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神秘老道
    “蒋深,你放心,今天我不会为难你,咋们一码归一码,今天是他要找你。”那个被老蒋叫做曹仕霖的烟西装男子不屑的朝老蒋摆了摆手,接着只见他身形一让,一个身披墨烟道袍,浑身都透露着一股阴森气息的老道就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老蒋看着来人忍不住就怒声吼道:“是你?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算计好的。”

    “蒋三爷,不用生气,老道我也是没办法。”那身披道袍的老者也不在乎老蒋的怒吼,反而是一脸和蔼慈祥的笑道:“如果蒋三爷能遵守我们的约定又岂会有今天的局面?”

    “哼,”老蒋听罢冷冷的哼了一声说:“我蒋深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虽然我是个跑船人,但盗墓下斗的活我也干过不少,你平白无故给我这么一个油头,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是在利用我吗?”说着老蒋还有意无意的抬头去看曹仕霖。

    好像这话并不是对道袍老者说的,而是对曹仕霖说的,不过我偷瞄曹仕霖发现他根本面不改色,还是如之前那般波澜不惊。

    老蒋见曹仕霖不理他也不再多说什么,转头就对烟袍老者问:“我现在就想知道,你为什么知道我提前行动了?”

    “哈哈”这话不知道触动到了老者那根神经,老蒋的话刚问出口那烟袍老者就仰天大笑接着很是高傲的说:“你觉得我老了?觉得我只是个道士,就不会用高科技东西了吗?”说道这儿老道笑的更加猖狂了。

    老道笑了一阵后又继续说:“告诉你小子,我在上你船的第一天就已经在你船上装了监听设备,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监控范围之内。

    老道我虽然老了,但还没落伍到跟不上世代,我花费了这么多心血,耗时一个月给你布下五星天罗八极阵后,还敢独自离开让觉得老道我会不留下后手吗?”

    烟袍老者说罢就朝曹仕霖撇了一眼,曹仕霖见状也不说话拿出一个无线蓝牙耳机递给水中的老蒋,老蒋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他就接过耳塞带在另一边耳朵上。

    老蒋只带上一会就气得把耳塞从耳边上拔下,然后一股脑的扔进水里,“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老蒋好像被刺激到了,此时他就如一头发了疯的公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怒视着烟袍老者和曹仕霖。

    “不想干嘛?”曹仕霖见老蒋气急败坏好像很高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老蒋:“只要这趟你们乖乖的跟我们进墓,我就放了你们和你船上那些老弱傻瓜。”

    “既然你都有高人帮助了,还带上我们干嘛。”老蒋冷哼了一声根本就对曹仕霖示弱:“你要进墓我跟你走,你把我们几个兄弟放了,我跟你的恩怨跟他们没关系。”

    “好,咋们之间的恩怨咋们自己了结,放了他们几个有如何,你的狗老子我不在乎,疯子拉他们起来,先带他们到岸边,咋们进墓留下几个兄弟守着他们就行,我量他们也不敢.. ..”

    曹仕霖虽然看起来阴狠不过行事作风也是算得上一个有原则的人,老蒋说让他放了我们他还真放了,虽然他并不是说真的要放我们,而是派人在那边守着我们,不过我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

    毕竟听他的言谈和对老蒋的态度,不难看得出曹仕霖跟老蒋是死敌,老实说以他们俩之前的关系,直接把我们给毙了我们都没话说。

    所以说这就叫江湖这就是站队,一担站了队被死敌逮到队长必死,不过剩下的人也会等着被灭团,现在曹仕霖不选择这么做,反倒让我对这曹仕霖起了一丝赞赏和同情之心。

    赞赏他是因为欣赏他这种恩怨分明的做事风格,同情是看着他脸色那道长长的伤疤,曹仕霖那道在脸色的上海,从左眼角处直接竖裂开到嘴角甚至是下巴。

    那道伤害在曹仕霖脸色显得有些狰狞恐怖,我都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显然这道伤疤很可能是跟老蒋有关。

    “不行,”就在我以为事情有转机的时候,突然那个烟袍老者就跳出来打断了曹仕霖的话说:“让这几个小子也跟着进墓。”说罢那个烟袍老者又紧紧的盯着我们,过了好一会他才面露疑惑说:“你们几个小子谁是周凡?”

    我一听心中顿时不由一愣,暗道这老道怎么会认识我,“我是。”正当我犹豫要不要答应的时候,突然在一旁的天佑就先开口道。

    “嘿嘿,小子别耍花样,我就试探试探你们,你当真以为不知道是你们几个是谁吗?”老道微笑着看着我说“没想到你小子不但认识的我阵法还有这么高的见识,不过为什么你小子在道上没有一名号?”老道似乎是对我,却有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老道长,我说您不去香港参加,puppy队实在太对不起您这份天赋了。”我知道满不下去,毕竟这老头可是在老蒋的船里面安装了监听设备。

    老实说现在我都不知道这老道偷听了我们多少秘密,不过仔细回想一下自从我们几人上了船就没谈论过古城之事,最多也就提到三省之地的行程,我们跟老蒋他们聊的最多的就是龙角摊。

    但龙角摊的事情就算让那老道偷听了去也无所谓,他就是冲着这龙角摊来了的,可我现在有些摸不清这老道的底下,同样我也在担心赢老之前跟我说的事他会不会也偷听了去。

    如果让他知道黄河龙穴的事情,这不敢保证他不会拿着枪逼着我们跟他去寻黄河龙穴,要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

    老道虽然会用现代仪器跟设备,不过他还是听不懂英文,我虽然语气非常客道,但他还是能从我话中听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意思,于是老道便皱着眉问我:“什么意思?”

    我见老道追问便笑着说:“没有,就是夸您。”

    “小子,我劝你不要在我面前摆弄你的那些花花肠子,你以为这里就只有你懂英文吗?”老道看了看我,又见我没有一点破绽,便又把目光转向一旁给曹仕霖撑伞的高挑女子,似乎意思是想让高挑女子给他解释般。

    “我说,你这老头这么怎么喜欢刨根究底呢,说了是在夸你,说你不去当侦探可惜了,对吧美女,唉,这年头夸人都被怀疑。”我一看老道这驾驶立马就抢先在那个高挑女子面前说道。

    “嗤嗤,”那高挑女子也没想到我会玩这么一出,她被我一枪白先是一愣,不过听我把话说完后,她就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但很快她就收敛猪了她的笑容对那个老道点点说:“puppy英文翻译过来是侦探的意思,而且也只有香港才能有合法的侦探,大陆是的法律是不允许有任何以侦探形式存在的非法职业的,他这么说也没错。”

    “嗤嗤,”高挑女子一番话出来,不但我忍不住笑意就连一旁的天佑和那个烟紧身衣被曹仕霖称作疯子的年轻男子也是异口同声笑了出来,连曹仕霖也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一旁的烟袍老道。

    “行啦,那就进去把。”老道也看到了在场众人的表情,虽然他心有不甘,但高挑女子都这么解释了,他也不好再多问,于是便就直接岔开话题指着我们几个说:“把他们拉上船来。”

    我敢这么说其实就是笃定了,老道跟曹仕霖之间关系并不是一块铁板,其实在老道刚出场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那个替曹仕霖撑伞的高挑女子,眼中对那个老道表现出的那丝厌恶之意。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而且那女子掩饰的很好,那厌恶之意也是转瞬即逝,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所以我才故意试探他们一下。

    果然那高挑女子是站在我这边的,其实puppy的英文翻译是小狗的意思,我说老道不去香港当puppy队是指他有这份偷听技术不去香港当狗仔队浪费了他这份天赋。

    可我没想到我这么一试,这高挑女子直接就公开了暗讽那老道,她那段解释连我也没想到,不过这样看出了他们之前并非真正的盟友最多就是互利关系,如果他们相互之前都有猜疑那我们就更好下手了。

    就在我们想着刚才事情的时候,一张小巧玲珑的手已经伸到我跟前,我反应过来抬头一看,发现正是那高挑女子,只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见我盯着她,她也不说话,只是微微的侧了下头示意我上来。

    我见状也不再犹豫,一把拉住她那小巧玲珑的手,我刚拉住她的手,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劲道直接从水里带了上来,幸好我也是有练过一些武艺的,虽然不像子蒙这般能打,但比文远和老蒋我还是自认为不输他们的。

    子蒙这混蛋平时没事也来找我过招,不过被我暗地里阴了几次后,他就不来找我了,说是我打不过他用阴损的招式手段。

    不过老实说我的确是干不过他,我跟子蒙正面过招最多能走上五十回合,三十回合之内平手,四十回合之后如果我不出阴招,那基本打到五十回合就是子蒙赢了。

    因为这家伙是越打越起劲,他属于越战越强的人,毕竟子蒙精通百家拳,刀枪棍棒他都能玩的精通,跟他对敌如果是有人能打到三十回合,他就能摸清别人的招式和功底。

    当然我也不例外,我跟他对敌能打到五十回合,是这家伙为了防着我出阴损的手段,但打到五十回合他也能稳稳胜我了,老实说他这一身武艺,是我见过的最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