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风雨来袭
    “这么说他跟我说的都是骗我的咯,那我老婆岂不是没救了。”老蒋此时整个人就想丢了魂似的,整个人直接从沙发摊倒到地上。

    “唉”我示意天佑把老蒋扶起来,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说:“老蒋你不用这样,我只是说那个老道之所以瞒你可能是他怕你知道这里的危险后会退缩,当然可能他还有别的阴谋,不过他说那里面有还魂草,我觉得这事他没骗你。”

    “真的?”老蒋一听我的话好像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般顿时整个人就从沙发弹了起来双目瞪大的看着我。

    我没接他的话,只是用力的朝他点点头,然后转身看着那片波光粼粼的龙角摊说:“这个地方很寻常不说别的,光是这个天然的阵法或者称它为磁场就不是一般的地方可以拥有的。

    还有如果那里面有一个墓的话,那这个墓会是谁的?你们想过没?另外还有一点你们别忘了,这里是广西,我们广西自古以来就不是文化大省,墓葬更是少之又少。

    再加上这些年已经发觉的古墓,现在广西现存可以考究的古人物已经可以数的清的,但这也不能证明什么,除了那些名人先古外。

    那些大型墓葬也有可能是一些别的人物所建造也说不定,不过我从老蒋的话里面发现那个老道似乎对这个墓葬很熟悉,而且他说他要从里面取出一件他们道家至宝。

    从一点我觉得那个墓葬可能葬的是一位跟道教有关的人物,另外奇花异草龙鳞蛇怪,多数都生长这种诡异的地方,所以我觉得那老道说的那里面有还魂草我觉得可信。

    他也是笃定了这点才敢在你船舱里面布下那个阵法,不然他何以敢在你船布下阵法然后飘然离去,如果那个老道没有这点把握的话,他也不会废这么大的劲来绑住你拉你跟他进墓。”

    “好像也是哦。”老蒋其实并不笨只是一时被冲昏了头脑而已,现在他清醒过来后便拍着脑袋说:“没错,没错,我记得那个老道一再跟我保证,说那个墓里面一定有还魂草,我也是见他再三保证之下才答应跟他合作的。”

    “封龙,你说只有在极段恶劣的天气影响下才有可能进入混沌磁场对吗?”

    “对啊,怎么了?”封龙见我背对着他冷不丁的就爆出这么一句他也是一愣,不过很快他就回了我一句。

    我听罢缓缓的转过身对着老蒋就问:“老蒋我们的食物还够用几天?”

    老蒋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他也听了进去,只见老蒋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就说:“昨天喝完酒回来后,我就让文远去再去补给了一些物品跟食物,现在船上的食物足够我们吃上半个月的。”

    “这就好。”我见状双眼微微一,眯想了想就对天佑说:“天佑你过几天打个电话告诉晴儿和暮雪让她们办完事后去长白山一趟,说是爷爷病了需要长白山的人参回来做药引下药。”

    “我靠,你到底想干嘛?”天佑很不解的看了我一眼对着就说:“你干嘛不打让我打?”

    “嘿嘿”我见天佑一脸很无语的表情,嘿嘿一笑就说:“如果是我打那就拖不住她们的脚步了,她们会以为我急需用药,所以着急给通知她们。

    但你打就不同,你不用直接告诉她们拐着弯跟她们说,顺便再给她们打点钱,这样就能迂回的托住她们的脚步,这趟行程我估计我们的时间不够了。”

    “什么时间不够?距离我们出发到现在不只过去了一个星期吗?老蒋不是说后天就到地方了吗?这样算我们还有一个星期进山的时间,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不用一个星期。

    可能三天就能搞清那地方是怎么回事,明明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裕啊。”天佑好像很不愿意打这个电话,一而再再而三的找理由。

    “行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打过去多少钱都算公费报销行了吧.. ....”我看了眼天佑顿时就有种想揍他的冲动,这家伙平时不见他想这么多,他现在巴不得暮雪能在外面玩久一点。

    他这一年多是被锁怕了,现在他一根我讲这些我就知道这家伙是舍不得钱,所以我直接挑明了跟他说,他的消费都有公费报销。

    天佑一听顿时就好像变了个人没等我说完话,他就一脸兴奋的过来搂住我的肩膀一脸笑吟吟的说:“口说无凭拿卡来。”

    “嗤嗤,”我被天佑这动作给逗乐了,我没好气的拍开他的爪子,然后从钱包里面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天佑说:“这卡里面的钱可都是公费你可别乱来,我有手机信息提醒的。”

    “嘿嘿,放心,不会乱来的,不会乱来的。”天佑见我掏出银行卡,顿时两只眼睛就如老鼠见到粮食般贼亮贼亮的,他没等我递给他就一把从我手中把卡抢了过去。

    看着天佑那副饿虎扑食的模样,我顿时心中就没由来的一慌,心想:糟糕了,这家伙该不会想拿着钱去那啥把,想到这儿我心中又是一颤。

    不过这不能怪我把他想歪了,因为以前这家伙就有过拿着公费去吃喝那啥挥霍,而且还把子蒙给拐走了,自从那时候子蒙这货就喜欢上大保健。

    他没事就跟天佑聊这些,幸好封龙没被他们给拉下水,不过我转念一想,现在我们是在河上,这个河段又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天佑就是有心想挥霍他也挥霍不了。

    这么一想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收了钱包后嘱咐几句天佑后就不再管他,而是掏出手机在手机上查找了一番然后把手机摆在茶几上。

    “你们看。”摆好手机我就打断天佑跟老蒋的闲聊示意众人看手机。

    “这是啥?是大家一起来找茬吗?”就在我示意众人看我摆在茶几上的手机时,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人,他见我们都目光紧盯着茶几上的手机,他也凑过来一看,他一边看还一边在自我叨叨个不停。

    我一听到声音,不用抬头看就知道是子蒙这混蛋,这家伙完全没个正常样,无时无刻都是这种没心没肺的样,我跟天佑和封龙都了解他,所以没人去接他的话,老蒋见我们都不语。

    他也选择闭嘴,专心的看着封龙一点点翻着手机上页面的信息,子蒙见我们都不理他,他也不再去看手机上的信息,而是一脸不耐烦的说:“你们有完没完,聊了这么久,船也不开,该不会打算在这儿过年把。”

    “看完了吧?”我见封龙把手机的页面已经翻到最后便追问众人。

    我话刚问完封龙就抬头看着我有些疑惑的答道:“看完了,这个准吗?”

    我见状朝他点点头认真的说:“这信息是我一个在省气象局工作的朋友发给我的,凡事有重大台风或者异变天气他都会提前发给我,这是他们内部的信息很准的。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条信息最迟明天,最快今晚就会公开报道,所以我才让天佑过几天给暮雪她们打电话,如果这个信息准的话,那这就是一个进入龙角摊的机会。”

    “如果信息准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多等几天,我到想看看这个混沌磁场有什么神奇之处。”封龙此时也一改往常的风格,转而语气变得有些凌厉起来。

    “你觉得呢?”我见封龙同意转过头就问天佑。

    “我没问题,反正有公费报销,我无所谓。”天佑送了耸肩膀表示他没问题。

    “呵呵”我看着天佑那模样顿时就感觉有些交友不慎,无奈的摇摇头接着就对老蒋说:“老蒋,如果这个信息准的话,那这个台风就是这近十年来最强的一次台风了。

    虽说它未必会对我们广西有多少影响,但考虑到咋们是在江河上,我们又身处在河面广阔的龙角摊水域,到时候这个变太台风一下来,你这船能撑住吗?别到时候我们刚松矛就被大风给刮的翻了船,那可就悲剧了。”

    “这点你放心。”老蒋看了眼我们几个又瞟了眼手机上面的信息,信誓旦旦的说:“别的不敢说,但我这条船抗风跟抗压能力可是一流的。

    虽说我这条船是一条中小型挖沙船,但经过我改造现在光是船身自重就达到将近七十多吨,再加上船舱那五吨的自来水。

    整条船就在八十吨的自重,以我这么多年在河上跑的经验,不管是多少级台风,这船都能横着走,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好,既然船没问题,那我们就多等几天。”我见老蒋信誓旦旦的保证,也不再去考虑船的问题,毕竟这船是他的,而且他又是混江龙,他自然有他的把握。

    再说了他也比我们清楚台风的厉害,我也已经给他看过台风的信息,他既然还敢这么信誓旦旦,那就证明没问题,不然他不可能会这么说。

    他就算再想救他老婆,也不可能自己去送死,他知道在河水遇上超级台风,一担翻船那船上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行吧,既然决定了就先到这儿了,我他妈么的都快饿死了,老蒋你也不地道啊,吃早饭也不喊我,不过现在也是正午了,你是不是要露一手啊。”

    我见大家已经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办,就不再去谈那些事情,而且我从起床到现在一点财米油盐都没进肚子,跟老蒋几人一聊就是三个多小时,我现在才发觉整个人是饿的两眼冒金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