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驱虎吞狼
    70年后人们的观念已经渐渐改变,社会风气也大不如前,赢老虽然不被游街了,但偶尔还是被以各种理由抓到村广场中开全村大会,然后拐弯抹角的去骂他说他是封建余毒。

    赢老一直忍让到了70年夏末,他去最后一次祭拜死去的自己老师傅张韩后,终于选择不再忍让,赢老临走的哪天把村里面气焰最嚣张的几个小子给杀了。

    那几个带头的小子死的很蹊跷,有的是自己上吊的,有的睡着觉好像是被活生生吓死的,还有几个也是莫名其妙的死去,当时村子里面人都说那个小娃娃是遭到了报应。

    说他们把村子里面的供奉土地神像捣毁被土地爷抓去阴间地府当奴隶了,虽然这些流言蜚语村民不敢明着说出来,但在村子私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就算当时的政府有心想阻止也不可能把整个村子的人都抓了。

    赢老在解决那几个带头之人后就去了长沙上栗县,之后上栗县就发生了一件特大灭门惨案,在七十年代还特别出名,那时候上栗县的人一提起沈家大院就唯恐避之不及。

    因为沈家上下老老小小都死绝了,甚至是连老幼妇孺都没放过,虽然这人不是赢老所杀但却是他主谋,在距离上栗县西边七十五公里外的一座荒山上有着一伙强盗。

    那伙强盗从没解放前就已经驻扎在哪里了,不过他们之前的当家是一个只抢劫不杀人的主,六十年代后那个当家的因为年岁已经渐高,在六十年代初就不做当家的了。

    那个原来的老强盗头子就独自一人回到了上栗县老家,自己过上了安逸的生活,不过谁知道六六年那场浩劫,把已经七十多岁的老强盗头子给抓去当成了批斗对象。

    一番折腾下来让这个风光了半辈子的老强盗头子,成为了人人喊打喊杀的过街老鼠,最后那个强盗头子在一次被抓去批斗的过程中,当场暴起直接杀了两人。

    这样的结果导致了那个老强盗头子直接被当场枪毙,虽然这事从六六年到七零年几年时间里面那些在山上的强盗都不知道,不过可能上天也看不惯沈福珠那样的做法选择了报应他。

    沈福珠因为是当地的土财主,在那场事件中也避免不了被去批斗,不过沈福珠能站在上栗县第一财主的身份也不是只会经商的,他人非常的精明而且还很会审视夺度。

    不然当年他也不会暗自私下派人去监视李慕婉了,沈福珠这么做同时也是在变向保护李慕婉的安全,不过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最后沈福珠还是输在了自己三个姨太太身上。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那三房老婆会站在统一战线给自己下套陷害害李慕婉,这事沈福珠虽然看不出来,可商场之上想让沈福珠吃亏却是比登天还难。

    沈福珠也凭借着自己多年混迹在商场的圆滑,在那场事件中硬生生的用钱买通了几个当地政府的官员,保住了他们一家免被抄家的悲惨结局。

    不过那时候的沈家已经不像之前那般风光了,为了不引起乡民的注意跟公愤,沈福珠赢是生生遣散了近百个下人丫鬟和护院,最后只留下几个照顾他老娘的必要下人和几个做菜洗衣的下人。

    连平时那些伺候他三个姨太太的下人他都遣散了,不然在当年那场正值中盛时期的浩劫中,他沈福珠还敢这么招摇过市,就算政府的人给他放水也会有人收拾他。

    所以沈福珠花了近一半家产去买通了几个当地几个官员,果然他在场浩劫最严重的几年完全没事,反而日子过得还比平时滋润的多,虽然他的生意暂时由政府接管,但他每年还是能分到不菲的分红。

    而沈福珠也看开了,李慕婉的疯对他也有了一定打击,这几年他都是在陪着他唯一的女儿,但可惜他不知道他的报应就要来了,赢老选择踏上报复这条路后就开始不择手段起来。

    他先是用钱买通几个曾经在沈府当过三个姨太贴身丫鬟的女子,之后更是亲自装成算命的去沈府试探,最后赢老证实了李慕婉的死的确是如他所料。

    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三个恶毒的姨太弄的,李慕婉从疯到死都是她们害的,赢老花了半年的时间查清楚事情的全因后果后,就直接去那座被土匪占领的军事堡垒。

    赢老在接触了那批强盗后就直接开出了条件,并且以性命保证说自己能调动一半的驻守军队离开,好让他们能顺利攻打上栗县,事成之后他只要县城府库里面的三分之一大洋就够了。

    赢老了让他们不顾一切还特意告诉他们说他们之前的老大,也就是他们的老当家已经被山下那些红卫兵给害死。

    最后赢老在那些强盗面前透露一些手段后,那些强盗头子更是对赢老相信不已,赢老不但告诉他们的老当家被虐待杀死,更直接挑明说主谋就是是沈福珠。

    那些强盗里面知道这些,这些他们基本已经与世隔绝了,老实说那处地方是一块风水宝地,种什么长什么可以说是一块适合住人的地方。

    他们这些年基本都自给自足,不过他们也偶尔出去活动,但都是十个八个轮流出山,那些听了赢老的计划后已经有些心动了,之后更是知道自己的老当家被杀更是急红了眼。

    最后在赢老的预谋下整个堡垒足足出动了三百多人,只留下不到一百人守住老巢,就这样七零年的某个深夜上栗县的人们被一群马蹄声和枪炮声吓的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那些村民原来还以为是鬼子打回来了,不过后来才知道那些并不是鬼子而是一群强盗,赢老在指使那群强盗去杀沈福珠后,自己就跑去上栗县隔壁的县城,去请隔壁县城的军队一起去攻打那些强盗的老巢了。

    这群强盗在上栗县这之间的几个县城都已经成了一个毒瘤般的存在了,只不过因为他们他们神出鬼没,再加上没有一个县城肯愿意这个冲锋狼,肯为这伙强盗让自己的兵力受损,所以才迟迟没有攻打那个强盗窝。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老巢是在一处荒芜人员的山坳之中,那处山坳之前是小日本的驻扎堡垒,后来那处地方因为闹鬼的厉害就被小日本给丢弃了。

    之后那处地方的鬼怪被一个游方道士给镇压,那些小日本抛弃了那处驻地不久中日战争也以胜利结束,后来那些混迹在挣扎中因为种种原因聚在了一起成了一伙强盗,然后他们就寻到那处堡垒当做了他们的据点。

    不过说来也是天意他们中间有一个是当时一个名叫青宁观的道士,当年小日本在入侵的时候他的师父和师兄弟都被小日本给杀死了,他最后被逼无奈这才加入了那个强盗组织。

    正因为这样那伙强盗才能破开那个在堡垒的入口前设置下的迷阵,他们一群强盗也由于没受到军队的打击,二十多年下来从原来十几人一直扩张到四百多人。

    可惜后来被赢老一条奸计给弄的全军覆没,当年赢老不但放水那群强盗,还放水那些驻守在上栗县的军队士兵,赢老一条火攻粮仓的计谋,直接让驻扎在城外的军队不能第一时间发现这批来攻击上栗县的强盗。

    同时赢老也不想放过这些强盗,所以他在上栗县给强盗打掩护后又赶着去强盗的老巢堡垒,又带着那批去攻打强盗老巢的驻守军给来了个迂回狙击。

    两拨人就在来回的路上直接打了起来,上栗县的驻守军队已经被赢老骗走了一半,赢老带着一半驻守士兵先去攻打了强盗老巢。

    接着赢老又赶回上栗县给强盗打内城掩护,他这么做是为了让战局起到一面倒的效果,他把忽悠县城的一半驻守军去攻打强盗老巢,接着又把强盗的老巢排空,只留下不到百人来驻守。

    这就使得两边一担开战很快就成了一面倒的局势,果然赢老的计谋很奏效,那群强盗最后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直接冲进了上栗县。

    然后那群强盗更是闯进了沈府,最后沈福珠被当成枪杀,沈福珠刚满十七的女儿被一群强盗奸污,他的三个老婆都被那群强盗抓上了山,打算把他那三个老婆抓去当*。

    因为赢老抹烟沈福珠所以沈福珠一家都被那群强盗给了杀了个精光,上到沈福珠快八十岁的老母亲,下到可怜的用人,甚至是沈福珠的女儿被奸污后也一头撞死在墙角,只有沈福珠三个贪生怕死的姨太太舔着脸去乞求了那些强盗让她们活下来。

    后来强盗头子见他们还有点姿色才答应留下她们,不过留下她们却不是把她们娶回去,也不是带回去供着养着而是抓回去当*给四百多个兄弟解欲之用。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在他们回去的路上就遇上了阻击,赢老知道这些人邪恶的一面,所以在某划的时候就没想过要留下这破丧心病狂的强盗。

    赢老在这一条调虎离山驱狼吞虎的计谋简直就玩的天衣无缝,那群强盗在得知自己老巢被攻击后就马不停蹄的往回赶,而那些被赢老忽悠的上栗县驻守军也是非常担心自己城里面家人的安危。

    也在死命的往回赶最后赢老带着三个县城的驻守军直接就在半路埋伏起那些强盗来,那些强盗他们怎么知道还没回到老巢就被半路埋伏。

    直接杀了个丢盔弃甲,沈福珠的三个姨太太也在这场最后的决战中被乱枪打死后尸体被赢老扛着丢去喂了野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