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仇人上门
    老蒋原本还在颤抖的身子也被我突然一吼给吓到了,他也是见过那条巨大的怪鱼的,现在听到我说腐骨鱼出来了他自然也很惊惧。

    当下老蒋不在犹豫,拉起冲锋舟的发动绳,冲锋舟那嗡嗡声的马达轰鸣声再次响起,这一路我们已经熄火了两次了,一次是鬼藤袭击,接着又是腐骨鱼出水,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并着呼吸心跳加速着,一个个神经紧绷生怕那腐骨鱼会再次出水袭击我们。

    冲锋舟在熄火了两次后这次似乎像是发了情的公牛般,一下子就窜出几十米远,眼看龙角摊的河岸已经近在眼前,不过身后突然响起一阵枪响“碰碰碰”,这阵枪声把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回去。

    我转身一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身后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三艘比我们这艘船还要大一号的冲锋舟,直接朝我们开来,每条船上都有七八个人三条冲锋车并驾齐驱着。

    我发现他们的速度比我们还要快,就在我们回头看他们的一瞬间,三条冲锋舟一下子就来到了我们身边,接着其中一艘冲锋车猛的加速直接开到我们前面,把我们的船给拦了下来。

    幸好老蒋也是身经百战的船手,他见避已经避不开,不得已只好猛打船桨,我们的冲锋舟在老蒋的操作下虽然躲过了两船相撞的悲剧,可老蒋这急转弯却让我们的船直接翻了,这回是真的翻了,整条冲锋舟一瞬间就来了鲤鱼翻身倒扣在水面上。

    “小心”船在翻的瞬间我来不及顾别的,只能大声的吼一句提醒众人,接着我就感觉自己再次落入了冰冷又带着尸臭的江水中。

    “我草,谁啊,你们他么的会开.. ...”我们一群人翻船掉进水里后,反而是子蒙第一个从水底上来,接着是老蒋,文远,剩下才到我和天佑,子蒙刚一出水立马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不过当他看到十几只抢指着他的时候他又把话给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老实说被十几只抢指着还真不好受,我从水里出来后就把原来藏在腰间的手枪给转插进了靴子里,虽然这趟我们是轻装上阵,但天佑弄来的手枪因为是高级货,m9手枪不但威力强大还便于携带,所以我们这次三人都各自带上了一把手枪和两夹子弹。

    不过这事我没告诉老蒋,毕竟在中国私自拥有枪支是犯法的,所以这抢的事情能少让人知道就尽力少点让人知道,原本在出水的瞬间,我就看到天佑那冷冽的寒芒在那些不明身份的人身上一一扫过,我知道他是想干掉那些人,不过被我打了个眼神阻止了。

    虽然我相信天佑的枪法,但这里只有我和天佑跟子蒙有抢要对付十几个人还是有点勉强,一担我们开枪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三人每人要对付一条冲锋舟上的人。

    天佑是部队特种通讯兵出身,伦玩枪没几个比的过他,他有自信能干掉其中一艘船的人,可我跟子蒙不行啊,虽说我们几人在发达后也弄过手枪来玩,可枪法跟天佑这种经过特训的人是万万不能比的。

    如果真要干的话那我们三人每个人最少要干掉他们五个,这样才能瓦解他们全面覆盖的射击,不过一旦我们这么干就等于没有退路了,别的先不说我跟天佑子蒙两人配合习惯了。

    他们自然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可老蒋跟文远不行,我们只要开枪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就会反击,那样的话老蒋跟文远在不知道我们意图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被直接射杀,所以我不敢冒这个险。

    看着这十几只抢指着我们,我们一个个都面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老蒋先开口道:“各位是哪条道上的兄弟?拦住我们是什么意思?”老蒋不愧是混江龙,他的话看似平淡无奇,但话中却透露出一股凌厉的气息。

    这点我深知是我们三人做不到的,只有老蒋这种在道上混出名堂的人才敢这么说话,就算有十几只抢指着他,他依然不惧举手投足之间都表露出一股老子不是好惹的气息。

    老蒋的话似乎起了效果,只见老蒋话音刚落,那艘冲到我们前面的船就有一个穿着烟色紧身衣的年轻男子来到冲锋舟前,对着老蒋拱了拱手然后不卑不亢的说道:“蒋三爷,我们无意为难你,不过我们老大受了一位朋友嘱托这才来拦住你。”

    老蒋听到那个穿烟色紧身衣男子话立马又追问:“你们老大是谁?”

    “我们老大是谁,蒋三爷您一会就知道,现在还劳烦几位稍等一下。”烟紧身衣男子说完就从腰间抽出一只信号枪,接着碰的一声朝天空发射了一枚信号弹。

    台风越来越大我们几人现在只能扶着已经翻过来的冲锋舟,勉强的让自己还能漂浮在水面上,不过我们几人却不敢有任何动作,毕竟我们四周还有十几只抢指着我们,天佑一边靠近我一边低声的对我说:“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先下手.. ..”

    天佑的话音刚落我就看见子蒙抬头撇了眼那个,穿烟色紧身衣的男子,子蒙好像对他有些忌惮之意,但我又似乎觉得在子蒙眼里看那个烟色紧身衣男子表露出来的更多的是兴奋之情。

    我知道这家伙肯定是看出了烟色紧身衣男子身手不凡想跟他干一架,但现在这形势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就凑到我边上想问问我下一步如何走,不过他刚来到我身边,就听到已经在我身旁的天佑冷冷的话语,

    这回子蒙反倒没了平日里那股冲动劲,反而比我先一步开口道:“不要冲动,我们干不过他们。”

    子蒙反应倒是把天佑给吸引过去了,我们两人同时看向他,子蒙见我跟天佑都看着他,便压低了声音说:“你们看那个站在船头的烟色紧身衣男子。”

    子蒙的话一下子就勾起了我跟天佑的好奇心,我们两人瞬间就抬头朝那个烟色紧身衣男子看去,不过我们两人的目光刚落到他身上,下一秒那个烟色紧身衣男子就猛的把原来望向前方的目光收了回来,接着我就见他目光一转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跟天佑。

    我跟天佑被他这么一瞅,顿时就有股被毒蛇盯住的感觉,我们两人下意识的就把目光都收了回来,不过我们刚收回目光就又听到子蒙在一旁低声说:“看到了吧,这人是个高手,我估计他的身手可能不在我之下,甚至有可能比我还要高。

    有这种高手在场天佑你千万别乱来,且不说我们现在是在水下,就算你在岸上只有给他一点反应的机会你就射不中他,况且现在我们还是在水里。

    你刚才也看到了,那人自我防护意识非常强,你们看他一眼他就能感应过来,你在水里我估计你还没把抢抬起来他就能秒杀你了。

    所以我们不能乱来,等上了岸我找个机会试试他。”说完子蒙就收起了他那凌厉且好战的目光,转而变成了一个憨厚老实又带着一点呆傻的模样。

    “我草,”

    “我草,”这一幕把我跟天佑直接看呆了,我实在想不到子蒙还有这么细心的面,平时这家伙都是五大三粗的,现在不但反应机敏,还会审视夺度,更让我跟天佑感到吃惊的是这家伙居然装起了好人,而且还是个带有点傻的老好人。

    这让我们两个都忍不住爆了句口粗,现在我总算是明白子蒙这货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了,这混蛋其实不傻也不笨,只不过平时有封龙在大多主意都是封龙出,他懒得去动脑筋,现在这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个超级高手,他怎么能不兴奋呢?

    于是这才有了他那一番话,说白了这家伙就是在面对高手的时候脑子才会灵活,不过我心中也在暗喜,正因为有了子蒙这一番话,才彻底打消了我要偷袭那群人的念头。

    因为天佑已经给了我两次暗示了,第一次是出水的时候,第二次是他靠近我的时候,那次我发现他的手已经按在了腰间,不过幸好子蒙看出了一丝端倪,不然可能我们出手还真如子蒙所说,我们还没干掉人家就被人家秒杀了。

    “混江龙,好久不见啊。”就在我们三人窃窃私语的时候,突然身后一阵轰鸣的发动机声响起,接着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一艘跟刚才三搜一模一样的冲锋车直接开到了我们跟前。

    接着一个身穿烟西装的中年男子就站到了船头,那烟西装男子一身烟色西服,手里握着一对烟色圆球正在不停的打着转,他身边站着一个穿了一套烟色特战服的高挑女子在给他撑伞,“又是一高手。”那女子跟着那西服男人一站出来我就听到子蒙在一旁低声自语。

    子蒙的话让我和天佑心中都不由一紧,“这些是什么人?怎么会又有抢,还有这么多高手。”

    “原来是你。”就在我心中疑惑不解时,我就听到老蒋有些冰冷的话语。

    “哈哈,怎么就是我,混江龙咋们有十五年没见了吧,你当初给我留下的纪念,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呢,十五年了咋们的账也是时候算算了吧。”那个烟色西装的男子一席话,更是让我原本悬着的心掉落到谷底我千算万算却算不到这人跟老蒋有仇,而且听那中年男子的语气跟话音,好像他跟老蒋的仇还不小。

    老蒋冷冷的看了眼那个烟西服男子一字一顿的说:“曹仕霖,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不关我这些兄弟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