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相聚又别离
    白赢磊见到自己的哥哥还活在世上好像得到解脱了般,两兄弟相聚仅仅不到一天白赢磊就去了,白赢磊从死的哪天开始到下葬,李慕婉都没来看过白赢磊一眼,这让当年赢老隐隐有些仇恨起李慕婉。

    不过后来赢老才知道李慕婉并不是不来看白赢磊最后一眼,而是她根本不知道,当时的李慕婉已经怀有身孕了,李慕婉是被那个大财主给买进去当小妾的,甚至李慕婉的身份比小妾还不如,所以当时李慕婉在那个地主家里面一点地位都没有。

    在她之上还有一个大房,两个偏房,这三人之后才到李慕婉这个小妾,可李慕婉却深受那个地主老爷的喜爱,虽说李慕婉是一个刚满十八岁吃不饱,穿不暖的打工妹,可为人却很好不管是对上面还是对下面都非常尊重。

    从来不会仗势欺人,也不会像那个地主的大房和二房那般对下人呼来喝去,就算是李慕婉在怀有身孕的时候,有什么能亲力亲为的她都会自己去做,这是为什么李慕婉虽然只是个小妾,还是个卖身进地主家的人。

    却能有丫鬟肯替他来照顾白赢磊,肯每天来给病恹恹的白赢磊送饭吃的原因,对于李慕婉不来见白赢磊最后一面的事赢老足足恨了李慕婉三年。

    1947年秋赢老外出第二年,他把自己的弟弟白赢石给下葬了,虽然赢老遇见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但他也永远的失去了他弟弟,赢老在镇子上给白赢磊立了一个衣冠冢,在衣冠冢前守灵足足三个月。

    三个月后赢老带着自己弟弟的骨灰就朝回家的路赶去,因为白赢石死前曾经说过,他不想拖累赢老也不想入土,他只想赢老把他给火化了,然后带着他的骨灰回村子去,一半洒在母亲的坟头上,好让他能陪伴在母亲左右,另一半半洒在黄河上他想去跟大哥和父亲说说这些年的经历。

    听到这个要求起初赢老是不同意的,但白赢石已经是病入膏肓,甚至还威胁赢老如果不按照他嘱咐的去做,那他就死不瞑目,最后赢老无奈只得把白赢石给火化了,赢老在给自己弟弟守完灵完后也带上骨灰朝来时的路回去。

    可他却不知道他一路居然走了一年多时间,赢老给白赢磊下葬的时候是1947年秋,他给白赢磊守灵三个月那时间就到了1947年底,虽然当时战乱还未全部平息,但日子已经不再像日入侵那般弄的天怒人怨。

    所以赢老也在当地过了个春节,过完年赢老才带着白赢磊的骨灰回乡,他这一路除了给人驱邪治病外,还偶尔去跟一些跑船人和盗墓贼打交道,因为他想知道他父亲到底有没有死,同时他也想拉拢一批人打算再次进入龙穴。

    就这样赢老一边走一边做这些,一直到1949新中国成立三个星期后到达了三姓村年,他这一路足足走了一年半时间,等赢老回到张韩村子的时候,才知道新中国成立了,国都在狂欢。

    这些狂欢的人唯独赢老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的亲人都死了,他爱的人也已经先一步离他而去,他在这时间已经没有了任何牵挂,虽然整个村子都在杀鸡宰羊的庆祝新中国成立,可赢老却把自己给闷在房间里一呆就是三天。

    直到张韩把他硬拉出来,他才抱着张韩抱头痛哭,张韩也是在哪个时候知道了赢老的一切,包括黄河龙穴的秘密,因为赢老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他心中的苦闷只能向这个曾经救了他命亦师亦父的人倾述,张韩听完赢老的话也是久久不语。

    他知道赢老是个苦命的孩子,但不成想他的身世跟遭遇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残上很多倍,“唉,苦命的孩子。”张韩抱着扑在他怀里痛哭的赢老,一边轻抚着赢老的头一边也不由跟着叹气道。

    自从那晚之后赢老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张韩让他学习一些抓鬼驱邪的手段他还推三阻四,可现在却是非常的配合,而且整天都沉迷在里面,有时候那种劲头让张韩也不受不了。

    最后张韩怕他走火入魔,又让他外出历练顺便散散心,看一看这个新中国,看一些美好的事物,张韩知道要是再让赢老这般练下去不是入魔就是自己把自己给连城废人了,所以他也让赢老出去暂时历练。

    果然历练很有效,赢老在接触了外面事物后又开始渐渐的变得不再那么暴利也不再那么一根筋了,之后赢老在几年后又再次游历到白赢石死的地方,那时候的他已经二十好几了是个成熟稳重的小伙子了,可当他见到一群贵妇人,对的朝路边的一个脏兮兮蓬头散发的女人抛狗饭的时候,他心中的怒火忍不住被撩了起来。

    因为那个卷缩在街角脏兮兮蓬头散发的女人正是当年清纯可爱的李慕婉,赢老看到后二部啊不说上前就给了那几个姨太太一人一巴掌,结果这一人一巴掌直接把那些姨太太给激怒了,一个个要喊着要枪毙了那个敢打她们的小子。

    不过因为新中国成立了县城里面的治安也开始有了公安,她们已经不能再像之前那般靠着大财主作恶了,最后赢老被那些姨太太用钱给关紧了牢房一个月,这个一个月里面赢老是受尽了苦头,但他还是熬着因为他还要出去救那个张兮兮的女人,那个女人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他有很多问题要问她。

    当赢老出狱的那刻他才知道那个永远抿着嘴对他对微笑,偶尔被他逗的脸红的清纯李慕婉不会回来了,没错李慕婉疯了还疯的很彻底,甚至在见到赢老第一面的时候,她就吓的连连后退,甚至在被赢老逼到墙壁退无可退的时候,她发疯会用自己的脑袋不断疯狂的撞墙,来让赢老不再靠近她。

    为此赢老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废了多少心血,这才让李慕婉对他取消芥蒂,但赢老还是不能靠近李慕婉,最多就是站在李慕婉一米之外的地方,平时李慕婉不会洗澡,甚至连上厕所都不会,赢老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时候才会给李慕婉下药然后替她清晰身子。

    就这样赢老带着李慕婉在那个县城住了小半年,这小半年李慕婉虽然疯癫并没有好,但已经比前好多了,她不会在乱抓东西吃,也不会随便的就大喊大叫发疯似的用头乱撞墙壁了。

    那一年是1957年,赢老打算带着李慕婉回去给张韩看看能不能治李慕婉的疯癫,可赢老怎么也没想到,他临行之前带着李慕婉去祭拜白赢磊的衣冠冢时出事了。

    哪天赢老带着李慕婉去祭拜白赢磊的衣冠冢,可谁知道赢老刚走到衣冠冢不远处,他身后用绳子牵着的李慕婉就跟发了疯似的挣脱开了赢老牵着她的绳子。

    因为李慕婉不给赢老靠近,只要赢老一靠近她就发疯,所以赢老只得用一根绳子牵着李慕婉,以免会让她走掉,可李慕婉在见到白赢磊的衣冠冢后就一个劲的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是我害死你的,我没有,没有然后李慕婉一边跑,一边嘴里还不断大喊。

    时而一句不是我,时而一句不是我害死你的,就这样事情在赢老始料未及之下发生了,赢老在学得张韩一声本事后,他对风水之术也有所了解,所以他给白赢磊选择的衣冠冢就是在一个悬崖边上,一处可以眺望家乡的悬崖边。

    正因为赢老选择在悬崖边,李慕婉在发疯的情况下,直接从悬崖之上给跳了下去,这让赢老根本来不及救人,因为悬崖之下是一条江,赢老在河岸边苦苦寻找了三天都没找到李慕婉的尸体最后赢老只能放弃。

    但他听到李慕婉临死前那发疯的话语,却对李慕婉的之前的遭遇好奇了起来,原本赢老只是以为李慕婉不受那个大财主的宠了被赶出家门这才导致的疯癫。

    可当他听到李慕婉那些话后就彻底改变主意了,他跟李慕婉相处了半年也没听到她说过这些话,最疯的一次就是差点自己把自己给撞死了。

    最后赢老下定决心要去寻找李慕婉疯癫的真相,为此赢老不惜花费了这些年游历替人看病驱邪赚来的金钱,买通了几个在那户大财主人家当丫鬟的女孩,这不问还好,一问一之下赢老的滔天怒火就被李慕婉这段凄惨的往事给激起来了。

    其实当年白赢石死的时候,李慕婉并不知道,当时她已经怀胎六月,而李慕婉怀的还是双胞胎,这让当时那个年近四十的土财主兴奋不已,因为他的大房生不了孩子,二房和三房只有三房给他添了一个女儿。

    要不是他没儿子,他也不会顶着三只母老虎的恶言恶语再去娶这才年方十八的李慕婉,俗话说得好,男人二十如虎,三十如狼,四十如财狼,五十不如土狼,六十不用行房。

    这话说的虽然俗不过的确是针针见血,到了沈福珠这个年纪,他也不想再搞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了,而且再加上他年幼的时候身子本来就不好,成了年又受到家庭影响,年轻时就是一个酒色过度的家伙。

    现在到了四十多,他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不过为了不让他们沈家断了香火,他才娶的李慕婉,况且李慕婉也真深受他的喜爱,在李慕婉怀上双胞胎的时候他更是对李慕婉无比上心。

    虽说他那三方姨太太没有反对他娶第四房,可那也要看娶的是谁,如果是跟他们一样一个德行那也就算了,问题是李慕婉还偏不跟他们一类。

    李慕婉不但深得沈福珠的心,连一众下人也对李慕婉很好,这让三个姨太太就有些心里不平衡了,再加上沈福珠取了李慕婉后对她们这些老黄花菜更是冷淡到极点。

    哪怕是他们这些老黄花才出去吊凯子,沈福珠也当没看到,不过三个姨太太见沈福珠连着都不管,心里就开始慌了。

    最后三人姨太太聚在一起商量了一宿,决定要把李慕婉除掉,不然一担等李慕婉剩下儿子,那她们这些黄花菜可能真的要被扫地出沈家大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