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三姓村
    我好奇的看了赢老头一眼暗道:这老头该不会是有什么别的阴谋把?赢老见我好奇的看着他也不会说话,而是也在静静的打量着我,好像是在等我答复似的,我见状嘴上也跟着问:“不知道,赢老找我帮什么事?”

    “既然你娃子开口了,我也不跟你客气。”赢老头一改往日苍老气势转而便的凌厉起来看了我一眼说:“我想你去帮我探一个墓。”

    “什么?又是进墓?”我一听顿时一惊,看着赢老头久久说不出话来。

    “没错,我跟着蒋娃子就是想有一天能借他的人脉再次进那个地方。”赢老说着双眼渐渐重归浑浊,只见他顿了顿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破旧的帛书说:“这是我唯一能带出来东西。”说着赢老头把他手里那张破旧不堪的帛书递给了我。

    我接过帛书一看,顿时整个人浑身就一颤,因为我发现这张破破旧旧的帛书是一张上古时期的玩意,也就是说这张帛书是夏商周时期的东西,一担涉及到这上古三朝就意味着这里面会存在很多的秘密,也正因为夏商周的神秘,所以青铜器才能问鼎

    古董界至尊的地位,这也是古董界为什么会有三件陶瓷不如玉,青铜古器为至尊的说法。现在这张帛书我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张西周中晚期的东西,上面篆刻着全部都是钟鼎文,当然其中还有一部分是用最原始的象形文字篆刻的,这张十厘米

    大小的帛书上密密麻麻的篆刻着四五百个文字,这些文字虽然大部分我都能认识,但现在乍一看上去,我还真什么都看不出来,不过里面有一句话还是第一时间就进入了我视野里,这段话是篆在帛书的右下角,上面是这么写的:承天之运,替天守之。

    这句话因为跟全文篇幅有很大区别,这张帛书四四方方,长宽应该也就在十几厘米大小,上面一行行的字迹都是以竖排的方式从右边排列到左边,纵横每个段落都有十二到十六个字,开头的第一句我理解的应该是:天年历乾元月寅某时恶龙闹黄灾

    两河土人故受水困,死三万一千两百有余。我刚看到第一句立马就惊得不敢在往下看了,因为我还怕我一不小心会挖出一个惊天大秘密来,我连忙看了四周一眼,发现现在船尾只有我跟赢老,这才小心翼翼的把帛书撰在手中,然后看着我面前这个

    苍老的老头问:“赢老,您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您有这玩意还跟谁说过吗?”

    “放心吧,这东西除了我,只有你见过了。”赢老见我一脸谨慎的样子便笑了笑说:“这章帛书我收藏了四十多年,到现在快半辈子了,我知道如果我在不把它拿出来,那可能再过上个三五年,它就要跟我一起进棺材了。”

    赢老边说还边感叹岁月变迁时光飞逝,我知道这章帛书让这老头想起了某些回忆,所以我没打扰他,只是静静待在一旁,这种时候做个安静的倾听者是对诉说者最尊重的行为,果然过了好一会,赢老才从回忆中缓过神来,只见他

    两眼盯着我手里的帛书说:“我这一辈子都是跟河水打交道,这东西也是从河里出来的,我之所以想请你帮忙我探那个墓,是因为它里面存在一个大秘密,一个可以颠覆世界的秘密。”

    我一听身躯不由又是一颤,赢老头的这话太过震撼了,这一个能颠覆世界的秘密,如果这秘密让我知道的话,那我岂不是能颠覆世界?不过我这种愚蠢的想法,刚冒出来又被我的理智打打压下去了,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

    不管是科技还是人们是思维和想法,都已经不是几千年前古人的可比的,可能赢老说的那个秘密在当时真的能改变世界,或者颠覆世界,但现在还真的未必就能办到。

    想通之后我便摆平了心态,只不过心中还有些疑惑,于是便的对着我眼前的这个老头问:“赢老,您还是把所有事情都跟我讲一遍把,现在这没头没尾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就算想帮你也不知道该从而下手呢。”

    “唉.. ...”赢老见我这么一问,反而是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他拉着一股意味深长的语气说:“此事说来话长了,这还得从我祖上说起... ...”

    我听着赢老给我讲的往事,不由深深的被震撼了,因为这老头的一生实在是太丰富,不,应该说这老头的经历太过波澜壮阔,他的一生经历过九死一生,挚爱离别,兄弟舍义,至亲赴死,落魄乞讨可以说他的一生

    除了没经历过大富大贵外,一切的酸甜苦辣他都尝试过,也难怪这老头不管见到什么场面,遇上什么事情,他都能保持一副镇定自若的常态,这不是装逼,而是一种人生的历练,一种看淡风云的表现。

    老实说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赢老原来不是姓赢,而是姓白,叫白赢石,人称臭白石,这外号是别人给他起的,赢老在跟我说起这个外号的时候,表情还不由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我知道这老头也有可爱的一面

    他并不是什么一副都看谈人生的人。白赢石是河南黄河两域人,他家住在三峡下游的一个小村庄,那个小村庄人口并不多,只有两百来沪人,全村只有三个姓氏,一个是何姓,一个赵姓,另一个就是白姓

    他们村子因为人口姓氏特殊,所以外人称做三姓村,其实赢老那个村庄原来是有名字的,不过因为他们村庄有一个古怪的规矩,就是:不留外乡客,不收入赘郎,生女不远嫁,男儿不外赘。这个规矩说的就是他们村子

    不留外乡客,不收外来入赘的男儿郎,村里面有女儿的不能远嫁,有儿子的不能入赘到外地去给人当女婿,这个古怪的规矩也导致了他们村子一直以来都是这三个姓,几百年来从来都没变过,所以原本的村子名称早已经不用

    被别的村子的人称呼为三姓村,赢老就是三姓村的一员,他们村子世代只靠两种手艺混饭吃,一种是黄河手艺人,一种是黄河护河工,手艺人换做南方的说法就是跑船人,至于黄河护河工,说白了就是专门治理黄河水患和祭祀的人。

    赢老的村子以出生之地定位日后究竟是当黄河手艺人,还是黄河护河工,他们村子不管男女老少,基本有一半时间都会呆在河上过日子,甚至有时候会好几个月都在船上度过,三姓村的人如果是出生河上,那名字就会取代带水,带溪字为名

    如果是出生在岸上就会取代山石,或者泥土的字为名,比如赢老就是出生在岸上的,那一年赢老的娘因为怀了他跟他一位哥哥和一个弟弟,赢老排行老二,可以说怀的是一三胞胎,因为三胞胎负重太厉害,所以他娘也就没跟着赢老的爹在跑船

    不过这也仅仅是赢老他娘而已,他们村子有规定,妻不离夫,子不离母,所以在他们村子就算是女的怀了孕了,只要丈夫出船她们也得跟着,但赢老他娘却是例外,不过正因为他娘没跟赢老的爹一起跑船,赢老就在岸上下了下来

    他的哥哥叫白山,他叫白赢石,他的弟弟叫白赢磊,所以他们白家有山石磊三兄弟,不过他们的父亲却希望他们能一个黄河手艺人,赢老的爹叫白天河,他爷爷叫白浪,他们家世代都是手艺人,到了赢老这代他爹自然也想要

    他们儿子传承手艺人这行当,所以就算赢老他们三兄弟,就算是在岸上生的最后也做了黄河手艺人,不过可能是上天注定,赢老十五岁那年跟着他爹在跑船,谁知道那一年居然发大水,把整个村子都淹了,村子两百多户人

    只有仅存的不到二十护因为是冒着雨季出船然后活了下来,正好赢老他们一家就是如此,后来等大洪水停了之后,赢老的爹才发现自己的老父亲始终了,整个村子虽然被水淹了,但死去的人都没有被大水冲走

    所有人死像都很诡异,一个个都是躺在床上,或者躺在家的院子里被淹死的,不过更诡异的是,那场大水一发就是五天,整整五天时间整个村子都被大水淹没,但那些村民虽然被泡在水里,但没有一个人有浮肿

    更让人不解的是,那些人居然还死像都很安逸,而且身子除了浑身都是黄河水外,一点泥沙都没有沾染上,这种诡异的死法让剩下的二十多户人都惊呆了,更是把年幼的赢老头吓的有了童年的阴影。

    后来这二十多人在殓尸的时候,就发现了赢老的爷爷白浪不见了,起初白天河还以为是被大水冲走了,但住转念一想也不对啊,为什么只有他爹被大水冲走了呢?

    这么一想赢老的爹白天河也觉得事情不对了,因为白浪正好是三姓村的当代村长,他们村子因为诡异特殊,每一代的村长都等于上一代村长指定的,而且这个村子只能是三姓族人里面的族长人选才能继任下一任村长。

    现在一村子的人都死绝了,可唯独他的父亲不见了,这让剩下的二十多户人都对赢老一家产生了猜疑,赢老从小就知道他们村子的特殊,而且身为一村的村长更是掌握了很多他们村子自古传承下来的秘密。

    这些秘密都是历代村子口口相传,但身为三姓村的一员,他们就算不知道,却也听说过一些流言蜚语,那些活下来的村民当时一琢磨事情,就把枪口都对准了赢老一家,让他们说什么也要把事情给弄清楚

    不然就把他们赶出三姓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