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鲲鹏博龙
    我爹曾经告诉过我,说是我老祖宗最后悔的事,就是带着村民去那口深潭打水,要是他老人知道那口深潭里面有这种凶兽居住在里面,他情愿饿死渴死也不会带着村民去送死。

    不过我想不通为什么那口深潭里面会住着一头如此可怕的虐龙,更不解为何还有别的东西敢去深潭边喝水,难道是我老祖宗错了吗?

    龙不是万物之灵所有生灵之物都害怕的存在吗?为什么当时赵虎彪去报告我老祖宗的时候居然说有鹰落在深潭边喝水,难道鹰不惧怕龙吗?难道..难道.. ..

    “赢老,赢老,您没事吧。”我见眼前这个老头越说越激动,甚至已经有些要入魔怔的感觉,我吓得连忙上前拉住他,狠狠的摇晃了他两下,他这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

    “哦,没事,没事,”赢老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后看了我一眼,便有些不好意思说:“唉,人老了,对一些往事就比较执着,总想着要在死之前弄清楚它。

    这不,当年我听我父亲讲完老祖宗的事情后,就问他为什么老祖宗的判断会错误,但我父亲也说不明白,为此这几十年我也在调查这事,我想还我老祖宗一个清白,可是直到现在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啊,唉。”

    看着我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老实说我实在不忍心打碎他这多年来,一直想替他老祖宗伸冤还清白的心,可是这事的确还真不能怪别人。

    虽然当时那件事错在那些村民不听劝,可事情毕竟是他们老祖宗判断错误后,带着队去深潭打水,这才导致的结果。

    不过现在我又不忍心说出真相伤害这老头,于是我思来想去还是先决定先探探这老头的底再说,如果他执意要寻找答案的话,我再告诉他不迟,如果他已经放下了那执着,那我就当不知道这其中的因果把。

    想通这点后我便掏出香烟自己点上一根后又递给赢老一根帮他点上,这才缓缓的对他说:“赢老,人死如灯灭,您何必纠结这些呢。

    再说了您老祖宗都是好几百年前的人物了,现在就算你们人也肯定没人知道这事了,您回去若再重提此事,那不是给你们老白家抹烟吗?”

    “唉,话不能这么说。”赢老见我有劝说他的意思,便忍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撇了我一眼不过却没理会我,而是转身朝河面望去,就这样他背对着我,独自站在床沿上一句话也没说。

    我见他心情有些低落也没多问,过了许久我见他还是没有想说话的意思便想开口讯问,不过就在我话刚打算出口的一刹那。

    就听见赢老背对着我用一种悲凉的语气对我说:“自从我老祖宗那代之后,我们村子又就由原来世代以白姓当村长改为从三个姓氏族长里面选举出村长。

    而我们白家就以历代龙穴守护人身份居住在村子,不过在清末时期有一波盗墓贼闯进了龙穴想盗取里面的宝物,但被我曾祖爷爷给全部覆灭在了龙穴里面。

    可这次的守护又让我们白家差点凋零,最后曾祖爷爷思前想后,决定把我们白家龙穴守护人的身份,告诉了同住在村子的两个外姓族长,之后三为族长秘密商议答应把这个秘密守住。

    同时龙穴从开始由我们白家一家守护变成由我们三族之人共同守护,可几百年前我老祖宗那件事,惹得全村子的人都对他有很强烈的仇恨,导致了我老祖宗死后都不能进入祖坟,灵牌也不能摆在祖宗祠堂供奉。

    对此我狠啊,我恨为什么我们白家付出这么多,却得不到一个回报,还要受到村子人的冷眼旁观,当时我跟着我父亲进入龙穴后,才知道我们白家为了这个守护这几黄河龙穴付出了多少。

    我都不敢想象这上千年来,甚至几千年来,我们白家曾经有多少先辈死在这龙穴里面,但我却知道这里面有我的大哥,父亲和爷爷,还有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老祖宗。

    我在进入龙穴后才知道,我老祖宗其实最后就是死在了龙穴里面,可因为当年那件事村民对他恨意可以说已经到了极点。

    而我老祖宗也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当时我祖宗发了誓,如果他一天不弄清楚当年那件事情的真伪,一天不证明自己当时带队去深潭打水没错的话,那就算他死后尸身也不入祖坟灵牌也不摆在祖宗祠堂受后人供奉。

    正因为他老人家那赌气的一句话,这几百年来我们这一脉都在寻找这件事的真伪,可几百年来我们祖祖辈辈都是一直生活在村子里面与世隔绝,根本就不跟外界接触,所以得到外界信息就知识就非常少了

    更别说是一些关于上古异兽的知识了。

    我们村子的人能识字都是一代代教书先生传承下来的,以至于到后来李玉然来到我们村子,我们这才从最原始的楷书慢慢改变学习简体字,所以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想要帮老祖宗还一个清白。

    哪怕只是一个众人都不在乎的结果,我也要追寻下去,甚至有时候我都在想,难道当时真的是我老祖宗做错了吗?真的是他一个决定害死了这么多村民吗?”

    “唉。”听完赢老的一番话,轮到我开始深深的叹息了,老实说我真不想打破这老头的仅存的一丝念想,但这事过归根究底还是出在他老祖宗身上,说的好听一点就是人数不如天算,说的难听一点就是学艺不精害死人啊。

    “怎么了,你小子看着脸色不是很对啊。”赢老见我脸色有些难看,便有些关切的看着我,不过他盯了我一会语气又是一变:“你小子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

    这老头不愧是活了八十多岁的人,他看我一副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说的表情,便知道我有猫腻,再联想起我之前的见识跟手段他心底就一喜,接着连忙对我追问道。

    “是知道一点,不过我怕说出来,您老会不喜欢。”我被赢老头盯着有些难受,于是不由对他打了个哈哈,用一口询问的语气问他:“您老听说过鲲鹏博龙吗?”

    “鲲鹏博龙?你这娃娃别跟我绕圈子,赶紧讲。”

    “呵呵”我被这老头给逗乐了,他见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还来气了,一顿教育我后便以一副长辈自居,好像是我在跟他请教似的,不过现在我也不发作,毕竟我总不能跟一个老头子发火把,而且他还是长辈。

    想通之处我捋了捋思绪这才缓缓的说道:“鲲鹏是一种上古神兽,这种神兽最初出现在道家古籍《庄子·逍遥游》中,典籍里面记载: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这句话换现代大白话就是:庄子说有一种大鸟叫鹏,是从一种叫做鲲的大鱼变来的。传说北冥海里有一大鱼名曰鲲,长不知几里,宽不知几里,一日冲入云霄,变做一大鸟可飞数万里,名曰鹏。所以这鲲鹏在我们中国道家里面可以理解为大鸟或者大鱼,

    但在佛家又有另一种解释,说的是鲲鹏其实是古佛教中的迦楼罗,也就是佛教中的“天龙八部”中的一部,这迦楼罗则是跟我们道家鲲鹏神鹰异名同质,佛教传入中国后,鲲鹏在佛家就被命名为了大鹏金翅鸟。

    但不管是大鹏金翅鸟还是鲲鹏神鹰,这两种东西在传说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就是它们都以龙为食,据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记载,鲲鹏翱翔九天,寻琼浆为饮、逐神龙而食。

    这些都是有典籍跟传说记载的,虽然现在我们听起来有些不可置信,但古时候是否真的有鲲鹏这种东西谁又嫩说的清楚呢。

    不过我估计你老祖宗看到的那头巨鹰也未必就是鲲鹏,传说自从上古夏朝覆灭之后,那些曾经跟随这黄帝的图腾氏族就消失的消失,灭绝的灭绝了。

    当时黄帝率领着以龙族为首的,熊、罴、狼、豹、貙、虎等几大图腾氏族跟蚩尤在涿鹿展开绝战,大战之后龙族一直在华夏传承,但夏朝覆灭之后龙族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同时跟着龙族消失的还有一些上古图腾氏族,这里也包括了貙氏一族。

    这貙后世有人传说是大猫,也有人说貙就是传说中的麒麟,不过这消失的一族里面就有鲲鹏一族,鲲鹏也在夏朝覆灭之后也不见了踪迹,更是在这之后的几百年里无一人在见过鲲鹏的真容。

    反而在佛教传入中土盛行后佛教开始大肆传教,人们才知道原来还有一种大鸟叫金翅大鹏,我怀疑你们老祖宗见到的那种大鸟就是金翅大鹏的后裔。

    同样金翅大鹏鸟还有传说,说它是鲲鹏的后代,只不过后来在佛教传入中入土后,把金翅大鹏鸟的地位给抬高了,把它抬到了跟鲲鹏一个位置的存在。

    其实目的就是为了和我们本土道教争一口气,这也涉及到了宗教之间的明争暗斗,在金翅大鹏鸟后还有一种神鸟,名叫金雁神鹰,鲲鹏是上古物种,上古之后世间就再无鲲鹏。

    不过却有了金翅大鹏鸟,到了盛唐结束,金翅大鹏鸟也从此销声匿迹,这金雁神鹰还是在元朝的时候有过记载,我才得以知道的。

    不过这话说来说去有一点还是万变不离其宗,便是那头巨鸟就是去找那头孽龙的茬得,不管是鲲鹏还是金翅大鹏鸟,还是金雁神鹰它们都不怕龙,反而是故意找龙为其食。

    这种东西在我祖传的古籍孤本里面记载,金雁神鹰为妖物天生就寻龙为食,屠龙吞胆以增加其道行,金雁神鹰体型越大,就代表它活的越长。

    所以当时你们老祖宗的判断说句不好听就是判断错误了,在看到没人任何动物敢靠近深潭的情况下还去冒这个险,更要紧的鹰本来就是万物之中唯一不怕龙的生物。

    天下也只有鹰一种是不畏惧龙威的,更何况还是金雁巨鹰,所以在古佛教就有一门功法叫鲲鹏博龙术,传说是上古佛教大能看到鲲鹏屠龙后模仿出来的功法。你们老祖宗的确应该为那些死去的村民负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