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暴风骤雨
    可惜老蒋不知道子蒙就等着他进来,老蒋加入到战场后子蒙的攻势更猛了,他把一半的招式直接往老蒋身上打,同时文远那边他也咬得死死的,每一招他都不给文远有抽身出去的机会。

    就这样三人还是打了半个多小时,后来是因为他们三人的打斗的动静闹的太大,把还在睡觉的封龙给吵醒了他们三人这才停下来的。

    从此之后老蒋便对子蒙另眼相看起来,他清楚文远的身手同时也佩服子蒙这一身本事,毕竟他自己也是个身手不错的人,他跟文远两人是半斤八两,偶尔有时候也会切磋切磋武艺。

    不过老蒋毕竟是上了年纪的,文远却正值壮年他们之间的比试往往是文远胜的多,可那次是他们两个打一个啊,还打了半个多小时,居然都没拿下子蒙,可能见子蒙这一身武艺已经好到了宗师级别了。

    甚至老蒋隐隐有猜测如果哪天他们继续打下去,最后输的有可能是他们两人,不过这一切都不可能在重来了,眼看他们明天就要进龙角摊。

    子蒙这等身手自然是他极力拉拢的对象,他还指望进去之后要是遇上什么危险能让子蒙帮衬着点,所以他才跳出来打圆场。

    “明天封龙你留下在后面支援,我天佑和子蒙进去就行,另外老蒋你那边要带谁。”我见众人都吃完了,一个个在哪儿翘着二郎腿闲聊,便把话说开安排下了明天的事情。

    “我靠,为啥让我留下,你们就能进去。”封龙一听我唯独把他留下,他顿时就不乐意了,原本坐着翘着二郎腿的他一下子就从凳子上跳起来直勾勾的瞪着我。

    “呵呵,你别着急啊。”封龙这模样简直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炸毛了的模样,我被他这样子给逗笑了,不由摇摇头示意他先说下然后说:“这个墓穴里面有什么我们还不知道,所以我们不能所有人都进去。

    必须要留下一个能掌控大局的人随时等着带队救人,这人选你最合适,另外混沌磁场破开后,我需要有人在外面时时盯着龙角摊的环境变化。

    一担混沌磁场再次形成我要第一时间知道,对于混沌磁场的了解只有你最清楚,所以这也注定了你要留下,最后混沌磁场破开后,我们就可以用远程无线设备了。

    这回我们进去的人都带上远程录像仪,你坐镇后方可以随时共享我们所有人的所见所闻,你还不乐意了是把,要不我跟你换?”

    “哎哎,不了,那我还是老实坐镇后方吧。”封龙起初根本没想到这茬他以为我是故意把他丢在外面的,现在一听他还有这么重要的任务,顿时就不再坚持进墓了。

    况且他一人能共享我们所有人的所见所闻他也不计较进墓了,而且他也知道这次进墓非常危险,想通之处封龙不由对我嘿嘿的一笑借着便不再多说什么。

    “这次进龙角摊太危险,这些事情他们也帮不上忙,所以我打算一个人进.. ..”

    “不行。”老蒋的话还没说完,文远就在一旁打断他说:“三哥说什么我都要进去,我的命是你救的,我岂能看着你冒险自己躲在一旁什么都不做。”

    “唉,文远你不用跟着我进去的。”老蒋好像早就知道文远会这么说般,只见老蒋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有些无奈的看着文远说:“这些年你跟着我已经替我做了很多了,咋们兄弟之间还用见外吗?只是这次连赢老都说进这墓是九死一生,我不希望你跟着我冒险你就不.. ..”

    “说了不行。”文远似乎是个急性子,这回他又没等老蒋说完话又打断他说:“我跟着你之前就发过誓,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你有困难我抗一半,你遇危险我先顶着,现在这龙角摊如此诡异,你要进去我就更不能留在外面了。”

    文远喊老蒋三哥是有原因的,在河上跑船的人都知道,混江,翻江和过江三龙,这三人都是跑船人里面公认的老大,虽然混江龙蒋深名字排在前面,不过他在三龙里面却是排行老三。

    这三龙里面属过江龙最大,翻江龙次之,混江龙排老三,不过他们这些排行是按照年龄来排的,过江龙最年长,接着到翻江龙,最后是老蒋这混江龙,所以道上的人都喊老蒋为蒋三爷或者蒋三哥,不然就是混江龙蒋老三。

    我见老蒋和文远两人相互拆台都不肯退让,便上前打圆场说道:“老蒋你就让文远跟着我们进去把,所谓平坦大道单数吉,墓下淘金双数凶。

    我跟天佑和子蒙三人再上你就是四人,这四跟死是一个音不太吉利,这名言也是盗墓界那些老前辈总结出来的经验,咋们此次进墓祸福未知,你总不能挑个不好的兆头进去把。”

    “那好,既然如此,文远你明天就跟我进去,不过一切都要听周凡兄弟的。”老蒋见我把话都说道这份上了,他也不敢违背我的意思,对于这些禁忌他也没我了解,所以也不再纠结点头便同意了文远跟着一起进墓。

    “三娃,你今晚守夜,但别打瞌睡一定要看好四周情况,有什么你就按紧急按钮知道吗。”老蒋看了眼文远就不再理会他,转身又安排起了今晚值夜的事情。

    老实说我跟天佑四人今晚都不能守夜,因为明天我们还有事情要做,赢老又已经九十了他一贯是不理这些事情的,所以老蒋也指挥不动赢老。

    剩下的他自己和文远明天也要跟我们进龙角摊,只有三娃能胜任这值夜的工作了,毕竟老蒋的小舅子太不靠谱,平时偶尔值夜的时候这小子还会偷懒睡觉。

    虽然现在遇上这种诡异的情况,料想他也不敢在值夜的时候偷懒睡觉,但老蒋还是不放心他,所以就安排了他的徒弟三娃守夜。

    三娃是个老实人他对老蒋最为尊敬,基本老蒋说一他不敢说话,现在听到老蒋这么郑重其事的交代他,他也不敢怠慢立马点头保证答应下来。

    “都散了吧,趁着还有时间,封龙你和天佑去把录像装备拿出来调试一下免得明天赶不及,另外明天你们都把衣服换了穿夜战服进去,我先回房间了我还要准备点东西以备明天的不时之需。”老蒋的把事情安排完,我就接过了他的话,嘱咐一遍天佑三人后就独自一人朝休息舱走去。

    老实说我是想早点回房间去看赢老留下的《太阴经》这本太阴经太吸引我了,不过因为跟赢老聊的太久,我们一聊完老蒋就招呼我们吃饭了,现在难得安排完事情,我便迫不及待的赶着回房间要看太阴经。

    “太阴聚首太阳玥黎,天象有之地象无极,阴阳共济生死可避。”我刚翻开太阴经第一页就看到了太阴经右下角一行竖体篆书,这本太阴经是一本从右往左翻的古籍,全书用来是半纸半布料,看起来很是特殊,整本古籍透着一股岁月的气息,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本不凡之物。

    看到这一行篆书我就知道为什么当时的几大道门之人都要抢这本《太玄宝经》了,因为这本太玄宝经的理念跟道家的传统理念差别太大,说的不太好听的直接把这部太玄宝经视为邪门歪道之物也不是不可。

    毕竟这古籍一开头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震慑人心的古语,谁让看了不心动,谁看到了不为之一颤,老实说就算是我这个现代人看到这句古语后在去看这本太阴经也会有种先入为主的观念。

    但不得不说这本太阴经是一本宝书,上面记载着一些光怪陆离的事件和东西甚是让人惊讶,而且这本太阴经上面记载的抓鬼驱邪手法的确跟一般的道门有所却别,比如:道门治鬼用朱砂黄符。

    可太阴经却是用阴气,利用天地阴气以邪治邪,太阴经上面的种种手段看的我是瞠目结舌,就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居然抱着这本太阴经给睡着了过去,直到第二天大清早一道狂暴的炸雷声把我从梦中惊醒。

    我醒来后抬起手表一看,发现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不过我却丝毫感觉不到白天的气息,因为此时外面正是暴风骤雨,我甚至感觉到老蒋的船再加固了承重之后隐约还有点摇晃,连着几十吨的大船都能吹的摇晃,可想而知现在的台风已经到了什么等级。

    清醒过来后我也顾不得再去想这些,把那本被我抱着过了一夜的太阴经给塞到忱头底下后,就急急忙忙的换上了夜行衣,接着三步并作两步就冲到了甲板,果然我刚上来就发现除了封龙之外,所有人都站在甲板之上死死的看着龙角摊。

    “你怎么回事?为什么怎么叫都叫不醒?要不是赢老拦着,我们差点就打算破门而入了。”见我到来天佑一边盯着前方的龙角摊,边头也不回的就质问我。

    “没啥,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睡的有点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实说我连昨晚是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更别说知道这些了,我看一眼龙角摊发现龙角摊现在所有的河水都翻起一米多高的巨浪。

    另外天气虽然已经不是一片漆烟,但还是灰蒙蒙的,甚至如果我们不靠着老蒋的强光探照灯,我们的视野也只有不到百米。

    而且老天似乎有意为难我们,我刚踏出船舱就被暴雨给淋了个透心凉,现在说是暴风骤雨也不过为,但众人此时站在甲板上任由雨水打湿自己,眼睛还都死死的盯着龙角摊我见状好奇便问:“龙角摊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