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上阵父子兵
    “大哥,你,你别吓我。”掌船的人听到这儿更是吓得浑身都哆嗦起来。

    “看你那怂样还学武呢,别愣着了,咋们跳船。”船头的人呵斥了掌船的一声,接着不等那人有反应,他就先咚的一声朝水下跳去。

    “大,大哥,等等我。”掌船的人见那人不等他先下水一时也慌了,不过形势已经由不得他多想,只见他犹豫了一会后也跟着一头扎进了水里。

    “爹,您没事吧。”赢老跟李玉然在船上等了好一会,但还是没见到他父亲回来,不过他们已经看到那艘吊在他们后面的船在慢慢下沉了。

    就在赢老有些着急想要下水去找他白天河的时候,白天河一下子就突然从水下冒出来,接着两下就游到船边,赢老一见白天河上来立马高兴的上前去拉白天河。

    但白天河似乎对赢老跟着来很生气,见到赢老上前来他也是给没好脸色看,只见白天河冷冷的撇了一眼赢老,接着右手用力在船板上一撑然后还在水下的身子一用力,瞬间搜的下就从水里翻上了船板。“谁让你跟来的。”白天河一上船就冷冷的对白赢石喝道。

    “我,我,我.. ..”赢老被白天河冷冷的目光盯着,丝毫不敢把他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不敢说他也想去龙穴的想法,更不敢跟白天河说他也想去打日本鬼子。

    因为那样的话他肯定会被白天河狠狠的收拾一顿,然后给抓回家关起来,而且现在白天河的目光让他有些受不了,此时他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一个劲的我我我,楞是一句话也没讲齐。

    “行啦,你也别这样看着孩子了,既然来了就让他跟着把,等咋们到了地方,让他在外面守着也好。”李玉然见白天河一脸怒气的看着赢老顿时就上前站在中间,挡住了还怒气汹汹的白天河。

    “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心眼有些多,还有那地方是他能去的吗?要是遇上鬼子怎么办,咋们这趟去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他们这些小辈,要是他们也出了事,那... ...”

    “爹你快看,快看。”赢老原本是垂着头听着白天河训斥的,可他无疑中却瞄到了在湍急的河水中正有两个人在哪儿奋力的挣扎着,这一看不要紧但白赢石发现在水中挣扎的人居然是他大哥和三弟,顿时他整个人心都紧张了起来。

    浅滩湾的水是出了名的水流湍急,而且水里还有很多暗礁和乱石,就连刚才他父亲白天河下水的时候,赢老都替他父亲捏了一把汗。

    现在白山和白赢磊两兄弟在水里他更是担心的不得了,此时他也顾不上为什么白山和白赢磊会出现在浅滩湾,也不管正在训斥他的白天河了,一下跑到船边指着河中间就惊呼道:“那不是大哥和三弟吗?他们怎么会在河上?”

    “什么?”白天河以为赢老是故意想转移话题,但听到后面他也坐不住了,一转身立马就朝赢老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白天河就看到河面上正有两个身影在哪儿挣扎着。

    虽然他们现在是在河岸边,但白天河还是看清楚了那两人就是他的大儿子和三儿子,这下白天河也愣住了,他想不通为什么白山和白赢磊会出现在河上。

    “白兄,救人啊,你发什么呆啊。”李玉然见白天河愣愣的看着河中心,顿时就一阵着急,他不顾白天河的反对先是让白赢石去掌船,然后他才一把推醒还在发呆的白天河。

    “石头不要把船开过去了,你把船开出去后在下游一点靠岸停着,我去救他们。”白天河反应过来后也不再迷茫,指挥着赢老把船开出去后,又一头扎进了水里。

    赢老把船开到下游的岸边刚没多久,他就看到白天河一手肋下夹着一人朝他游了过来,不一会白天河就带着如一摊烂泥般的白山和白赢磊来到了船边,接着白天河先翻了上船,然后一手提着一个把白山和白赢磊都给丢上了船板。

    “好好好。”白天河此时正在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显然刚才下水救白山和白赢磊费了他很大的力气,白天河看着如一摊烂泥的白山和白赢磊已经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赢老看着他父亲连说三个好字后就知道这回玩大了,但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赢老生怕他多说一句会更加触怒白天河,所以也不敢说话只是默默的低着头站在一边。

    “白兄,这,这,唉,你教的好儿子啊。”李玉然看着赢老三兄弟也是连连摇头,他狠狠的叹了一口气后便有些无奈看了白天河一眼,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

    “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刚才跟在我们后面的船是你们吗?”白天河气的浑身发抖,一人一脚踢在还躺在船板上喘着大气的白山和白赢磊怒吼道。

    “那,那个大哥还是你来说吧。”白赢磊被白天河瞪了一眼顿时就怂了,他天生就胆小现在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说,怎么回事?”白天河知道白赢磊的性格,也不把心思放在白赢磊的身上,反而怒骂瞪着白山。

    “我们是跟着二弟来的。”白山深知他父亲的性格,所以他也不打算隐瞒,只见白山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就说:“这两天我发现二弟一直在鬼鬼祟祟的,而且他还好像还有意防着我们,我好奇所以就开始偷偷的跟着他看他打算到底想干嘛。

    但一连三天下来我都不知道二弟的打算,不过我发现他每天都会去集舍仓偷一些炸要回来,这让我更好奇二弟想干嘛了,所以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留意二弟的行踪。

    直到今天早上我起来后,发现您跟二弟都不在了,那时我这才知道您可能是带着二弟去干大事了,于是我就叫上三弟偷偷的跟着过来。

    我知道二弟比我们聪明,但您也不能这么自私啊,凭什么只带着二弟不带上我们?”说罢白山不但不怕白天河的目光,反而是气鼓鼓的瞪回了白天河。

    “石头,你皮痒了是不?还偷村子里面的东西。”白天河已经气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见他呼呼的喘着粗气显然是被气的。

    白天河听完白山的话,立马就转过头看向赢老冷冷的对他说:“那些炸要在哪儿?你不知道这些东西很危险的吗?”

    “那些炸要我都带来了就藏在船舱里面,我知道父亲你要去干嘛所以我才去偷的,舍仓虽然有村卫队把守,但我有办法偷偷溜进去。”

    说道这里赢老一副吃了亏没地方伸冤的表情继续道:“每年过年过节爷爷身为村长,也不给我们多发点糖和饼干,咋们家人有多所以我只能偷偷摸进去拿点出来了。

    这次我知道父亲你肯定要用到炸要,所以我每天都偷偷摸进去拿一点出来,如果这次真的用不上我再还回去就是。”赢老越说声音越小,甚至说道最后连他自己也几乎听不到了,不过白天河却是越听脸色越难看。

    “想不到你小子还挺有先见之明的。”李玉然也是吃惊赢老的话,不过李玉然不像白天河那样不把白赢石三兄弟当回事,反而有些兴奋的把赢老藏着的炸要给拿了出来,不由还表扬的看了赢老一帆。

    但没等赢老高兴多久,李玉然又换了一副脸色,甚至李玉然脸上那严厉的表情都让赢老有些吃不消,只见李玉然看了眼赢老后就说:“这次我就不追究你了,不过要下你小子还敢有下次,看我不抓你到村公所给吊起来当成示众。”

    李玉然的话让年少的赢老浑身一颤,他知道李玉然是能干的出来的,在村子里面李玉然最恨的就是小偷小摸,因为他是大城市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李玉然知道这些缺点如果从小就范的话,那长大了就收不住手了。

    有一次赵狗子去偷村子一个寡妇家的东西,差点没让李玉然给打死,就因为这事李玉然也成了,村子里面出了名的铁面无私。

    因为他们村子传承不同外界,有些小事他们看的很开,但李玉然不同他很重视这些,在他看来小一辈的人就是祖国的未来,他见不得这种事情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

    李玉然在来到村子后也把这些观念一点点教给村子的人,后来在李玉然的影响下村子的人也渐渐的认可了他这种想法,这也就更让李玉然受到村子的人尊重。

    这两年来李玉然还接替了村子里老教书先生的位置,代替了赵老先生成了村子的教书先生,白天河也正是看上李玉然这股子从骨子里发出的正气,他才去找李玉然帮忙的。

    虽然李玉然是一个外姓人,但伦到仇恨小日本和爱国,没一个人比的过李玉然,还有一点就是白天河不敢保证别人肯和他去送死,在加上黄河龙穴这件事让人知道越少越好,所以他就不敢冒险去找一些他没把握的人,最后李玉然就是他最佳的人选。

    李玉然训斥完赢老后便狠狠叹了口气,接着对白天河说道:“唉,白兄你家三个小子都来了,我看着这是天意,可能是老天想让他们传承世代守护人身份把,既然事已至此你就让他们跟着把,等到了地方让他们在外面守着就是。”

    “父亲你就让我们跟着去吧,就算你不让我们进去,那我们在外面守住也好啊,我发誓如果一担有危险我们立马就跑。”白山见白天河脸色有些缓和立马就上前拉住白天河的裤脚哀求道。

    赢老知道他父亲已经有松动了于是继续在旁边劝说。“对啊爹,书上不是说了嘛,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我们帮不了您,但帮你守住洞口还是没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