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动物领域,龙有威
    “你老祖宗的意思是说,只有龙的地方就不会有别的动物敢来此地,不管这龙是真龙还是蛟龙都不是那些普通动物能比的。”白山话问完还没等来白天河的解释,就听到一旁的李玉然淡淡的说道:“关于龙的记载古时候就有。

    龙是我们华夏中国传承了几千年甚至更久的文化,虽然现在龙已经不见,但我相信龙是存在的。”说着李玉然还朝白天河看了一眼。

    见白天河示意他继续后他才又接说道:“我们人居住是分房子,一家人和一家人住,动物也跟我们一样

    不过它们分的却不是房子而是分领域。

    大型的动物都会有领域,比如狮子,老虎和熊,它们如果都生存在同一个深林的话,那它们就会以自己的尿液来区分领域。

    这种大型动物一般是不会离开自己的领域的,同样它们也不会随便跑到别的动物领域去,因为那样是挑衅,一不小心就容易引起别的动物反扑,至于龙的话就跟狮子和老虎等动物有很大的区别了。

    龙乃万物之长,天下动物生灵都臣服在龙的脚下,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历代王朝的皇帝都以真龙天子自称,这个称号也指着老子天下第一的意思。

    不过你们老祖宗之所以这么说,就是看出了鹰潭涧四周的异常,就如你们老祖宗所言的“高山有龙鸟不聚,深潭有蛟物不来。”

    因为龙已经不在动物的范畴里面了,它的生灵等级甚至比人还要高,所以龙会自带一股气场,这种气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龙威。

    这股气场无形中散发出来,我们人虽然感觉不到,但那些万物生灵它们却能敏锐的察觉到这股龙威,你们老祖宗之所以派人把守在那口鹰潭涧,就是为了证明那口深潭究竟有没有龙存在。

    你们想啊,在一个大旱的年代,一口清澈的潭水是多么的珍贵,同样你们老祖宗能发现那口深潭,难道四周的动物就发现不了这口潭水吗?

    你们老祖宗仅凭借四周的异常就判断出那口鹰潭涧有龙,可见他的见识非同一般了,你们这些小家伙还有的要学啊!对吧白兄我没说出把。”说完李玉然还不朝白天河撇了一眼,只见他耸了耸肩膀一副说错不要怪的样子。

    “厉害,李兄不愧是大城市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白天河很少见李玉然这种调皮的一面,现在看到李玉然这表情也是微微一笑说:“不过老祖宗最后还是失算了,他没想到因为他的一个决定,导致十几个村民惨死。”

    “爹,要不咋们休息一会把。”白山背着一袋东西,一路又走了这么久此时他累的气都有些喘不过来,再加上他跟白赢磊的船被白天河凿穿后,不得已又跳进激流的浅滩弯,虽然后来被白天河救起。

    但现在也已经走了不远的路了,他已经累的不行,而且他听着白天河讲的故事也一时听的入迷,所以他现在更想坐下好好休息然后听白天河把故事讲完。

    “等会吧,往前再走一点那里有个小土坡,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到哪里之后再休息,今晚咋们就在小土坡下过夜了,在哪儿能避点风,不然明天咋们可能都会生病。”

    白天河没同意白山的提议,不过他却一把接过白山抗在肩头的麻袋,此时白天河已经身背三袋东西了,一袋是白天河自己带来的物品。

    一袋是香烛纸钱他打算带进龙穴给他父亲上香用的,最后一袋是赢老偷来的炸要,这些炸要也不是一般的重,不过就算这样白天河也没吱一声。

    期间李玉然想帮白天河分担一些,不过都被白天河拒绝了,照他的说法就是:你一个教书的先生,没力气干这些活。

    起初李玉然还不服气,硬是接过白天河那袋最重的炸要就背在身上,可悲剧的是他还没走出两百米,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最后还是还给了白天河扛。

    但幸好赢老一行人已经距离那个土坡很近了,只有一公路路程而已,白山和赢老身上的重物都被白天河扛了过去后,他们更是两个也走的飞快。不一会两人就一边蹦一跑的来到了那处土坡之上。

    虽然当时赢老已经十五岁,但老实说他还是孩子,小孩子贪玩的心性也避免不了,两人来到土坡后见土坡的高度并不是很高,就仗着从小在村子爬树掏鸟窝习惯了,直接就从两米高的小土坡一跃而下。

    但谁知道突然“啪”的声闷响,白山和赢老两人感觉脚下一空,顿时两人一下子就陷进去了泥土去,两人掉下去的瞬间还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不好。”白天河正一边跟李玉然聊天,一边缓步朝土坡走去,他虽然有心想阻止白山和赢老两人嬉戏打闹,但一想自己以后就要跟他父亲那样埋骨在龙穴里面,也不可能再见到子孙后代那样玩耍了,想到这儿他也就打消了阻止白山和赢老嬉闹的心思。

    虽说黄河古道有些诡异,但毕竟现在也还是白天,况且他不相信有什么东西能在他眼前伤害到白山和赢老,可现在突然听到两人的惨叫他也坐不住了,吼一声后拔腿就朝土坡跑去。

    “爹我们没事。”赢老两人跳下来后发现脚下的泥土居然是空的,不过他们并没有摔伤反而还捡了个大便宜,因为白山和赢老两人掉下来的瞬间居然踩死了一窝兔子。这时他们才知道原来土坡的下面有一个兔子窝。

    这个窝正好就在赢老两人跳下的那个位置,现在一窝兔子突然被两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从高处跳下,这一窝子可怜的兔子瞬间就被他们两兄弟给踩死了,当赢老看清了情况后心里是又惊又喜。

    “皮痒是把。”白天河奔跑着来到土坡之上,看到赢老两人虽然灰头土脸,但看上去并没受什么伤顿时,顿时他整个人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不过白天河还是在赢老两兄弟头上一人给了他们来了一记爆栗。

    时间过的很快天也渐渐烟了,当时赢老那个年代还没手机手表,判断时间都是看太阳和月亮,白天河跟李玉然下了土坡之后便在这兔子窝边上休息了起来。

    “今晚咋们就在这儿兔子窝过夜了。”白天河看着已经渐渐烟了天说:“石头,山儿,你两个去附近找点干柴和稻草来,一定要早去早回,天烟之后这里可不安全知道吗。”

    “我跟他们去吧。”李玉然不放心让赢老两人独自去找干柴便也起身跟着赢老两人一起朝河滩上走去。

    “噼里啪啦。”漆烟的黄河古道上一片寂静,九月的天气在北方已经有些风冷瑟瑟了,赢老几人围着正烧的红旺的火堆一边吃着烤得红彤彤的兔肉,一边听着白天河讲他外出那两年所经历的故事。

    “爹,咋们老祖宗到底失算了什么,怎么会死十几个村民?”赢老听着白天河的讲述他外出两年的事情,听着听着突然他就想到今天白天河跟他讲的龙潭鹰涧的故事,瞬间他的兴趣又对他老祖宗感兴趣了,话语一转就问起了白天河来。

    “唉,你们老祖宗也因为这事受到了当时村子里的人排斥,不过也因祸得福他在机缘巧合之下找到了那处龙穴入口,让我们又得知自己的传承跟使命。”白天河撕下一块兔肉嚼在嘴里咬了两口吞下腹后,长长的叹了口气才说:“你们老祖宗当年是咋们村子的村长。

    那个时候咋们村子历代的村长都是我们白家,不过后来因为你们老祖宗那件事,导致村子里的人对他有了排斥,之后咋们村子才实行的在个三姓氏族长里面选村长的传承。”

    白天河一边是还不由一边感叹,“当时老祖宗派人留守那口深潭三天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是动物了,就连一只蚂蚁好像不来那口深潭。

    不过就在第四天的傍晚那些留手的村民都不想再等下去的时候,突然从天空落下一只鹰二话不说就趴在深潭边上喝水。

    看到这一幕那些村民顿时高兴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们在苦等了四天之后终于发现有动物来深潭和河水了,他们当时既高兴又兴奋。

    不过他们也不敢当即就去打水,而是把这事情又告诉了你们老祖宗,你们老祖宗一听后就下令让人去深潭打水,因为当时是在闹旱灾村子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水用了。

    现在得知那口深潭里面没有危险,你们的老祖宗便也没理由在阻止这事,就在第四天的晚上你们老祖宗为了节省人力一次性就派出了一半村子的男人去打水。

    毕竟那口深潭距离村子也不近,如果不做船的话最起码要走大半天才能到鹰潭涧,所以哪天晚上村子一行几十个男人,连带你们老祖宗就一起出发去打水了。

    当年的村子因为受到那场动乱的打击,村子本来就没多少人了,何姓和赵姓就是在那个时候由你们爷爷的叔父引进村子来的,为的是让咋们白家一脉不断了传承。

    不过正因为当年的人不齐心,再加上你老祖宗的失误,这才有了村子人对你们老祖宗的排斥,你们老祖宗虽然一身本事,但有时候人力有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动物来的潭水里面还会有蛟龙存在。

    哪天晚上你们老祖宗带着一群人去打水,就遇上了那条恶蛟龙,当时夜烟风高村子的行人刚到那口鹰潭涧旁边,就发现一个让他们惊讶不已的事情。

    这一幕也把你们老祖宗给吓到了,只见那口深潭旁边居然站着一只巨鸟在边上喝水,不应该说是巨鹰站在深潭边上喝着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