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龙角摊
    这人就是文远,文远这人我见过,是个沉默寡言但又热心肠的主,如果你跟他不熟那他可能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但你若跟他混熟了,他也是能跟你聊的来的家伙。

    所以从这儿就不难看出这家伙是一个闷骚的家伙,表面看起来沉默寡言,可那也要看遇上谁,这不这几天子蒙这家伙就跟他混的很熟。

    这两人没事就在甲板上切磋武艺,你来我往的弄的好不热闹,而且我还发现文远似乎对子蒙并不是个闷骚的货,而是个什么都能畅谈的人。

    最后还有一人是老蒋的小舅子,这人是老蒋老婆的弟弟,早些年不务正业因为偷盗被逮进去关了三年,三年出来后一直都游手好闲。

    后来老蒋老婆越赌越厉害,他这小舅子也开始跟在他姐姐身边捞油水,说白了就是两人一起赌,后来老蒋老婆病了这小子就无依无靠了。

    不得已之下他才跟着老蒋开始跑船讨生活,这小子几乎什么都不会干,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平时除了帮老蒋几人洗洗衣服,值值夜班外就啥都不会。

    甚至连炒菜做饭都是老蒋自己动手,这小子最多就在旁边打打帮手,不过这几天我发现天佑居然能跟他打成一片,后来我问了一下天佑才知道,这小子居然知道很多吃喝嫖赌的地方。

    这让天佑羡慕不已,同样天佑跟他混在一起最主要还是想套他手上那些吃喝那啥的资源,当然天佑平时也不敢去那些地方,毕竟暮雪在一旁看着。

    至于封龙是最安分的一个,这家伙每天都窝在书柜旁边一本本书的翻着,老实说我真看不出老蒋一个跑船的人居然会看人生哲理的书籍。

    什么史蒂芬金啊,夏多布里昂啊,他这一个一米多高两米多宽的书架上面全是这类型的书籍,我在上船的第一天就看到了,原本以为我也能借这些书籍打发时间,不过我发现我错了。

    我只看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彻底对那些书籍失去兴趣了,就这样天佑三天可以说都找了打发时间的事和人,干数我最无聊,不过当船离开邕江水域开始进入漓江后。

    我就发现哪里的风水有很大的变化,也从那天开始我不时会让老蒋停船,然后拿着罗盘在江上看个不停,天佑几人也难得可以下水去游泳。

    老蒋则陪着我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我看完还不时告诉老蒋这里有个坟,那个有个某某时期的墓葬,这让老蒋很兴奋,因为他自己也懂一点分金辩水,被我一点之后也瞬间明白过来。

    同时我发现老蒋对我的看法也在一点点改变,就这样船一直开了五天都没到三江流域,就在第五天的傍晚,我正在船舱内吃着饼干抵御着饥饿时,就听到老蒋忽然在驾驶室喊了我一声。

    我一听也顾不得什么吃相了,三口两口把剩下的饼干一下都塞进嘴里,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就爬上了驾驶室,看到老蒋此时正在低头观看一张手绘地图我见状忙问:“到了?这是哪儿?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这儿。”老蒋见我上来转身告诉把船开快点后,他才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小标点说:“我们现在还在三江侗族县。

    在往下一点就是著名的三江风雨桥了,过了风雨桥就到西游村,在往下一点有一个叫龙角摊的地方,哪里就是那个老头说的大墓所在之地了。”

    我见状连忙掏出手机打开百度地图位置,果然我们现在还在三江侗族自治县河段上,不过有一点我感到很奇怪,老蒋地图上面标注着的龙角摊,在手机地图上面却什么都没有显示。

    不过手机地图上面的地形则跟老蒋那张手绘的地图地形是一模一样的,那个叫龙角摊的地方是一处u型的河滩,两边有入水大山挡住了河水,使得龙角摊形成了一个u型的靠山河岸。

    在河滩边缘靠近山岩处就是老蒋说的那处大墓之所在,我发现不管是手机地图还是老蒋的手绘地图,在龙角摊的四周没有标注任何一个村庄存在。

    只有一条孤零零的高速在好几十公里外衡跨而过,这样也就意味着那处地方是个无人区,我看着手机上的地图又看了眼老蒋的地图说:“既然到地方了我们也不着急,今晚咋们就在风雨桥好好吃上一顿,然后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再去探一探那处龙角摊如何。”

    “没问题,听兄弟的。”老蒋很意外的爽快答应了我的要求,不过他也知道那处地方是一个无人区,整条河段附近没有一个村庄。

    而且我们也已经很久没上过岸了,再说了三江风雨桥也是一个著名的风景旅游点,来到三江怎么能不去风雨桥好好玩玩呢。

    就这样我们一行八个人除了赢老外,当晚就一起在风雨桥好好搓了一顿,这顿饭吃的可以算是昏天烟地,光是小龙虾就吃去不下十盘,当晚我们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

    就连一向不占酒水的封龙也喝了不少,我们这一顿从傍晚的七点一直吃到了晚上十一点半,从晚饭直接吃了宵夜,我们一起来的八个人足足喝趴下了五个。

    其中包括子蒙,天佑,还有封龙,剩下的两个一个是三娃,一个就是老蒋的小舅子,只有文远,我和老蒋还算清醒。

    最后我找来了一辆小三轮把又他们五个都一起拉回了岸边,我跟文远挨个把他们扛到房间丢下后,这才离开回到自己卧室,处理好他们几个我也昏昏沉沉的一头栽倒在床上,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十点。

    “我槽,这是我的。”

    “哎,哎你别抢啊,你这发温。”

    我人刚醒正准备去找封龙三人,不料就听到从甲板上传来子蒙跟天佑这两混蛋的声音,我本以为我起的够早了,没想到他们两人早早就起来并且已经洗漱好,现在听他们对话好像还是在争抢吃的。

    这让我感到有些错愕,毕竟昨晚他们两个可是喝的比我还醉的,甚至要不是我跟文远把他们扛回来,这两家伙估计昨晚就要睡大街了,哦不过是睡大桥。

    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争吵,我也没心思去管他们,我晃了晃脑袋就朝甲板走去,我人刚一步踏出船舱,封龙就在一旁有些鄙视的说:“哟,舍得醒啦,你怎么不睡到晚上去啊。”

    “滚。”我没理会封龙只是嫌弃的送了他一个滚字后就朝饭桌走去,不过我刚来到吃饭的地方,就看到两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眼,果然看这两货就是子蒙跟天佑。

    这两个家伙居然是在争抢一只鸡爪,我擦,看到他们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在火锅汤里倒腾,我顿时就没了吃的心思。

    不过这两个混蛋好像玩上瘾了,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的,你刚夹起来我就打掉,我夹起来他就去抢,这让原本还在一旁想吃一口饭的老蒋小舅子也跑了。

    现在整个饭桌上就只剩下他们两人,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两个混蛋动作太大了,好好的一锅火锅汤被他们绞的浑浊不堪,更要命的是鸡爪一次次被他们夹起来又掉下去,这汤汁都溅了出来,弄得老蒋小子这种不要脸的极品也受不了。

    我见状额头青筋不由一阵凸起,眼角微微抽搐,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就冲他们两个吼道:“你囊,你们两个发温没完没了是吗?不想好好吃饭,今晚啃干粮去。”说完我也不理会这两个家伙,转身就朝老蒋的驾驶室走去。

    “周凡兄弟你醒啦,我正打算去喊你呢。”老蒋一看到我上来,立马就放下手中的地图,朝我走了过来然后顺势拿出香烟递给我说道:“过了这个河湾就要到龙角摊了。”

    “哦,这么快。”我接过老蒋递给的烟自顾自点上抽了一口就问老蒋:“我说老蒋,这么说你也是没进过那处地方了咯?之前跟我说你进去过也不作数了吧!”

    “嘿嘿。”老蒋被我这么一问不由有些尴尬的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答道:“那个,之前我不是不敢跟你说实话吗,那处古墓我连地方都不知道,哪来的进去呀。”说完老蒋也是难得老脸一红看我的目光都有些闪烁起来。

    “我知道了。”我听完也不去管老蒋,因为随着船只越来越靠近龙角摊,我发现这里的风水已经开始渐渐变样,就在我跟老蒋聊天的时候,船已经拐过一段曲弯,来到了一片波光粼粼的河面处。

    这里就是老蒋说的龙角摊了,因为这里的水域跟地形是呈现出一个u型的,我们现在所在的河面看龙角摊就像是在看一片平静的湖面一样。

    但我发现我们船却还在一点点的往下游走,可龙角摊的水面却一点不受我们这条大船发动机的影响,不过这还不是让我吃惊的。

    而是在u型的龙角摊里面居然平静的可怕,这种平静在我看来是不符合常理的,虽然龙角摊的水域地形是u型的,这种地理虽说不受河水的冲击。

    但河面多少也会泛起点浪花影把,可现在的龙角摊居然平静的如一面镜子,甚至u型水域的边缘跟河段接触的一线之间都没受到河水流动影响,这种违背常理的现象让我感到吃惊不已。

    “怎么会这样。”老蒋此时也发现了龙角摊的异象,他也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他才有些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道:“不,不对呀,我之前在龙角摊下游河段淘金的时候,上来看过龙角摊一眼,这里还是正常的呀,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知道老蒋这话是问我的,所以我也跟他墨迹直接就说:“老蒋,说说你之前看到的龙角摊跟现在有什么却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