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沙海藤怪
    “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我被那女子用暗劲拉上来,虽然没有摔倒,但也有些狼狈,毕竟我想不到这女子居然是个高手。

    想来刚才曹仕霖出场的时候,子蒙说过一句:又一个高手,这高手应该就是指这个女人了,起初我还以为他指是曹仕霖,不过现在看来这女人能有这种手段想必身手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她来拉我应该是故意让我出糗的,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女人绝对是来报刚才我甩锅给她的事情,“靠,最毒夫人心啊,哥以后还是尽量少惹女人的还。”我朝着那女子笑了笑没说什么,但心里却问候了她全家女性十八代个遍。

    不过这些话我也只敢在心里叨叨,刚才这女人拉我上来用的暗劲可不小,我差点被她像领小鸡那般直接从水里给领出来,现在站在这女人身边我可不敢造次。

    老实说子蒙最让我佩服的并不是他那一身武艺,而是他对高手的直觉,这种直觉是我不能比的,就像我对危机感和鬼物邪祟要出现那般直觉一样。

    子蒙的直觉就是对高手才有的直觉,我现在距离那个高挑女子虽然有半米之隔,但我还是感觉到那女子的一身凌厉的气场,这种气场是高手才会有的气息,平常人根本就不会存在这种气场。

    因为普通人不学习武艺也不修炼内家功法,所以普通人也根本感觉不到这种独特的气场,这不是我夸大的确是中国几千年文化,古人留下的东西现在都被西方文化融合后让世人摒弃了,才导致现在中国留下的很多古文化不受现代人的理解和接受。

    这内家功法就是其中之一,其实修炼内家功法的确能比常人拥有更加灵敏身手跟警觉性,甚至修炼内家功法能让人凝练出一股独特的气息,这种气息就是电视上说的:习武之人才会有的独特气场。

    在我认识的人里面,有这种气场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一个是子蒙,还有一个是子蒙那个短命的师父,另外一个是我两年前遇上的一为朋友,现在又多了两个,一个是那烟色紧身衣男子,一个就是我旁边的高挑女子。

    当然我也勉强半个,不过我所学太杂不能专一,也导致了我现在气息连外放都做不到,更别说如子蒙和烟色紧身衣男子那般气息内敛到几乎感觉不的地步了。

    现在我旁边这女子就是气息外放,我一靠近她就感觉到她身上那股凌厉且又带着一股阴狠的气息,这种气息让我很是不舒服,我虽然做不到气息外放,但也勉强能凝练了。

    我不靠近那高挑女子就是害怕她突然出手,说真的以她的身手要是现在突然对我出手,这么近的距离我还真没把握躲过去,不过可能是多想了,那女子把我拉上后就不再管我,转身继续站在一旁替曹仕霖撑着伞。

    虽说这高挑女子是个高手,但她那一身外放的气息也证明了她不是子蒙和紧身衣男子的对手,子蒙跟紧身衣男子两人都已经做到了气息内敛的地步。

    这内敛和外放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我之前跟子蒙过招的时候就知道到,这家伙的气息平时都内敛收在全身各处,平常看似懒散的子蒙但这家伙却可以在瞬间用身体各个部位击出百余斤的力道,这就是气息内敛的牛逼之处。

    还有如果是跟子蒙过招,你会慢慢感觉到跟他打的越久,他的气息就越大,这也是为什么子蒙这混蛋越战越勇的原因。

    这家伙平时把劲道都内敛收在身体里面,只外放出共他日常生活和维持体力的劲道,所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对着这家伙出手他都能轻易躲过。

    就是因为他内敛气息只要你攻击他,他四周的气场就会感应,他随时能在一瞬间调动全身的气息跟劲道去共计和支撑那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动作。

    老实说子蒙不去当特技演员我都替他可惜,因为人家一些完不成的动作,需要特技为威压不过这家伙不用,完全就是靠真本事打出来的。

    “小友你师承何处啊。”我正在暗自观察那高挑女子时,突然就听到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我转身一看发现那个烟袍老道正一脸看媳妇的表情望着我,我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不愿和他接触太多就敷衍的着说:“没有师承,自学成才。”

    “小友说笑了。”老道似乎对我非常感兴趣,说着不由又往我身边靠近了一点:“小友如果没有师承怎么懂得我布的阵法。”老道说完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家传古籍学的。”我嫌弃的往边上靠了一点,这老道一靠近我就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不过我隐隐感觉到戴在我脖子上的那串空冥寺老主持给我的那串佛珠隐隐的颤动。

    我在拿到这佛珠后就深研过它,我怀疑这佛珠是一串神器,当我把它带在身上后就每天都能感觉到它隐隐散发出的祥和之气。

    这种祥和之气我很是喜欢,没错我遇上诡异或者有非常不好的预感的时候,心情总会浮躁,不过带上这串佛珠就感觉比之前好了很多。

    这串佛珠之前就颤抖过一次,那次是在我冒着大雾进连城山的时候,不过那时候是因为我们遇上了人尸鬼影那串佛珠才颤抖的,当时佛珠颤抖的比现在还厉害。

    也自从那时候我就开始怀疑这佛珠是神器,不过这老道既不是鬼物也不是什么妖魔,这佛珠为什么会颤抖这让我很是不解,虽说我看不出老道的想干嘛,但我也不想过多接触他。

    “我草,这他妈么是什么鬼东西?”老道见我不怎么理会他也不生气,反而有一搭没一搭的套我话,不过我也不傻子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扯皮着,就在我们两个闲聊的时候,突然船停下来了,接着我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骚动。

    曹仕霖还挺会分散我们几人的,可能是看出了我们几人都有不同的身份,所以故意把我们都分开了,子蒙跟那个叫疯子的紧身衣男子在前面一艘船。

    我跟老蒋在中间,老蒋一直在跟曹仕霖闲聊,我则在跟老道闲聊,剩下的天佑跟文远被分到了最后一艘船,另外还有一条船一直在最前方开路巡逻。

    好像生怕会出什么事情一样,至于我们的船虽然被翻了过来,但却没有发动而是被最后一艘船给远远的吊着,不过幸好我们的装备都是随身带着也没什么东西落在船上。

    骚动声刚落我就看到前面的人群突然各自四散而逃,“啊,啊,啊”接着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声声惨叫就接连从前方的人群中发出,听到惨叫声我心中顿时一紧生怕走在前面的子蒙会出事,立马顾不上别的跳下船就朝前放跑去。

    “退后,退后,都别过来。”我人还没在水里都没到岸边,前方就传来一声爆喝,那声爆喝吓得我往前的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我草,幸好老子躲得快,这他妈么的是什么怪物啊。”

    “碰碰碰”走在前面的十几个人好像见了鬼似的,一个个蹲着抢接连不断的朝河滩的沙滩射去,一梭梭子弹噼里啪啦的就掉在地上,一阵的枪响后十几个人也一起退了回来。

    子蒙这家伙一边跑还一边忍不住叨叨,“前面怎么回事。”我见子蒙安全了,也不打算在上前去察看,毕竟能把子蒙吓成这样估计那河岸上袭击他们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货色。

    “不知道啊,我刚下船寻思着找个地方尿尿解下手,谁知道我刚往前没走两步,突然脚下的泥土就一松,接着一个长满牙齿的向日葵就朝我咬来,哎哟我去幸好我躲的快,不然那下场就跟他们一样了。”说完子蒙用手指着前方。

    我见状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河滩上有四五具尸体,这些尸体都是只剩下半截的人,有的只剩下半个身子,有的是腹部以下整节都没了。

    还有一个最惨的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头颅趟在河岸之上,那个头颅脸上到现在还带着那一丝惊恐到极点的神色,四五具尸体正直挺挺的躺在那里。

    那几具尸体中有两具还没彻底死绝,应该说他们现在还是人,可能这两人是回光返照,虽然他们都少了半具身体,但他们却在奋力的挣扎着,两人拖着重伤的身躯一点点的爬在河滩之上。

    龙角摊的河滩可能几百甚至上千年都没人来过,在加上三面环山,前面又有混沌领域做保护,整个河滩没有受到污染整片河滩从我这儿看过去就如一块黄白碧玉的玉石般。

    现在那两个没了半截身躯的人拖着重伤的身子爬行在沙滩之上,显得他们身后那一道血淋淋的痕迹更加清晰入目,甚至有一个人一边爬一边肠子还不断往外掉。

    只见他掉完了一大坨肠子后,接着就是肝,然后是一块破碎的胃掉了出来,最后整个心脏在他用手往前奋力一趴后连心脏也被拖了出来。

    那人的心脏在出体的瞬间,两眼瞬间瞪大然后半截身躯颤了两抖,就扑通的一声倒在河滩之上,剩下的一个人好像虽然伤的也挺重,不过好像没伤到他重要部位。

    他只是腰部以下两只脚被吞噬了去,两人虽然都是拖着重伤的身躯在爬行,但明显这个没伤到要害的人,爬的要比那个腹腔都没了的人爬的快。

    子蒙盯着其中一具尸体,哦不应该说是人,低声对我问道:“你看,那人还有气,咋们要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