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慷慨赴死
    现在白家三兄弟,之中只有赢老头脑还算是清醒的,至于白山和白赢磊则完全已经楞在了原地,他们两个没有白赢石那般细腻的心思。

    他们完全被他父亲所讲的故事给震撼到了,此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愣在原地久久不能从故事中反应过来。

    “那你是不是还要走?”就在白天河讲完赢老三兄弟陷入沉思的时候,白天河的老婆先出声了,她虽然也震惊白天河所说的故事,但她更多的是关心白天河还会不会再去那个什么龙穴。

    农村的女人没有这么心眼,她只想要自己的男人跟儿子能平安,一家人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她没想这么多,所以那些话对她老说震撼最小,所以她也是反应过来的最快的一个。

    白天河见他女人满脸愁容的问他,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许久白天河才微微的对着她女人点点头,不过就是因为这个轻微的动作,触动到了白天河女人的神经。

    只见她一把拨开站在白天河前面的白家三兄弟,然后上前死死的抓住白天河的两只手臂不停的摇晃,一边摇晃还一边声嘶力竭的对着白天河怒吼:“为啥?为啥?为啥是你,为啥你要去赴死,难道没有你,这... ...”

    白天河不等他女人把话说完,就一把紧紧的把她搂进怀里轻声的对她说:“对不起,我必须要去,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还要娶你。”

    白天河听着她女人声嘶力竭的怒吼心也渐渐的软了,那种慷慨赴死的念头在这一刻,也有了松动的痕迹,不过就在这一瞬间,他想起了他在外面看到的一切。

    这两年白天河因为寻找白浪消失的真相,不停的在外面奔波,白天河是死心眼的主他不想自己一家人被村子的人诬赖,同样他更见不得他的父亲被村子人诬陷,所以这两年在外面就算吃再多的苦,他也不愿意回家一次。

    因为他知道村子的人对他们一家的仇恨,同时也知道在他没有找到事情真相之前,村子的人不会原谅他,所以这两年不管外面闹日本鬼子有多凶他也敢独自在外闯。

    这里面除了有他一定要给自己一个公道和还他爹清白的因数外,还有他自己也想着出外面去看看见见那个外面的世界。

    白天河虽然是个血性的汉子,但他从小就在三姓村长大,外面的世界他根本不知道也没见过,所以这次出去他也有想见识见识外面世界的心思。

    可谁知道他出去见到的不是盛世堂皇的世界,见到的不是一派安居乐业的景象,而是一副真正的人间炼狱,一个惨不忍睹的世界。

    在这两年里他见识到了什么是生离死别,什么叫穷途末路,更见识到了比狼更可怕的日本鬼子,也正是他这两年的经历让白天河彻底变了,他从一个单纯的山村汉子,变成了一个铁血而且杀伐果决的人。

    这两年的经历更让他看到了日本鬼子的可恨,所以在进入黄河龙穴发现了他父亲留下的那墙血书之后,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理念,不再让小日本迫害自己的同胞,迫害他们的中国人。

    因为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山村汉子了,而是一个见过世面,有着大无畏敢牺牲精神的中国人,所以这个软弱的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他彻底的掐死在他脑海里。

    白天河的女人虽然不知道她的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坚持,但是当她听到白天河毅然决然的话后,更是哭的成了泪人,“好了,别哭了,我给你们讲讲外面的事把。”

    白天河的女人一听也渐渐停止了哭声,毕竟白天河离开的这两年他究竟在外面过得怎么样,还有外面的世界究竟又是如何她也想知道。

    其实三姓村的村民都有想见识外面世界的心思,白天河女人也不例外,至于赢老三兄弟在听到父亲要说外面事情的时候,也不再思考那沉重又让人窒息的问题,转而是满脸好奇盯着白天河。

    “哈哈。”白天河见自己的三个儿子,此时正如一只只等着被喂食小鸡般抬头的看着他不由被这一幕给逗笑了。

    白天河这一笑顿时也冲淡了刚才那沉闷的气氛,不过没等赢老三兄弟开心多久,白天河就开始讲起了他这两年在外面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亲身经历,当白天河讲到,一个上千人的村子被小日本鬼子屠杀殆尽的时候,屋里面的人一个个都不由发出惊呼。

    在他们看来人和人之间相处是很和谐的,而他们三姓村也的确如此,从古传承下来三姓村很少跟外界接触,所以村子里的人也保持了一个淳朴善良的人心。

    这也是为什么当白天河消失后,村子的人会把赢老一家给接回村子住的原因,因为他们天星淳朴,只不过当时因为那场大水灾让他们失去了太多的亲人,而老村子白浪又正好消失,这才导致了他们怀疑白家的导火线。

    但事后随着白天河的离去,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两年对赢老一家也是能帮就帮,不过他们的父亲却刷新了他们对人的认知。

    就这样白天河在回家的第一个晚上,没能享受到热炕头抱老婆睡觉的潇洒日子,而是通宵了一夜给他的三个儿子讲述了,小日本鬼子的罪恶行经。

    这也让赢老知道了他父亲为何会这么决绝的去赴死了,因为一担黄河龙穴出了问题,那么当下的局势就会彻底大乱,虽然赢老只有十五岁,但他看待事物的格局已经跟他的父亲是同一境界了。

    “爹,您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听完白天河的话,赢老深深的知道他的父亲就快要永远的离开他了,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问清楚他父亲还会陪他多久。

    “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白天河平时虽然最器重白山,但他最喜欢的却是他的二儿子白赢石,可能是白赢石从小就读书多的原因懂得道理也多,所以在这三个儿子之中,只有白赢石最能揣摩他的心思。

    所以当白赢石问他的时候,他就明白了白赢石已经看出了他不会在村子逗留很久,所以他索性就直接敞开了告诉他们。

    “什么?一个星期?那,那,那你还会回来吗?”白天河的女人一听自己丈夫这次回来只住一个星期,也有些急了,其实她也知道白天河如果真要去那什么龙穴的话,必定会九死一生,但她还是抱着白天河能回来的希望。

    “不知道尽力把。”白天河可能在这两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就连对他老婆说话也变得有些阴冷,虽然别人没感觉出来。

    但赢老却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他爹的变化,这让年幼的赢老不由暗暗狠上了小日本鬼子,同时也为后来他跟着他父亲去黄河龙穴埋下了伏笔。

    哪天晚上之后,白天河就在家里住上了小三天,在这三天的时间里赢老感觉到昔日慈爱的父亲又回来了,但他也在白天河身上感觉到了和以前那种慈爱有着一丝不同的气息。

    虽然赢老是个心细的人,但他却不知道这是白天河故意为之,白天河那种慈爱淳朴的模样已经不是他由内心发自而出,而是他勉强才装出来的样子。

    因为这两年他经历过太多的杀伐,经历过无数的劫难,没人能体会到一个淳朴到极点的山村汉子,在遇上外族入侵且大肆屠杀的时代,他是怎么一个人在外面生存下来的。

    所以现在的白天河身上已经不具备以前的那种山村淳朴的气息了,他身上有的只是引而不发的杀伐之意,现在他装出了以前那种淳朴慈爱的模样。

    是不想他这儿人生最后的几天,让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面对他那冷漠的脸孔,所以赢老才会体会到那一丝慈爱中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三天时间白天河不是在陪着儿子就是陪着老婆,整天除了给赢老三兄弟讲他自己在外面经历的故事外,就是把自己一身手艺人本事尽数传给白家三兄弟。

    三天时间过的很快,就在第四天的一大早,白天河早早就离开了他呆了三天的家,径直朝着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外姓人李玉然家奔去了。

    当天不知道白天河跟李浩然说了什么,但接着当天晚上赢老就看到李玉然带着他的女儿来到了赢老的家,然后赢老的父亲白天河又当着李玉然的面,郑重的承诺了让自己的女人照顾好他的女儿。

    之后这才把所有人都支开,然后两人又窃窃私语的商量一阵才开始喝起酒来,随后的三天白天河都是早上出去晚上回来。

    李玉然也在开始神神秘秘的筹备着一些东西,但这些事情村子里面没有一个人知道,只有心细的赢老

    发现了这其中的端倪。

    至于白山跟白赢磊已经完全把白天河前几天跟他们讲的话给忘的一干二净了,直到现在他们还天真的以为他们的父亲回来了就会好好的在家过日子。

    那些什么股国家大事,什么舍己为人他们都听不进去,这种观念就跟他们的母亲一样,想的只有自己的家人,当然这种淳朴的观念是因为世代都住在封闭村子才有的想法。

    毕竟他们一生都呆在村子过,在他们看来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只要自己不出村子就会没事,同样他们也不理解那些为国为民舍生取义的慷慨赴死。

    所以他们这几天玩的也很欢,只有赢老每天看着他父亲出门后,他娘就开始独自默默哭泣,心里也在暗自流泪,但他知道这事是无可避免的,他的父亲已经变了,同时他对小日本鬼子的仇恨也达到了顶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