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前往龙穴
    很快一周时间就过去,赢老这几天都在偷偷关注他父亲跟李玉然的动向,果然在第七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他父亲就偷偷的带着大包小包出门了。

    赢老一直都在关注他父亲,所以那天他父亲出门后他也一直尾随跟着,直到看到他父亲把大包小包东西,都丢上一艘停在岸边的船离开后,他才从一旁的灌木丛中出来。

    赢老之所以这么干就是想让跟着他父亲去那处黄河龙穴,就这样赢老独自一人躲进了船舱,不久之后白天河就带着一个文弱的男子来到了岸边。

    那男子一来躲在船舱里面的赢老发现就知道那男子是李玉然,不过赢老想不通为什么他父亲不去找本村的人帮忙,而是找了这个文弱的男子,这事直到最后他才明白为什么他父亲会找这个文弱男子帮忙。

    白天河把李玉然带到岸边后两人并没有着急上船,而是背对着船目光直直的看向村子,赢老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不过现在他还不敢从船舱里面出来。

    因为他了解他父亲知道在开船之前,一担让他父亲发现他偷偷跟着上了船,哪他肯定会被赶下船的,所以赢老也不敢吱声。

    两人站了好一会白天河才缓缓的对李玉然说:“李兄,你确定要去吗?这趟有可能就是去送死了。”

    “小日本鬼子害得我家破人亡,我的妻子和双亲都惨死在那些畜生手上,如果不是我侥幸能逃脱,我的女儿也会被那些畜生糟蹋,现在婉儿长大了我也放心了,再说了还有嫂子照顾她,就算我不在也无所谓了。”李玉然一听微微一笑,背对着的身子也缓缓转过来,好像生死对他来说就像平常事一样。

    李玉然说完一步就先踏上了船,躲在船舱里面的赢老刚想动一动他那僵直的身体,结果又听到李玉然说:“难得白兄如此信任我,这等大事能找我一个外姓来帮忙,如果我在推辞的话,那我也不配做中国人了。”

    “哈哈,没错,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就知道我没找错人。”白天河此时也是哈哈大笑,随即头也不回的转身跟着踏上了船。

    很快白天河就把船开到河中心,赢老一直躲在船舱里面发现原本平静的江面突然无辜起了风浪,船也被一**的江浪给冲的一晃一晃的。

    就在赢老想要出去见他父亲的时候,却听见白天河忧心忡忡的说:“那处地方凶险重重,如果我先出意外的话,李兄第一时间就离开哪里。

    我会直接血祭唤醒应龙,就算不能灭了那些小日本鬼子,但也不能让他们得到那件东西,不然我们这场战争就完了,到时候我们的后代子孙会一直被那些畜生奴役下去。”

    赢老听到这儿里就又停止了打算出去见他父亲的冲动,因为他还想知道他父亲说的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他知道他就算问他父亲白天河也不会说,所以他选着继续躲藏,“哼,还有人跟踪我们。”

    白天河开着船从村子出来后就,一直沿着黄河河道往下游飘,赢老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他躲在船舱里面感觉困意来袭昏昏欲睡的时,却见白天河冷冷的哼了一声。

    “难道是日本鬼子?”李玉然坐在船头正盯着江面发呆,突然听到白天河的话顿时一愣,不过很快他就跑到船尾盯着身后不远处一艘正尾随着他们的渔船。

    白天河摇摇头说:“应该不是,如果是日本鬼子那他们没必要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我猜那些可能是来这边盗墓的盗墓贼。”

    “盗墓贼?那他们为什么要跟着我们?”李玉然不解的看着白天河。

    白天河瞟了眼李玉然又看看身后吊着老远的船想了想就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怀疑在咋们遇上了好斗了,想着跟着咋们到时候来分一杯羹把。”

    “不是日本鬼子就好,那些盗墓贼他们喜欢跟就让他们跟着把。”赢老在船舱里面偷听他爹跟李玉然的对话顿时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因为他害怕日本鬼子,应该说是害怕他们手里的抢,虽然他很仇恨他父亲口中那些畜生不如的鬼子,但他也知道人力毕竟有限。

    他可是听他父亲说日本鬼子手上的枪比他们村的猎枪还要厉害上百倍的,赢老虽然是个山川孩子,但抢这玩意他也见过,抢在他们村子里面只有三竿。

    一竿在每代村长手里作为村长信物历代传承,一竿在负责守卫村子安全的村卫队手上,因为他们村子的习俗跟地理环境,他们村子从古至今就一直有些怪事和野兽出没,所以他们村子会设有村卫队存在。

    还有一竿常年都挂在村东的议事堂里面,他们这种村子除了封闭外还很集权,他们村子一担有什么大事,村长就会组织所有的人都集中到议事堂,然后经过全村人开会同意后才能决定结果。

    这种集权就好像梁山聚义堂般,不过现在他们是个村子不是山寨,所以那处地方常年都挂有一竿猎枪,但这些都是老猎枪了。

    这三竿抢都是从民国就一直传下来的玩意,赢老还发现他父亲这几天居然把那竿挂在议事堂的猎枪给偷了回来,现在他父亲正把猎枪背在身后,一边掌着船一边目光阴冷的盯着身后的那首慢吞吞跟着他们的船。

    “再往前一点就到浅滩弯了,那里河道偏窄,而且暗礁乱头也多,一会等船开过浅滩弯后,我会把船开到岸边,我记得过完浅滩弯会有一片红树林,我把船开进去隐藏起来你就在里面躲着,我得想办法把他们的船的给凿穿了。”

    “不行。”李玉然拉着白天河说:“那样做太危险了,他们喜欢跟就让他们跟把,我们把船停在距离龙穴两三公里外的地方就行,剩下的路咋们走过去。”

    “没用的。”白天河朝身后看了一眼摇摇头说:“龙穴在黄河古河道,位置就在距离咋们这儿十几公里外的河滩上,因为黄河改道现在哪里已经成了一片不毛之地。

    整片河滩没有一点遮挡物,如果任由他们这么跟着,那我们就没有机会进入龙穴,但如果当着他们的面进入龙穴的话,那就等于把入口告诉了他们,所以我必须去拦住他们。”

    李玉然听完白天河的话后也是一怔,他想了想也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办法来,最后也只能同意白天河的决定,不过就在白天河把船开过浅摊弯,刚停在一片入的红水树林中。

    突然船舱底下就冒出一个人来,这人正是赢老只见赢老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笑嘻嘻的看着白天河说:“让我去把父亲。”

    白天河跟李玉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人给吓了一跳,白天河更是抄起插在腰间的砍刀,不过待到白天河看清来人后顿时就呆在了原地。

    “你小子怎么来了,知不知道我们要去干嘛,你这混小子太乱来了。”白天河还没说话,李玉然就先开口教训了一顿赢老。

    不过当时年少的赢老哪里知道什么叫害怕,此时的他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还有些隐隐的兴奋,赢老看着脸色铁青的白天河。

    又瞟了一眼气鼓鼓的李玉然就说:“我当然知道,不就是进龙穴阻击日本鬼子嘛?”说着赢老还嘿嘿一笑,他不但来了还把村子用来炸鱼的*也一麻袋的带了上来。

    “啪。”白天河见侃侃而谈的赢老,顿时一巴掌就呼啦的扇在赢老的脑袋上,顿时赢老就被白天河一巴掌扇打的一个趔趄。

    但他却不敢抱怨和说什么,只是一直站在原地忍着,“老子回来再收拾你。”白天河知道他这二儿子脾气倔,所以他不去管白赢石。

    只是呼啦扇完赢老一巴掌后就把衣服和裤子脱了,接着又把砍刀抽出来叼在嘴里,然后噗咚的一声便跳进了水里。

    “奇怪了大哥,他们去哪儿啦?”白天河跳进水里后就失去踪影,对于白天河这种从小在河边长大的人游泳潜水对他说简直就跟睡觉一样,赢老知道现在他父亲可能已经游到了浅滩弯水下埋伏起来了。

    “不知道啊,可能是他们过了浅滩弯就加速了把,三弟你小心一点,这浅滩弯暗礁和乱石头很多,别把船碰破咯,咋们过了浅滩弯也加速。”船上的两人一人在船尾掌这舵,一人则站在船头目光一直不停的在四周的扫视着。

    不过没等他们两人高兴完,突然船底就传来几声咚咚咚的沉闷响声,接着那个站在船头的人浑身就一阵摇晃,这阵摇晃后他就感觉到船身再一点点的下沉。

    那站在船头人见状当即忍不心中的怒火,冲船尾的人吼就道:“老三你怎么回事,都说了让你小心点,小心点,这怎么还能撞上?”

    “不,不是我,我没撞到暗礁。”船尾掌舵的人也感觉到了船在下沉,顿时也慌了说话也有些不利索起来。

    “屁话,不是你,难道船会自己沉啊。”船头的人似乎心中的怒火还没发泄完,到了这时候还在责怪船尾掌舵的人。

    “真,真的不是我啊,好,好像船底有东西,就是那东西把我们的船给凿穿的。”此时船尾掌舵的人都快要哭了,但他毕竟是掌舵的人,他能感觉都刚才那一阵咚咚咚的声音并不正常,而是明显有东西在凿他们船底。

    “什么有东西凿船?”那个站在船头的人听完心中也是一惊接着只见他脸色一变又说:“该不会咋们遇上水中倒尸了吧。

    我听爷爷说过,这浅滩弯邪门的很,虽然这里水流不急但却很深,而且经常有船只在这边遇险,我就曾经听隔壁的何二叔说过,他们有次出船就遇上了水倒,结果船被凿船了人也死了好几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