世家的人也火了,当时就打算杀了这人,不过碰巧的是这人跟老蒋有过一面之缘,那次老蒋正好去那个盗墓世家办点事情,碰巧又给遇上了。

    老蒋看中这人一身傲骨,就花了大价钱又欠了那世家一个人情这才救下这人,这人也是个感恩的主从此就开始跟着老蒋一直在跑船,哪怕在老蒋老婆病重,老蒋已经快要破产的时候他也无怨无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