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经历改变性格
    不过沈福珠也不是傻子,他自己有安排下人在监视李慕婉,李慕婉不可能这么容易出沈府的,而且李慕婉已经怀有身孕,也不太可能还会去私会白赢磊。

    不过他还是抱着万一的可能去了李慕婉住的厢房,结果他看到的是那个监视李慕婉的下人正在隔壁另一个房间四仰八叉的睡着觉,而李慕婉已经不见了踪影,这让沈福珠的火气一下就撺了上来。

    当即就下令让人叫醒这个下人,那个下人一醒来就看到沈福珠正气势汹汹的盯着自己,他也不过多辩解,一头直接跪倒在沈福珠跟前,低着脑袋支支吾吾的跟沈福珠说:是李慕婉给他送了一碗糖水,说是特意给他们下人做的。

    他喝下去后没一会就迷迷糊糊的晕倒了,不知道李慕婉是什么时候走的,沈福珠一听差点没气的把桌子给掀了,不过当天李慕婉的确是有熬了糖水给下人吃,但喝到糖水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跟着伺候李慕婉的几个下人都喝到了。

    虽说沈福珠有点怀疑这个下人说的话,但当时的他已经气昏了头,况且他哪里知道这个下人已经被二姨太收买了,二姨太用自己的身体勾引他,那个下人哪里经得住诱惑,结果就跟二姨太搞上了。

    之后二姨太威逼利诱的让那个下人站到了自己的阵营,反正如果李慕婉死了,那他以后也不用再监视李慕婉了,她会跟沈福珠要人,把他直接调到自己的厢房来当下人。

    二姨太话已经说到这里了,那个下人也明白自己是上了贼船而且已经下不来了,况且他一个下人能怎么办?所以他只好将计就计跟着二姨太他们演了起来。

    沈福珠得知事情后就带着十几个下人气冲冲的找李慕婉了,不过大姨太已经早早跟两个下人埋伏在了白赢磊生前住的房子边上。

    她等的就是李慕婉来,果然李慕婉风风火火的驾着马车直接来到白赢磊那个小院落门口,一下车就踉踉跄跄的朝房子跑去,不过见到的并不是白赢磊的尸体,而是一个空旷的房子,房子里面空无一人。

    正当李慕婉有些搞不懂怎么回事的时候,门外就响起了一阵马蹄声,接着她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被一人从身后死死抱住,并且威胁她不要动,不要就直接弄死她肚子里的孩子。

    李慕婉当时虽然很担心白赢磊,但她也不想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虽说这个孩子不是他心爱的男人的,但毕竟她已经怀胎了几个月也有感情的所以也不敢挣扎。

    正当她想问问怎么回事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爆喝,接着那个搂着他的人一下子就从窗户直接跳了出去,瞬间就没了踪影。

    李慕婉被这一幕搞得不知所措,正欲离开时转身却看到沈福珠带着一群人站在她身后,此时的沈福珠正烟着脸看着李慕婉,一旁的大姨太也从墙角跳了出来。

    正在沈福珠耳边偷偷的跟他讲着什么,沈福珠越听脸色越难看,“够了。”甚至最后忍不住发出怒吼,打断大姨太的话。

    李慕婉看到沈福珠正一脸烟线的望着她,在看向一旁的大姨太她这时才明白过来她是被下套了,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况且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同时她更担心白赢磊的安危她害怕白赢磊出事。

    当时的李慕婉根本脑子就是一片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沈福珠呵斥完他的大姨太后,连续问了李慕婉几次也不见回答,最后就烟着脸让人把李慕婉带回了沈家大院,当天晚上就直接关在了柴房里。

    就这样那三个毒妇还是不肯放过她,她们的毒计才实施到了一半,她们不把李慕婉弄是她们是不会罢休的,大姨太当时带着两个下人一个是冒充白赢磊,一个是替大姨太做证人的。

    大姨太告诉沈福珠,李慕婉已经不止一次来找白赢磊私会了,而且白赢磊病也是假的,他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图谋沈家的财产,沈福珠看到的那个从窗子跳出去的烟影就是白赢磊。

    甚至大姨太还说李慕婉肚子里面的种不是沈福珠的是她跟白赢磊的,这才让沈福珠在大怒之下把怀有身孕的李慕婉关进了柴房,结果当晚沈福珠审了李慕婉一夜也没审出一个结果,甚至让沈福珠更加怀疑起李慕婉来。

    因为李慕婉根本就解释不出什么,因为白赢磊的死也只有那个丫鬟知道,是那个丫鬟在照顾的白赢磊,但赢老来了之后白赢磊的大限也到了。

    白赢磊死后赢老在那房子摆了三天的灵台,那三天里面根本就没人去祭拜白赢磊,只有几个以前跟他一起工作的工友去祭拜了他,那个丫鬟只把白赢磊的死告诉了大姨太。

    那个丫鬟早已经被大姨太收买,白赢磊的死她连李慕婉都不告诉,更别说是告诉沈福珠了,等沈福珠去到白赢磊家的时候,虽然只看到一个烟影从窗口跳出,他也不确定是不是白赢磊。

    不过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人正在抱着李慕婉,而李慕婉并未有挣扎更没有抵抗,这一切的一切让沈福珠疑心越来越重,再加上白赢磊的失踪让他越发怀疑起李慕婉来。

    当天晚上沈福珠没有审出一个结果,第二天也没放了李慕婉,就这样被关了三天,直到第三天中午大姨太为了打击李慕婉把白赢磊怎么死的,赢老怎么替白赢磊守灵,最后白赢磊葬在了哪儿都告诉了李慕婉。

    同时还添油加醋的跟李慕婉说,赢老怎么怎么恨她,恨她为什么不去见自己亲弟弟最后一面,还骗她说白赢磊更恨她,恨她去了富贵人家就不管自己,甚至还把自己救命的药都给停了。

    大姨太的这毒计果然起到了作用,第三天晚上沈福珠来审问李慕婉的时候,李慕婉却先开始反问起沈福珠来,质问沈福珠为何要停了救白赢磊的药,这让本来就在气头上的沈福珠一下子就暴怒了,最后忍不住踢了李慕婉一脚这一脚虽然不重。

    但最后还是让李慕婉流产了,李慕婉流产后沈福珠就后悔了,他把李慕婉接出柴房后就开始细心照顾李慕婉,不过那时候的李慕婉已经心死了,她在得知白赢磊真的死后又失去了孩子,让她整个都有些不正常起来。

    后来的几个月大姨太三人又想方设法的装神弄鬼的吓李慕婉,把原本身子就弱的李慕婉吓的一病起,最后三姨太用一条李慕婉死去孩子的鬼婴来吓她的毒计,直接把频临崩溃的李慕婉给弄疯了。

    沈福珠在想尽办法花了不少钱财,还是治不好李慕婉后就把她踢出了沈府,最后李慕婉唠得个在街边乞讨的下场,要不是遇上赢老估计她这一辈子都会在街边乞讨过完她这悲剧的一生。

    得知真相后的赢老心里是又气又恨,他气李慕婉的傻,要是她性子不这么烈,他大可以直接去沈府把李慕婉接走,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李慕婉已经身死,他同时更恨沈福珠恨那三个欺负李慕婉的女人。

    不过赢老生性就是善良之人他又经过张韩的授艺,更是对犯忌讳的事情不敢去做,最后赢老带着对李慕婉的愧疚之心离开了长沙上栗县。

    赢老从张韩的村子一走就是十年,整整外出游历了十年,直到他觉得是时候回村子看看自己的老师傅张韩的时候,他才结束了他的旅行。

    赢老踏上返乡的那年是最苦的一年,全国人民都吃不上饭,甚至有些地方的饿晕了还吃树皮吃泥土,更有的还吃死人肉。

    赢老在回到村子后才发现自己的老师傅已经快不行了,赢老出去的几年张韩也越来越老,特别是做他们这行的一辈子都在替人抓鬼驱邪,一担身子倒下过不了多久就会死去。

    因为这种人一辈子跟鬼神打交道,等到他大限的时候也避免不了有鬼魂来叨扰,这就使得身子已经不行的张韩更加的虚弱,而且倒霉的是还偏偏遇上了闹粮荒张韩是既生病有挨饿。

    张韩要不是硬撑着一口气不咽下去,他早在半年前就死了,最后万幸的是张韩到了赢老回来,赢老不久前刚受到了亲弟的死,自己喜欢的人疯癫跳崖已经备受打击。

    结果一回村子就得知救自己性命照顾自己如儿子,还教自己学艺的师父也快不行了,更是受不了这双重打击心魔重生,后来赢老在把老师傅张韩下葬后整个人就变了,变得孤僻变得脾气古怪,甚至变得有些尖酸刻薄。

    连村子里的人撞了邪去请他帮忙驱邪他也未必会去,除非是他哪天没钱买米吃饭了,他才会去找人他家消灾解难,也因为赢老性格的聚变,使得村子的人跟他越来越疏远,也导致他被村子的人排斥。

    赢老被人五花大绑的困上了街,然后当街示威游行,最后赢老唠得个人人喊打喊杀的下场,他也因此成了过街老鼠,在那两三年里他不得不乞讨生活。

    直到事情平淡下来后赢老才重获新生,不过此时的赢老已经不是一个济世救人的修士了,一场场意外一切的一切让他对人心和世道看的有些厌恶,让他有了对世道不公的愤恨。

    这道心魔在李慕婉死的哪天起,就已经生生的扎在赢老心里,也因为这道心魔让赢老终身不再娶另外一个女人,一辈子跟他师父张韩一样选择了孤独终身,那年的夏天,赢老终于承受不住内心的煎熬,开始了他的复仇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