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兄弟相逢
    这半年时间赢老心里的既着急村子的情况,又担心他母亲跟三弟的安危,同时他还有着一丝侥幸的心里,因为他能活着出来并不是真的从原来的龙穴入口进入的,而是从那处空旷的广场出通过那条狭小的通道逃生的

    既然当时爆发洪水的时候他没有死,那是不是意味着当时他的父亲和大哥也有可能还活着呢,所以赢老当时心里也抱着这个侥幸的心里,打算回到村子后把这事跟村子里的各位叔伯说了,然后请他们帮忙去就出背困的父亲

    不过直到半年后当他回到村子时才知道他们三姓村因为地势比较底,就算没有应龙发水难,他们村子每一天都会遭到不同的洪水灾害,只不过不像应龙发水难的时候这么严重把,当年赢老回到村子后看到的并不是一个热火朝天的

    三姓村而是一片全部都山石泥土覆盖的坑洼湿地,这让年幼的赢老备受打击,他知道他从小生活长大的村子不会再回来了,赢老看着眼前被山石泥土掩盖的村子,顿时就跪倒在地上抱头痛哭,一边哭还一边喊着:孩儿不孝,孩儿不孝之类的话。

    赢老一直在三姓村废墟之上足足哭了一天,直到赢老感觉自己已经哭不出泪水,甚至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睛疼的都有些睁不开,这才意识到他的母亲被泥石流淹没在这层厚厚的泥土下面,想到这儿赢老也顾不得身子虚弱,起身一个劲的就朝

    他家的方向跑去,不过当时因为应龙在十年之类第二次发水难,他们村子边上的大山又因为长年受到黄河的冲刷,加上三年前那次水难山体已经脆弱不堪,这次白天河再次唤醒应龙,导致应龙在黄河之下嫌弃滔天洪水,他们三姓村第一个就首当

    其冲最后三姓村边上的几座大山因此承受不住洪水的冲击,全部都坍塌了,一座大山的坍塌就足以让一个村子覆灭,更何况是三姓村又正好处在几座大山包围的复地之中,这种地形一担发生泥石流就是致命的,现在三姓村就是这样

    几座大山的坍塌使得三姓村所有的人畜和建造都被大山坍塌下来的泥沙石头给淹没在了下面,赢老凭着记忆跑到了自家房子位置上后就一个劲拼命的用自己的手抛泥土,一边抛还一边仰天大吼,好似只有这种行为才能发泄他心中那股

    悲伤,赢老也不知道他自己抛了多久,直到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好像要废了才停下,他低头一看自己的双手发现是已经血肉模糊,十个手指的指甲全部都翻了起来,可就算如此他还是不停下来,直到他自己彻底昏倒在自家村子的废墟之上。

    可能真的是上天可怜他这个未满十六岁就已经丧失双亲的孩子,当时赢老从悬崖出摔下来后就昏倒了,他是被水流冲到另一个村子的河滩边上的,赢老被一群在河边洗衣的大妈救下后就给送到了,他们村子的一个孤寡老人的家里救治

    那是个六十多岁的老汉,那老汉姓张,叫张韩,那个村子的人都喊他张大爷,这个张大爷从来都没取过一个媳妇,自然也没孩子,不过这个张大爷,却有一身的本事,这老头平时在村子里面很受那个村子的尊重,张韩不但会医术

    还会一些抓鬼驱邪之法,平时那个村子有死人或者受重伤老不及送县城救治的都送他哪里,而且当时正好是日军侵略的时期,普通的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更别提去县城看医生了,所以说在当时进医院那在普通老百姓来看

    就跟进皇宫似的,而在当时那种大环境之下,像张韩这种会神鬼又懂医术的人就更吃香了,这种人通畅一个村子最多就有一人,不然多了就会争饭碗,当然那些上千人的大村就另外说了,一些小村子甚至连一个一种人都没有

    他们一担撞了邪,受了伤就只能自己扛着,直到自己村子的土房子救不下,医不了的时候,他们才会外出去请别的村子这种类似神旱的人,这种职业在南方有人称呼为中医郎中,有人称呼为风水先生,北方则叫大神,或者大仙,

    不过这里面的意思是一样的,这两种说法指的都是混鬼神饭碗吃饭的人,赢老就是被那个村子的张韩就下的,那个村子距离赢老的三姓村其实也不远,只有七十里不到,不过因为赢老他们的村子是在黄河下游部分,只有不到百里就到

    黄河龙尾了,也就是黄河几年前黄河改道的之地,而居住在黄河两域的局面都对黄河有着很高的崇敬和畏惧,这些人的村子都是世代传承下来的,古时候的人很讲究风水,而风水里面龙头迹象,龙身富贵,龙尾带煞,这是在黄河两域上居住的人

    都知道的禁忌,所以黄河两域的村子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在中上游,而下游部分只有一些逃难或者如赢老这种传承隐秘有着守护责任的神秘村子才会选择居住在黄河下游部分,而选着在黄河龙尾之上建造村庄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第一是因为

    古人害怕黄河的禁忌,他们有意避开龙尾,不在龙尾之上建造村子,第二就是害怕黄河改道,之前我也说了黄河改道分有两种,一种先天导致,一种人为改道,如果是人为改道那还好说,可一担遇上几百年不见一次的先天因数导致黄河改道

    那就惨了,那些选择定居在黄河龙尾的村子,一不小心就会受到滚滚黄河水的冲击,如果黄河改道正好改到他们村子,那整个村子就完了,运气好一点的话提前发现还能及时撤离,最多也就是损失财务和房子,可一担没有及时发现那就是

    成百上千人的性命被黄河水吞噬,再加上黄河每年都会不定期的泛滥,选择居住在黄河下游的村子更是没有保障,所以在古代的时候,黄河两域就流传着这么一句民谣:黄河龙王育两子,左右两边各有人,龙头祭祀龙尾煞,龙身住人富贵天。

    所以说古代时候的黄河两域基本就是上游村子一大片,下游村子看不见,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这种情况了,八十年代后中国飞速发展,国家投资在黄河两域之上最重之重的一个项目就是黄河防洪堤坝,整个黄河的防水堤坝是在大运动时期七七年

    开始建造一直建到**年这条横跨六省十二个市区,上百个县,一千三百多个乡的黄河防洪堤坝也正式建成,张韩当初救下赢老后就一直很喜欢这个孩子,他虽然平时很受到村子人的尊重,但也却是无儿无女,他就有心想收养一两个孩子

    可当人家知道他那神旱的身份后也一一拒绝了,虽说这种职业很受人尊重,不过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以后干这行,所以张韩也一直都没一个孩子,直到他遇上赢老,那些妇女把赢老送到他哪儿后他就对这个脾气有点倔却又不失礼貌的孩子

    喜欢上了,虽然他没有真正开口让赢老报答他,不过他已经有心要把自己一身本事传给赢老了,所以当时赢老告别张韩后就朝三姓村赶去,张韩其实就跟在他后面,并不是张韩想有什么图谋,而是张韩想保护他,直到张韩看到赢老不要买的在抛

    那片废墟后他才知道赢老身世有多可怜,不过张韩并没有去打扰赢老而是让他发泄着心中的悲愤,直到赢老晕倒他才把赢老再次扛回了他居住的那个村子,那个村子虽然并有没建在黄河上游,但也距离黄河龙尾有这近两百公里的路程了,赢老的三姓村

    要去黄河龙尾还要坐船走几十里路,如果步行的话那就要上百里,赢老醒来后才知道自己又被张韩救了,经过张韩的一番劝说赢老就定居在了张韩的村子,张韩的村子虽然不是很富裕但也是个好几百户的大村子了,赢老一直在那个村子过了足足5年

    5年之后日本投降,赢老这才告别张韩出村子外面想去见识一番世面,时候的赢老已经20出头了,也学得了张韩的一声本事,那时候的赢老正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虽说张韩有心想要多留赢老几年,让他年纪大一点沉稳一点再出去闯荡,不过耐不住

    赢老的软磨硬泡,遇上就放赢老出去了,可张韩却不知道他这一放,就让赢老再次踏足进了那个他永远也不想在进入的黄河龙穴。

    1946年秋日本投降的第二年赢老就带着张韩给他的几块钱就这样踏出了他生活了六年的村子,可惜老天可能看到他身世还不够凄惨,在他外出游历的第二年,他居然得知自己的弟弟还没死,不过没等他高兴就得知白赢磊已经身患重病

    才二十出头的白赢磊居然已经病得起不了床,唯一让他感到一丝欣慰的是,白赢磊并没有死去,可赢老看着白赢磊躺在床上那皮包骨的样子却是泪流满面,而当年他喜欢的李玉然女儿李慕婉,为了救白赢磊已经去给当地的一个大财主家庭当了

    小妾,不过李慕婉还是每天会排丫鬟送吃的来给白赢磊,赢磊两兄弟见面后并没有过多的兴奋,只是相互看着,两人看了许久都不禁留下泪眼,后来赢老也从白赢石嘴里得知自己的母亲的确是被坍塌下来的山石掩埋在了三姓村,他母亲得知

    丈夫和两个儿子都死在龙穴里,已经崩溃了,任凭白赢磊怎么劝,他母亲就是不愿意走,最后无奈白赢磊之好带着李慕婉一起逃离家乡,不过当年他们都还是孩子,而且中日战争又正是打的最火热的时候,他们只能一路乞讨,一路逃亡,最终从北方

    逃离到了南方,要是不是赢老好奇南方人的生活,他出来见世面想想看看南方人是怎么生活的,不然也不会遇上白赢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