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地理五诀
    “不过... ...”

    “不过啥啊,你别墨迹赶紧说。”我话语间故意停顿,正想该不该告诉我家不止有《肇域志》古籍,甚至连那四册丢失的残卷也有时,突然天佑又忍不住对我不爽的说道。

    “罢了,反正跟他们说了他们不懂。”我想了想心里就有了打算,其实在我说出我家藏有《肇域志》的时候,除了赢老明显有一丝不同寻常的反应外,别人都是一副见惯不惯的样子。

    特别是天佑几人他们也知道我家存有很多古籍,所以他们压根就不当这是一回事,反而是我有些多虑了,算我现在说出我还有《肇域志》残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通之后我正了正身子就说:“不过《肇域志》虽然是一本神书,但它跟山海经一样,都是一本无法以正常人视角来理解的书籍,《肇域志》是顾炎武在明朝末年撰写的书籍。

    顾炎武为了写《肇域志》历经二十余载,游遍整个古中国山川大陆,再借阅各个地方的县志和风俗编写而成,《肇域志》大致的主体是借鉴《明统志》大纲而改来。

    不过《肇域志》里面光怪陆离的东西又比《明统志》多了很多,同样一些不为人知或者一些王侯古墓《明统志》里面没有,《肇域志》却有一笔的带过的提到。

    这本《肇域志》曾经在乾隆年间被示为**,因为这本书籍涉及到一些太过不为人知的玩意,这些东西有些可以影响到当时的国运跟皇帝的气运,所以被乾隆封禁了起来。

    在乾隆时期《肇域志》被分为上下两册,一直被存放在两京布政司处,后来在乾隆末年,因为南京布政司一场大火,把下册部分烧了一半,而这一半里面就却少了,北直隶和江西、四川、广西等四个部分。

    这四个部分里面广西册就正好有提到了关于赵佗的墓,因为乾隆年间南京布政司的一场大火,把很多古籍和文书都烧了个精光,再加上清朝自成立以来对于文献历史古籍都还没整理过。

    所以乾隆就下令开始修缮文献历史书籍,之后就有了纪昀等360多位高官,学者编撰3多人抄写耗时十三年编成的丛书,分经、史、子、集四部,故名四库又称四库全书。

    再后来四库全书就分别被收藏在了,紫禁城文渊阁、辽宁沈阳文溯阁、圆明园文源阁、河北承德文津阁等这四个地方珍藏,不过可惜《肇域志》因为是一本神书这本书籍后人无论怎么样也再也补不全。

    所以《肇域志》就一直是残缺的书籍,这也让《肇域志》这本神书名不见经传,至于《肇域志》此书为何能让人知晓,还是因为2008年3月《肇域志》入选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至此《肇域志》才真正的进入人们的视野,不过现在国内现存的《肇域志》全是抄本,仅云南省图书馆、四川省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存有,想要看《肇域志》就只能去这三个图书馆了。

    而且这种古籍一般都是封存着的,人家还未必会借给你看,至于现在民间的流传的版本嘛,都是自娱自乐翻版出来的扯淡书籍罢了。”

    “我靠,抄本都能被收录那么正本不是更值钱吗?而且照你这么说的话,这些古籍还是古董咯。”子蒙听罢顿时如打了鸡血般兴奋。

    “滚,别丢人现眼,你除了钱就不知道别的了吗。”封龙听罢也是没好气的瞪了子蒙一眼,然后转过头很好奇的看着我,其实他以前也看过我那些古书籍,但他对于这些神神鬼鬼的玩意他以前是不相信的。

    所以这些书籍他自然也看不下,这么些年来他只知道我家有很多古籍,但具体都有什么书他是一概不知,现在他的世界观变了,反而对这些古籍有了一丝兴趣便连忙追问我:“我说周凡,你这些古籍都是怎么来的,你家老爷子有跟你讲过吗?”

    封龙的话可能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他们也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有那些失传的古籍,现在也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这个嘛?”我见一群人像看羔羊似的看着我,便故作沉吟的思考了一会然后才缓缓的对他们说“别的古籍我还真不太清楚,不过这个《肇域志》我的确知道它的来历。

    说道《肇域志》有一个人我顺带提一下,这人就是清代风水大师赵九峰又名:赵玉材,赵九峰是乾隆年间人,他的平生我就不多说了,还是那句话想了解自己百度去。

    赵九峰有一本风水堪舆界的巅峰之作,这本书也被风水堪舆界称为教父界别的教材,就是《地理五诀》,嘿嘿,这本地理五诀,我这儿也正好有。

    而且还不是翻本,是赵九峰亲自撰写的原稿抄本,但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现在很多人知道赵九峰撰写《地理五诀》的时候,是跟他四个徒弟一起撰写的。

    但却不知赵九峰在撰写这本堪舆界神作之前,曾经去借阅过《肇域志》,而恰巧赵九峰因为很喜欢这本《肇域志》便偷偷的抄录了下来。

    说来也真是上天可怜这本神书不希望它绝迹,当时南京布政司的司政官正好是赵九峰至交好友,赵九峰这才有借阅《肇域志》的机会,赵九峰借阅了《肇域志》后便撰写出了《地理五诀》。

    随着《地理五诀》的出现,赵九峰立马就在就当时名声大振起来,赵九峰撰写完《地理五诀》后也学着顾炎武开始游历天下,后来我祖上无意间跟赵九峰相遇,当时我祖上虽然会点风水但算不上大家,不过相人一术却是一绝。

    听我爷爷说,我家祖上跟赵九峰后两人相谈甚欢,之后我祖上又以一本《相门神印十二宫》的奇书,换了赵九峰当时手上的四本大作,其中一本就是《肇域志》,剩下三本全是风水堪舆界的奇书,《地理五诀》你们见过我就不说它了。”

    说完我目光就朝天佑三人看去,因为他们也曾经就见过我那本《地理五诀》,这本书我没事的时候,就天天抱着看,他们来找我自然也见惯不惯了。

    现在子蒙知道了这些古籍的珍贵之处,更是舔着脸找我借阅,“你曾经给我看的那本破破烂烂的《地理五诀》这么值钱啊,嘿嘿,哪天再借给我看看呗。”

    “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敢动我家古籍不用我收拾你,我家老爷子就把你废你。”我没好气的瞪了子蒙一眼说:“当年我祖上用一本奇书换赵九峰手里的四本奇书已经算是占大便宜了,谁知道后来赵九峰游历回来又撰写了一本《阳宅三要》,之后更是无条件的送给了我祖上。

    所以现在我所学的风水术基本都是从这些古籍上得来,当年剩下的另外三本也是极其珍贵的古籍,老实说我爷爷就曾经跟我说过,一本《青囊经》就足以媲美我祖上那本《相门神印十二宫》。

    不过我祖上楞是用一本奇书博得赵九峰青睐换来了五本神作,还有一本就是《葬书》这本书有多珍贵就不用我多说了,最后一本是明朝钦天监撰写的古籍叫:《钦天御龙术》。

    这本古籍也是一本有违常理的古书,它里面提到的风水,天象和大地灵脉,全是不按正常套路出牌的思维,此书只有一个用处就是寻龙脉,是一本以龙脉断气运的奇书。”

    “我去,想不到你家还有这么多好货,不过可惜我也看不下。”子蒙此时也知道他想打我家那些古籍是不可能的,便不再抱着鬼迷心窍的发财想法,只见他翘着二郎腿一边抽烟一边有些漫不经心的对我说:“你还是说这里为啥是赵佗墓把。”

    子蒙再次把话题转回赵佗墓,一群人也又开始全神贯注起来,我见状连忙朝他们挥挥手说:“今晚就先到这儿把,再聊下去,都可以吃宵夜了,你们不饿我可要饿晕了。”说完我没好气的瞥了一群瞪得两眼贼亮贼亮的众人。

    “行吧,那就先聊到这儿把,你们等会我去弄吃的。”老蒋这时候也站出来替我说话,可能是他自己也感觉到饿了,说完老蒋便起身朝厨房去。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五个小时,我们一群人从夕阳西下一直聊到了晚上十点,这时我才感觉到一阵腰酸背痛,天佑几人一个个也都站起来上厕所的上厕所,出去透气的出去透气。

    不过唯独赢老还是一直坐在原位一动不动,只不过我发现这老头目光却一直没离开过我身上,他一边抽着旱烟,一边饶有深意的打量着我。

    我被赢老头看得受不了,也打算出外面出透透气,谁知道我刚起身,就听到赢老对我喊道:“小子,你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你跟我来。”

    我抬头一看发现这赢老头还真是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家伙,这老头说完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就自顾自的起身朝船尾走去。

    我见状只有无奈的摇头跟上,因为没办法啊,再怎么说人家也是长辈,而且我感觉这老头好像有什么大事要跟我说似的,况且现在也还没到吃饭时间,我闲着也是闲着。

    只不过我对着赢老头有点排斥罢了,但想来想去还是先看看他有什么话的好,于是我又加快了脚步追上赢老忙问:“赢老您找我有什么事啊?”

    赢老此时已经站在船尾,见我询问他抽着旱烟看了我许久才缓缓的对我说:“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帮个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