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绝处逢生
    虽然当时白天河心里很是震撼为什么那道空灵的声音会在心间响起,但他也没时间多想了,他知道唤醒不了应龙,于是手上的机关也停了下来,导致机关断龙石再次落下,机关开到一半又关闭,让那些盗墓贼一个个都恶狠狠的看着白天河。

    虽说白天河以一个自己记不得机关顺序的理由给搪塞了过去,但引起了那些盗墓贼的注意,最后白天河把献祭应龙的事情告诉了赢老两人,这是白天河一生中最难下决定的一件事,甚至比他自己去赴死还难,因为白山

    和赢老两人都争着让对方或者,自己跟着父亲去献祭应龙让对方活着,最后白天河选择了白山,虽然当时赢老很不愿意但他也不敢表露出来,白天河趁着那几个盗墓贼没注意的时候跟白山一起献祭唤醒了应龙。

    瞬间地宫之下洪水滚滚,赢老在机关开启的瞬间就含泪跑出了甬道,,接着没等他跑多远,赢老就感到身后一片惊呼,听到那声音赢老知道是那些盗墓贼发出的,因为他已经嗅到了一股黄河水才应该有腥臭味

    这种腥臭的味道对于他们一辈子都生在黄河边上的人是无比的熟悉,他们常年黄河打交道,一辈子都忘不了这种带着一股泥沙和腥臭味的黄河水,所以当时赢老拼了命的在狂奔,他不敢停下来,因为一担他停下来就会被洪水淹没。

    再加上他的性命是用白山命换回来的,他不能白费了白山的舍身取义,但毕竟当年的赢老还小他哪里跑的过滔天洪水,赢老只在墓道里面跑出不到百米,就被滔天的洪水给冲着失去了知觉,等赢老醒来他发现自己看并没有出那处古墓。

    而是来到一个空旷的大厅之中,赢老当时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只知道那个空间四周各自摆放着一个他叫不出来名字的铜鼎,而且铜鼎的模样还奇形怪状,有的像猴子,有的像龙

    甚至有的还像人,不过幸好赢老发现那个空间不是全部封闭也不是一片漆烟,似乎那个空间有着一丝点点微弱的绿光在泛动。让他能在这个幽暗的空间存货,虽然视野最远只能看到一米之外的事物,不过只够赢老在哪里生存了。

    赢老在那个空间里面一呆就是正正三天,期间他饿了就去墙角挖一些蚯蚓和抓一些虫子吃,渴了就去接一个他看不到顶部的露水喝。后来赢老猜测那处空旷的空间应该也是在黄河龙穴里面,不过他猜测那处地方可能是另外一条路,

    他之前跟着白天河进入龙穴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黄河龙穴里面的路线错综复杂,有的路线甚至连他父亲白天河也不知道而且他手上那张白天河留下的线路图上也没标注有这个空间的地下空间,赢老知道这里肯定是白天河或

    者自己的先辈没有来过的,不然他手上的线路图不可能会不标注这处巨大的底下空间,赢老说按照现在的大小比例来换算的话那当时他醒来后待在的那处底下空间足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而一个足球场大小空间的地方白家这几千年

    来居然并有人探索过这里,那就非常值得可疑了,当时赢老虽然年纪小,可他机智**啊,也正因为他的脑袋白天河这才留下他天河当时也是有些私心的,如果非要让白天河在白山和白赢石两人里面选一个跟他去送死的话,那他就会选白山,

    白并不是说白天河比较偏爱赢老,而是白天河不想再让赢老再让自己白家一脉接手传承这个守护人身份下去,他明白自己这一族已经替这黄河龙穴死去多少人,更知道这黄河龙穴守护人身份有多残酷,所以他不想再让自己的儿子跟后代背负这个责任,

    当时他把白山和赢老带进龙穴主要还是想让他们祭拜一下自己历代逝去的先辈,另外也在变向的告诉他们我们白家龙穴世代守护人身份有多残酷,白天河这么做是想打击白山和白赢石的心理,想让他们对黄河龙穴产生畏惧

    从而放弃龙穴守护人身份,不过他想的太简单了,他不知道赢老性子会这么烈,同样也嘀咕了自己的几个儿子。原本白天河以为让白山和赢老看到这些残酷和可怕之后他们会胆怯,不过后来在血祭应龙的时候白山跟赢老一点都没有胆怯

    甚至还争着要替自己的兄弟赴死,这一幕让白天河彻底懵了,他其实并不知道当时把赢老带进黄河龙穴里面是一个错误的确定,如果当时白天河把赢老和白山几人直接送回村子,再和李玉然去黄河龙穴就绝对不会发现以后的种种,而赢老也不会孤

    苦无依一辈子,当然也没有日后我们的事情,同样我也不会有机会踏足那处神秘的龙穴,我更不会因此失去一个兄弟,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待到以后再说吧。

    言归正传赢老在那处地下空间待了足足三日,就在他吃着恶心无比的蚯蚓和虫子的时候,一道曙光让他看到了希望,赢老当时正抛完墙角边上的泥土却发现那处镂空的天顶有一道阳光照射了下来,一道阳光好像是太远直接从外面照射下来的,

    赢老自从白天河把他带进龙穴里面后第一次见到阳光,算一算白天河带他们进入龙穴的日子,他已经在地下过了足足快一个星期暗无天日的日子了,这道曙光让赢老感到无比的兴奋,这道光芒也让赢老知道了自己是身处在一处山腹之中

    赢老还发现这道有些刺眼的光一照下来,地上就好像有一块能反光的镜子般,在阳光照射下来的瞬间,同时在地上分成了四周光芒,分别朝四个方向的铜像照射过去,这一幕简直把当时的赢老看傻了,他从来没见过这种如变魔术般

    的场景,当时的他也不知道改怎么办,不过他心里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趁着有阳光去察看一下四周跟那做个铜像,虽然之前的三天时间里面赢老也有去察看四周有没出路,可无奈视野能见度太低,他根本就看不清四周的路甚至他伸长手

    自己都看不到手指,只能看到手腕,所以当时赢老在抹烟了一天瞎撞后就放弃了,他知道这种地方没有视野就是等死,而且当时他身上一点事物都没有,他必须要保持体力就算找不到出口他也要保证自己先不被饿死,所以接下来的两天

    赢老都在一边挖着蚯蚓和接露水和,一边在探寻这个神秘的空旷空间,直到那个有些耀眼的光芒照射下来后,赢老有了足够的光线他这才壮着胆去更远的四周察看情况,不过可能也是上天不收他把,那道光芒在照射下来,又分成四段后

    四道光芒又在四个铜像之上反射了回来,不过这回反射的位置却不是那道光芒落下的位置,而是直直的指向一处空间,赢老那时才注意到,那是一个只有半人高的通道,如果非要让他形容的,他觉得那应该是一个侏儒通道

    因为那个通道只有半米高,也只有不到五十公分,宽度更是窄的要命,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入而且还转不了身,可那条通道现在却是一片光芒,映入赢老眼帘的是一片好似打磨过的石头般,他看着那条矮小的通道,当时就下决心

    要豁出去赌一把,结果赢老真的从那处空间出来他,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那条通道爬行了多久,甚至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的手臂脚面,和两侧都已经磨的血肉模糊,如果不是他最后一丝求生的**在支撑着他估计

    当时他已经死在那个通道里面,最后赢老感觉自己眼前慢慢有了亮光他迎着亮光爬去,就在他要昏迷的一刻,他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轻,好像自己是从高处上摔了下去,到那个时候赢老已经昏迷了,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在三姓村附近的别的村庄上了。

    赢老醒来后他才知道自己原来已经足足昏迷了半个月,这半月他甚至几度差点因为伤势太重死去,他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掉在了水里。

    之后他又被水流给冲到了一处浅滩之上,赢老听到这儿他才明白过来,原来当时他真的没有感觉错,他的确是从高处上掉下来了,不过万幸的是那处从山复通向外面的通道是在一处悬崖之上。

    虽然这一摔直接把赢老给摔成了重伤,不过好歹性命是保下了,他也因为命大被水流冲到了三姓村附近的别的村庄边上,恰巧让来河边洗衣的大婶给救了下来。

    就这样赢老一直在那个村子住了足足半年时间,这半年时间他基本是下不了床的, 因为他从悬崖上摔下来的时候腰间的两根肋骨被摔断了。

    他平时连睡觉都是趴着睡的,不过虽然他心急想回三姓村找自己的三弟和母亲,可无奈他身受重伤,而且三姓村又非常的隐秘,碰巧的是这个村子的人从来都没跟他们村子接触过。

    别是去三姓村了就连那处地方在哪儿都不知道,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赢老村子的情况,不得已赢老只能等身子恢复,他身子一恢复就立马赶回了三姓村,因为他害怕村子会再次被应龙掀起的洪水淹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