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太阴经
    后来赢老为了躲避兵家的寻仇就从北方来到了南方,之后赢老便认识了老蒋,他选择跟着老蒋不为别的是因为老蒋和四大盗墓世家里面的其中一家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不过这些往事赢老也不想老蒋参合进去,所以这些年他一直瞒着老蒋,他只想借助老蒋的人脉到能进入龙穴的奇人,他想在有生之年再次进入龙穴。

    虽然赢老现在已经有九十了,但身子骨还是很好,这几天我们几个人下水游泳的时候赢老偶然也会跟着我们一起下水,我就发现这个已经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头身子骨并不比四十来岁过中旬的老蒋差多少。

    现在我听完赢老所有的故事后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叹息,他的经历可以说算是波澜壮阔了,他的一生有过太多的苦难,也经历过太多太多,他们这生活在战乱时期的老一辈阅历远比我们要丰富的多。

    经历也不是我们这些过着安逸生活的后背可比的,原本我还不想帮这个忙,但听完他的故事我却已经生不起要拒绝这个年暮老头的心思,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我爷爷的影子,赢老就跟我爷爷一样,心中都有一个夙愿。

    我爷爷的夙愿是希望在他有生之年看到古城的谜团可以解开,赢老的夙愿是在他有生之年能再次进入龙穴,到了赢老现在这个年纪其实已经没必要再去纠结那些了,不过他不想独自一人死在外面。

    我知道他如果再次进入龙穴肯定是不想再出来了,当年的经历已经让他对自己的父亲能逃出龙穴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我知道他想进入龙穴跟他父亲和大哥一起葬在龙穴。

    俗话说的好,男人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甲子忆往昔,七十遇鬼不惊奇,八十老而古来稀,况且赢老现在已经有九十多了,说求财已经不可能了。

    他只想在他死之前进入龙穴,尽到他世代龙穴守护人的职责,我被赢老这种舍身取义的性情给敢动了,当下忍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重重的朝他点点头说:“您老放心,如果这趟我能顺利从三省之地回来,一定会陪您去走一遭这黄河龙穴。”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本古籍是我师父给我的,现在送你把我知道你小子家世不俗,还有传承,虽然你小子不说,但我能看得出你小子不简单,懂得手段不比我这老头子差。

    这本古籍可能不如你法眼,但我老头现在也只有这本古籍能拿出手了,就当做是你陪我进龙穴的报酬把。”见我红着眼睛点头答应,赢老不由多看了我一眼,他看了我许久之后就从随身的衣服里面掏出一本泛黄的古籍,古籍已经残破不堪,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却了一角。

    古籍的正面的字体也已经模糊不清,但我还是能依稀的看到这本古籍上面写着,上青凌云道《太阴经》看清书名后我瞬间整个人就愣在了当场,连伸过去接古籍的手都停在了半空。

    “怎么啦?有什么不妥吗?”赢老也被我的反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见我不接他的古籍面色就有些为难的说:“我这不是要你拜我为师,我知道你小子有传承,我只是不想我师父传给我东西在我手上失传... ...”

    “不不不,您误会了。”恍惚中的我被赢老这么一说瞬间就反应过来,我见赢老面露难色连忙对他解释道:“我也不算有传承,只是祖上懂点风水之术,加上爷爷从小就逼着我学这些东西,所以懂得比较多。

    我家的确有很多古籍这些古籍有一半是我祖传的,另一半听我爷爷说,是他一个结拜兄弟拿来的,我不敢接您的书并不是为了别的什么,而是您这本书太珍贵了,您知道这书的来历和价值吗?您就送我,老实说我是不敢收啊。”说完我苦笑的看着赢老。

    “这书还有来历?”赢老也被我话吊起了好奇之心,他看我不接他手里的古籍于是又把古籍收进了怀里有些好奇的对我说:“这古籍是我师父张韩传给我的,他老人家说这是我们师门传承之物,古籍的来历连他老人家也说不清楚。

    这本太阴经全书共分三册两卷,上册名为太阴册,太阴册里面是一些抓鬼驱邪和修行自身的法门,地册异录册记载着自夏朝到明初以来的几大诡异事件和一些精怪妖魅的述录,人册乃神穴册,人册里面记载着一门以针灸为主治病救人的医术。

    太阴,异录和神穴,为太阴经的上半部,至于下半部乃是天阴和玄阴两卷,老实说天阴卷我看不懂,我师父跟我说过,天阴卷里面记载的东西不要轻易触碰,不然轻则走火入魔发疯成癫狂,重则直接精气逆转一命呜呼。

    至于玄阴卷如果没有传承和人教授的情况下我觉得也跟天书无疑,因为玄阴卷里面记载的是阵法,里面记载的阵法我只看懂一个,一个名为玄阴聚魂阵的阵法。

    但这个阵法要实施起来太难,况且到了我们那个年代哪里还讲究什么阵法,所以我师父也没教我玄阴卷里面的东西,他老人家自己也并不去学天阴和玄阴里面的东西。

    我听我师父说他能得到这本古籍,还是因为当年他救了一个濒临死亡的老头才得此书的,那老头不知道经历什么当时他遍体鳞伤的出现在我师父的院子里这才被我师父救下,不过可惜我师父救下他没多久那老头就死了。

    不过他在临走前送给了我师父这本古籍,说是报答我师父救命之恩,当年我师父也是个孤儿在村子是无依无靠,他自己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在村子他这无父无母的小孩也不受待见。

    但我师父为人善良,那年我师父才十一岁自己都吃不饱,他还是救下了那个已经是遍体鳞伤的老头,那个老头也见到我师父如此心性善良,就把那本古籍送给了我师父。

    不过那老头却不会古籍上的东西,原来老头是一个南爬子加上又生在战乱时代从小就不识字,更别说让他去看这如天书的古籍了。

    只是老头拼死从古墓出来才带得这么一本古籍,他觉得这本古籍应该是本了不得之物,再加上自己已经快要是死了,何不如就成全这个救他性命,给他最后几天安稳日子的小孩一个造化呢,说不定日后这小孩有所成就,还能替自己扫扫墓上上香。

    那个老南爬子告诉我师父说这本书是在我师父村子后面的荒山之中一处古墓得到,老头说他们也是无意中发现的那处古墓,之后老头凭着几十年盗墓的经验,判定那处古墓必定有宝贝,所以就带去的十一个人进入了那处古墓里面。

    可最后十一个人进去只有他活着出来,老头一行人在进入古墓后才知道,那是一处极其贫穷的墓穴,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陪葬之物,整个地宫虽然修的庞大,但陪葬物品只有这本古籍。

    当时那个老头虽然很气愤,却还是把古籍收了起来,他本想着还要在古墓里面捞点东西的,但他却想不到他们居然在墓穴里面遭到了一个怪物的袭击,一行十一人死了十个,只有他一人活着出来。

    之后老头拖着重伤的身躯逃出了那片荒山才被我年幼的师父救下,所以我师父也不知道这本古籍的来历,他只知道这本古籍上面记载的东西非同一般,他学了几十年也只学会了古籍上十分之一不到的东西。

    不过这十分之一就让我师父成了十里八乡最受人尊重的大仙,而我这几十年来只学会了本古籍上的十分之一不到,比之我当年的师父还不如,我师父说过他一个村民却得此至宝都是上天送给他的,既然天命如此他也默认了自己是凌云道隔代传人的身份。

    他老人家临终前嘱咐过我,说是这古籍一定要寻一个秉性善良之人传承出去,他不希望这本古籍失传,但他也不想让心性不良之人得到此书,我师父走的时候还为此算过一卦,卦象说:缘外传承法传内,失法却不知得法。

    我现在也是个快要入土的人了,这些年来虽然我收过不少徒弟,但没一个是能成事的,早些年到是有两个心性和天赋不错的徒弟,不过他们跟着我进入龙穴已经死在了里面,现在我把这本古籍传给你,算是应验了当年我师父临终的卦象了。

    想必他老人家说的:缘外传承法传内,失法却不知得法。指的就是你跟我这段机缘了,听到你说认识这本古籍,知道它的来历我更加相信这本古籍一定要传给你,不然我就对不住我师父他老人家了,你说什么也得收。”

    这一番话说完,赢老又掏出那本估计硬生生的塞到我手上,这回他是带着凌厉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整个都有股被针扎的感觉。

    “行,行,我收下,我收下。”我被这老头看的有些受不了,当下不由摇头苦笑的答应道。

    赢老看着我把古籍小心翼翼的收进怀中,老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意,他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微笑着就对我问道:“这本古籍到底什么来历。”

    “太阴经,太阴经。”我暗自念道了两遍这本古籍的名字后这才抬头对赢老说:“太阴经,据我了解是一本逆天的古籍经书,此书最早出现在秦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本太阴经其实也并非完整的古籍。”

    “什么?不完整?”赢老一听也是惊呼出声。

    “对,不完整。”我没理会这老头的惊讶自顾缕了缕思路后又说:“太阴经的全面应该叫,太玄宝经,太玄宝经分两卷,上卷是太阴,下卷为太阳,上卷有五册,下卷有四册,共计九之极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