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黄河龙穴
    赢老越听越心惊,因为他爹跟他讲的事情已经超乎了他的认知,甚至让他感觉到了有些迷幻,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想不到居然会发生在家人身上,甚至是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白天河跟赢老三兄弟说了一个上古传说,讲的是炎帝和黄帝在逐鹿之战后把蚩尤五马分尸,尸身埋葬于天地五处灵脉后,分别派各自手下镇守的故事,而这五处镇守天地灵脉的后人,其中有一脉就是他们白家。

    当年蚩尤战败后,黄帝命手下大将大鸿招来五名战将,在逐鹿战场把蚩尤当众五马分尸,传说分尸蚩尤的哪天无际的逐鹿古战场上阴风怒号,暴雨狂风,日月无光,让人分不清楚是昼还是夜。

    在战场的核心处,有五匹神骏的天马正不断的跳起向前奔跑仰天嘶叫,坐在这五匹战马上的是五位全身铜光闪闪身披铠甲的将军,五人威武万状一副凌厉的目光正冷冷的盯着前方。

    此时他们正拼命的用鞭子抽在马屁股上,催迫与自己在战争中血肉相连的爱马向前方奔去,这五匹战马每匹马上都系着一条粗及儿臂的索子,索子另一端紧绑在地上挣扎体型狞猛战士的头和四肢上。

    这战士浑体甲胄,体长十尺过外,四肢像树干般粗壮,两眼凶光四射,就象天上的闪电来到了眼内,他的右手仍紧握着一把长达六尺,血芒灿动的重刀。

    使人可以想象出他被制服前,在战场上纵横不败,杀得敌人血肉横飞的可怖情景,五匹战马此时正声嘶力竭的在,古战场上奋力向着不同的方向跑去。

    随着战马的嘶吼,那个被困在战争中心的巨人也发出令人心颤的怒吼,每一吼叫他都运力挣扎,那缚在他四肢和颈项的粗绳虽然蹬得笔直,但战马却还是无法往前再进一毫,甚至隐隐还有被那巨人给拉回来的趋势。

    混沌的古战场上迷漫着让人窒息的气息,成千上万的士兵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战场中心的那个巨人,此时的古战场昏天烟地,一股股阴风正在战场上不断肆虐,但在战场中却是雅雀无声没有一个士兵敢说话,只有那一匹匹战马的嘶声力竭的嘶吼。

    时间在一点一滴过去,那五匹已经被那骑在它们身上的将军用绳子打的伤痕累累,可就算如此还是无法撼动那古战场中心的巨人,就在战马快力竭的时候,突然对面的高台上出现了一位,一个身形雄伟的战士。

    只见他坐骑龙马,身披锦衣,头带龙形头盔,手握一把金光闪闪的长枪,那男子气势迫人,一股无形中的威严在他身上慢慢散发出来,使人有种要膜拜的冲动。

    他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整个战场沉闷的气氛,所有的将领在看到他出现后无一不兴奋,有的甚至已经单鞋跪地,朝出现在高台上的男子跪拜起来。

    那男人此时正静静地高踞台上,冷冷地以君临天下的丰姿,俯视着他死敌的末日,不知道何时突然在战士中有人高喊了一句,:“蚩尤必死,黄帝必胜。”

    随着这一声嘶吼,整个战场的气氛也随之改变了,只见古战场上所有的战士全部都单膝跪下,然后他们疯狂地呐喊着:“蚩尤必死,黄帝必胜。”

    一声声呐喊声震动着整个古战场,让原本被乌云笼罩的古战场都随之色变,那一声声高亢的声音好似发自心灵的怒吼,让隔着大山后的黄河都沸腾了起来。

    不过地上的蚩尤却不被那高亢的声音所摄,只见他微闭双目任由那五匹天马拉扯他的四肢,就这样过了一会,蚩尤在众战士发出那一声声“蚩尤必死,黄帝必胜。”时。

    他突然猛的睁开双目,一道殷红的血光不由从蚩尤的双目直冲云霄,接着蚩尤忽地轰雷般暴喝一声,顿时地动山摇,四周的战士受其气势所慑一齐向后退去。

    原本围着蚩尤的一圈战士也纷纷散开,古战场中心更是露出一大片空地,而之前那一声声高亢的“蚩尤必死,黄帝必胜。”声音也停止了,被蚩尤一人的爆喝,盖住了成千上万战士的怒吼之声。

    这种以一人之姿抵挡天下群雄之态,古往今来只有蚩尤一人能办到,此时古战场上的人无一不被蚩尤的气势所震慑,不过唯独一人只有他在蚩尤的爆喝声中不动如山,有的只是眼中射出的森冷寒芒,这人正是黄帝。

    只见黄帝骑在龙马之上,举着手中的长枪昂指着下面的蚩尤,冷冷的说了句:“杀。”这杀字出口,犹如言出法随般,不断的回响在整个古战场的上空。

    随着黄帝的杀伐之音出口,那五匹战马好像得到了某种力量般,比起原先顿时凶猛了很多,只见那五匹战马一声长啸后,就如发了疯般齐齐的向各自前方狂奔而去。

    但蚩尤也在黄帝发出杀伐之音后,眼中射出火焰双眸阴冷的盯着站在高台上的黄帝,随着战马的长啸,蚩尤也猛的发出一声狂吼。

    那五匹战马在蚩尤四肢用力收紧的情况下,被狠狠的给拽着拖了回来,尽管将军狂喝,健马怒嘶,依然不能改变那倒退的步伐。

    那四匹战马以蚩尤为中心,被硬生生的被拖回了蚩尤身边,这惊天地泣鬼神情景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不过蚩尤也付出了血的代价。

    只见蚩尤身上多了百多个伤口,在战马被拖回来的瞬间,那些伤口一齐涌出了鲜血,但他仍像一个永远杀不死的恶魔般,不断的发出一声声震天的咆哮。

    就在蚩尤以一人之力抵抗五匹天龙马时,突然天空裂开,一道电光猛然劈下来,只见原本战在高台上的黄帝离马纵上半空,一跃就从高台上跳下,他手中的那把金光闪闪长枪,也如风雷擎电般破入蚩尤的胸甲,贯穿了他的心脏 。

    这一枪让蚩尤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蚩尤也在这一枪之下,永远的闭上了他那能望穿幽冥的双眼,不过就算如此那五匹战马还是不能把蚩尤的尸体给五马分尸。

    黄帝见状沉思了一会,接着只见黄帝拔出他腰间的佩剑高举空中誓言道:“本皇帝以诸天众神正义之名,赐蚩尤你五马分尸极刑。” 至此蚩尤的四肢才一松,登时五匹健马奔出。

    只见砰地一声血雨漫天,蚩尤肢体应声分裂,残体分成五截,四肢被其他四匹健马拖往四个不同方向奔去。

    黄帝看着远去的骏马,举剑呼道:“将蚩尤的身体拖往天之崖,海之角,我黄帝以苍天作誓,咒,尔将永不能复土,尸不能重归。”

    蚩尤的四肢被带往天涯海角,不过蚩尤的巨大头颅却已被拖拽出一哩之外,黄帝立誓时,蚩尤头颅紧闭的眼目一齐睁开,狞笑喊道: “黄帝!我一定会回来。”

    黄帝为了不让蚩尤重返人间,便把蚩尤头颅镇压在黄河龙穴之内,派应龙守护,并立下誓言,若有人胆敢释放蚩尤头颅,便让应龙施法以水难淹之。

    而蚩尤的四肢分别的葬在了,西北昆仑山脉,东南长白山顶,南边九幽北海之下,还有一处在太行山和秦岭交界地,这五处地方分别也有五个黄帝手下后裔之人镇守。

    而他们白家就是镇守黄河龙穴的黄帝将领后裔族人,那次大水的起因正是小日本鬼子联合了国内一家盗墓世家闯进了黄河龙穴里面,企图释放蚩尤头颅之魂,让蚩尤苏醒以打乱中国已经成形的形势。

    然后他们趁机赢得中日战争的胜利,不过后来被他爷爷白浪知道,于是白浪联合了何家家族,何凌甫,赵家家主,赵乾元,然后三人也跟着进了黄河龙穴。

    之后白浪以传承守护人的身份唤醒了沉睡的应龙,接着应龙施法发起了水难,把墓里面的所有人都淹死了,接着水难爆发,黄河无辜起了大浪。

    他们村子也因为这场水难被淹死了大半,之后白天河为了寻找真相,他跑遍了黄河流域,最后接触到了一点真相边缘。

    白天河在一次狂风暴雨之中,他终于找到了那处被大水掩盖的龙穴,不过此时已经离村子被淹过了两年,白天河能得知这件事,是因为当时白浪并没有当即死去。

    而是在墓穴里面活了两个星期,最后白浪用血把整个事情经过写在一处幕墙之上,白天河这才得知了所有事情的进过。

    最后白天河在墓穴里面还发现了一处新的盗洞口,白天河发现后知道肯定是有人又闯进墓穴了,不过白天河不知道这闯进龙穴的人是盗墓贼还是日本鬼子。

    所以他又在墓穴里面守了半个月,之法他发现这些进入龙穴之人,居然还真的有小日本鬼子,于是当时的白天河就打算再次以自己传承守护人身份血祭应龙。

    不过因为他舍不得自己的家人所以才没当即血祭,而且当时的盗墓贼跟小日本鬼子也找不到进入主墓穴的入口,最后白天河在哪里又等一个星期。

    那批盗墓贼跟小日本鬼子这才退出墓穴,不过白天河在他们离去的时候,听到了他们说:等过了雨季后还会再来。

    所以白天河就赶着回来见自己亲人一面,打算在那批盗墓贼跟小日本鬼子再次进龙穴之前,他先进去埋伏好,如果能杀掉那批人最好,如果杀不了就血祭应龙,让应龙再次施法发水难。

    但他也知道水难一发必定会再次危害到村子,所以不管如何他还是要回来,这才有了白天河性格聚变的,赢老听完后久久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知道这是他们家族的使命,但同样他也不愿意他的父亲就这样去送死,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