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沉眠江底
    “什么?”赢老听完我的话顿时身子一颤,“小心。”我见这老头站立不稳就想上前扶住他,可他却一挥手阻止了我,赢老颤抖的身躯往后退了两步,不过很快他就扶住身边的栅栏,站稳了身躯后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转过头对我说:“谢谢你,帮我解开了心结。”说完这老头微微朝我鞠了一躬,“别,这可使不得,您这不是折煞我吗。”我见状连忙闪身躲过一旁,这不开玩笑嘛,这老头可是跟我爷爷一辈的人,我可不敢平白无故

    受他这么一躬,这赢老头见我躲开也没再坚持,不过现在他的情绪已经没有之前这么高涨了,可能是因为自己老祖宗的事情有些打击到了他,所以我们接下来聊的话题也是可有可无的,但总的来说赢老年幼时候的事情

    他还是跟我讲了一遍,说道赢老年幼时候的事情,还是先把他老祖宗那段故事讲完,哪天晚上那头巨鹰跟巨龙足足打了一夜,直到凌晨太阳从东边升起,最后那头巨鹰不敌那头蛟龙,被蛟龙拖着进入了深潭里最终不见身影。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赢老老祖宗一行人也狼狈的逃回了村子,但这次回去却少了十几个人,这十几人全部都死在了深潭里连尸首都没有找到,再加上他们没有打到水,这让村子更加雪上加霜,赢老的老祖宗也因为那件事受到了村子村民的排斥

    最终辞掉了村长一职,后来赢老老祖宗几次去深潭探查想弄清楚那头巨龙究竟是什么来历,不过都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之后村民每逢路过那口深潭的时候都会绕的远远的,那口深潭在这儿几百年来也一直没有任何动物敢于靠近那口深潭

    只有偶尔一两只鹰会落到深潭边上喝水,久而久之那口深潭就得名鹰潭涧了,意思就是这口深潭只有鹰敢来的意思故名鹰潭,至此鹰潭涧就传开了,不过真正见过鹰潭涧里面有蛟龙的也只有赢老老祖宗那批人,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从那之后四周村庄的人从来都没见过那口深潭里面的蛟龙,只是这个传说一直流传在外,使得那些村民有所顾忌,平常也没人敢靠近那口深潭,就算路过边上也会远远的避开,甚至有的人进过那边情愿绕路也不愿靠近深潭。

    赢老他们在黄河古道上过了一夜后,第二天就赶往了黄河龙穴,赢老第一次进入龙穴原本以为会很好玩,可当他进去之后才发现龙穴里面不但阴暗潮湿,还有些诡异的东西在四周徘徊,这把年幼的赢老给吓的不轻,以至于到现在他都

    忘不了当年那一幕幕诡异又恐怖的画面,赢老几人进入龙穴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祭拜他们白家死在龙穴里面的先辈,不过白天河却算错了一点,他原本以为那批之前进入黄河龙穴的盗墓贼跟日本鬼子,会在两天后进入龙穴的。

    可当他带着白山和赢老在耳室祭拜的时候,他发现那些盗墓贼的速度远比他想象的快,赢老他们祭拜完白家先辈后,就由白天河带着朝主墓室赶去,意外的是他们一路上看到了不少死人,那些死人白天河知道是进入黄河

    龙穴后身中机关死的盗墓贼,而且这些人看上去还是刚刚死去的样子,白天河见此更不敢大意了,他急忙带着赢老三人抄近道往主墓室赶去,白天河因为有历代先辈先龙穴来探索的经验,他能避开一些致命的机关跟一些有大凶之物的密室。

    可那些盗墓贼却不行,一路上白天河不但发现有盗墓贼死在墓室,还有很多日本人,看到这一路上的死人白天河有些后悔了,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着白山和赢老进入龙穴,不过当时那种情况也由不得他多想,他也知道更是耽搁不得。

    所以只好硬着头带着赢老和白山疯了似的朝主墓室赶去,因为他清楚那批盗墓贼走在他们前面提前进入主墓室后会是什么后果,就这样白天河跟赢老三人炒着近路比那些日本鬼子和盗墓贼先一步进入了龙穴主墓室

    不过最终事情发展往往会超乎人预料,等白天河跟李玉然用尽手段埋下一个个致命陷阱等着那些日本鬼子来后时,他们却发现那几十个日本鬼子全部都不见了,一行浩浩荡荡的人只剩下九个盗墓贼,白天河跟李玉然布置的

    陷阱也被那九个盗墓贼给一一破解,最终一行人在主墓室相遇,直到那时候白天河才知道原来那些小日本鬼子,是那个盗墓家族故意引诱他们进龙穴来的,为的就是替他们挨着刀子跟挡机关,那些日本鬼子还以为是自己挟持了

    那个盗墓世家的人让他们带着进入龙穴夺宝,可却不知道自己反被算计了,最终几十个日本鬼子全部都死在了龙穴里面,至于那些日本鬼子想要释放蚩尤头颅出去扰乱战局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不可能成功,被算计的情况下

    已经注定了他们是棋子是垫脚石,至于那批盗墓贼最终目的并不为了蚩尤头颅,而是想要取走墓室里面的一件物品,一件上古神器炼妖壶,这炼妖壶又名九黎壶,是上古大神蚩尤的宝物,传说蚩尤身死炼妖壶也随着蚩尤陪葬

    而那些盗墓贼不知道从而得到的信息,说是炼妖壶就在黄河龙穴主墓室的龙棺里面,所以就闯进黄河龙穴,虽然当时赢老的父亲白天河不知道炼妖壶是什么,但他知道这个龙穴是他们白家守护的地方,别说是让那些盗墓贼带走炼妖壶了

    就算是带走墓穴里面的任何一样东西他也是不会同意的,最后双方对峙了有半天时间,都僵持不下后来白天河跟李玉然为了替赢老和白山争取逃跑的时间,先对那九个盗墓贼展开了攻击,可那九个盗墓贼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能

    走到最后也代表了他们的不凡,果然那些人一个个都是身手非常好的高手,白天河还好说他从小就习练祖传下来的武术,所以他一人还能应付的过来,但之后又有两个盗墓贼加入战圈,白天河就开始败退了,毕竟他一人对付

    不了三人,而且他还要时时护着李玉然,李玉然本来就是一个文弱的书生,不过他在进来之前弄了很多毒药和一些染上毒的暗器跟匕首之类的,使得那些盗墓贼一时半会也奈何他不得,虽说白天河跟李玉然有点本事,可最终还是

    不敌那九个盗墓贼,打到最后李玉然身死,白天河也重伤,重伤之躯的白天河眼见已经无力回天,不得已启动了主墓室最后一道的机关,把恰在主墓室顶部的断龙石放下,最后镇压蚩尤头颅的龙棺,也因为白天河启动了最后一道机关

    棺材永远沉入了龙棺下面那个深潭之中,而主墓室的出口也被断龙石落下给彻底给封死,封死了去路后白天河原本打算跟那些盗墓贼一起共归于尽在墓室内,可他却嘀咕了他的父爱之心,那些盗墓贼被困在墓室一天一夜后实在没有办法出

    便趁着白天河重伤之际,以赢老和白山来威胁白天河,这让白天河那一丝父爱大如山的感情动摇了,最后白天河用了一个非常冒险的方法就是他开启机关放那些盗墓贼出去,但前提是那些盗墓贼要放过赢老和白山,最后两拨人在立下誓言后

    就同意了白天河那个办法,不过虽然两拨人都同意了这个办法,但其实两拨人都各怀鬼胎,那些盗墓贼想着等白天河开启机关的那一刻,就挟持白山和赢老做人质,威胁白天河就范,毕竟他们再蠢也知道白天河是这个墓穴守护人,他们想在

    白天河嘴里抠出关于黄河龙穴的秘密,所以他们并不想放过白天河父子,可他们也不知道白天河也在算计着他们,白天河其实暗地里已经跟赢老和白山交代过了,在他开启机关的一刻,就让他们往回跑,虽然他们只进来过一次,可白天河已经

    嘱咐过他们要牢牢的记住那条没有危险的近路,当时在进来的时候白天河还特意给赢老留下了一张路线图,所以他并不担心赢老他们找不到回去的路,白天河当时已经有了身死的觉悟,他打算在开启机关的那一刻,他就以世代守护人的血脉

    唤醒应龙,让应龙再次发起洪水彻底把墓葬给淹没,这样就算那些盗墓贼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着出去,他唯一担心的是就是白山和赢老,不过白天河也知道这是他们最后逃生的机会,白天河也明白那些盗墓贼不会翻过他们。

    但人算不如天算,白天河在开启机关的那一刻已经暗中把自己的鲜血献祭到那口深潭里,那口在龙棺之下的深潭就是应龙沉思之地,他知道只要自己把鲜血献祭进深潭,再以世代守护人身份唤醒沉睡的应龙就能灭杀那些盗墓贼

    可谁知道唤醒应龙是需要先天条件的,应龙说白了已经不是人家之物,这等东西已经归为神一类的物种,而且应龙也不是随便就能唤醒的,唤醒应龙百年之内只能唤醒三次,第一次唤醒必须要有一个传承守护人直系血脉之人的鲜血献祭才可唤醒。

    如若在百年之内要唤醒第二次的话,那人数就必须增加一人,同样第三次唤醒也是递增一人,而且还必须是直系血脉,不然就唤醒不了应龙,白天河因为已经开启机关,但他在献祭的时候心中莫名响起一道声音,顿时让他清楚了关于献祭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