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传承的迷失
    “老蒋你刚才说什么?”突然我好像抓到了什么,但一时又想不来,这一丝线索我隐隐觉得就在老蒋的话里面,我听罢忙追问老蒋。

    “没,没说什么啊?”老蒋被我突然吼一嗓子,他也有些一时反应不过来,不过见我一脸古怪的看着他,他便有些纳闷的问:“周凡兄弟你怎么了,我... ...”

    “重复一遍你刚才说的话。”我见老蒋也是一脸茫然立马知道他不明白我的意思,于是就直接挑明了说。

    老蒋见我再次询问,他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先是人自顾自的思索一会,然后只见他有些不确定的说:“那个老道为什么还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他能进去呢?”

    “不对,不是这句。”我听一顿时感觉好像自己离我想要的答案更近了一些于是忙答道。

    老蒋见状表情更是不解,他满脸疑惑的看着我过了好久他才又说:“难道老道能不受磁场的影响吗?”

    “对,对啦,就是这句。”老蒋的话再次进入我耳朵,瞬间我脑海里面就有了一个轮廓,我现在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老道能这么信誓旦旦的说他能进去了。

    天佑被我大呼小叫吓了一跳,他放下手中的茶杯,朝我很嫌弃的撇了一眼说:“你抽风啦?什么情况?”

    我此时正在极度兴奋上,因为老蒋的一句话,把我之前所有的迷惑都解开了,我没也理会天佑的嫌弃转头就问封龙:“封龙既然你这么了解这个混沌磁场,那你又没有办法避开磁场然后进入龙角摊?”

    封龙想了想先是摇摇头,不过很快他又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又追问:“你啥意思,到底有没办法进去?”

    “有,但我不敢保证这方法能行得通。”这回封龙到没有再藏着掖着,他见我急了便也开口道:“混沌领域因为受到正负极磁场的影响,所以它里面的空间和时间是独立的。

    不过就因为它是独立的,所以它一担受到极端恶劣的天气波及,就有可能导致混沌磁场的磁场之力混乱,这种磁场之力一担混乱之后两极效应就不存在了。

    也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进入混沌领域,这也是为什么当年那个对英国夫妇会在遇上剧烈风暴之后才被卷入百慕大消失,而平时那些船只遇上台风却没有被卷入百慕大消失的原因。

    所以说混沌磁场是老天打造的,同样老头也给了进入混沌磁场的机遇,不过这个极端恶劣天气要极端到那种地步,或者说达到什么样程度才能进入混沌领域我就不知道了。

    我所知道的这些,都是在一个国外网站看到那个科学家发布的论文后才知道的,他的论文其实并不完整,最后那个科学家给出了一个假设。

    就是想要进入混沌磁场除了上天给机遇外,还能人为制造条件进入,他的方法就是自己制造一个第四方磁场,然后以磁场效应以抵消掉正负极磁场之力。

    但这个假设他又在论文里面否定了,因为他说混沌磁场本身就是天生地养出来的磁场,又在一定机遇之下受到陨石冲击,然后又恰巧那块陨石自带的磁场,这才能形成万中无一的混沌磁场。

    而以现存人类的科技,光是凭空制造出来一个磁场,就已经算是科学界的难题了,况且还要做到能跟两个磁场平衡又不受正负极影响的情况这根本不可能。

    所以他这个办法只是假设,他也仅仅是在论文的最后稍微带上了一笔,之后这篇论文就没有下文了,可能是学术界不认可他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所以直到现在那个科学家也不没再续写那片论文的下文。”

    “不错,这回要是能破了这个混蛋磁场,封龙你立一大功。”我听完顿时所有的迷雾都散开了,封龙的话让我更加的笃定了我心中的想法,而且他的话也在无形之中把老蒋说的那个话给填上了。

    天佑在一旁完全插不上话,他对物理不了解,更多我说的那些什么百慕大是一片雾水,所以他一直都充当一个安静的听客,不过这混蛋可能是以前被我忽悠次数多了。

    他现在一看到我又没把话说明白,他就有些生气了,瞪了我一眼然后有些嫌弃的说:“不装逼你会死啊,你知不知道到每次见到你这种表情我都想揍你一顿。”

    “嘿嘿嘿。”我瞟了一眼在一旁气鼓鼓的天佑嘿嘿一笑,没理会他嫌弃的眼神就说:“对于磁场我不多做解释,毕竟一国有一国传承,老实说如果非要我定义这个龙角摊的话,那我更觉得这儿更像是一个天然的阵法.. ...”

    老蒋一听刚松了一点的眉头现在又拧成麻花了,他一脸不解的看着我,没等我说完话就抢着问道:“阵法?咋地又成阵法了?”

    “听我先把话说完。”我笑着帮老蒋的茶杯又砌满了茶水示意他不要着急接着又道:“国外有国外的传承,有国外的领域,不过我觉得国外对一些事物的看待总是存在偏执性,就如刚才封龙所说的混沌磁场。

    在我看来它就是一个天然的阵法,而这个阵法就分阴阳两极,所以阵法里面会存在一定违背科学理念的事情,这个我觉得很正常,但老外却总是喜欢用自己的一套方式去理解。

    不过说来说去不管是磁场还是阵法,它都是殊途同归一个道理,阵法亦或者磁场它都是自然能量,也就是这种能力才导致的空间跟时间不同寻常。

    但有一点那个科学家说的没错,就是那个阵法或者磁场是天生地养的,所以老外那套正负极磁场效应也没错,我刚刚也才会说一国有一国传承,这点我不去否认。

    他们有他们的理解方式,我们也有我们的理解角度,不过伦到玩阵法老外就远远没有我们华夏人们玩的精通,老外的阵法无非就是五角,六芒还有七菱。

    但老外你们可见过老外有先天八卦和天星九宫?老外的阵法传承多数都是五角星阵,和六芒阵,还有七菱北斗阵,但最为玄奥的先天和后天八卦和天星九宫老外却玩不转因为那个是我们华夏的瑰宝。

    至于老外这三大使用最多的阵法,也跟五行,六爻和七星拖不了干系,所以老外不把阵法喊做阵法,而是称其为禁制,也有称呼为禁制阵法。

    为的就是跟我们的传承有所却别,甚至我觉得有点自我抬高自吹自擂的感觉,所以老外玩阵法远远没有我国来的溜,再加上十九世纪之后老外在科学界的发展远比我们要快的多。

    特别是老美又是自我唯物主义者,把总把自己当救世主,在一些未知领域上他们更是争抢名头,凡事都喜欢用一个自己能把持自己认为自己能方式去看待事物。

    这也是我最不喜欢的,特别是现在我们大中国已经有多少人把老祖宗留下的传承给丢弃,虽说抛弃旧观念,摒弃封建思想是好。

    但又有多少人能明白,其实老外那一套也是人家的旧时代观念跟思想,只不过人家把那些思想跟观念转嫁到了我们身上而已。

    说得好听一点那叫同化,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叫信仰入侵,老外就是喜欢强制把他自己那一套从烟改为白一切都以自我为主,一切都讲究科学。

    这种风气也使得我们现在的人们逐渐失去了老祖宗的传承跟信仰,转而是接受老外那一套,你们说可悲不可悲。”我的话说的这儿,就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的沉默特别是封龙。

    这家伙就是一个绝对的唯物主义跟无神论者,平时我这些话轻易不会说的,但这次既然话题打开了,我也不在乎狠狠批斗他一把,不过可能是在场的众人包括我。

    因为生在新时代,所以思想跟思维不得不说已经偏西方化,我这些看法跟话一说出来可能他们自己暗自感到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有些偏离轨道,所以才会选择集体的沉默。

    “行啦,言归正传。”我知道再往这个话题说下去,可能一船的人都要不好了,所以我也不再谈进去,转而正了正身子,语气慎重了一些,看着众人缓缓的说:“老蒋的话让我明白了一点,那就是那个老道有办法进入龙角摊。

    而他办法就是我们下面的那个破煞之局,不过我们都被忽悠了,那个根本就不是什么破煞之局,而是一个残阵,龙角摊也没有任何煞气跟迷障,是龙角摊存在一个天然的大型阵法。

    那个老道就是想以阵破阵,所以咋们的睡的房间,就是一个阵法,只不过那个阵法还没完全布置完毕而已,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们下面船舱里面的天星九宫和乾坤八卦就是一阴一阳。

    这阵法之中却独缺少一了件,启动阵法的阵心之物,这件东西那个老道会在七月十四哪天带来,然后启动阵法,以阵破阵的方士进入龙角摊。”

    “这么说那个老道之前就看出这里是个阵法,他跟我说的这里面有迷障都是骗我的咯?”话说到这里老蒋也渐渐明白过来,之前那个老道跟他说的话,有一半都是假的,甚至有可能都是假的。

    “没错。”我认真的朝老蒋点点头说:“我估计那个老道最有可能就是想借你的船布阵,然后再忽悠你们进龙角摊以你们为饵,替他档掉墓里面的机关或者别的东西,不然那个老道不可能会骗你,他之所以没跟这龙角摊是一座天然的大型阵法就是他不想让你知道这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