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水中三煞
    “进,但我们不能就这么贸然冲进去,这些鬼藤蔓和血海虫可不是一般的玩意,在没想到妥当的办法之前,我们还先静观其变,况且台风也还没真正到来。”我暗中瞟了一眼在场所有

    人的神情,发现他们都是一脸面色凝重的样子,也只有我是隐隐中带有一丝兴奋之意。

    “不对呀,”封龙果然是个心思缜密的人,我的一言一行也没逃得出他的法眼,只见他好奇的看着我,然后又望了望身后那一片血色的海洋,一脸怪异不解的对我问道:“你兴奋个啥啊,我总感觉你好像有些什么不对劲啊。”

    “嘿嘿,哪有。”我见封龙的话一出口,众人的目光都朝我投来,顿时我就故作镇定的说道:“我只是对现在这情况有些担心,老实说如果这些血海虫一直盘旋在龙角摊水域的话,就算明天台风真正到来,那我们想冲进去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我慌忙的岔开了话题,生怕他们看出我的异样,老实说看到这满江的血色海洋,我就知道这会我选择帮老蒋是帮对了,说不定我们这有可能揭开一个万古不见的秘密,不过在我还没确定心中疑惑的同时,我也不敢贸然把我心中的猜想告诉他们

    毕竟这涉及到史学界一直存在争议的事情跟人物,所以我目前也只能把好奇心压在心里。

    封龙见我很快就收起那一丝隐隐的兴奋之意,他又面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不过他见我错开他的眼神,他也没多问,只是自顾自的沉思了

    一会就对我们说:“我建议今晚留人守夜,毕竟台风就在今晚登陆了,而且我们距离这些鬼藤蔓和血海虫如此之近,我总有些不太放心,留个人守夜会比较安心点。”

    “今晚我来守夜把。”封龙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人站了出来,我抬头一看发现这人居然是一直默不作声的文远。

    “不行,今晚还是我来守。”我看了眼文远,对他摇摇头说:“这鬼蔓藤和血海虫非同一般,如果它们今晚朝我们瞟过来的话,那我们有可能都会没命。”话到一半我就看到文远似乎还想有什么要说

    我知道文远是个好强之人,他跟子蒙这货一样都不是个能老实安分待着过日子的人,这段时间他都是只负责开船,现在看到这种诡异场景,他自然想表现一下,不过我却没他机会,毕竟鬼藤蔓下面可是勾着水尸的,这玩意说白

    了就是僵尸所以就算文远武义再好,他也对付不了这些玩意,我只能辛苦一点,先守住今晚,况且我心中已经隐隐了有了一个想法,我估计这些鬼藤蔓跟血海虫不会出现在龙角摊很久,它们的出现可能并非是偶然。

    “得了吧,你如果不放心,那我跟文远今晚一起守夜,你明天还要干活呢,如果休息不好,怎么带我们这龙... ...”

    “行啦,都不用争了,今晚你们都去睡觉,鬼藤蔓不会过来的,放心吧。”就在子蒙想要跟我反驳的时候,突然一旁的赢老就打断了他的话,只见赢老吧嗒吧嗒

    的抽着旱烟,然后用他那一口苍老的语气缓缓的对我们说道:“鬼藤蔓虽然是妖物,但却不带灵智,这种东西不会选择性的攻击人,同样也不会针对性的攻击人,鬼藤蔓在脱离入水的古树后,就已经是无主之物

    这些玩意只会跟着水流而走,所以就算这些玩意偶尔会出现在江河,它们也会随着水流一直被水冲到大海去,而我们现在是在龙角摊的对面,就算那些鬼藤蔓能出龙角摊,你们觉得它们能逆流飘到我们这里来吗?”

    “不对呀,老爷子。”天佑似乎听出了赢老话里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听完后顿了顿自顾沉思了一会就对赢老问道:“如果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如果这些这么多的鬼藤蔓一担随着水流往海里飘去,那它们会不会也有可能

    被水流冲到某个区域的岸边或者人群居住的地方去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么多的鬼藤蔓一担随着三江往下河漂,这后果可不是一般的小啊。”

    众人此时脸色都是一变,被天佑一提醒现在所有人并不是担心起自己的安危,转而是担心起这些鬼藤蔓会不会就这么随着三江被水冲到下游去害人。

    “不会的,这个你放心吧。”我见众人脸色都不是很好便笑着说:“鬼藤蔓其实还有个名字,鬼拖人。”

    “鬼拖人?什么是鬼拖人?”老蒋的徒弟三娃比我小几岁,平时他没事的时候总喜欢缠着我,让我教他一些分金辩水啊,或者将一些关于盗墓的事,可能他这么做是他对这些好奇,也有可能是老蒋指使他这么做的

    不过我也没在乎,这小子想要在我身上偷师那可每这么容易,现在我话音刚一落,三娃就忍不住兴奋的问道。

    我笑了笑就说:“河里面有三种恐怖诡异的人形东西,一种是水中无常,这种玩意,在很多地方又有很多不一样的名称,有的叫水猿,有的叫水狗,还有的叫水童子,不过大多都把它称呼为水猴子,这水猴子

    也是跟人一样,长着人的身子,不过它们却是猴子的脑袋跟四肢,传说水猴子并不是水鬼,而是一种未知的生物,就我知道这种玩意是汉朝以后,不知道怎么个就在全国冒出来的,我怀疑这玩意是人和动物杂交生出来的

    杂种生物,我曾经就在一些孤本上看到一些关于水猴子的记载,里面就有提到过水猴子是人跟动物杂交出来杂种,所以我倾信水猴子并非是水鬼,而是未知生物的说话。

    第二个就是水中倒尸,水中倒尸比较诡异,这种玩意在别的地方很少,可在黄河和长江流域就特别多见,倒尸特别是在黄河三门峡那段传说最为广泛,倒尸说白了它就是死人,不过要形成倒尸

    也并不是这么容易的,倒尸必须的生前带着极度怨气而亡的人死后一口气卡在喉咙咽不下淹死的人才会形成,而这口气在道家里面又成为怨气,这口怨气囤积在尸体体内吐不出来久而久之尸体就会发生尸变

    这种带有怨气之人死在岸上,它起尸后就是人们常说的僵尸了,但如果是死在河里那就会形成倒尸,为什么叫它倒尸,因为这种东西死后会在它死去的那段江河区域不停的在河底行走。

    所以说人为万物之灵,可一担人死后,这灵智就消失了,那些已经成为僵尸的尸体更是没了人的意识,僵尸也只会寻着气味而行,所以倒尸在死后沉入江底会一直在它死去的区域不停盘旋,就是因为它曾经死的地方

    有它的一丝气息,所以它才会不停的在河底行走,这种倒尸很是诡异有时候它会逆着水流在水底行走,有时候会顺着水流在水底徒步而行,一担倒尸遇上坠河或者逆江之人,那就会被它们拉入江底直接淹死

    这种玩意才是人们常说的水鬼,也叫倒尸,因为倒尸这种玩意能逆着水流在河床下行走,所以倒尸的名称才由此而来,最后第三种就是水中鬼藤了,鬼藤是什么我就不必多说,之前赢老已经跟我们讲过了

    我要说的是鬼藤为什么会被称为鬼拖人,因为鬼藤一般情况不会露出水面的,这种玩意除非在天地大变,或者风水异常的情况下,它们才会浮出水面,而之前天佑说的,鬼藤会不会被水冲到某个岸边,这种说法也是不存在的

    鬼藤是极阴之物,它们虽然没有意识但却喜阴,所以鬼藤就算被水冲到下游,它们也是会牢牢地吸附在江河最中心的河床底下,然后随着水流一直被冲到大海,因为每一条河不一定是河中心最深,但每一条河阴气最重之地

    必定是河中心,所以鬼藤蔓如果脱离了龙角摊水域,我们也不用担心那些,之前到是我想多了,还是江老的辣啊,赢老一番话让我受益颇多,我们只考虑到了诡异之事,但忘了该有的物理原理了。”

    说完我朝一旁的赢老恭敬的点点,赢老见我一副受教了的表情,他也是难得露出一丝笑意,只见赢老呵呵一笑后就看着我说:“难得啊,你小子小小年纪就能有这见识,看来家世也非同一般把。”

    “赢老说笑了,我就自学成才,哪有什么家世啊。”我见状微微一笑避开了这个话题,赢老见我这么说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他就收起了他那一丝疑惑的表情,又恢复了他历尽沧桑的淡然面容。

    “我靠这些鬼东西这么可怕啊,幸好我们只是遇上一种。”子蒙此时听完也是暗暗心惊看着我就说:“那要是明天这些东西还在怎么办。”

    “在也要进。”我环视了众人一眼,目光坚定的说:“水中有三煞,一煞无常,二煞水鬼,三煞血虫,这三种玩意,水中无常最恐怖,水中倒尸最诡异,水中鬼藤最神秘。也庆幸我们

    是遇上水中鬼藤要是遇上前面两种,那我们这趟还真过不去了。”

    “那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准备准备把。”老蒋这回到是没插一句话,我发现他此时对我已经隐隐有些尊敬,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那番话的原因,不过我也空没多想,因为龙角摊水域在我们聊天的那会又起变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