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龙潭鹰涧
    “你当然不知道了。”白天河笑了笑就说:“鹰潭涧是跟着宋朝末年那一次黄河改道后出现的,原来我们这边是没有这个鹰潭涧的,不过自从那次黄河改道后,鹰潭涧就出现了,鹰潭涧还有名字,叫做龙潭鹰涧。”

    “龙潭鹰涧?爹为什么又叫龙潭鹰涧啊?”赢老一边走虽然心里还是有一股不安,不过此时他也被白天河的话给勾起了好奇心。

    “鹰潭涧有个传说。”白天河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他见现在三人都紧紧的盯着他等着听他讲鹰潭涧的传说,就不由感觉一阵好笑。

    这一幕让他回忆起了二十多年前,他的父亲同样带着他走在这条古老的黄河古道上,他也是这样问他父亲同样的问题。

    想到这白天河又想起那埋骨在龙穴里面的老父亲,顿时心中就有一股悲凉升起,只见白天河轻叹了一声又说:“因为宋朝末年那场地震导致了黄河改道,本来应该沉埋在黄河河底下的一口深潭,在黄河改道后就漏了出来。

    这口深潭距离咋们这里还有大概三公里左右,那口深潭长宽足足有两百来米,深潭是在黄河古道的河滩之上,至于为什么称呼它为龙潭鹰涧那是因为传说那口深潭之中住着一条黄河蛟龙。

    这个传说是有根据的,我听你们爷爷说过,宋朝末年因为那场地震,导致了黄河大范围改道后,全国就出现了不少怪事,而我们这里更是怪事频频,不过这里面其中最著名的一件怪事,就是黄河蛟龙出水扑食巨鹰的故事。

    传说这事甚至当年在我们村子里面还有不少人看到了,那是发生在元朝初期的一件怪事,当时大地震后黄河也跟着改道,我们村子也因此受到波及。

    当年村子里面挖的几口饮水井,也因为地震导致井水逆流,村子的几口井在一夜之间全部都没了水,有的还甚至还被淤泥给淹没了。

    当时的村民在知道村子没水用之后也渐渐着急了,于是他们便组织人手开始一边在村子别的地方寻找新的水眼,然后准备开挖新的饮水井,但挖井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

    所以这期间就有人开始出村子去寻找可以饮用的水源来补给,寻找补给水源的人他们从村子的外延一直找到了黄河古道上的鹰潭涧,当时的鹰潭涧还不叫鹰潭涧,只是个不知名的深潭而已。

    鹰潭涧虽然是在黄河古道的河滩之上,但那口深潭却不像黄河水那般浑浊不堪,而是难得的清澈。说来也奇怪了,那些村民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在黄河古道的河滩之上会出现这么一口清澈的潭水。

    那些村民在发现那口深潭后第一时间也不敢上前去打水,虽然他们已经没水可用,但突然出现这么一口古怪的深潭他们一时也不拿定主意。

    后来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就提议先不着急打水,还是先把这口深潭的事情回去报告给村长和村里面的老人后再决定。因为他们是黄河两岸的居民,他们深知道黄河的禁忌。

    有些东西不是他们能随意触碰的,所以当时那人一提出这个议题后,顿时所有人都同意了,就这样那人又风风火火的赶回了村子,把村长和村子里面的几位族老都给请了过来。

    不多久一群人围着那口波光粼粼的深潭却愣是没一个人敢上前去绕上一瓢水,当时就在一群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你们的老祖宗突然指着那口深潭说道:“水深必有妖,浅滩不出龙。这口潭我看可能有龙住在里面啊。”

    你们老祖宗也就是他发现的黄河龙穴入口,咋们白家在传承断绝快百年之后再次得知了自己的使命,你们老祖宗的见识也非同一般,当时他就是咋们村子的村长,那些村民一听你们老祖宗这么说,更是吓的不敢靠近深潭。

    你们的老祖宗见众人都害怕不已便开始跟众人解释说:“这深潭应该是一*的潭水。”说着你们老祖宗就独自朝那口深潭走去,那群还在原地站着的村民见你们老祖宗先朝深潭走去,也装着胆子跟了上去。

    虽然他们很害怕但毕竟你们老祖宗是村长,现在村长都先上了,他们也不敢还待在后面看戏,所以一群人都来到了深潭的旁边。

    你们老祖宗见状后又开始对着他身后的众人说:“如果这是一口死潭的话,那黄河改道之后这么多年它应该早已经干枯了才对,可现在距离黄河改道已经过去了近百年,它还是一点干枯的痕迹都没有。

    那就证明这不是一口死潭,这口潭又深不见底还散发着一股腥臭的气息,我怀疑这口潭水是跟地底下的海眼相通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口潭里面有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你们老祖宗的一番话把一群村民的好奇心都给勾了起来,他们听罢一个个都壮着胆来到潭边观察着那口深潭,不过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那口深潭中他们还可以看到有条条鱼儿在里面游来游去。

    这一幕让见习惯了滚滚黄河水的村民一个个都惊讶不已,村民见到深潭里面居然还有鱼,原本警惕的心里也开始渐渐不再这么害怕。

    其中有几个年轻的更是伸手想去抓那些游在水潭里的鱼儿,那些鱼儿似乎并不害怕他们,原本还在几米之下的徘徊的鱼儿好像有灵智般。

    一条条都游到距离水面不足一米的地方来回嬉戏,这更是刺激那些村民,不过正当他们想动手的时候,却被你们老祖宗给阻止了。

    “不要碰那些鱼。”你们的老祖宗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是又急又快,他呵斥住了那几个年前的村民后,又看了眼深潭这才缓缓的对着身后的人说:“先不要靠近这口深潭,水也先不要打,你们留下几人看着这口深潭如果你们发现有动物来此地喝水你们去再取水,若是没有发现有动物来此地喝水的话,你们立马退回来告诉我。”

    那些村民寻到这口深潭的时候也是开心不已,但他们听到你们老祖宗这么说也不敢不听你们老祖宗的话,所以一行十几个人都回去了,只留下三个人在哪里那口深潭不远处看着。

    不过就这样过了三天,那口深潭居然没有一只动物去喝水,在深潭旁边留守的人也换了好几批,甚至还有不死心的村民晚上也在哪里蹲守,想在晚上看看有没有动物来深潭喝水。

    可一连三天日夜蹲守都看不到一只动物去深潭喝水,这可把那些村民给急坏了,有些人实在忍不住天天喝带着黄河泥沙的黄河水,就去找你们老祖宗理论去了。

    “可你们知道,你们老祖宗跟他们说了什么嘛?”白天河说道这里就停了下来,反而是似笑非笑的转头看向赢老和白山两兄弟。

    “还能有啥,老祖宗害怕呗.. ..哎呀。”白山话还没说完又被白天河一个爆栗敲在脑袋上,把白山敲的吃痛的一个劲揉着脑袋。

    “你们老祖宗的阅历是你们能比的嘛?”白天河说着没好气的撇了一眼白山,他发现赢老还在低头思考着也不着急出声,反而是盯着赢老好像在等着赢老回答般。

    “老祖宗说水深必要妖,浅滩不出龙,他老人家是害怕,深潭里面又妖虐把,担心村民上前打水会遭到迫害。”赢老见白天河盯着他看,心里也有些虚,不过他还是壮着胆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也对,也不对。”白天河一把接过赢老背着的有些累的布包笑了笑就对他说:“你们的老祖宗当年是有一身本事的,他的爷爷跟父亲在咱们村子那场大难后不幸死去。

    当时你们的老祖宗还小只有不到十岁,你们的老祖宗是在他叔父的抚养下长大的,后来他叔父告诉他,其实咋们村子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神秘的使命。

    他的父亲跟爷爷就是因为履行了这个使命才死去的,不过毕竟他的叔父不是直系血脉,所以他叔父也不知道其中的内情。

    直到你们老祖宗的叔父去世,他也不知道家族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但那时候咋们白家可是人人都有一身本事的,你们的老祖宗叔父也是一身本事,不像现在咋们只会普通的驱驱邪跑跑船。

    你们老祖宗在他叔父抚养下自然也是一身本事,他老人家虽然不知道家族的使命,可他的一身本事在咋们白家一脉可以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

    当年就是凭借你们老祖宗那寻龙定穴的本事,才找到的黄河龙穴入口,我们家族的传承才再次被寻回,不过可惜你们的老祖宗在寻到龙穴后两年突然就失踪了。

    他的一身本事也没来记得传给他的后代,只留下了关于龙穴的记载跟咋们家族传承的使命,正因为这样咋们白家才一度的落寞不堪,不然咋们现在白家也不至于落到这幅田地。

    赢老虽然听得津津有味,但他还是忍不住噘着嘴矫正道:“爹,您跑题了,您还没告诉我们为什么老祖宗不给村民去取水呢。”

    你们老祖宗说:“高山有龙鸟不聚,深潭有蛟物不来。”就是这一句短短的话,就足以证明你们老祖宗的见识跟本事了。

    “什么意思啊爹?”白山是一个直性子听不懂他便问,他不会像赢老那般白天河说了,他还回去自己思考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