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混江龙的无奈
    “行,你们等着,今天我就不做鱼了,昨天让文远去买了一些食材来,今天给你露一手,不然你们还以为我们跑船的只会做鱼呢。”老蒋此时也是容光焕发,他现在是真心把我们当朋友看了,毕竟不是谁都能愿意冒风险陪他做这档子事的。

    其实我知道老蒋说不用担心,但我能看得出他的步伐有些不稳,这种现象居然出现在他一个混迹跑船几十年的人身上,这让我感到微微感觉到不妙,老实说我那条信息让我很忌惮,因为这个台风号称十年来最强的台风,可见风力不是一般的强

    就算老蒋的船有几十吨重,但也不能保证不会出意外,这点我看在眼里不过我却不点明,毕竟我不想让人人都有恐慌之心,就这样我在一半担心一半兴奋的情况下终于等来了老蒋的一手,不过不得不说老蒋这一顿弄的还真是丰盛

    他这回不给我们做鱼了,而是弄了一个猪肚鸡,直到现在我们才知道原来老蒋这一手好手艺是怎么来的,他早年是跟着老丈人跑船的,后来他老丈人去世后他就寻思着要改行做别的,那时候的老蒋已经跟着老丈人跑了快十几年的船了

    他深知跑船的风险,而且那时候老蒋的儿子刚出生,所以他就真的放弃跑船转而去学厨师,不过这老蒋还真天生是个当大厨的料,他在酒店刚给人家当了三个月学徒,厨房大厨见他有天赋,就破例让他做了自己的副厨,这副厨就是酒店的

    主菜他不能做但可以做一些水煮青菜啊或者果盘啊还有下面啊之类的总之就是有机会上手帮忙做菜,而不是一味的只在一旁看着,然后整天不是洗菜就是买菜的了,之后老蒋在厨师这行越走越远,他在短短一年时间就接班他老师傅的位置成了大厨

    然后他老师傅就被调去新开的一家酒店去了,只不过天不遂人愿,就在老蒋当厨师的第二年,他老婆也做完月子一直没事都闲在家,之前他老婆有老蒋老丈人这个严厉的父亲管着,她还不敢过分的挥霍赌博,不过老蒋的老丈人一走,在加上她坐

    完月子身体恢复后,就开始背着老蒋去大赌特赌,老蒋那个老婆也真是个天生的败家娘们,那一年她就赌输了近一百万,一百万啊那可是九十年代,老蒋当时还打算他学完厨艺回来用这笔钱开一家小店,然后一家人可以舒舒坦坦的过平淡的日子。

    谁知道他还没来得及规划自己的未来,那一年的秋天他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电话,说是她老婆欠他们很多钱让老蒋回去还钱,不然就砍他们就砍他老婆的手脚,老蒋一听立马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当即跟酒店的老板请假然后连夜赶回了老家。

    不过老蒋一回去才知道她老婆不但赌还借高利贷,他离开的一段时间,她老婆已经连赌带借欠高利贷已经近一百多万了,当时那个年代两块钱就能吃上一顿米粉,如果在外工作的话,一天五块钱基本就能解决温饱了,老蒋一听一百多万他也慌了

    他虽然知道他老丈人给他留了一点底,但这些钱也不够还债的,最后在高利贷跟赌债的双重威压之下老蒋只得放弃厨师不得不再次入江当起了跑船人,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原本老实安分的一个人开始变了,变成了现在江河之上的一条龙

    老蒋的转变只能说是老天爷的安排,他一心想过平淡幸福的生活可天不遂人愿,当他去跟那些高利贷和赌债的人谈条件的时候却一次次被那些人侮辱,一次次被那些人欺负,当时的老蒋虽然已经在江上跑了十几年,可却一点名声都没有。

    这其实也不能怪老蒋,这里有一半原因是出在他老丈人的身上,他老丈人虽然当了一辈子跑船人,可却是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在没破四旧那会他老丈人就干着淘金贼的勾当,不过他老丈人因为天生有些怕是,不太愿意跟道上人的接触,他都是单独一人单干

    出了他自己以外,就只有一个哑巴和老蒋在跟着他,而老蒋跟着他老丈人跑船的那些年,也习惯了他老丈人那套,所以也有样学样老蒋那时候也是一个极品的闷骚男,他一直秉承着不管天下事,闷声大发财的理念,

    他这么一干就是十几年,直到他老丈人去世,然后他儿子出生,那时候他才意识到他不能这么下去,也碰那一年他们村子有个大学生毕业回来

    而且那个大学生一毕业就直接被保送进了国家的机关单位,这让老蒋很是感触,那时候他就寻思着,他一辈子没文化只能当个跑船人,他不能再让儿子这么下去,所以他决定改行,同时他也厌倦了跑船上的日子,老实说他老蒋其实也并不老实

    老蒋在处理他老丈人后事之后,他就知道那笔老丈人留来的钱就是他的了,所以他不管是为了自己平凡日子的梦乡,还是为了儿子以后的前途,他都决定放弃跑船人,这才有了老蒋外出去给人当学徒,然后在酒店当大厨,可惜啊,可惜,一切都是

    上天注定的老蒋最终要是回来继承了他老丈人跑船人的身份,不过那时候老蒋也因为被那些高利贷跟赌债逼得走投无路了,之后他就开始了他雄霸两江三河的传奇事迹,同时也混出来一个混江龙名头,让道上的人听了无一不颤上一颤。

    “哎哟,看不出来呀老蒋你还是个有故事的人。”我们一边吃着老蒋给我们做的猪肚鸡,一边在倾听他的故事,老蒋这一说就是足足两个小时,我们一直从他被他老丈人捡到抚养成人,然后他跟着他老丈人跑船直到他老丈人去世,他选着放弃跑船人

    这行一切的一切我们都听得津津有味,不过老蒋可能也是讲的有些感触了,他时不时会深深的叹一口气,然后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点着,这期间我一直都没人打扰他,因为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我能做的就是当一个安静的倾听者去倾听那个跟我诉说往事的人

    只有这样才是对他最有力尊重跟支持,所以有句话说得好,你的一个朋友能跟我铁到什么关系,就看他能不能静静的看着你装逼,然后在最后再鼓上一掌,这种支持往往只有最好的哥们跟自己的发小死党才能做到,一般的朋友也仅仅只是一笑而过而已。

    所以不管是我还是天佑三人都没人去插上一嘴,至于文远他也因为被老蒋述说的往事给带了进去,现在整个驾驶室都陷入一种沉闷的气氛,不过这点却难不倒天佑,这家伙一见气氛有些尴尬,他便先哈哈一笑,然后用一种带着幸灾乐祸而且表情很夸张

    的看着老蒋,老蒋被天佑这么一弄也是摇头无语,不过很快他就摆脱了阴霾,给我们各自倒了一小杯白酒后举着酒杯对我们说:“我蒋深在此多谢各位兄弟肯冒着风险帮我这个忙,我蒋深不会说太多矫情的话,这杯酒我先喝了。”老蒋说着就把他酒杯

    一面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把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接着道:“人生一世能有几个知己?我蒋深能遇上各位是我的福气,如果以后各位有什么能让我蒋深帮忙的尽管说,那怕啥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

    “得了吧,你还赴汤蹈火呢,不是我说老蒋,你落伍啦,这年头不流行这个啦。”我看着老蒋一饮而尽的白酒,知道他这一番话是发自肺腑的,他这种人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从他对他那个败家娘们不离不弃的态度来看,老蒋就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

    其实我也明白老蒋对他那个败家娘们很无语,同时我也能看得出老蒋对他老婆已经不存在爱情这玩意了,他眼中有的只是亲情跟怜悯,老蒋是个被抛弃的孤儿,老蒋能有现在这江湖地位,跟财富,都是他老丈人一手给的,他这么做除了

    是报恩外,就是对那家人的亲情了,所以老蒋这番话我听着很感触,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调侃了他一下。

    “对呀,老蒋你落伍啦,咋们什么关系对吧,要报恩,给哥们我来个十困八困毛老爷,这就是啦,哪里还用什么赴汤蹈火啊。哈哈.. ...”子蒙见我调侃老蒋也在一旁跟着调侃起老蒋来,不过他说到最后愣是没忍住噗嗤的一下就哈哈大笑起来。

    子蒙一笑声出口,顿时整个驾驶室的人都赶着哈哈大笑起来了,我们这一顿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这顿饭就在我们一群人哈哈大笑之中收尾了,我看着已经有点西斜西下的太远顿时就有些迷茫,我这一次出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对是错,也不知道

    这次行程会有什么危险跟变化,以往我都强烈压制着心中的不安,跟这些不好的想法念头,我就是生怕自己想多了,有些事情会随之而来,所以我一直对这些都是抵触的,可现在看着西斜的太远,我渐渐觉得可能选着揭开这个尘封的谜团是错的。

    “喂,想什么呢,喂,想什么你。”就在我靠着船沿边看着西斜的太阳入神的时候,封龙一把把我给从沉思中推醒了。

    我被封龙一推顿时也反应过来,看着他沉思了一会就反问:“没想什么,怎么了。”

    “你看,这台风比我们想象的要来的快啊,你的信息也不很准嘛。”封龙见我有些心不在焉不由多看了我一眼,不过见我什么事都没有他也没多问,把手机递给就说。

    “还真是,看来我们要早做打算了。”我一看封龙手机上的信息,顿时心中就不由一阵狂跳,只见手机上面的信息是一条新闻,应该说是一跳气象新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