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鹰潭涧
    想到了这儿白天河也不再坚持,反而他心里此时更想着是应该带着他几个儿子进龙穴去看看,一来他的父亲埋伏在龙穴,二来他也想让后辈知道自己家族的任务。

    赢老见白天河松口立马上前献媚道:“知道啦,爹我们都会听您的。”

    “就你小子心眼多。”白天河笑了笑没好气的撇了白赢石一眼后说:“不过你们三个不能全部都去,要是.. ..”

    “为什么呀,爹您不守信用,说好了要带上我们的。”白天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白山打断,白山见白天河似乎要反悔的样子,立马就冲着白天河吼道。

    “你们都平白无故消失,你们娘怎么办?”白天河也不生白山的气,反而有些泄气的叹了口气,然后看着赢老三人唉声叹气的说:“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还小,但既然让我知道了家族的使命,那我就不能眼看着龙穴被毁

    而且小日本鬼子一心想破坏我们内部,如果真让小鬼子得逞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可你们没必要跟着我去冒险,虽然我也想让你们去见一见龙穴,随便祭拜下你们爷爷,不过如果你们三个都跟着我一起去的话,你们娘会怎么想,而且那边

    危险重重要是你们都折在哪儿,我怎么跟老祖宗交代,所以你们三个必须有一个要留下,不然就你们三都不用去了。”

    “可是.. ..”白天河说这话的时候是斩钉截铁,赢老知道这事没有任何缓和余地,他见白山还想要反驳说什么,便上前阻止了他,然后对着白天河说:“父亲,我跟大哥和您去吧,三弟生性胆小他不适合去,就让他回去陪着娘吧。”

    赢老对白天河说完不等白天河有所反应,又转身对白赢磊说道:“三弟你回去之后,千万不要把这事告诉娘知道吗。”

    白赢磊似乎从小就是这种胆子比较小的,但他骨子里却有一股习武的心思,白赢磊因为这事没少被村子里的同伴笑话,人家笑他老鼠胆豺狼心,这种性子居然还天天舞枪弄棒的。但白赢磊对这些

    异样眼光却是丝毫不在意,可就算如此白赢磊还是没能改掉他那盈盈弱弱的性子,现在一听不用他跟着去龙穴,心里也是一喜,但他也很担心他父亲跟两个哥哥的安危,还有就是他不知道回去该怎么跟他母亲交代

    所以赢老话一出口,白赢磊立马就朝他反问道:“可,要是娘问起来,你们去哪了该怎么办。”

    “嘿嘿。”赢老似乎早就知道白赢磊会这么问,只见他贼贼一笑说:“自从村子出事后,赵三叔就不再跑船了而是改行打猎,今天正好是十五,每个月的十五赵三叔都会带着打到的猎物去一百多里

    外的县城贩卖这一去来回最快也要三天,迟的话要五六天时间,你回去告诉娘就说,你拉不住我跟大哥,我们跟着赵叔去县城见世面去了让她别担心。”

    “哎呀,哥你是不是早就算好了,行把就这样了,你们一定要小心,我回去跟娘说去。”白赢磊一听白赢石的话,顿时整个紧张的情绪就放松了下来,一下子就恢复了他平时有点腼腆又活波的性格。

    “行啊二弟,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白山此时也是佩服的拍着赢老的肩膀一副你厉害的样子。

    “那是,你们也不看我.. ...哎哟”赢老正喜滋滋的享受着他大哥佩服的目光的时候,突然白天河一声不响的直接朝他脑袋来了一记爆栗,这一下子顿时就让赢老吃痛的呼出声来。

    “哈哈,让你高兴啊.. ...啊,痛痛痛痛痛。”白山看到赢老被白天河敲脑袋,顿时就高兴的手舞足蹈,可没等他高兴多久,白天河也依葫芦画瓢的在他脑袋上也来了一记,这一记比敲赢老的还要重上三分。

    白山和白赢石同时被白天河一记爆栗让本想也跟着偷笑的白赢磊生生的忍住了,他现在连抬头都不敢投,只是自顾自的低着脑袋站在一旁,如一个做错事的小怨妇般,时不时偷偷的用眼角瞟一眼白天河。

    “你们可以啊,连你们娘都敢骗,说,我不在的这几年,你们是不是都翻天了。”白天河给了赢老两兄弟一人一记爆栗后便器气鼓鼓的盯着赢老两人喝道。

    赢老知道白天河并不是真的生气,不过此时他也不敢在接话,因为他知道再怎么解释也没用,反而会让还在气头的白天河再给他们来一记,那就太不值得了,所以他也学着白赢磊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唉,罢了。”白天河

    看着三个低着头不敢吱声的儿子,顿时一下子整个人就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目光不再锐利,语气也不再是带着一股教训的威严了,反而有些落寞的对着白赢磊说:“磊子,你回去把,回去就按照石头的话跟你娘说,千万别让她替我们担心知道吗。”

    “哦。”白赢磊见状点头诺诺的应了一声,然后就朝岸边走去。

    “磊子,小心点,从这儿往南走,三十里翻过一座山就到咋们村子了,你现在赶走应该还能赶在天烟之前回去。”白天河看着白赢磊的背影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知道啦。”白赢磊一上岸就撒腿如疯了似的一头朝林子里跑去,他听到白天河的提醒,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接着没一会白赢石的身影就消失在赢老几人的视线里。

    “山儿你去掌船,李兄你去船头注意水面请了,石头你跟我把炸要般出来,我要把炸要分一下。”白天河盯着消失的白赢磊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过身对着赢老三人吩咐道。

    很快赢老一行人就到了黄河改道的决堤口,那时候的黄河不像现在这般,当时因为还没有这么严重的污染和对环境的破坏,滚滚的黄河水虽然一片浑浊,但却不像今天处处能看到生活垃圾。

    赢老站在黄河改道口前就是一阵感慨,只见出现在赢老面前的一分叉的黄河决堤口,此时黄河的河水都朝左边流去,赢老跟白天河几人正站在一遍高出来两三米的久河滩上静静的看着滚滚流向另一边的黄河水。

    其实黄河改道分两种,一种是先天地陷导致的黄河改道,一种是后天的人工替黄河改道,前者是大自然的杰作,后者是人们为了不受黄河泛滥后被水淹所造的工程,赢老他们村子

    另一个职业黄河河工就是专门做这些的,但现在赢老眼前的那处决堤口却不是人为的,而是宋末一场地震给震出来的,当年的一场地震把前面那段地面给震的地陷了,之后黄河又受到地震的影响

    黄河水不知不觉的就随着这块地陷改道了,这种先天导致黄河的改道在历史上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但巧的是正因为这次改道,把一直埋藏黄河底下的龙穴给漏了出来,赢老的家族也是因此再次明白了自己家族的使命。

    “就是这里了,山儿,石头你们把东西都上我们走。”白天河站在决堤口前静静的站了十分钟,便招呼赢老跟白山行动了。

    “爹,还要走多久才能到啊。”赢老跟着白天河走在已经干枯的河滩上,心里既兴奋又害怕,赢老兴奋的是他终于能见一见这传说中的龙穴了,而他害怕的是这古老的黄河古道,此时赢老他们正走在几百年前黄河之下

    虽然此时的黄河古道已经没了有水,但赢老看着高耸的两岸,和一跳深不见底的黄河古道,他心底就有些发寒,赢老时走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他生怕身后突然会涌来一股滚滚的黄河水把他们都淹没在这古老的黄河古道之下。

    白天河看了眼赢老,见他一步三回头的也不去管他只是淡淡的说道:“快了,再往前走十里就到鹰潭涧了,过了鹰潭涧就到龙穴入口了。”

    “鹰潭涧?爹您说的是爷爷跟我们讲过的有恶龙居住的鹰潭涧?”白山不像白赢石会想这么多,他一路上有的只是兴奋,同时白山也是个极度崇拜白天河的主,在他眼里没什么是他父亲办不到的,这也是他从小就跟着白天河跑船

    所受到的影响,毕竟白天河在黄河上当跑船手艺人,这遇上的邪事也不是一件两件的,而这些年来只有白山常年在跟着白天河跑船,虽然赢老也会跟着白天河跑船,但白天河明显把白山当做他的第一继承人培养

    所以基本白天河出船的时候都会喊上白山,至于白赢石和白赢磊就少了很多机会,不过白天河也知道他这三个儿子对喜好什么,所以他也是不强求,另外白天河更乐的白赢石和白赢磊能多学点别的本事。

    “没错,就是鹰潭涧,小的时候你爷爷带我来过一次,不过鹰潭涧有没有恶龙我不知道,但咋们不能从鹰潭涧上直接过去,到了地方得想办法绕过去才行。”白天河似乎对鹰潭涧很有抵触之心,赢老发现他父亲在提到鹰潭涧的时候眉头都是紧锁的。

    “白兄这鹰潭涧是什么地方,怎么我没听说过?”李玉然一边走一边听着白天河父子的聊天,听着听着他的好奇心也跟着被吊了起来,于是便好奇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